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全国人大代表、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接受了媒体采访,今年他的两会提案仍然更多地吸纳了网友的建议和意见。李东生认为,目前国内的改革应平衡好群里利益,国企改革也应放开到市场中去推进。对于劳动力成本上升的问题,他认为存在两面性,从某方面讲对国内经济发展是有积极影响的。另外,李东生代表还对放开二胎政策、雾霾治理等问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和建议。 [详细]

李东生

全国人大代表

代表观点

  • 观点:劳动力成本上升有其两面性

    劳动力成本上升对企业经营成本造成直接影响,这是不争的事实,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劳动力成本意味着劳动者收入提高,从而整个经济发展才会有动力。

  • 观点:缩小贫富差距的前提是发展

    如何能够增加低收入人群收入,最核心的问题就是要发展经济,要提高经济,这也是社会公平的一个标志,但是前提一定是要发展。

  • 观点:二胎政策放开有利平衡我国人口结构

    一个社会政策,一定要考虑它的平衡性,现在应切实调整独生子女政策,二胎政策放开有利平衡我国人口结构,至于会加重资源负担的问题,可以想其他办法去解决。

访谈实录

嘉宾:李东生

互联网是征集两会提案的有效途径

问:您是最早、最善于用微博手段来参政的代表,今年中央对互联网方面管理极端重视,请您谈一下三年以来的经验,会对政府工作产生哪些影响?

李东生:通过微博征集意见效率确实很高。人大代表是一个兼职工作,每个人都还有自己的职业,拿出更多的时间接触群众是很有限的,通过互联网平台,用微博这种方式我觉得非常好,微博又和通讯不一样,微博140个字,所以网友反映意见也会把建议在这140个字里面写清楚,效率很高。今年13000多条不光我自己看,我的工作团队这一段时间集中整理,因为很多意见反映都是比较相似、相近的,监管对这一块我觉得没有影响,因为政府不会对这些东西干预。


劳动力成本上升有其两面性 对国内经济发展有积极影响

问:目前国内劳动力成本上升问题凸显,您认为该如何应对?

李东生:劳动力成本上升对企业经营成本造成直接影响,这是不争的事实,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劳动力成本意味着劳动者收入提高,这又是国家经济发展的一个结果,应该是一个正面积极的事情,劳动者收入提高,市场购买力才会提高,整个国内市场需求才会增长,整个经济发展才会有动力,对企业来讲的话劳动力成本上升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提高劳动生产力,所以过去几年我们一直在提高劳动生产力,比较好的一个情况就是,我们人均劳动生产力提高是高于我们人工成本上涨。

问:现在制造业都在转型升级,都伴随着生产线机械化,但同时会出现工作机会丧失,面对这样矛盾怎么看这个问题?

李东生:在未来工业劳动力当中,就是说生产线这一块,要求教育水平不高的比例确实会降低,现在我们企业的员工,7万多名员工当中受过高等教育的比例一直在提高,这些本身就不是在做体力工作,他们就是在做脑力的工作。


改革应平衡好群里利益 国企改革应放开到市场中推进

问:今年,我国改革已进入攻坚期,您希望政府改革从哪些方面进行?

李东生:第一个问题中国的改革到目前确实已经进入到一个攻坚阶段,这样讲还是比较客观的,难在哪里?利益的分配、体制的重构,改革一定涉及到利益分配、体制的重构是很困难的,有一些团体,群体利益可能会受影响,有些会增加,有些会减少,这一块怎么去平衡好这个关系,怎么制定方案能够取一个最大的社会公约数,多数人认同的,对整个经济发展最有利的,这就是改革最大的难点。

另外也是很难的难点,这个难点讲的少,也有点敏感,就涉及到我们整个社会体制,再讲深刻一点就是政治体制,经济体制改革深了,一定会涉及到社会体制、政治体制一些问题,比如说国企的改革,那你对国企怎么看,是把它作为整个社会的经济的主体的一个部分,作为一个经济主体来看,还是说国企带着另外一种政治的因素来看,这差别很大的,有一段时间是曾经提过,国企是执政基础,现在不这样提了,如果还提升这个观念的话,这个改革也是很难的,我觉得企业就是企业,除了少数的含义,涉及到国家安全的,涉及到重大国家经济利益的,这只是少数的,可以有一些特殊的政策来进行管理之外,其实大部分的企业应该放开,我们看100多家中央直管的国企,放开是多数,你一定要把他作为一个市场的主体来推进他的改革,包括我刚刚讲的,你能不能够以市场标准,来制定相关对国企管理的规则,包括激励体系,考核约束激励体系,这涉及到考核能不能成功的,今年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就说那个市场在资源配制中的决定性作用,这个提法很好,大家知道中文是可以有万种解释,而且我们政府,政策也是中国特色发挥决定性作用,后面还可以加一句,又是政府什么什么作用,所以讲怎么样是一回事,往哪个方面着力去做,这个确实要看他具体的措施,到底是左脚用力一点,还是右脚用力一点,完全不一样,这是领导者操作的事情的时候一个具体措施,我希望能够未来到底是左脚用力还是右脚用力,一定能够,邓小平说的,还是要实事求是,要能够发展是硬道理,中国经济一定要发展,而且发展速度要继续保持要快,要实现这个目标所有问题才能够得到解决,否则的话问题会越积越大。

