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5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报告回顾了过去五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了今年经济社会发展的整体要求、主要预期目标和宏观经济政策,并对今年工作提出具体建议。 [详细]

毛寿龙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代表观点

  • 观点:拉动消费应该慎重

    拉动消费应该慎重,政府还是应该在一个比较公共的规则意义上来拉动消费,更多鼓励老百姓个性化的消费,而不是去追求更多的量,追求高价格消费。

  • 观点:民办医院发展步履维艰

    由于过去形成了一个政府投资为主体的医疗发展模式,社会资本进入这个领域后发现面临很多难题,结果是民办医院发展步履维艰。所以目前民办医院基本上还是拾遗补缺

  • 观点:房地产调控管制是非常不公平的政策

    房地产调控管制的手段不对,它实际上促进了房价过快增长。因为调控的只是消费部分,拦截了短线投资的人,但是长线投资的人或有其他投资来确保的人,就暴利了。

访谈实录

嘉宾:毛寿龙



这次的报告更加务实了


问:毛教授您好,欢迎您参加网易“两会”访谈。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时长变短了,但既然是对过去五年的回顾,为什么反而变短了呢?

毛寿龙:一方面报告是回顾了五年,另一方面是今年的报告更加精炼了,实际上是本届政府总理对下届政府总理提出一些新的要求,所以他只是对2013年提出几点建议。当然另外一个角度来讲,也就是这次报告更务实了。


问:温家宝总理去年说过“希望在最后任期以最大勇气改革”,您觉得在过去的一年哪些改革是非常有勇气的?

毛寿龙:就目前来讲,应该还不能说过去一年有什么重大的改革,报告一方面是对过去的一个总结,另一方面也是对今后的一个期望。



拉动消费应该慎重


问: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说过去五年GDP平均增长是9.3%,2013年的目标则是7.5%。过去我们一直觉得8%是一个节点,低于8%就意味着经济放缓,将发生不良后果。对此您怎么理解?

毛寿龙:统计数字一般过一段时间需要有一些修正,所以说去年7.8%应该还是正常的,因为全世界的经济增长率都在下滑。对中国来讲,过去五年,GDP基本上达到了翻番的目标,过去十年基本上达到了翻四翻的目标。


问:扩大内需,特别是消费需求是中国经济长期平稳较快发展的根本立足点,除了基本设施建设外,是否还有其他有效的拉动内需的方式?

毛寿龙:拉动内需有很多种方式,我们经济增长一般来讲,一个是产业结构调整,另外一个就是调整拉动经济增长的三个方面(投资、出口、消费)的调整。过去我们过度的依赖出口,出口现在已经是负增长了,基础设施以及其他相关的大项目的投资目前应该已经告一段落,所以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应该说消费这个领域更应被重视。但是拉动消费应该慎重,政府还是应该在一个比较公共的规则意义上来拉动消费,更多鼓励老百姓的一些个性化的消费,而不是去去追求更多的量,追求高价格消费。


问:到2020年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您觉得这个实现起来容易吗?

毛寿龙:从现在开始到2020年,如果是7.5%的增长速度,我们过去五年GDP增长一倍,税收增长一倍以上,花了五年时间就做到了翻番,但未来我想花七年、八年的时间,应该还是很有把握的。



流入政府口袋的钱过多


问:在过去的五年当中财政收入增速都比GDP增速要高,是否意味着流入政府口袋的钱过多?

毛寿龙:这是因为经济增长的结构与公共财政本身比例的增长有一定的不匹配性,所以我们一般来讲,GDP增长了以后,公共财政基本上应该是持平的,如果出现结构性减税,在结构性减税的条件下,财政收入应该还是会降低。经济增长快的时候,如果没有相关的税收调整的话,实际上税收的增长率是高于经济增长速度的。这意味着流入政府口袋的钱过多,就是说当经济增长了以后,税率没有变化,起征点没有变化,所以当经济放大了以后,按比例获得的财政收入多。欧洲千分之三以上的比例就容易出现问题,欧洲的例子表明,我们财政收入的负债,应该适当控制。


问:一般来说个税起征点要考虑到物价上涨的问题,您觉得这个还有上升空间吗?

