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日本学者:日本国歌受中国雅乐直接影响不大

近来日本现行国歌《君之代》被热议。实际上,它的形成经历了漫长的过程和几番改动,《君之代》背后是一段关于日本政治和军事的历史,它和音乐性本身的关系也许远不及和“时代的氛围”紧密。

顾纯|网易新闻中心编辑|2014.9.29
第013期

易: 现行的日本国歌《君之代》历史上经过了几次改版,从创作的19世纪末到1999年正式定为法定国歌,历经了一个多世纪,中间具体发生了什么?

辻田真佐宪:现行日本国歌《君之代》创作于1880年,当时海军省没有国歌,在外交上非常不便,于是决定开始创作。作曲者是宫内省的乐师奥好义,加和声的是德国人埃克特。(但是对外公开为“林广守选谱”。因为是国歌,所以考虑到用乐师代表林广守的名义发表比较适合)。 《君之代》的旋律还有威廉芬顿(英国驻日大使、英国军乐队长)和英国人韦伯等人作曲的版本,但是最终定为奥好义(当时的宫内省式部察乐师)作曲的版本。这是因为奥好义的《君之代》在1893年被文部省列入《祝日大祭日唱歌》(其汇集了国家纪念日必唱的歌曲),在学校传唱。 《君之代》的歌词源自10世纪的歌集《古今和歌集》。现在“君”这个词有“你”和“天皇”两种解释,但是战前一般解释为“天皇”。因此,1945年战败后还掀起了重新创作“符合民主主义的国歌”的运动。《君之代》是通过1999年的《国旗国歌法》法定为国歌的。至此,日本视《君之代》为真正的国歌。

网易:听说在日本对《君之代》是否适合作国歌还存在争议?

辻田真佐宪:是的。因为《君之代》含有“国家赋予的歌”“天皇之歌”“帝国主义时代的歌”等特征,日本至今还持续着“《君之代》真的适合做国歌吗”的争议。

网易:《君之代》融合了不同的音乐风格,都有哪些?

辻田真佐宪:《君之代》加入了雅乐和西乐的元素。宫内省的乐师们因为有接待来访宫廷的外国使节的必要,所以在学习雅乐的同时也学习了西洋音乐。奥好义也是如此。另外还有奥好义是在芬顿作曲的《君之代》的基础上作曲一说。无论如何,《君之代》不是单凭传统的雅乐谱曲的。

网易:从日本国歌的音乐结构和节奏上,似乎有中国古代音乐的一些特点,日本国歌是否受中国雅乐的影响?

辻田真佐宪:日本的雅乐是受中国音乐影响形成的音乐流派。因此,追根溯源可以说《君之代》也是受此影响的。 但是另一方面,可以说埃克特编曲之前的《君之代》原曲是由雅乐《壹越调》的旋律构成的。《壹越调》在雅乐的旋律中被认定为“和风”(日本风格)。因此我认为至少《君之代》受中国音乐的直接影响没有那么大。

网易:中国雅乐传入日本进行了怎样的本土化衍变?

辻田真佐宪: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因为日本雅乐拥有1000多年历史。最初,日本宫廷乐师引入中国古典音乐并与日本本土音乐融合在一起。日本的早期雅乐据信形成于奈良和平安时代(710-1185)。由于1467-1477年对京都造成重创的应仁之乱,大部分雅乐失传。当前的雅乐在1603-1868年的江户时代被提升到宫廷乐的地位。这种新雅乐发生了很大变化,我们很难从中了解雅乐的传统。 现在,只有3所学校继承了雅乐艺术并且代代相传,分别是京都、奈良和天王寺(大阪)的学校。这些学校将雅乐视为高度机密。顺便说一句,Oku家族隶属奈良学校,Hayashi 家族隶属天王寺学校。在明治时代,绝大多数雅乐乐师在迁都之后来到东京,为日本帝国创作了很多爱国和军旅歌曲,其中包括《君之代》。

网易:威廉芬顿作曲创作的《初代君之代》仅存了6年,于明治9年(1876年)废止,是因为它的旋律太过西洋化而不够威严吗?

辻田真佐宪:如前所述,没被采用的《君之代》有两版。一版就是英国军乐队长芬顿作曲的。因为芬顿没能理解日语,所以创作了日本人难以演唱的旋律。因此,与其说 “太过西洋化”不如说 “不能使用”比较妥当。另一版是英国人韦伯作曲的。准确的说是日本人在韦伯为男声合唱团谱写的旋律中随意添加了《君之代》的歌词创作而成。因此,原歌词字数不足又追加了数行。 有段时间韦伯版比奥好义的版本更加广为传唱。但是因为宫廷的守旧派强行推广奥好义的版本,韦伯版就此销声匿迹。在此种意义上也可以说韦伯版“太过西洋化”。

网易:后来推行的《君之代》主要了哪些方面的改动?

辻田真佐宪:因为现行的《君之代》是宫内省的乐师创作的,所以是雅乐调的旋律。这是和洋人谱写旋律的最大不同点。

网易:日本国歌的调式咋听起来似乎有点哀伤,日本为何更倾向于这种调式而没有使用更为激昂的调式作为国歌?

辻田真佐宪:《君之代》是在政府机构主导下为国际礼仪创作的歌曲。因此,与其说是“悲伤”不如说是“庄重”的歌。它与在革命和战争中创作的法国的《马赛曲》和中国的《义勇军进行曲》等性质不同。 另外,日本政府对于国歌没有主见,只不过是不知不觉中定下了现行的《君之代》。也可以视为没有“国歌必须是这种旋律”的强烈意志。

网易:可不可以说日本国歌的确定主要是受政治和军事影响而不是音乐性本身?

辻田真佐宪:我认为 “时代的氛围”是最贴切的。如前所述,日本政府没有“国歌必须是这种旋律”的强烈意志。加之直至最近法律都没有规定国歌。但是,我认为日清·日俄战争的胜利,国民对于民族主义热情高涨的“时代氛围”和“日本人作曲的日本风的旋律”这一条件是完全契合的。

附1:芬顿作曲的《君之代》(音频由辻田真佐宪先生提供)

附2:韦伯作曲的《君之代》(音频由辻田真佐宪先生提供)

附3:现行日本国歌《君之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