我觉得他是一个市场的作用,你用自动设备提高效率,他是需要投入的,提高效率肯定的,降低成本不一定,所以劳动者工资提高,会使到这个叫做出发点就会变动,原来你过去用自动化设备成本上不核算,这个不核算是在你工人工资2000块钱,当工人工资3000块钱的时候一定是合适的,有这么一个过程,现在我们第三产业的发展还有很大的空间,劳动力向第三产业转移是大趋势,我们去年第三产业GDP已经超出第二产业,未来趋势还是会呈现,按照美国第二产业占GDP好像30多一点,第三产业的话占到60%,我们离这个目标还有很大的空间,现在40%,劳动力向第三产业转移这也是一个正常。


缩小贫富差距的前提是发展 收入差距是企业竞争的需要

问:收入分配直接相关贫富差距,我国这些年扩大非常快,已经成为社会不稳定的因素,您对收入分配问题怎么看?有什么建议?

李东生: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贫富差距怎么能够有效增加低收入人群收入,第一问题富有阶层安全性问题,这是两个概念,如何能够增加低收入人群的话,我觉得最核心的问题就是要发展经济,要提高经济,大家都希望社会进步,经济发展,这也是社会公平一个标志,但是前提一定是要发展,如果一个社会他支付给社会成员平均收入超出他创造财富,就会造成斥资,就像现在我们看到欧债危机带来的问题一样,这个斥资更多的是用政府负债来体现的,这也是由于社会政治、体制所造成的,中国是一定不能走这条路的,这条路实际上走不通的,你等于是花未来的钱,所以你这个提高这种收入最基本还是说,你要加快经济发展,你要能够使每个社会成员平均创造财富提高,在这个情况下增加劳动者收益。

另一个分配方式不断的完善,财富收入分配能够更好体现价值贡献,现在财富分配从两大类,一个是劳动者自身创造的收益,另外就是资产创造的收益,毋庸置疑这个问题是不能回避的,现在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资本金收入这块是由市场来决定的,我有钱,我存在银行里会拿到利息,因为现在银行利息不高,所以国家规定,法律规定银行利息是免税的,你可以投资到股票里,为了鼓励大家投资股票,股票分红收5%,鼓励投资股票,如果你拿这个钱去创业,或者你投资到其他领域,就按照相关的规则作为资本来讲,你就缴纳资本所得税,这个由市场来决定的,这个资源的流向,由法律来决定你这个资本需要这一项,那你个人矛盾,现在大家有一个分析,社会不同群体是有分歧的,一个劳动者他会觉得作为工人,我自己也是当技术员出身的,我一个月工作,一周工作40个小时,我的收入可能,比如在我们企业,别的部门可能操作部门,他一个月收入可能3000块钱,一个厂长的收入可能3万块钱,那这里到底平衡还是不平衡呢,公平还是不公平呢,这里面就会有差异,大家看法就会有差异,这也确实很难用一个大家都认同一个公式来去平衡,来去评估。

现在有一个现象,比如说在互联网IT企业这一块,大家对互联网特别创业的高收入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为什么?因为美国互联网整个IT产业发展起来,这种收入分配模式就已经是他的基础,没有这种机制你这个产业发展模式,所以大家接受起来觉得必须要这样做,因为有人做了榜样,大家我想过没有,另外一个领域,传统领域,欧洲、美国照样做过榜样,你美国一个基金总裁(音)他收入和基金员工收入是有很大的差距,这个差距在中国的话大家接受起来觉得不那么合理,特别我要为国有企业说几句,到国有企业的时候,更加认为不合理,其实我觉得这个不公平的,当然国有企业体制不一样,总经理产生可能更多来自行政的认命,但是大家想过没有你经营那么大企业,没有这个能力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在企业家朋友圈当中也有很多国有企业,我觉得他们能力,他们付出,他们承担压力一点不比我们差,但他们收入比我们少很多,而且经常被检查,就觉得他不应该收这个东西,甚至有人讨论国有企业领导人他的收入不能够达到他人均工资三倍五倍,我觉得这个一定会扼杀这些企业竞争力。

