朱良玉从事保安工作已有21年,近些年一直在为改善保安待遇而奔走。去年当选人大代表后,连续两年提出保安见义勇为应享受抚恤政策,他还提出建议发改委制定保安服务成本价,建议政府关注扶持留守儿童。他说,能为保安员们解决一点事儿,就是他最幸福的事。 [详细]

朱良玉

全国人大代表

代表观点

  • 观点:发改委应制定保安服务成本价

    呼吁发改委制订一个服务成本价作为本市最低指导价,这样可以规范保安市场,防止恶意竞争,保护保安员的合法权。

  • 观点:保安见义勇为应享受抚恤政策

    每年有许多因公受伤和殉职的保安,他们没法享受抚恤政策。现在民政部门的规定是只有有户籍的市民才能享受这个待遇,务工或者流动人口不享受这个待遇。

  • 观点:政府部门应关注留守儿童

    中国的留守儿童有6000万,也就是说中国5个孩子中就有一个留守儿童,我认为各地政府要齐抓共管,从经济上、人文关怀上给予一些扶持。

访谈实录

嘉宾:朱良玉

保安现状是喜忧参半

网易新闻:1984年12月,第一家保安服务公司在深圳市蛇口成立了,中国保安服务业已经发展了有30年,目前全国大约有400多万名保安服务着社会的每个角落,政府机关、金融系统、大型商场、社区、工地、农贸市场都有保安的身影,您从事保安工作有20多年了,您了解到的保安行业现状是什么?

朱良玉:我认为现在的保安工作从原来的人防已经发展到物防、技防、押运、巡逻以及安全防范为一体的保安服务。目前保安的现状可以用喜忧参半这个词来形容,喜的是保安员在维护社会治安,在协助警察、抓捕犯罪,为经济建设保驾护航的确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咱们看到的物业小区、农贸市场、政府机关以及工地都有保安的身影,咱们没有看到的,比如北京天安门所有的安检都是保安员在做,高法高检的法警也是由保安员在做,所以说保安已经涉及到千家万户,是老百姓不可或缺的一个治安防范力量,可以说战争年代靠的是解放军,和平年代靠的是警察,老百姓家里的安全就交给保安了。

但是目前保安的现状的确存在一些问题,比如说保安队伍工资待遇不高,就北京而言,北京保安的待遇一般情况下在1500元—2500元这个位置,第二他们生活标准都在200元—300元之间,第三做保安工作学不到技术、没有什么前途,还有保安的住宿也比较差,80%住在地下室,保安员流失率太高,也就是说目前影响保安发展的最主要的就是因为保安员待遇低,制约了保安服务的发展,也影响着保安员长期从事保安工作的一种信念。

授予荣誉称号时给保安留个名额

网易新闻:您觉得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呢?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朱良玉:根据保安发展到这个阶段存在的一些问题,我做了大量的研究,1993年8月我从山东菏泽来到北京,一直在北京市保安服务总公司海淀保安分公司做保安工作。2008年我获得了全国五一劳动奖章。2010年我又当选为北京市青年委员,利用这个平台为保安员改善工作环境、生活环境、住宿环境都做了大量的研究,2010年我又获得了国务院授予的全国劳动模范,我更感觉肩上的责任更重了,担子也更重了,认为保安群体的确现在目前的现状不容乐观,我要利用所有的平台,在所有的场合都为保安员的待遇,改善保安的环境来做不懈的努力。

2012年全年,我写的有关呼吁改善保安员环境、发布到核心期刊的文章就有十几篇,一年达到接近30万字,就是农民工来到城市的困惑与对策,农民工政治参与的困惑与对策,包括农民工融入城市的一些想法等等。

2013年3月,在十四届北京人代会上,我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开始感觉是一个荣誉,到后来感觉是一种责任,当代表是一个熟悉学习的过程,从此以后我购买了大量的书籍,到全国各地,不论是学习也好,或者是旅游也好,我都会借助一些机会去了解农民工这个群体,了解保安这个群体,了解农业这个群体,咱们所谓的“三农问题”我都在关注,尤为关注的就是保安这个群体。

网易新闻:2010年您和北京市团市委于龙华在一起,用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写了一个一万两千字的农民工融入城市的困境和对策,里面谈到了新生代农民工职业教育与社会融入问题,您能在这里说一下对策是什么吗?

