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婷婷

推荐杭州杀妻分尸案庭审实录:从初恋到二婚之妻,矛盾击穿15年感情

“当天晚上11点到12点期间,我用毛巾和枕头将她捂死后,又拖到淋浴房,用美工刀、切割机和绞肉机进行分尸。”许国利说,在捂住来慧利口鼻后,来慧利曾醒来过,“她叫了我名字,当时我犹豫了 [更多]
新闻
上游新闻
0 跟贴 0

用微信扫码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更多相关
没有更多内容了
热点新闻
热点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