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军事 > 航空航天 > 正文

百年波音能否度过此次的危机?

2020-04-07 15:03:34 来源: 经济观察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百年波音的十字路口)

4月2日,波音(BA)公司在美股以123.27美元/股收盘,市值合约695亿美元,公司表示,因疫情暂停宾夕法尼亚州工厂的生产,而先前已暂停了另一处西雅图地区的生产。

过去一个月,这家创立于1916年的全球航空制造业巨头股价下跌了70%,但也在3月25日大涨24.3%,涨跌之间,市场正在尝试给出的一个判断:百年波音能否度过此次的危机?

波音的危机来自于此前频发的安全事件以及此次疫情对全球航空业的巨大影响,而在这些事件之前,波音看起来仍旧是一家出色的公司,它为客户提供长期稳定的航空运输和作战能力,同时,以年升20%的每股收益回报股东,带动全球1.7万家供应商生产,这涵盖250万个工作岗位。

外界对波音的普遍观点仍然是,公司不会破产,只是在短期内出现了流动性问题。

在外界看来,波音能否度过危机,取决于疫情的控制和737MAX于今年复飞,而来自美国政府的援助,特别是《关怀法案》能否展开足够的资金援助,也是其中一个变量因素。

流动性危机

波音公司正面临着流动性危机。

波音在4月3日向经济观察报确认,公司曾在3月24日公开表示,拥有150亿美元流动资金。

王战超分析,通常来说,一家航空制造企业的月现金流需要40-50亿美元左右。

压力来自客户和供应商。全球民航运输在疫情中遭受重创,截至目前已有近60家航空公司全线停飞所有航班,14家航空公司停飞所有国际航线。航司们一边向政府寻求帮助,一边采取紧急措施降低成本,包括给高管降薪停薪、鼓励员工休假,有的已经开始裁员。

航司已先一步陷入流动性危机,这直接影响到波音。罗兰贝格全球合伙人于占福对经济观察报表示,航司和飞机租赁公司通常采用分阶段、逐步支付的方式向制造商付款。目前可能会对制造商延迟支付前期的订单款项。由于复航时间不确定,这些企业可能会取消先前订单,这会影响制造商未来一段时间的现金流。

而王战超认为,一个更为影响现金流的问题是,波音生产的飞机尚未交付给客户,但为保供应商营运,波音必须照常付款给上游企业。

根据王战超估算,波音从2019年至今生产了300多架737MAX。但737MAX坠机事件和疫情的双重影响下,这些飞机大部分无法交付客户。

但波音背后有1.7万个供应商,近50%是美国企业,波音也向政府承诺力保供应商。外媒报道,波音曾在2020年初提取了138亿美元贷款,王战超推测,波音将这笔款项的大部分资金优先付给供应商。

上下游厂商挤压之下,3月17日,波音开始向美国政府求助,并表示正在与政府官员就援助事宜进行谈判:波音的诉求是,代表整个航空业,向政府申请600亿美元的援助,形式为贷款或贷款担保,范围是涵盖波音在内的250万个工作岗位和1.7万个供应商——这几乎涵盖了美国航空业。

3月2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签署国会表决通过的2万亿美元经济刺激法案《The CARES Act》,其中用5000亿美元支持遭受重创的行业,但条件是禁止企业股票回购、限制高管薪酬等。

波音在4月1日对经济观察网表示,感谢美国政府以及参议院共同采取迅速的两党行动来支持美国经济,公司已采取了许多措施来提高承受能力和流动性,包括放弃支付给首席执行官和董事会主席的薪水,暂停派发股息,延长对股票回购的暂停期限等等。

波音将从美国政府获得多少援助资金?3月31日经济观察报就此提问波音公司,该公司未予回复。

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对美国经济的冲击,美国总统特朗普在3月27日正式签署通过一项总计2万亿美元经济刺激法案,即关怀法案,其中用5000亿美元支持美国遭受重创的行业,也涵盖波音所在的航空业。

4月1日,波音公司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关怀法案》法案将为应对疫情提供足够数量的措施,这是一项2万亿美元经济刺激法案,由美国总统特朗普在3月27日正式签署通过。波音感谢美国政府以及参议院共同采取迅速的两党行动,来支持波音及整个航空业。同时,正努力在2020年中期实现MAX恢复商业运营。

更多的分歧聚焦于波音价值的讨论:危机之后,波音还是那家横跨全球航空制造业的巨头吗?

4月2日,一位华尔街交易员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波音股票还会重整旗鼓,投资人最应该考虑的是,该在什么时间逢低买入波音。

中国航空工业发展研究中心经济管理所副所长王战超提供了相反的观点,在他看来,流动性问题是短期的,但某种程度上显现出波音的战略失误,公司倾向于将本该投入到技术和安全上的资金,投入到了股市。这至少可以看出,波音在价值导向上发生了转变:在多角色的平衡中,金钱至上的文化占据了主导,而在航空航天里,技术和安全才是企业的门槛和红线。

现金流之谜

一家6年来营收超5000亿、相当于日赚2亿美金的公司,要靠支取银行贷款和求助政府来度过难关,一个围绕波音的疑问是,公司为何没有足够的现金储备?

