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说》里这个“不讨喜”的女人,凭什么圈粉无数?

2021-01-21 13:10:41
0

外面的娃娃快意恩仇,内里包裹着柔软和痛苦

本文系网易沸点工作室《谈心社》栏目(公众号:txs163)出品,每天更新。

在《奇葩说》一战成名后,马薇薇被贴上“金句女王”的标签。

女王常常意味着果断、强势、保护别人,以及,被精心包裹。

但在后续的几年中,马薇薇在公共场合不断暴露自己的真实情绪:开心、大笑,以及愤怒、脆弱。

在微博上放飞自我,在节目里崩溃大哭……

“犀利是节目组的要求,我也可以搞笑一点,或者走心一点。看在钱的份上调整。”

“私下里很宅,不爱社交,也不爱和人吵架。”

“喜欢看网文,而且是无脑的那种,还喜欢给别人掏耳朵、挤痘。”

……

在与谈心社的对话里,她一如既往输出自己对这个世界的看法,金句频出,也展现出在“辩手”身份背后,一个卸下防备的马薇薇。

1

“野兽伤人,生人勿近”

接受《立场》采访的时候,马薇薇用三个词来形容自己:敏感、孤僻、容易崩溃。

但在很多舞台上,马薇薇都和这类词相差很远。

她说自己大学时代的QQ签名是“野兽伤人,生人勿近”,或许这个形象更加贴近我们对于聚光灯下的她的印象。

当马薇薇戴着方框眼镜出现在奇葩说的辩论场上,会让人不由自主地期待,她接下来会说出怎样让人拍案叫绝的句子。

她谈“是否应该看伴侣手机”时说:

“人家说女人是男人身上的一根肋骨,你跟你的器官讲隐私啊?”

谈“精神出轨和肉体出轨”时说:

“比孤独终老更可怕的,是和使你感到孤独的人一起终老。”

这些金句后来被剪成片段,在社交平台上反复传播。

马薇薇很清楚自己辩论的才华:“我天生是吃这口饭的人。”


有关语言的天赋早早在她身上显露,小时候她偷懒不想写作文,在课堂上,语文老师点名让她站起来念。她能流利地对着空白的作业纸,声情并茂读出一篇作文。

长辈逗她:“喜欢爸爸还是喜欢妈妈?”

她回答:“阿姨你挑拨我们家庭关系。”甚至会过去摸摸阿姨的背:“别难过,这是你不成熟的表现。”

喜欢马薇薇的人常常会提起她多年前的成名战。 

2003年,国际大专辩论赛上,对手巧妙设下陷阱问题,等着马薇薇上钩。

却被马薇薇以极快的反应化解,她的每一次反击结束,台下都会响起掌声。

这场比赛,以马薇薇为主力的中大辩论队,赢下了冠军。 

辩神林正疆形容她说:“我不惧怕任何一个四辩,除非那个四辩旁边的三辩是马薇薇。”

在辩论圈里,马薇薇有一个外号叫“温柔一刀”——能卖萌、能搞笑,也能在关键时刻给对手致命一击。

辩论场上,马薇薇高能的输出常常怼到对手哑口无言。 

以至于蔡康永开始替场上的辩手求饶:“我好不忍心看他们被你凌迟。”

她喜欢辩论,“因为(辩论)可以在场上全方位恶心对方,展示自己的智力优越感,而且还不担心挨揍。”

有人说她是金句女魔头,有人质疑她是不是有些刻薄。 

但马薇薇从不在辩论场上掩饰自己的犀利。  

“我经常奇怪这个鬼鬼祟祟的人间,喜欢温柔婉约地泼着脏水以示为人高洁,却不肯明刀明枪地干上一场。”

她常常会发声,也会用“撕”的方式与网友对峙。在马薇薇身上,很容易看到公众人物们习惯隐藏起来的攻击性。

她喜欢在喝了酒之后到社交平台上输出观点,聊处于舆论旋涡中的事件,也聊自己的过去和当下的心情。

当我们问起她是否会后悔时,马薇薇回答:“后悔,但是不删。”


2

沉默的脆弱

“我们是普通人,我们必须很痛苦、忍辱负重、充满克制地长大。”

当时还是研究生一年级的马薇薇,在辩论场上对对手说出这句话。 

毕业后,马薇薇成为了英语培训机构的老师,辞职后又开始自己创业,一脚踏上了“折腾”的路。 

一直到2014年,她的人生轨迹开始朝着不曾想过的方向发展。 

父亲确诊癌症,她也陷入了长达半年的离婚官司里。

回忆起那时候的经历,马薇薇说自己“压力很大”。

她曾经并不喜欢喝酒。因为父亲以前会小酌几口,她觉得父亲总喝酒误事。 

但是那天压力太大,她自己在家倒了一小瓶二锅头。 

一边喝,一边看到父亲从房间里走出来,拍拍她的肩膀:当家做主了,知道不容易了吧。 

“我这样手握着我爸的手,那个瞬间我觉得我长大了,我觉得是我理解他了。”


生活正在向马薇薇施压,而她决心用改变的方式作出抵抗。对于马薇薇来说,人生需要一剂强心剂,不能在苦难中自我沉溺。 

当接到奇葩说制片人的邀约时,马薇薇决定北漂。 

她带着锐气向命运反击,放言“我倒要看看北京这座城市老娘爱不爱得起!”

