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段子”不是杨笠走红的唯一原因

2021-01-14 15:45:46
0

“我天生有一种坦诚的需求”

本文系网易沸点工作室《谈心社》栏目(公众号:txs163)出品,每天更新。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2020年的杨笠,很像一个横空出世的扫地僧。

脱口秀大会之后,“虽普却信”的段子火遍了全网,在那之前,她上一个出圈的段子还是:“你为什么不上清华,是因为不喜欢吗?”

在嘈杂的支持和反对声中,杨笠被推上话题中心。

她并未习惯这样的风雨,却也没打算同这样的尖锐对抗。

正如她在脱口秀中谈到的那样:

一个段子能够火遍全网,不只是因为讲得多好,更是因为它戳中了大部分人的共鸣。

在和社长的对话中,她笑称自己已经开始“有所收敛”,但还是觉得“我天生有一种坦诚的需求。”

明星《谈心社》专访杨笠,脱口秀演员身份之外,走进杨笠的另一面人生。

1

困惑与挣扎

事实上,对杨笠来说,脱口秀演员的身份里包含了太多,它几乎成为一个堡垒,将杨笠包裹在密不透风的外壳里,让她可以在自己的情绪里探究世界。

回溯到几年前,杨笠与世界的和解,是从一场开放麦开始的。

在那之前,她是北京服装设计学院的学生,专业与语言工作并无关联。

在《吐槽大会》第一季播出前,杨笠度过了大学毕业后的漫长三年,那段时间她做过许多工作。

后来就像那些段子一样,她偶然看见了脱口秀,心想,吐槽也可以拥有掌声吗?

她去了,就试了。

在脱口秀这一行,杨笠并不是一开始就如鱼得水,更多的时候,她一遍遍地改稿和练习,焦虑到失眠。

她的口头禅“你知道吗”曾经被李诞半开玩笑地批评,但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她紧张的唯一出口。

她承认:“我所有的放松,是演出来的。”

从最开始站在开放麦,没法把一件事儿讲得好笑,到站到《脱口秀大会》的舞台,“没法把一个事儿说透”。

她没有看起来那样松弛,也没有看起来那样锋芒毕露。

在和社长的对话中,杨笠依旧自来熟,她说自己没有思考过喜剧天赋这件事,支撑她在这一行待着的,是表达欲。

那些自我冒犯、戳中痛点的段子,或好笑,或犀利,本质上,是一场她和观众、和自我对生活的探讨与较劲。

虽然有很长一段时间,她努力学习如何把一件事情用搞笑的方式讲出来。

但表达本身比表达形式更重要。

“只有这个人说的是内心真正的想法时,他整个人才会鲜活,才会可爱。”


2

“我天生有一种坦诚的需求”

很多人说,近些年脱口秀能够迅速走红,是因为那些夸张犀利的吐槽,总能精准戳中当下年轻人的生活痛点。

被称为最会讲关于地铁段子的何广智,就曾凭借一个生活化的段子戳中通勤人的痛:

“我旁边站了一对情侣。

我们三个人都没有座位。

这时候当我们前面突然空出来一个座位的时候。

那对情侣想去坐。

但他们第一时间不是去抢座。

而是开始商量,他俩该由谁来去坐这个座位。”

庞博和呼兰致力于大城市中年轻人生活现状:庞博借动物园里的猴子感慨社畜难当,呼兰依靠“鬼屋”段子直击被工作挤压到麻木的“恐怖人生”。

杨笠则擅长调侃自己:

从大龄未婚女青年的“我就想和我配不上的人谈恋爱”再到“脱口秀敲门人”,坦荡敢说到杨天真都直呼“女流氓”,真实演绎了一把什么叫“只要我的回旋镖够深别人就伤不着我”。

但你也会发现,在她看似犀利的话语下,包裹着她的柔软:

