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玲的性感,我今天才看懂

2021-02-19 15:58:01
0

中国最火女星,没想到是她

本文系网易沸点工作室《谈心社》栏目(公众号:txs163)出品,每天更新。

截止今天,贾玲的《你好,李焕英》票房已经超过30亿。

许多人在评价这部影片时,都用到了一个词:真诚。

在《谈心社》采访贾玲的最开始,我们听出来她的嗓子哑了,她解释是因为自己今天发了烧。

说完连忙补了一句:“但是你们放心,核酸、胸片什么的我都做过,很安全。”

尽管肉眼可见的疲惫,在聊天时,贾玲还是很有梗,让整场对话的气氛变得轻松欢快。

这很符合大众眼里的贾玲,她是所有人的开心果,总有办法避免尴尬和冷场,让人感到舒服。

5年前,在小品《你好,李焕英》中,许多人第一次发现贾玲深沉的一面。

小品里,她用故事构建虚拟时空,与年轻的母亲“重逢”。

贾玲抛去了往日的诙谐和解嘲,直面自我遗憾与悲伤。在小品的最后,贾玲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帘,嘴上不住地念叨着:

“妈,我给你买了冰箱,双开门的,咱家有钱了。”  

“妈,我现在是一名喜剧演员,好多好多人喜欢我。” 

“妈,我好想你。”  

李焕英,是贾玲已经离世的母亲。

或许,欢笑与泪水的交织之下,才是一个多面、真实的贾玲。

1

“一姐”贾玲

据说要检验一个男明星是不是“顶流”,只要去B站上看看,他是否有被和贾玲“组CP”。

某种程度上,贾玲就像是女明星的B面。

在饭圈文化里,粉丝对和偶像组cp的人向来深恶痛绝,却对贾玲格外宽容。

就像沈腾形容她的魅力——“男人喜欢她,女人不嫉妒她。”

在综艺里,她和陈伟霆跳热舞:


和“长腿欧巴”宋仲基组CP:


和王源组成“零零厚”组合互动:


看似亲密,实则掌握着分寸。

譬如和言承旭的拥抱,只是蜻蜓点水的一下。拥抱结束,她没有加戏,没有过多沟通,而是快乐地冲回观看席。

既表现出对偶像的喜爱与示好,达到了综艺效果,又保持距离,缓和了言承旭的尴尬。


陈佩斯说:“喜剧是把观众抬得很高很高,自己却很卑贱很卑贱,我就是用我的卑贱来赢得观众的笑声。”

对于一个女喜剧演员来说,扮丑扮老是舞台常态,她们需要放下高贵的自尊,彻底解放自我的天性,才有可能赢得观众的满堂彩。 

翻看过去的历史,无论是宋丹丹饰演老太太白云,还是周星驰电影里刻意扮丑的星女郎,无一不如此。

贾玲也是一样,她从来不像其他女星那般对“胖”讳莫如深,反倒常常以此作为包袱来调侃。

当有人问姚晨的嘴小了是不是整容了,她马上站出来解围: 

“你是不是说话尽量说收口音?就跟我有时候知道自己胖,一般都侧着站。”

三言两语,既化解了尴尬的场面,又成功逗笑了大家。

即使真正成名后,贾玲依然保持着洒脱坦率的态度。 

“我没有面子问题,我现在体重也挺好,在舞台上更能扮演好丑角,大不了我就做个嫁给喜剧的老姑娘呗!”

我们问贾玲,扮丑、搞笑、幽默,会不会消解作为女人的性感。

她大大方方:也许我能把幽默变成另一种性感。

2

拼命三娘

许多人认识贾玲,是通过《百变大咖秀》。

在这个模仿类综艺里,贾玲一上来就女扮男装,模仿了陕北歌手阿宝,唱了一首《山丹丹花开红艳艳》,节目效果炸裂。

那时,内心对“扮丑”带有抗拒的贾玲告诉节目组仅此一次,以后再也不模仿男的。

但节目组的一再邀请,和贾玲内心的不服输劲儿,最后让她觉得:为了喜剧,要豁得出去。

《百变大咖秀》里,贾玲不断突破极限。

她模仿男性、贴上大胡子,扮演秃子,只为逗乐观众。

这让恩师冯巩有些看不下去了,在电话里生气地说:“这么不顾形象?你还要不要嫁人了。”

她后来笑着说,师父其实理解的。

贾玲在成名之路上,遇到太多坎坷,也因此,她想要努力抓住每一次机会。


1982年,贾玲出生在湖北襄阳的一个普通家庭,父母都是地道的农民。

12岁时,比她大5岁的姐姐贾丹带她去见一位表演老师,老师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个孩子,说她就是干这一行的料。