一记耳光在扇在生活脸上,终于有了回音。 

马薇薇在辩论场上金句频出,热搜上时不时出现她的身影,很多人都记住了这个犀利又鬼马的女孩。 

奇葩说带给她从未有过的关注和热度,但也因为她的行为和言论引起争议。 

黄执中在舞台上提起这些谩骂:

曾有一个朋友聊天时告诉他,“只要一想到人群里就可能会有一两个人,是曾经在网络上骂过我的人,就会觉得痛苦和心悸。 

我觉得每个人都在对我笑,可是我害怕他们在想什么。”

马东问旁边正在抹泪的马薇薇,“你认识这个朋友吗?”

马薇薇说,我就是那个朋友。 

那时候大家才知道,她在15年底得了抑郁症。


在聚光灯下看起来所向披靡的马薇薇,开始展露自己的疲惫。 

她说自己最崩溃的时候,是别人曾在微博下面辱骂她“你全家癌症”,父亲开着小号去回复:“癌症是不传染的。” 

她开始承认“人生起起伏伏,有些事情,我看不开。” 

抑郁症让她有时候浑身疼,有时候浑身无力,有时候不想见人,有时候不想见到这个人世。 

这一切,她一直选择不说。 

“抱歉,我对人性有最恶毒的揣测。病症,无非是让亲者痛,仇者快。 

这期播出以来,我收到的最恶毒的私信是:你怎么也出来卖惨了?罪有应得。” 

在后来的采访里,马薇薇试着剖析自己:“很多舆论评价在我预料之中,但我对舆论的承受力相对比较脆弱在我预料之外。”

3

义无反顾地往下跳

马东曾形容马薇薇像个“套娃”,外面的娃娃快意恩仇,内里包裹着柔软和痛苦。 

她也因此格外着迷辩论的理性,——完全基于立场和逻辑,与对方进行言语上的对抗。 

这是我们最为熟悉的马薇薇,粉丝会将她形容为教导主任,因为她能一句一句将对方怼到哑口无言。 

辩论带给她很多理性思考和逻辑思考的能力,用以平衡她“不计后果的感性和疯狂”。 

一旦回到更为具体和“不讲道理”的生活里,那个需要“爱和被爱”的马薇薇会逐渐展露更感性的自我。 

马薇薇在一场辩论中抛出过这样的观点:“人间三情,无一不傻。” 

爱情也好、友情也好,会让她犯傻,也让她心甘情愿。 

她很清楚爱在自己生命中所占据的地位,也同样清楚随之而来的负面影响。 

“我不谈恋爱的时候,是一个理性、做事也很稳妥的人,一谈恋爱就会做出自己也想不到的事儿。” 

即使如此,马薇薇仍然义无反顾地往下跳。 

“爱情是什么?爱情是明明深潭里有鳄鱼,也有人警示过我了,但是我非要趟过去;明明院子里有恶犬,有人已经警示过我了,我偏要冲过去,因为我的公主在塔上,因为我的王子在水底。如果有一天,王子继位了,他告诉我,王妃不是我,可是那又怎么样?他属于过我。” 

在婚姻里经历过“被出轨”,也经历过“净身出户”,她仍然形容自己“我是个胖仙女,只想要男朋友。” 

后来网恋被骗,马薇薇在微博上袒露自己:“很快乐自己37岁高龄还能勇敢去爱,而且还能继续去爱。” 

可能疯狂,可能吃亏,但从不后悔。

在整个采访中,马薇薇说了好几次,自己就是一个普通人。

会为了赚钱呈现出节目组想要的状态,比如,犀利。

没有脱离低级趣味,会在家里如痴如醉地追网文。

当然还有,非常需要爱、关心与陪伴。

她最舒服的状态,不是在辩论场上滔滔不绝,输出“金句”,而是和亲密的人待在一起,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些“废话”:吃了吗,吃饱了吗,还行吗……

这与一些人对她“女王”的预期相比,多少有点落差,但也是一个真实的、柔软的马薇薇。


谈心社,这里是年轻人谈心的地方。微信搜索“谈心社”关注我们,倾诉你的故事吧。

erweima 扫一扫关注杂家 更多有趣内容

谈心社

深夜谈心 彼此相遇

erweima

扫一扫关注杂家 更多有趣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