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WHO:艾滋病已逐渐变成一种可控的慢性病

艾滋病研究不断取得突破,但目前仍然没法被治愈。面临的阻碍除了医学本身的局限,还来自于常识的缺乏。积极地防治具有相当的实际意义,毕竟,艾滋病已经由一种“绝症”逐渐转化成了一种可控的慢性病。

向木|网易探索频道编辑|2014.12.1
第018期

易:近年来,艾滋病的治疗取得了许多突破,通过一些抗病毒药物联合使用,也能抑制病毒的复制。这是否意味着艾滋病已经成了像高血压、糖尿病一样的可控慢性病?

WHO:过去十年中,抗逆转录药物的发展进步使得艾滋病变成了一种可管理的慢性病,这一点与高血压、糖尿病等其他终身慢性疾病类似。但是,艾滋病和糖尿病、高血压有所不同——艾滋病是一种传染性的疾病,如果没有使用恰当的保护措施(比方说性交全程使用安全套、比方注射吸毒者要使用清洁针头不要共用针头)的话,可能会把疾病传给其他人。尽早开始抗逆转录治疗,最好是能在机体免疫系统弱化之前开始治疗,可以防止病情恶化,同时降低将艾滋病毒传给他人的几率。

网易:2013年,两名感染艾滋病病毒的患者曾因“明显清除”体内的病毒而广受关注,但最终他们体内的病毒却依旧卷土重来。目前治愈艾滋病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WHO:目前没有治愈艾滋病病毒感染或艾滋病的方法。虽然抗逆转录治疗能够抑制艾滋病病毒,但不能将体内病毒完全清除。多年来,人们积极开展了大量工作,来开发治愈艾滋病的办法和艾滋病毒疫苗。艾滋病病毒感染后潜藏在免疫系统细胞里,称为CD4细胞。通常这些感染了艾滋病病毒的CD4细胞会产生更多艾滋病病毒然后死亡。抗逆转录药物阻断这一复制过程——因此抗逆转录治疗可有效地将艾滋病病毒降至较低水平。所以,世卫组织推荐在免疫系统受损之前尽早开始抗逆转录治疗。在抗逆转录治疗过程中,血液中艾滋病病毒的浓度常常会低到标准检测(病毒载量检测)无法探知的程度。但至今为止尚未发现任何疗法能够去除感染了艾滋病病毒的细胞或使之永久潜伏。

网易:很多医学资料中表示,HIV是完全可控的,只要合理坚持治疗,HIV患者的寿命已和正常人没有太大的区别了。何谓“合理治疗”?

WHO:终身抗逆转录治疗是管理艾滋病病毒慢性感染的基础。有效的抗逆转录治疗包括三种药品的组合。世卫组织推荐使用“固定剂量复合制剂”,即,把所有的药物成分都放在一片药里。这使得终身抗逆转录治疗变得更加容易。

网易:今年7月,美国坦普尔大学研究人员利用一种被誉为“基因组编辑的魔术刀”的基因组编辑技术,首次成功地把艾滋病病毒从培养的人类细胞中彻底清除。这对艾滋病的治疗是一个实质性突破吗?

WHO:全世界都在进行很多研究,积极寻找艾滋病的疗法,包括今年7月份天普大学(Temple University)医学院报告的基因疗法项目。其他项目在研究不同途径,但尚未找到治愈的方法。

网易:根据2012年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UNAIDS)的报告(2012China AIDS Response Progress Report),在中国各类感染艾滋高危人群中,在过去12个月中进行过艾滋病检测并知晓检测结果的都不到一半。针对艾滋病检测,WHO将会在中国推出什么项目?

WHO:在性工作者及其客户、男男性行为人群、变性人和注射吸毒者等重点人群中推广艾滋病检测,一直困难重重。有感染风险的人因为觉得羞耻或害怕知道检测结果,所以不进行艾滋病检测;还有一些人不了解艾滋病的风险及检测的必要性。世卫组织推荐促进及早进行艾滋病诊断,与医疗卫生服务相结合,以及为需要的人提供终身抗逆转录治疗。要给重点人群提供更多选择,使他们能在安全友善的环境中接受到艾滋病检测——要把检测带到他们身边,包括当天出结果的快速艾滋病检测、让检测结果呈阳性的人优先获得艾滋病关怀治疗服务等。

网易:有些艾滋病人担心被歧视不愿意去公共卫生机构检测,市面上也有一些可在家检测的简易工具,这些简易检测的方法能否保证准确性,WHO对在家检测的有没有什么建议?

WHO:现在,能够当天出结果的快速检测试剂、自我检测试剂等艾滋病检测技术的进步,让艾滋病检测更方便易得,尤其是对男男性接触者和性工作者等高危人群。这很好,但同样重要的是要有医生或医疗机构对快速检测结果或自我检测结果进行确认。原因是,艾滋病检测与妊娠自我检测等其他检测类似,存在着假阳性或假阴性结果的可能。

网易:这一年世界艾滋病日的主题为“弥合艾滋病毒防治领域的差距”。WHO针对中国具体会做什么工作区弥合这种差距?

WHO:这一年世界艾滋病日的主题为“弥合艾滋病毒防治领域的差距”。过去30年时间里,中国在对抗艾滋病方面不断取得进步,采取了一系列成功的干预手段。不过,中国仍面临很多挑战。世卫组织驻华代表施贺德博士发布的新闻稿和意见书中提出:2013年,全世界约有3500万艾滋病感染者,210万新发感染者。2013年,亚太地区约有480万艾滋病感染者,其中约有80万在中国。中国可以在诸多方面加速行动。首先,进一步加强预防,例如,通过100%使用安全套促进更安全的性行为。其次,在社区提供便利的艾滋病快速检测,尤其是为性工作者人群、男男性接触人群、吸毒人群等被污名化和歧视的人群提供这种检测。第三,应为艾滋病感染人群尽早提供抗病毒治疗,而且应采用更简便的每天一片的固定剂量复合制剂。包括世界上最贫困国家在内的所有非洲国家,基本上都在本国的规划中采用了这种简便、高效的固定剂量复合制剂。这样做可以提高服药率,让人们保持健康和生产力,减少新发感染数量。在这方面,中国真的落在了后面。

网易:根据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的报告,人类有望于2015年后终结艾滋病的流行,并在“2030年终结艾滋病”。WHO对这个前景的预测乐观吗?

WHO: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呼吁到2020年实现“90-90-90目标”,到2030年终止艾滋病流行。这意味着到2020年,90%的艾滋病感染者应获得艾滋病检测并了解自己的感染情况;90%的艾滋病阳性者应接受抗病毒治疗;90%的接受抗病毒治疗者应获得有效治疗(通过检测血中的病毒浓度表示)。这些目标十分远大,同时伴随着众多的问题和挑战,但如果政府、社会团体、受累人群、发展合作伙伴和联合国系统各方携手合作,实现上述目标是可能的。中国有能力发挥牵头作用,从而到2030年终止艾滋病流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