反过来我们作为股份制企业,作为民营经济类的,我们没有这样限制,确实有这样压力,大家会很关心,说李东生你拿多钱,下面的团队拿多少钱,肯定这个都是一个很敏感的话题,这种收入差距某种程度上企业竞争的需要,对我来讲,我定义这个规则的时候,我考虑你没有给到标准的工资,你是留不住人的,你好多人留不住企业竞争力没有,企业竞争力没有普通收入员工,你的收入也得不到保障,所以我觉得从收入分配的差距,更多是应该由市场来决定,政府能够做是什么?我觉得可以通过税收的杠杆来平衡,你在个人收入个税方面,政府的增收更加规范,堵塞各种漏洞,这是一种公平,而不应该限制收入,收入这一块应该由市场来决定。


政府应大力扶持国内企业开发信息安全系统

问:前一段时间电子信息产业出现棱镜门事件,让信息产品变成热点话题,从电子信息角度应该如何保障电子信息安全问题?企业如何实施自主创新战略?

李东生:信息安全在棱镜门事件以后引起全球关注,过去报道的很多事件,说明信息安全对一个国家经济的影响,当然也对企业和个人影响是非常大的,前一段时间国家成立以习主席为组长的领导小组来看,显然国家最高决策层对这个问题也是高度的重视,这是一个比较专业的问题,现在互联网时代,互联网带来的开放,高速交换互联互通,如果设立过多的门槛,一定会减少网络效率;但另外一个方面来看,如果没有安全保障,未来也不知道会带来哪些隐患和危机,所以在这当中如何寻求一种平衡,这可能是各个国家都在努力解决的问题。这个问题我想也不是特别明白,这是我个人一点看法,信息安全的话在整体经济活动当中,或者是个人社交方面,安全性的要求不用设置那么高。但是在政府和一些特殊部门的领域,有必要采取一些切实有效的措施或指定一些规则,来保护信息的安全。

另外一个就是说除了政府,还有特殊领域,特殊部门包括金融,这非常重要的,像我们金融体系的,另外社会公共服务体系,你像社保体系,无论是你医保还是养老保险,这个都涉及到大家切身利益,如果这些系统有问题,对社会影响很大的,至于说你自己那些东西真的有多少东西是说,会有那么大问题不一定,另外一个企业按照自身这一种经营情况,你可能对一些需要保护的核心,信息系统,自己企业要采取适当的措施。

从国家政府来说,我相信成立这个信息领导小组,重点还是讲如何保护国家政府和一些特殊领域的信息安全,这些我相信成立这个领导小组之后,相关部门应该在这方面工作力度进一步加大。

技术手段上能看到实际上政府原来在做,这些特别重要的这些信息,就应该是自建相对封闭的系统,比如说政府信息一定要自建的,以往的话,大家担心的漏洞就是说,虽然政府这个信息是自建的,包括其他的,但是由于国内设备水平的问题,大量的设备还是要进口,操作软件和操作系统用的是进口的,但是这个情况在近年已经很大改变,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已经发展到一定水平,我相信到今天我们在硬件方面和大部分的软件包括操作系统我们国内企业都能提供,从终端到系统设备,是不是未来的话,国家立一些规矩,敏感部门,政府部门系统,在国内设备可监管的,无论系统设备还是终端设备一定是采购国内的,便于更有利的,有效的监管,这个过程可能我们还有少量的东西还要依赖进口,比如芯片、软件,未来政府相关部门其实应该能够更积极的去支持国内的企业来开发这些东西。

我希望再有5年8年这些东西应该不成问题,至少我们把自己这一块东西先保护好,但是我是反对,以这个为理由把系统做封闭,这也不可能,你整个社会系统,整个互联网系统一定是很开放的生态,你自己关起门来你一定会落后的,所以这一点的话,我觉得国家也是可以在我们自身的能力提升的基础上,可以更加开放的去迎接整个互联网时代。


国内慈善基金设立和运作空间足够 社会应给企业更多鼓励

问:您认为推动社会力量和企业进入公益教育行业需要什么监管政策保驾护航?