朱良玉:有关改善保安待遇这方面,我有五点建议,也是要在今年两会上提交的。

建议国家发改委根据各地经济发展状况,根据不同的行业性质,制订切实可行的保安服务的成本价。比如说保安员的工资应该是本地区的最低工资标准以上,社保也要在这个城市的最低社保的基础上,还有服装以及管理成本等,呼吁发改委制订这样一个成本价作为本市最低指导价,这样来规范保安市场,防止恶意竞争,保护保安员的合法权。

我们呼吁工商、税务、财政等部门能给予保安公司以政策倾斜,应该借助家政行业的一些经验,阶段性的免征营业税,全国家政行业是从2011年到2014年免除经营税,如果保安行业免除了经营税,每个保安员就可以增加到接近300元,对保安员来讲是一个不小的数字。

建议国家发改委给予参与公益事业的保安公司以政策倾斜,或者免除一些税费,比如说我们在2008年参加奥运会,又在上海参加世博会,我们投入了大量力量,比如在天安门广场的300名安检员,我们不跟政府收钱,纯属我们公司自己承担,所以经营成本加大,也促使保安员的工资就不太高。

建议团中央、全国总工会、全国妇联,在授予荣誉称号的时候,给保安员一定的名额,以此来激励保安员,用人文关怀的办法来激励保安员长期从事保安工作。

全国的保安员每年约有3万多人因公负伤,每年平均有20几名保安员因公殉职,在评烈士的时候,建议按照市民的标准,不要因为他是打工的,是保安员,就忽略对他的一些抚恤。我希望以此来提高保安员从事这份工作的归属感,不断地满足他心理的诉求,让他坚定长期从事保安工作的决心与信心。

保安见义勇为应享受抚恤政策

网易新闻:您刚才提到的因公牺牲、伤残的保安人员这部分抚恤,现在民政部门是如何规定的?

朱良玉:现在民政部门只对地方这一块有规定,也就是说有户籍的市民享受这个待遇,务工或者流动人口,户籍不在这儿就不享受这个待遇。在民政部门申报的时候就没有这项内容。

网易新闻:这个建议您以前也提过,今年还会再继续提?

朱良玉:对,在任职期内我每年都要提,如果政府没有解决,我会一如既往提下去,如果说能得到政府有关部门的认可,哪怕是给我们保安员解决一点小事,如果保安员见到我提起良玉是好样的,这就是我非常幸福的事儿。

网易新闻:有关部门对您这个建议有反馈吗?

朱良玉:去年提完之后,有六个部委通过书面或者当面进行了答复,答复的意见大概就是你提的这个意见很好,我们很多部门正在研究,感谢你对我们工作的支持、关注,我们对你提的建议会研究,可能明年会拿出一个处理结果。

保安员要学一技之长 

网易新闻:有报道称,外地一些小区保安的老龄化问题比较严重,退休人员成了主力军,保安一词业主觉得有些不安,您认为是什么原因使得年轻人不愿意从事这份工作?

朱良玉:我觉得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快,就业渠道比较多,保安工作比较单一,保安员待遇低,这些都是年轻人不愿意从事这份工作的原因。。比如说今年我回到老家,一下火车站就看到一个条幅,上面写着“家里的月亮一样圆,孔雀不必东南飞”。

中国劳务市场需求量比较大,在竞争方面保安公司没什么优势,就存在了现在一老一小在做保安工作的现状。

网易新闻:您觉得要改变这个现状要怎么做呢?

朱良玉:目前只有第一条,提高保安的工资。其次改善保安员的住宿环境,还要让保安员学到一技之长。我们公司跟三所大学联合搞办学,让保安员既上班又学习,费用是公司出一部分,个人拿一部分,学校给减免一部分。

我们从管理方面还想了很多办法,成立很多俱乐部,比如登山俱乐部、篮球俱乐部、乒乓球俱乐部,我们公司有一个保安员,小伙子喜欢针绣,在网上传的“天下第一绣男”就是他。

目前这些小伙子不好管,我们不断地满足他的心理需求,他年轻,可塑性很强,要不断地给他安排一些事儿,激发他对工作热爱的激情。

网易新闻:您认为这种联合办学的方式,能推广下去吗?

