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神经生物学专家:保证抑郁症绝不复发纯属忽悠

抑郁症是一种需要专业治疗的大脑疾病。但市场上出现的五花八门抑郁症治疗方法不仅谈不上专业,有些则不符合科学,纯属“忽悠”。为提高分辨力,我们需要了解一些关于抑郁症的专业知识。

顾纯|网易探索频道编辑|2014.9.24
第012期

要点1:目前诊断抑郁症的主流方式是通过患者表现的症状判断

网易:目前抑郁症治疗的主流方式不论是世界卫生组织还是一些专业的抑郁症研究机构,判断是否患上抑郁症以及判断抑郁症的程度都是通过一定的症状来判断,这种方式是否是医学界判断抑郁症的主流方式?是否可靠?

包爱民:是的。此外还需要加上排除其他可以引起抑郁症状的疾病,例如感染、神经退行性疾病等。 如果严格按照专业标准,例如遵守《精神疾病的诊断和统计手册第四版》(或第五版,DSM-IV、DSM-V)等诊断工具要求,并且做好鉴别诊断,那么这种诊断方式是可靠的。但是,这类诊断必须由经过良好训练的精神科医师做出。

要点2:脑部生物学指标目前还无法用来诊断或辅助诊断抑郁症

网易:有没有其他的方式比如依据某些生物标准辅助判断?

包爱民:是的,医学科学工作者正在努力工作以阐明这些患者脑部的客观生物学指标特征(作为诊断标准或辅助标准),但是,迄今为止,还没能提供可以用于抑郁症诊断的可供选择的客观指标。因为针对人脑的医学科学研究存在着巨大的标本来源的困难。

网易:为什么来源困难?

包爱民:由于人类大脑的高度复杂性,研究者如果仅仅拿动物实验的结果来比拟人脑功能,其价值非常有限。这意味着科学家别无选择,只能研究人们捐献的死亡后脑组织。为了清楚地了解人类大脑在例如抑郁症、精神分裂症等疾病中的化学变化,向科学家捐献这类脑组织用于研究是非常必要的。这些研究将对开发治疗疾病的新疗法以及改善现存的治疗方法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要点3:从脑神经递质判断分析抑郁症不靠谱,脑部某一种神经递质和一种特定的精神疾病之间没有特别或者具体的相关性

网易:一些治疗机构介绍治疗原理,称能够从脑神经递质的活动信息判断和分析抑郁症的类别和深层病因。在科学界,现在是否已经弄清楚脑部神经递质和精神疾病的具体相关性?

包爱民:在科学界,现在已经弄清楚的是,脑部某一种神经递质和一种特定的精神疾病之间没有特别或者具体的相关性。精神疾病是一类脑发育疾病,常常形成于我们还在母亲子宫里以及我们的儿童期发育阶段,是遗传与环境因素相互复杂作用的结果。那些发育障碍使得我们脑内应激反应相关系统对于生活应激(也叫压力)事件更为易感,脑内应激反应系统对于生活中应激(压力)发生过度反应。这其中牵涉到很多神经递质改变。当某些生活事件导致我们中的一部分人出现例如忧伤或者愤怒情绪时,我们中的另一些易感个体却发生抑郁症。

网易:一些治疗精神疾病的仪器标注能“无创定量检测GABA(γ-氨基丁酸)、Glu(谷氨酸)、Ach(乙酰胆碱)、NE(去甲肾上腺素)、5-HT(5-羟色胺)、DA(多巴胺)六种中枢神经递质”。检测到这几项数据,对判断或者治疗抑郁症有没有什么具体帮助?

包爱民:如果这些神经递质中,有一种或者几种递质的紊乱被准确证明了在某位抑郁症患者就是其发病原因或者是疾病的结果,那么,在未来,这种信息将非常有助于医师采用特定的化合物(药物)来治疗这位患者,并可以用于监测其疾病的进程。

不幸的是,目前还不可能从生活中的病人中检测其脑内和抑郁症相关的几百种神经递质水平变化。

要点4:通过仪器接触头皮检测神经递质的方式并未并被SCI科研期刊报导,即使检测到也无法拿去作为判断抑郁症的生物指标

网易:有些抑郁症治疗机构称他们能通过物理的方法,比如用某种检测仪接触头皮,在几分钟内就能精确检测出神经递质?

包爱民:现在还不可能,因为尚未见这类方法被SCI科研期刊报导。如果谈到未来的可能性,为什么不呢,只要科学家能够在优秀的SCI科研期刊,基于科学知识,报导这样的检测仪的基本原理,并且显示其可信的,可以由其他研究组独立进行确认的证据。

网易:神经递质在不同脑区的含量可能不同,同时这种含量还会随着脑功能不断变化。测定出一个时点、一个脑区的神经递质可不可以拿去作为判断精神经病的生物指标?

包爱民:总体来说,不可以。此外,精神疾病是多因素疾病,不同的患者其遗传学和表观遗传学因素、神经递质的改变等都是不同的。

要点5:目前只能在死亡后人脑样本里可以精确检测,其他方式都无法“精确”

网易:目前用什么方法才能精确检测神经递质?

包爱民:在死亡后人脑样本里可以精确检测。此外,在生活中病人的脑脊液里也可以检测若干种神经递质水平。其他一些测定方法,谈不上“精确”。

要点6:标榜抑郁症绝不复发不靠谱,目前的研究水平还做不到这一点

网易:按照现在的研究水平,重度抑郁能否被成功治愈且保证不复发?

包爱民:不能,因为抑郁症的发病基础包含发育过程紊乱,即在发育过程中脑内应激反应系统已经被调高在高反应水平,因此相当容易复发。

网易:现在国际上治疗抑郁的比较有效的,被普遍认可的方法有哪些?

包爱民:那些可以调整脑内由神经递质和神经调质所介导的神经网络改变的药物是有效的(请注意不同类型的抑郁症之间,不同的患者之间,这类神经网络类型不同)。这些药物一般都显示在专业教科书或者治疗指南里了。认知心理治疗也具有疗效,而且可能最好的方式是和药物联用。此外,电休克疗法(ECT)也可以非常有效。总体来说它们就是力图重置由神经递质和神经调质所介导的神经网络状态,即使其恢复到平衡状态。它们的疗效取决于它们和特定患者紊乱神经网络的相互作用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