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云社,在综艺里拼命搞笑”

2020-10-22 17:59:51
0

在好笑的背后,还有什么?

本文系网易沸点工作室《谈心社》栏目(公众号:txs163)出品,每天更新。

封箱半年的德云社,在9月份终于重出江湖。

发布消息当日,票旋即抢空。

不过,除了相声曲艺,德云社还带着一档团综回归——

《德云斗笑社》。

郭德纲携众徒弟登场,执掌过巅峰时期《极限挑战》的严敏导演加持,这档节目让德云粉丝们期待值爆棚。


普通观众们可能会好奇:一群说相声的转成综艺咖,水平能行吗?

别急,诸位看官,且听我慢慢说来——

1

说相声的做团综,能好看吗?

郭麒麟在《欢乐喜剧人》表演的相声中,曾和“德云红人”岳云鹏争抢德云一哥的名号。

身为德云一哥,业务能力、水平、人气都要是一顶一地好。

《德云斗笑社》第一期的宗旨也由此衍生而来——选出“德云新一哥”。

为了成为德云社新的门面,德云弟子间开展了激烈的角逐战。


“德云男子天团”

这档节目依旧采用了每期做任务的“极限挑战模式”,只不过每一期末尾,众人要根据任务完成情况创作一个相声,进行表演。

有人说,一档综艺质量如何,主要取决于参与的人有没有“综艺感”。

对相声演员来说,有说学逗唱的底子,综艺感已经不缺。

“嘴贫”这项特技,使得他们在综艺里也如鱼得水。

第一期德云社家宴上,秦霄贤,德云社的高人气小鲜肉,辈分最低,首选坐在了靠边的位置。

尚九熙马上凑了过来,直言:“坐这镜头多。”

蹭热度、蹭镜头,毫不避讳。


张鹤伦一来,大摇大摆落座中心C位,一副“贱兮兮”的样子。

旁人提示这是郭德纲的座位,他则是立马认怂:“我这是帮我师父捂捂。”

众弟子吃瓜准备看张鹤伦出丑,郭德纲一来,张鹤伦直接“戏精上身”,从座位上弹起献殷勤:“我给您捂得热热乎乎的!温度正合适!”


综艺上一群熟人聚在一块,最有意思的就是看他们互怼、挖坑、埋梗,“相爱相杀”。

第一期里,德云社众人要随机挑大褂来选搭档,挑到颜色相同的,就搭档说相声。

一场谍中谍就这样开始。

小岳岳踏入房间后,把一个结果随机的游戏硬生生做成了情报交换的生意。

专注逗哏的尚九熙想和周九良搭档,小岳岳撺掇他拿绿色大褂,暗示给钱就告诉他怎么能跟周九良搭档。

尚九熙一开始出价十五,被讨价还价抬到一百块。

没成想,花了钱,套到的是假信息。

而到了周九良这,小岳岳故技重施敲诈,价格直接开到四千。


结果尚九熙和周九良都没有选到合适的搭档,“奸商”小岳岳倒是赚了个盆满钵满。

没办法,谁让你信了他呢?

出来后,大家伙还不忘嘲笑一下“上当受骗”的周九良,“德云首富”的名号坐实了。


旁边全程看戏的“于谦大爷”,最后也坐不住,加入了坑弟子的活动。

原本,黑色大褂只有一件,选到的人就说单口相声。

而局外人谦大爷,最后主动脱下了自己身上的黑色大褂,给了最后一个进来选大褂的人。

自行增加一件道具,黑色就凑成了两件,反而是红色大褂剩下一件没人选。

被蒙在鼓里的烧饼,才是落单的人,不到最后一刻,都不知道被坑的是谁。


德云社的这群师兄弟,几个大老爷们却硬生生把节目变成了“德云甄嬛传”。

这群不按套路出牌的人,还能用各种脑洞越过综艺设定的规则,超额完成任务。

第三期,小岳岳和烧饼一起做活动,需要在街上拉四位身着古装的乘客。

找古装可能很难办,但找一个愿意配合的人并不难。

小岳岳直接拉了路边的大爷,把自己身上的古装衣服套了上去:“来大爷,我们拉您一圈。”


大爷在车上还没坐稳一分钟,就被“强行”到站。

两人把大爷放下车,兜了一个来回儿,又像第一次见到大爷一样奔过去:“哟大爷,你不出去溜达溜达吗?”


一帮“有梗”的人聚在一起,总会产生奇妙的化学反应。

豆瓣网友评论,看着帮人聚在一起,“光听他们几个人聊天都能听好几期。”


豆瓣网友评论

在逗乐这方面,《德云斗笑社》并不输人一等。

2

相声演员做团综,不务正业?

