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古典软件工程师的寿命:始于1950,终于2030

某种程度上,我们这几代的软件工程师,都是冯诺依曼(VonNeumann)架构的既得利益者。但红利正在消失。这个架构被“隐藏”了,以大语言模型为“中央处理器”的“自然语言计算机”正在 [更多]
新闻
FinoBird
0 跟贴 0

用微信扫码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更多相关

芯片软件工程师:需求暴增10倍

新闻
半导体圈
0 跟贴 0

用微信扫码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没有更多内容了
热点新闻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