从分享手术台上的自由时刻,到承认自己对谈恋爱的热情——大多数时候,她只是在分享故事、传达体验,而非宣传某种观点。


李诞说脱口秀是冒犯的艺术,杨笠的脱口秀,也总是从自我冒犯开始。

她并不觉得自己比别人优秀太多,如果非要说是什么使她脱颖而出,她的答案则是——勇敢。

“我觉得我天生有一种坦诚的需求。我不是说我觉得应该坦诚,我才去坦诚,而是我不坦诚难受。嗯,所以做脱口秀对我来说就是……非常简单,因为我需要的东西和脱口秀学到的东西是一致的。”

这样的坦诚在真人秀里同样珍贵。

在2020年的末尾,她参加了一档综艺——《同一屋檐下》。

以观察嘉宾的身份,窥探六个素人在同一房间中的生活状态。

同样合租的她,对这种生活状态也有坦率的好奇:“六个长成这样的年轻男女不谈恋爱是不太可能的。”

随着合租生活的推进,六人之间的矛盾也逐渐浮出水面,从家务到宠物,太多年轻人的烦恼被摆上台面。

譬如合租时,因为看似简单的洗碗小事,两个人也可以争执不下。


洗碗这一段实在太真实了

作为同样曾经合租的人,杨笠坦率地分享了自己的想法:

“现在的年轻人可能从小到大看太多别人的脸色,太在意别人的感受了。当有一定经济能力了,自己出来住,就有一段时间,好像‘报复’似的,非常放肆,非常不在意别人的感受。一个人住就可以比较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去生活。”

但一直觉得自己只能接受独居的杨笠,在最近和朋友合租一段时间后,也会体验到另一种温暖和安心:

“你回家的时候,家里有个人。”

这些真实来源于生活的点滴,这个对自我不断审视、对生活不断体验的过程,最后被她总结、提炼,变成一种奇妙的交流。

就和许多事情一样,被分享、被看到、然后有可能,因此做出某些改变。


3

多面杨笠

很多人了解杨笠,是从高居不下的热搜榜或是频繁刷到的各种被断章取义的言论。 

但正如《同一屋檐下》中,观察员们对几位素人的印象由坏变好又由好变坏、起起伏伏之后,我们或许该意识到,无论谁,都不是扁平的形象。

看似掌控欲爆棚的人对待狗狗有着异乎常人的细腻和温和,也会在面对狗狗住家时失去自己的原则;

第一眼看上去阳光开朗的人,虽然大部分时候贴心懂事,却也会在工作迟到薪水减少时钻牛角尖。 

都市中的每一个年轻人,都有着他们不为人知的一面,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在镜头之下做到尽善尽美。

在观察室里的杨笠,像每一个平常人一样,一边吐槽一边着急,时而人间清醒,时而情绪上头。


回到杨笠在反跨年的舞台上所讲的段子结尾:手术前躺在病床上,她感到从未有过的自由。

那一刻,医生和她之间,是一次平等的、坦荡的、人与人的交流。

“我们两个心里都非常坦然

没有任何杂念

他就是为了救我

我觉得我已经不只是一个女人了

我就是一个人

我就想活着。”


你看,即便她站在话题中间,即便她可以选择更尖锐,但她没有。

她仍然只是那个云淡风轻的扫地僧,用一种柔软的方式分享生活,并且记得她作为脱口秀演员的本质:

——别那么激动,生活已经很糟糕了,来,笑一个。

《同一屋檐下》里,杨笠的点评克制却可爱,身为脱口秀演员的她,天然地对如何准确运用语言有着更深入的了解,但她始终保持着理智的旁观者状态,坚持客观中立,同时也适当地释放情绪。

或许不因为别的,只是,把人作为人看待。

台下的她,柔软、诚恳,偶尔好笑,时刻敏感,但更多的时候,她只是她。

谈心社,这里是年轻人谈心的地方。微信搜索“谈心社”关注我们,倾诉你的故事吧。

erweima 扫一扫关注杂家 更多有趣内容

谈心社

深夜谈心 彼此相遇

erweima

扫一扫关注杂家 更多有趣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