朱良玉:我们从去年运营一年来感觉还是不错,我们按照保安员自己的需求,你想学什么技术,我们就帮助你实现。我认为现在中国的城镇化就是农民的城镇化,农村的城镇化搞好了,中国的城镇化就搞好了,保安也好,农民工也好,最主要还是待遇低,如果农民通过学习变成技术工人,他的工资待遇自然而然就提高了,这样他就能很顺畅的融入城市。

网易新闻:保安员的社会保险、工伤保险这部分福利,据您了解,在北京实施的怎么样?

朱良玉:目前北京保安市场相对来讲不是特别规范,目前我们国营的保安,或者一大部分的民营保安给一些骨干缴纳了社会保险。但大部分人都没有。大部分人没有也有很多原因,一个是保安员流动性太快,比如说他参加工作可能干一个月就走了,保险本还没下来呢,很多因素制约着目前保安的发展。

网易新闻:如果保安在平时遇到社保没有缴纳等问题,有什么途径投诉?

朱良玉:我们有很多渠道,比如我们海淀保安分公司有自己的工会,有自己的联络员,公司下面是项目部,项目部有联络员,还有我们保安公司有人力社保部门,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即便没有给上保险,只要是因公,给你看病也好等等这个渠道是非常畅通的。

网易新闻:但是民营公司就没有这些渠道了吧?

朱良玉:民营公司在党团组织建设上欠缺一些,但有一部分公司做得还是不错。

应推广学校提供平台供保安上学的方式

网易新闻:在北京大学,外来务工人员同样有享受优质教学资源的平台,截止到去年,北大校园里先后有500余名保安员考取了大学文凭,您是否了解这些考取大学文凭的保安毕业后是否继续从事保安行业,还有您认为北大的这种做法值得推广吗?

朱良玉:首先这种做法值得推广,因为北大有自己独特的优势,很多青年就是慕名到北大去当保安,当保安的目的就是为了上大学。北大很多保安员的确考取了大学文凭。

据我所知,北大的王大队长、张副大队人都是双学历、双学位,还有一大批,虽然取得了学位,还依然留在北大当保安,还有一部分人拿到文凭后就离开了保安工作。

其实我总在想,不管哪个行业,只要是在工作岗位上干得好,学到了东西,不误人子弟,这就是非常好的一个做法。我感觉北大这个做法应该值得推广。

我们海淀保安公司,还有其他分公司也都做得很好,我到北京后,2001年上专科,2004年上本科,2007年上的北京行政学院的硕士研究生。我们在57中的保安员,我们跟学校协商,学校非常支持,只要到在57中当保安,刘校长就说,你的学历比如在初一,你就可以从初一跟着这里的班上学,不收一分钱费用,你就坐在教室旁听,等到高中毕业以后,你是考成人自考也好,考别的也好,他还会积极的给你联系,建立一种渠道,所以说这也是时代的需求。因为都是青年,他们在这个群体里,一个是考虑到自己的待遇,第二考虑到自己的未来。

网易新闻:六年前,清华的高材生张晓勇(音)成为一名保安,媒体报道后有人表示支持,认为要淡化观念,有人表示反对,觉得这是另类人才的贬值,浪费了国家资源,您怎么看这个事?

