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误解的李兰迪,不止一张“初恋脸”

2020-07-30 13:17:08
0

学着在争议下成长。

本文系网易沸点工作室《谈心社》栏目(公众号:txs163)出品,每天更新。


2017年,改编自八月长安同名小说的网剧《你好,旧时光》热播。

那个夏天,不少年轻人沉浸在振华中学的故事里久久无法走出来。

网友说:“你很难抗拒那种甜,好像是要把自己青春里的全部不安、青涩、遗憾都补上一样。”

被更多人记住的,还有难得让原著粉满意的“初恋脸”女主角李兰迪。


谁能想到两年后,一部《梦回》,李兰迪再次出现。

“余周周”滤镜破碎,迎接她的,是质疑。

经历了很多事情后,李兰迪说还是“挺想把自己活成一个普通人的”。

本期明星《谈心社》,我们邀请李兰迪,了解到一个镜头背后更真实的她。


01

习惯了活在争议里

熟悉李兰迪的人,知道她喜欢戴彩色的发卡:

红的、黄的、紫的,直线的、波浪的、心形的,一排整齐地别在头上。

就像大多数时候她的心情一样,有着五彩斑斓的快乐。

但拍摄《梦回》的那段时间,这份色彩黯淡了。

“我在剧组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因为胖上了热搜。”

一打开手机,铺天盖地都是骂李兰迪、或者把她做成表情包的人。

外貌上的调侃还算是好的,更打击到她的是那句话:

“因为李兰迪这个角色,放弃了整个剧。”


《梦回》剧照

那段时间,李兰迪有时候一个人坐着,突然就自个儿掉眼泪;

和朋友打电话,朋友问她“你是不是心情特别不好?”

她回答ok还好,立刻被对方一句“你别装了,我都看出来了”堵回去。

她忍过很多骂,心里刚努力说服自己这事儿已经翻篇,却会突然被这一句温柔的安慰搞得控制不住情绪,崩溃大哭。

20岁的少女李兰迪,或许不必那么在意身材的美感:“从小我就特别爱吃,真的爱吃。所以就管住嘴对我来说挺难的。”

但演员李兰迪,却在被群嘲的经历中,不得不体验了一把“多么痛的领悟”。


受争议的事情也不止发生在拍戏上。

参加综艺,没被看到全部的自己,她被吐槽“有心机”“没情商”。

李兰迪的苦恼和大多数艺人相似,自己的各种言论和表现,被人们拿到放大镜之下仔细审视,稍微出点错,就招致骂名。

以前李兰迪在生活中不爱哭,小时候演戏,眼泪还要靠挤。

但成为艺人后,“哭”似乎变成了一件很容易的事。

一想想那些憋屈的事,情绪就到了。

事实上,之前李兰迪尝试过解释:

比如因为经常熬夜拍戏,日夜颠倒,内分泌问题导致自己发胖。

比如她并非不注重身材管理,已经天天都吃水煮菜,但她还是没能瘦下来。

但生活中总有些努力最终只会徒劳无功,也总有争议难以回应,她最后还是选择面对那些声音。


李兰迪并不着急:

只要每天比之前的自己好一点,我就满足。

在面对争议这件事上,她也秉承了这样的性子:

没关系,慢慢来。



02

 “中戏人”这三个字终于属于我

虽然很小就拍过戏出了名,但李兰迪暗下过决心:要考入中央戏剧学院,系统地学习表演,做一名优秀的演员。

在20岁之前,李兰迪的人生其实算是别人眼中的“顺风顺水”。

有天赋、有实力、也有运气。

她从小就爱表演,在家里看个广告都要重新演绎一回。

在少儿宫学跳舞时,恰巧被选角导演看中,赶上了好机遇,一步就踏进了影视圈。

第一次给观众留下印象,是她13岁时在电影《富春山居图》中出演的小桂花。

她和影帝刘德华搭戏,扮演一个小女孩,天真地问着正在系绳结的特工汉:“这些结是干吗用的?”


她还是《亲爱的,回家》中骄纵任性的小孙女、《中国式关系》中跟着离婚妈妈长大的马小驿。


少女角色也不少:

《秘果》中的于池子,《无心法师》中的苏桃,《宠爱》中的高萌萌、《你好旧时光》里的余周周……

每一个能被人记住赞赏的角色背后,都有李兰迪的付出。

12岁时,李兰迪参演电视剧《宋耀如·父亲》时,她刚升上初二,却要展现宋庆龄15到25岁的人生经历。

刚开始,她哭着给制片人打过电话:“太难了,我演不了”。

但处女座的李兰迪,最后还是选择“钻牛角尖”,完成这次演绎。

也没有什么捷径,只能用笨办法:

听父母讲历史故事、看了影像资料、一点点和角色“死磕”到底……


在《我就是演员》的舞台上,李兰迪和韩雪一起重现了电影《金陵十三钗》孟书娟激愤自尽被歌女玉墨阻拦的经典场景,令人惊艳。

导师陆川感叹:“这个女孩太恐怖了。”

章子怡看了这段表演之后,连说了三个“真好啊”。


2018年,李兰迪以艺考第二名的成绩,成功考入中央戏剧学院。

开学典礼上,她边哭边说,“中戏人”这三个字终于是属于我的了。


哪有什么突如其来的成功,不过都是披荆斩棘、一路慢慢走来。


03

我想做个普通人

李兰迪是那种从小就大大咧咧的女孩,性格里有男孩子气的一面。

生物课上做实验观察虫子,班上很多女同学不敢动手,李兰迪不怕,主动帮女同学们把虫子“逮过来”。

如果能实现一个奇葩的愿望,你希望是什么?

她说:我要做虫子国的公主。


上大学后,李兰迪在的宿舍一共四个女孩,个个都神经大条,她们经常在微信群里发一些沙雕视频、沙雕段子。

表面上打打闹闹,实际上内心无比珍视这样的友谊:

“当所有人站在你对立面,有人站在一起会觉得很温暖,每个人都需要宣泄点,积攒在心里对人不太好。”

她在微博上自称“李大河”,原因是自己喜欢唱《好汉歌》,一言不合就开唱“大河向东流啊,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


日常生活里的李兰迪,一面被艺人身份裹挟着,迅速长大,变得成熟、得体。

另一面还保留着一点“野性”:想笑就笑、想哭就哭,没有包袱,野蛮生长。

外界看李兰迪,做艺人是很风光的事情。

可她自己看来,艺人只是一种职业。

即便已经小有名气,她说自己还是特别想做一个普通人。

“我不想要我身上有那么多条条框框,生活里我该交朋友,该做什么事情,我觉得就跟我的同龄人是一样的。”


21岁的李兰迪,其实和许多年轻人一样,在对人生中的各种安排给出自己的答案:

一些争议、一些运气、一些被强加在身上的“应该做”。

努力抗拒、也努力和解。

结果怎样尚不知道,但或许这样的过程本身,就是所谓成长。


谈心社,这里是年轻人谈心的地方。微信搜索“谈心社”关注我们,倾诉你的故事吧。

erweima 扫一扫关注杂家 更多有趣内容

谈心社

深夜谈心 彼此相遇

erweima

扫一扫关注杂家 更多有趣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