从此贾玲“芳心暗许”,深深地爱上了表演。

19岁那年,贾玲终于如愿考上了中央戏剧学院,主修相声表演,她是班里为数不多的女生之一。

2003年,贾玲参加全国相声小品邀请赛,获得了专业组冠军,还赢得了评委冯巩的垂青,在赛后正式拜入其门下。

彼时,相声行业已经降到了历史冰点,即使是拜入冯巩门下的贾玲,也只能接到一些零星的演出。

她住在一个胡同里月租300元的小平房里,一进门就是床,地板是发着潮的土,床边有一棵大树,冬天没有暖气,夏天没有空调,“连狗见了都摇尾巴”。

没有太多工作的贾玲,平时除了写相声本子之外,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望着窗外的大树发呆,每天靠吃泡面度日,实在绷不住了,就在半夜给朋友打电话哭诉。 

眼见妹妹熬不出头,姐姐开始劝说贾玲回老家上班,面对姐姐的催促,贾玲许下诺言:“宋丹丹是29岁登上春晚的,给我最后一年,28岁我贾玲不火就回家!”

2009年,贾玲和新搭档白凯南在中国广播艺术团的晚会上演出《大话捧逗》,结果被同台演出的姜昆一眼相中。

姜昆问,今天节目怎么样?贾玲说,挺好。

“适合上春晚吗?”

贾玲只当玩笑说:“挺适合的。”

听得姜昆一愣,记住了眼前这个说相声的小姑娘,顺便把节目推荐给了央视春晚。

2010年2月13日,这是贾玲梦想成真的日子,她和白凯南搭档登上春晚的舞台,表演了相声《大话捧逗》。

父亲贾文田守在电视机旁,感动地老泪纵横:“这孩子,太苦了!总算熬出头了。”

这一年,贾玲28岁。

3

你好,李焕英

2016年,贾玲的小品《你好,李焕英》上线,今年,同名电影上线。这部作品被观众称为她的“封神之作”,背后故事却令人心酸。

入学中戏的一个月后,贾玲的家庭发生了巨大变故。

在农田里驾驶割稻机的母亲李焕英从机器上摔倒,随后不治身亡。

得知消息后,人在北京的贾玲,立刻买了回家的火车票。

在火车上,她始终不敢相信母亲去世的消息。

“因为我没有手机,所以在火车上我给每一个有手机的人都跪下过,我说把你的手机借我用一下,我给家里人打个电话,因为我妈妈可能不行了。”

“当你跪下后,你心里后悔吗?”

——“不后悔,因为我只想确认一件事,只想知道真相。”

妈妈的去世,成了此后贾玲难以解开的心结。

她反复回忆那之前的种种:“刚上大学那一年,给我爸妈买了件衣服。我妈的那件小了,我就拿回北京换。

没想到再回家时,妈妈已经不在了。”

许多年过去,这件事如同一根刺一直埋藏在贾玲心里,稍微一碰,就让她鲜血淋漓。

在《王牌对王牌》里,王鸥在“天台告白”环节,对着过去的自己喊话:

“2006年11月15日,你应该把手上的工作全部放下,立即赶回家,看你爸爸最后一眼。”

贾玲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当场失控痛哭。

好朋友谢楠谈和贾玲聊天:“好久之前,就看到过报道,好像妈妈离开这个事情之后,你几乎再也找不到能让自己打心底里面觉得高兴的事情了。”

贾玲沉默了一会,眼角湿润,回答:“是,现在这个坎儿还在。”

“如果我在吃苦,那就还好,我妈不会跟我一起遭罪、吃苦或者是难受。但如果你感觉生活过得还挺好,那种遗憾感就无法形容,打心底里特别的想哭。”

某种程度上,《你好,李焕英》成了贾玲的一个情绪出口。

从2016年小品上线后,她就开始准备电影剧本,4年后,电影正式上线。

贾玲承认,很长一段时间,这部作品的创作过程中都“个人主观情绪太多,难以抽离出来。”

拍摄过程中,需要她反复回忆母亲,贾玲甚至不太需要刻意调动情绪——这些戏已经在她的脑海里想了太久太久,稍稍一带,就能自然流露,喷薄而出,甚至刹不住闸。


在我们的整场采访中,也只有在提及母亲的问题时,贾玲展现出喜剧人不常见的严肃、沉重。

“我总在想,这也许是我为我母亲做的最后一件事情。所以极力想要去把它做好。”

“有时候我没有办法迅速、理智地收敛情绪,我只能抱歉,让大家等我一下,缓和一下情绪。”

我们问她觉得想要珍惜什么?

她一点也没犹豫:最值得珍惜的是现在,当然是现在。

不要纠结从前,不要展望未来,珍惜当下。

谈心社,这里是年轻人谈心的地方。微信搜索“谈心社”关注我们,倾诉你的故事吧。

erweima 扫一扫关注杂家 更多有趣内容

谈心社

深夜谈心 彼此相遇

erweima

扫一扫关注杂家 更多有趣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