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戈多

推荐我们曾经“等待戈多”

第一次接触贝克特,是刚上大学一年级时。那时外国文学课讲到托尔斯泰便基本戛然而止,令人奇怪:如此璀璨的西方文学为何突然变得冷清了?再也没有了大师和巨著?我们所能得到的唯一回应是:西方 [更多]
新闻
北京晨报
0 跟贴 0

用微信扫码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更多相关
没有更多内容了
热点新闻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