波音并不缺钱。根据财报,收入从2014年的908亿美元增至2018年的1011亿美元,GAGR约为3%。

更多的财务数据说明,波音正将其大部分运营现金流返还给股东。该观点来自美国航空航天研究机构Aeroanalysis分析师Dhierin Bechai,他在3月23日发布报告称,经统计发现,波音用于股票回购的资金量非常庞大,2014年-2019年,波音在回购和股息方面,共支出了599.94亿美元,这与该段时间内公司产生的550亿美元现金流规模相当。

由此带来的好处是,公司每股盈利的上升。3月27日,美国天骄基金总裁郭亚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股票回购是一种可立竿见影提升每股盈利EPS的方式。

目前波音市值在标普500的成分股排名60。郭亚夫表示,这类股票回购行为在美股市场很普遍。2016年以来美国低利息的大环境,也为企业提供了有利的客观条件。在低利息、甚至是零利息的状况下,股票回购对每股盈利的增加效果更为明显。而公司的高管层也有动力这样做,他们的薪酬激励都是靠期权或者股权。

但是随着公司股价不断上升,同样的金额回购的股数在不断萎缩,回购的效益也在不断递减。

郭亚夫表示,回购会给企业造成债务压力,但具体造成多大的负面影响,还要取决于公司现金流的偿付能力。一般而言,一家企业的现金流越稳定,他们的财务杠杆也就越高。一旦现金流的偿付能力不足,低于债务,公司可能就需要变卖一部分资产,或者增加资本化,比如说发行股票等。

在2019年,在坠机事件的冲击下,波音商用飞机业务减少了82.59亿收入,其运营现金流也下降。郭亚夫表示,总之,长期来看,如果公司盈利没有进一步的增加,现金流没有增加的话,回购行为对公司的财务健康会产生负面的影响。

战略方向质疑

疫情并不是唯一给波音公司带来压力的因素,在此之前的多起安全事件已经让波音公司经历了诸多挑战。

王战超认为多种迹象表明,波音倾向于将本该投入到技术和安全上的资金,投入到了股市,从过去几年波音的表现来看,公司的战略方向是错误的。可以说,至少代表了波音在价值导向上的一种转变:在多角色的平衡中,金钱至上的文化占据了主导,将原本的工程师文化边缘化了。

波音公司一直以工程师文化著称,拢络数以万计的航空航天人才。经记者查询,截至目前,公司董事会的13位成员中,仅有3-4位具备航空航天或安全相关背景。另有4位从事金融投资,有2位曾担任联合国大使,也有曾任贸易顾问和谈判代表的成员。

对此,王战超认为,在航空航天这类特殊行业,聘请更多有相关技术或安全背景的董事会成员会比较合适。

据王战超观察,2018年,波音公司的人均销售收入为66万美元,比空客和洛马的人均销售收入高了30%。他认为,这和近年来波音频繁精简人员、调整劳动力结构、在部分项目上采用外包形式有关,当面临飞机交付的压力时,公司返聘已经退休的机械师和检查员,甚至临近招收工人。

一方面种种举措体现出公司对精益的追求,但也会削弱工程师的忠诚度,在制造业中,航空航天人力的培养需要一定时间周期和资金投入。另一方面,过度精益,会削弱企业的抗风险能力。因为对于航空航天,安全永远是一道红线,而提高产品的可靠性最有效方法是保有适度的冗余。

波音的走向

外界普遍认为,当下显现出的数据,只能证明波音在短期的流动性上有困难,波音并没有行将破产。但近期波动的股价却表明,外界对波音价值的看法存在争议。

4月2日,一位华尔街交易员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危机过后,波音的股票会重整旗鼓。目前波音公司债券从A-降到了BBB,仍然是投资级,所以公司只是短期内遇到了现金流问题。可以肯定的是,波音公司的经营,整体还是高于美国整体制造业水平。

王战超表示,大家关注的不仅仅是一场现金流的危机,而是在危机背后,发现了公司抗风险能力的不足。尽管在平常时期盈利强劲,但公司选择将本该投入到技术和安全上的资金,投入到了股市,这样的价值导向,会降低公司更长远的价值。

波音何时脱离当下的流动性危机?这取决于疫情的控制和737MAX能否于今年复飞,美国政府是否展开了足够的资金援助,是其中一个变量因素。

对于政府援助的可能性,王战超表示,按照历史来看,政府的援助思路是,先向企业注入流动性,如果危机持续,则考虑将各业务拆分成独立公司,以保供应链和就业岗位。

4月1日,波音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恢复737 MAX运营的关键工作仍在继续。公司努力在2020年中期恢复该型飞机的商业运营。过程中公司将与包括FAA和中国民航局在内的监管机构合作。

波音表示,公司正采取许多措施来提高承受能力和流动性,并利用一切资源来维持运营和供应链。目前,公司已暂停多地区的生产运营,对部分地区,要求相应员工部分采取在家办公的方式,不能远程工作的员工,将在停职后的最初10个工作日内获得带薪休假。同时,停止招聘。

在提高承受能力和流动性方面,波音表示已经放弃支付给首席执行官和董事会主席的薪水,暂停派发股息,延长对股票回购的暂停期限,并表示当下工作重点是保护员工,支持广大的供应商。

在今年波音发布的财报中,董事会表示,正在重塑波音的经营方式。公司在2019年成立了航空安全委员会,负责监督产品从设计、开发到交付的流程;成立了新的产品与服务安全组织,直接向公司高管和董事会的航空航天安全委员会汇报工作。这些都在提升技术和安全在公司中的话语权。

高仰止 本文来源:经济观察报 责任编辑:姚文广_NN168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办公室软件一网打尽轻松搞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军事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