李东生:目前对公益这一块,个人或者团体、企业设立慈善基金还是有一定限制的,但是过去几年,这方面的管制在逐步放开,2012年TCL公益基金从事公益事业,以前我们成立手续非常麻烦,前年在深圳成立。另外,华萌基金挂靠青少年发展基金,这是国家一个专门的以青少年教育为主的基金,这几年合作非常好,合作已经有8、9年了。任何国家政府对公益基金都有监管,因为公益基金的特点决定必须要按照设定的目标来运作,不能够有商业利益的追求,无论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监管是必要的,因为进入这个基金的,政府如果是批准成立这个慈善基金,那这个基金资金是可以不扣税的,所以这一块是对等。

目前我感觉在慈善基金的设立运作方面,总体来讲空间还是足够的,只是国内关于公益基金的管理相对于香港等地会更严格,这也是有必要的,可以避免产生一些问题。前两年我们有一个很大的知名基金,也暴出了操作不太规范的一些问题,也影响公众对公益活动和公益基金的信心,所以一个基金要自立,另外必要监管程序是需要的。

TCL公益基金和华萌基金挂靠在青基会,运作这几年来看,我没有感觉到什么地方不对,我觉得还是非常好的,关键来讲还是说在社会上还要更加多地去鼓励,积极做社会捐助这样一种观念,鼓励这样的企业,我相信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整个生活水平的提高和中高收入人群的比例,中产阶级和富有阶层比例提高,应该用在公益上捐助一定会越来越多。

问:您建议用科技手段解决雾霾问题,提到几个关键词,一个云计算,一个大数据,再智能型环保技术和产品,大概每年投入是多少?会在市场上加大类似产品推广吗?大概预计一下能给企业带来多大的效益?

李东生:我还是先回答能够为节能减排和环保做哪些事情。第一,作为电子电器产品的企业,我们在产品设计、生产过程中,尽量做到节能、环保,降低排放,像我们电子产品生产,原来标准是用的比较多的,可能未来会有污染的这样一些物质,比如说含铅的这些物料,在过去比较普遍使用的,现在先是欧盟制定标准,禁止用含铅标准,现在我们国家也在实施,其实在国家标准实施标准之前,我们就已经全部产品生产当中采用不含铅,这个是能够降低污染。

另外在我们产品当中,设计当中有更多节能的因素,这也是我们过去几年去做,国家相关政策出台过,比如彩电、空调、家电节能惠民补贴,也是鼓励企业做比较高标准的节能产品,这样的话在销售价格上给消费者一个补贴,然后扩大这类产品的销量,这也起到很好的效果,以前一台平板电视,他的功耗一般都是300、400瓦,现在不到100瓦,这个大大降低能耗,家电特别空调能耗也是降低。

另外一个方面我们这几年开始投资就是说资源回收、循环经济,这样循环产业,我们在广东和天津的几大环保区都分别设立工厂,未来这个产业还在国内其他地方设厂,主要是把一些工业废弃物,一些报废工业产品和家电产品回收做拆解、分类,再分成工业原料,这个过程所消耗的能源,要比冶炼的低得多,我们国家还是人均资源占有率不高的国家,我们每年进口大量的石化材料,如果用更多资源再生的方式,把这些物料能够再生出来,这样也能够减少排放,这个产业我们做几年,现在在国内算是小有规模,未来的话还会继续在这个产业上努力。

至于说这个雾霾的产品,其实我们有一个产品,我们做空气净化器,还有净水机,这是我们的健康产品,这也是帮助应对这个污染一些东西,现在这个空气净化器产品出来之后市场反映还是不错,所以家电集团把健康电器作为未来主要的一个产品,集中资源是把这一块业务能够做大,给消费者提供更多便利的,能够有助于大家家庭和个人的健康的产品,我们的空气净化器和净水器目前标准还是不错的,很多用户反映也不错,我们今年计划会建立一个新的、健康产业基地,扩大这类产品的性能。


二胎政策放开有利于平衡我国人口结构

问:请您从企业家角度来谈谈如何看待二胎政策?

李东生:我认为第二胎政策应该放开的,因为一个社会的人口结构应该是均衡的。之前,我们实施独生子女政策是不得已的,因为当时国家人口确实已经非常多了,而且当时看到未来30年时间,又是生育的高峰期,如果当时不控制人口的话,现在我国人口就16、17亿甚至更多。中国的国土资源很大,但是人均资源保有量并不高,所以人口过多的话确实有很多问题无法解决,经过30年的独生子女政策,我国人口结构已经形成了一个不太合理的现象,如果现在不调整这个政策,可以预期未来中国老龄化非常严重,这又会超出社会负担,所以要考虑一个社会政策,一定要考虑它的平衡,现在我觉得是应该切实的调整独生子女政策的时候,两个孩子基本上是人口结构平衡,至于说整个人口可能由于政策调整会增速比较快,使资源负担比较重,应该想其他办法去解决,而不应该再来扭曲整个社会人口的结构。

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从经济力来看,也不适宜继续实行独生子女政策,这样会影响中国未来的劳动力人口,而且也会影响经济竞争力,甚至影响整个国家竞争力,所以现在调整我认为是对的。

(详细)

分享到:
| 新闻首页 | 回到顶部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