近些年来,关于德云社相声演员不务正业、“偶像化”“饭圈化”的质疑声不绝于耳。

《德云斗笑社》一推出,仿佛再一次坐实了这种论调。

在节目上,郭德纲和众弟子并没有刻意回避这个问题。

相反,他们再一次把这些争议摆到台面上来谈。


第一期德云社的家宴环节,面条的每一个卤都写着外界不同的“点评”:

“现在相声演员都成偶像了,膨胀了。”


“上节目太多,业务水平明显下降。”


“整天蹦迪机场走秀,整得像个idol一样。”


“相声不行,就是长得好看”、“基本功不行,也就粉丝捧”……

每一道卤子上的评价,都直指现在德云社演员的种种问题。


《斗笑社》里,有德云社众弟子面对质疑的打趣自嘲。

比如第一个“相声演员成偶像”的点评一上来,宴上一片哗然静默。

和“偶像派”搭不上边的烧饼,这时偷摸地举起了手:“弹幕就是我发的,不小心被看到了。” 


说到上节目太多时,郭德纲转头就向岳云鹏说:“你留着吧这个。”


调侃之外,也有走心的回应。

其中最明显的,就是处于争议前端的秦霄贤。

拜师时间最短,因为“高帅傻”的人设在短视频平台上吸引了很多粉丝,人气很高。

秦霄贤背段子,郭德纲讽刺说:“好一个县广播站三级播音员。”

第一期末尾,秦霄贤获得观众投票榜第一名时,他又说:“可见咱们这一行和艺术没多大关系。”


郭德纲不是不知道秦霄贤的实力不配人气,但他不觉得流量是丢人的事。

这小伙子,“长得不磕碜。”

——“再有点真能耐那就太棒了。”

打出知名度,不一定是坏事,沉浸在名气中不磨炼基本功,才是真的遗憾。

即便是有流量、实力也不差的岳云鹏,当初也没少受郭德纲“敲打”。

岳云鹏最初走红的时候,许多剧组找到他演戏,郭德纲狠狠地浇了一盆冷水:

“人家找你不是因为你会演戏,而是因为你在德云社说相声。

你当初在面馆的时候,怎么没人请你去演?你真以为你是岳老师了?”

要端得稳,拿得久,就还得要真本事。

3

保护传统艺术,先要被看见

近几年,郭德纲办的综艺多了,德云社弟子的曝光机会也变多了。

《相声有新人》捧红了本就小有名气的孟鹤堂、周九良两人;

张云雷和杨九郎在短视频平台大火,登上《欢乐喜剧人》舞台,爆红;

少班主郭麒麟,《欢乐喜剧人》亮相,后来在各大综艺、电视剧中频繁亮相,渐渐成了老熟脸;

岳云鹏,也是“不务正业”的一个,各式综艺、大电影都没少出境……

不仅相声被搬到了荧幕上,德云社的一众徒弟也在外界出名。

然而,批评的声音大过了赞美。

德云社的弟子年纪轻轻、名利双收,好像没有真本事,也能靠颜值混得如鱼得水。

在粉丝们的追捧中,他们可能也会质疑自己:我值得被关注吗?

年轻弟子被捧得太高,诚惶诚恐。

但对老郭这一辈的人来说,即便暂时“德不配位”,也比有实力、却无人问津来得好。

2004年,德云社被迫搬到潘家园附近的华声天桥,《开心茶馆》主持人大鹏去看李文山先生在演出时发现:

“底下才坐着十几个观众。后过才知道这十几个人里还有八个是不给钱的。”

那时一张票二十元,是现在票价的最低。

即便如此,卖出一张票也难于登天。

于谦在相声巅峰期开始学艺,到学成时,相声却走向了没落。

那时候,霹雳舞成为大众追捧的新星,而相声,观众可能听都不愿意听。



许知远、于谦《十三邀》

这样窘迫的景况直到2004年末,2005年以后,才慢慢有所好转。

因为,德云社火了。

相声,也有更多人听了。

郭德纲曾在微博上放出了《相声有新人》“不俗”的收视成绩——


张云雷的成名段《探清水河》,最初是清末民初的北京小曲儿。

网络平台24小时内,就迅速登上了QQ音乐巅峰人气日榜和周榜冠军,获得了近900万的人气。

传统艺术,不再是无人问津、曲高和寡的小众爱好。

有人从喜欢相声演员开始,特意去欣赏经典曲艺作品,体会老派艺术;

有人听了一段表演,愿意去学习快板、贯口的技巧,背诵经典名段。


图源微博

可能很多人都忽视了,传统民间艺术有多么需要关注。

京剧界余派第一女老生王珮瑜,也曾因把京剧“商业化”、“娱乐化”而被网友诟病。

接商演、频上综艺、游走在各大媒体的采访和镜头前,上了《奇葩大会》、《朗读者》,开京剧通识课……

但也正是提高了曝光度,才让更多人认识了她,爱上了京剧。

在这之前,王珮瑜看到的是“前辈一个个走了,观众一批批老了,剧场一点点空了。”

于是,她决定走出剧场,推广京剧。

人们常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然而有时人们却忘了,如果连台上一分钟都没有人愿意看,表演者就白白练了这台下的十年功。

王珮瑜曾说:“没有理想的话,现实是没有意义的。

创业最重要的是活着,别上来就理想,每个月税得交吧?谁跟你谈理想?”

现已风光无限的郭德纲,少有人记得他从前在文工团打杂、和老头儿张文顺一起上街打板拉客,那近十年的穷困潦倒。

如今的德云社,已然拥有相声界“江湖第一”的名号。

没落的“街头艺术”,又再次闪耀了过去的荣光。

郭德纲太清楚中国的传统曲艺需要曝光度。

先让人知道这样一群人的存在,再严格鞭策自己、提升业务水平,也是一条行得通的路。

不能只把“家伙什儿”锁在高高在上的佛龛里,因为——

“一切都是为了生存。”

谈心社,这里是年轻人谈心的地方。微信搜索“谈心社”关注我们,倾诉你的故事吧。

erweima 扫一扫关注杂家 更多有趣内容

谈心社

深夜谈心 彼此相遇

erweima

扫一扫关注杂家 更多有趣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