毛寿龙:个税在我们总体税收里面比例比较低,如果像美国那样,是以个税为基础来进行征税,我们基本上是间接税为主,不是直接税,如果是个税为基础,这个空间就比较小。但是如果按照现有的工资水平,基本上是想调整个人收入,而不是想要通过个人所得税来支出公共服务的话,那么这个空间还是有的。


问:实施结构性减税之后,宏观税负是增还是减呢?

毛寿龙:最近几年结构性减税主要是调结构,而不是调税收的总量,宏观税负实际上增加了,但结构应该说也有所调整。很多像营业税这种东西,它只要一进来,一有营业额立即征税,这对于中小企业以及零售商来说,对这些商品的税负是明显过重,所以为了减轻中小企业的相关税收负担,应该从营业税转变为增值税,也就是对利润部分的征税,这样的话对于税负的公平性是非常有好处的,而且也有利于中小企业,尤其是小微企业的发展。



任何通货膨胀,实际上都是一个货币供给过多的问题


问:2012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计划居民消费价格涨幅控制在4%,为了给价格改革预留了一定空间。但是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我们看到,居民消费价格涨幅实际在2.6%,是不是意味着我们的价格改革其实对物价的影响并没有那么的大?

毛寿龙:应该说去年4%是给价格改革留了点空间,主要指的是给能源价格,还有其他一些政府配置的一些资源的价格改革留空间。去年这些方面的价格基本上没有多大的变化。去年的价格改革应该说没有大动,从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的内容来看,今年价格改革估计会有所变化。


问:过去的一年物价上涨压力主要是在哪里?

毛寿龙:宏观上最关键的压力,是货币供给过量的问题。全世界的货币宽松政策,以及我国的货币宽松政策,使得流动性增加,所以实际上等于给所有的价格上涨都提供了一个空间,如果没有很好的资本市场的话,资金随时都会流到实体经济当中来,给现有的一些产品价格构成压力,也就是说任何通货膨胀,实际上都是一个货币供给过多的问题。



房地产调控管制是一个非常不公平的政策


问:此前温家宝总理表示2012年为改革收入分配制度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这是否意味着2013年在收入分配改革上会开始有具体细化措施?

毛寿龙:目前来讲,收入分配应该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因为对国家来讲,分配收入实际上是个管理问题。今年以后收入分配到底如何推进,目前对政府来讲应该说还是个难题,因为我们还是处于发展阶段,还没有到富裕社会。但政府也不应该让收入差距拉大,社会本身也需要努力。


问:2012年中央财政按全国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GDP的4%来编制预算,这基本上是一个与国际接轨的数字,从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看出实现得如何?

毛寿龙:今年工作报告说2012年首次实现了教育经费的投入达到GDP4%的比例,我想这个应该是一个非常可喜的成果,当总量提高了以后,支出的结构可能会有一些问题,所以如何把教育投入的支出结构能够公平、公开、公正,让大家更多的参与和监督,来参与教育经费的配置,以及动用相关的力量进行监管和监督,并进行讨论,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改变,未来我们在这个领域会有更大的改变。


问: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鼓励、引导社会资本办医,加快形成对外开放,多元办医格局,目前社会资本进入医疗卫生领域的困难在哪里?

毛寿龙:我们过去基本上是政府投资,所以形成了一个政府投资为主体的医疗发展模式,社会资本进入这个领域以后会发现面临很多难题:一是和政府办的公立医院相比它的起点不公平,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阻力;还有一个阻力是招收的医生的薪酬问题,因为是体制外的,没有高价吸引不了人才。多方面的因素综合的结果是民办医院发展步履维艰。所以目前民办医院,社会办的医院基本上还是拾遗补缺。


问:政府对房地产调控力度一直都很大,但是目前房价还在上涨,您怎么看?

毛寿龙:政府的房价调控的目标,不是像我们老百姓所期望的那样,房价很快降下来,而是   防止房地产危机,目前看来宏观调控的任务是实现了。我个人认为房地产调控管制的手段是不对的,它实际上反而促进了房价过快提高,过快增长。因为现在调控的只是消费部分,就是限买,相当于不让大家在住房的消费环节来投资,但是只要房地产业能挣钱,其他相关的一些产业链全部是可以投资的,拦截了短线投资的人,但是长线投资的人或者有其他投资来确保的人,就暴利了。所以应该说它是一个非常不公平的政策。

(详细)

分享到:
| 新闻首页 | 回到顶部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