朱良玉:我认为这个事应该是辩证的看,首先他作为一个保安员在一线,能有刻苦学习的一种态度,应该值得提倡和表扬,但是从另一个角度上讲,我感觉作为当代的青年,还是要执着一些,我感觉人不管干什么工作,只要咬定青山不放松,一门心思扎进本职工作,一定能干出成绩,一定能得到社会的认可。

公安部门在保安市场宜只扮演监管角色

网易新闻:有研究表明,只有警察和保安的比例达到1比6,才能最大限度的维护社会治安稳定,现在我国警察的总数是170万,保安是450多万,目前看来缺口很大,而一城一公司,没有竞争,这是当前保安服务业的致命伤,按照加入WTO的承诺,我国将要调整现行的保安管理政策和体制,保安立法的工作正在紧张进行,其核心内容就是要改革公安机关独家办保安的规定,允许符合条件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开办保安服务企业,逐步实现公安机关由办保安向管保安的转变,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朱良玉:保安公司本身就是市场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现在目前保安行业出现了所谓的公安机关既管又办,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这不符合市场规则,很多积极的信号已经显现,比如2010年的1月1号《中国保安服务管理条例》已经出台,条例里面明确规定了公安机关不能既管又办,在将来的日子里,我认为一定能达到公安机关对保安公司只能是监管,不能再办,它只对保安公司的一些经营、管理进行监管,也就相当于工商局跟饭馆的关系,不能既管又办,违反了市场规则,更违反了中国加入WTO的承诺,这一点应该是坚信的,

看《爸爸去哪》促成关注留守儿童

网易新闻:您这次在全国“两会”上提的建议,除了刚才说的五个,还有其他的吗?简单介绍一下您今年要带到“两会”的提议。

朱良玉:作为农民工的一线代表,我依然关注农民、农业跟农村,在今年的“两会”上我准备提一个提案,四个建议,一个提案就是关于完善建立农民工职业教育培训和机制的一个提案;第一个建议就是刚才讲的关于促进中国保安业健康发展的建议;第二个建议就是大力推进社会公共服务,积极推进农民工参与社会公共管理的建议;第三个想提一个关于对全国留守儿童扶持的这么一个建议,呼吁各地政府机关齐抓共管,对留守儿童进行一个关注和扶持;还有一个建议就是建议农民工恶意欠薪这块,司法解释得增加新的内容。

网易新闻:您认为政府需要怎么扶持留守儿童?

朱良玉:春节前,我看了湖南台有一个节目叫《爸爸去哪儿》,我看到明星的孩子坐在爸爸腿上娇滴滴的唱歌的时候,我想留守儿童也有可能看这个节目,只是他们可能坐在小板凳上或者说席地而坐,他们可能是一群人,看的电视机可能是黑白电视机,他们在想什么?他们一定在想着他们的爸爸妈妈能不能春节陪他们一起过年,他不会想到他爸爸在想什么,他的父母在想我在城市工作,想着把孩子接到城市来一起过年,他暂时没有这个条件没法接孩子到城里,他如果回去,像保安,回去以后,可能工作就没有了,接不回来回不去,这是他爸爸的想法。

有了感触之后我就到很多部门调研留守儿童,中国的留守儿童有6000万,也就是说中国5个孩子中就有一个留守儿童,我认为各地政府要齐抓共管,从经济上、人文关怀上给予一些扶持,如果这个事情搞不好就会影响到稳定,这帮孩子长大以后他会怎么想,他的童年是个什么童年?这一块我非常关注。

网易新闻:在具体做法上,您有什么建议?

朱良玉:我认为从大的方面讲,如果说能达到像咱们说的,住有所居、病有所医、老有所养,能够加快推进户籍(改革)的步伐,让户籍能随着家庭的迁移而迁移,这样这个问题就已经解决了,就不会出现留守儿童和留守老人的问题。

目前这个阶段,我希望各地政府给予一定的人文关怀,所谓的人文关怀就是协调,各部门齐抓共管,协调各个部门要建立一种积极的,或者是一种有序的机制,比如让他们的父母春节尽可能回去。

今年我在全国农民工文化送温暖行动当中,还拍了一个宣传片,这个宣传片就说了三句话“我们一起回家好吗?不要找借口,现在就出发”。

我感觉国家已经意识到这一点了,就是说让农民工有序的回去陪陪孩子,或者单位创造条件让孩子上北京来一起过年,哪怕是短暂的几天,各部门齐抓共管,共同营造这个氛围,来改善目前这种很糟糕的一种现象。

(详细)

分享到:
| 新闻首页 | 回到顶部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