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际新闻 > 正文

黑人屡遭暴力执法有何历史渊源?专家解读

2020-06-06 20:06:16 来源: 新京报 网易号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美国怎么了?连线解读③│黑人屡遭暴力执法有何历史渊源)

美国警察暴力执法致黑人弗洛伊德死亡一事持续引发关注,抗议和骚乱活动进入第11天,民众怒火蔓延至全美140个城市,多地启动国民警卫队应对骚乱。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当地时间6月3日,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发表公开演讲,呼吁年轻有色人种保持希望,并敦促警务系统进行改革。

针对这一热点事件,新京报记者连线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刘卫东,听他来讲述美国种族歧视的历史根源。

新京报记者连线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刘卫东。

“黑人遭受暴力执法,根源是种族歧视”

新京报:美国明尼苏达州警察暴力执法致黑人死亡事件持续引发关注,为何这件事愈演愈烈?

刘卫东:我个人认为有两点原因。首先,本次事件中的涉事警察态度十分恶劣。此前发生的类似事件中,只有警察担心黑人会对其构成人身威胁时,才会采取武力。比如,黑人的手放在口袋中可能藏有武器,待在车里不愿下车等。在这种情况下,警察会使用武力来解决。但本次事件中,弗洛伊德并未做出类似行为。警察仅仅怀疑弗洛伊德使用假币,就将其制服在地;在弗洛伊德不断求饶的情况下,涉事警察仍然使用武力,最终导致弗洛伊德死亡。这种结果,是美国民众无法接受的。

其次,弗洛伊德死亡后,美国各级政府的应对不力。在初次尸检报告中,当地检察机构认为弗洛伊德死于心脏病和毒品,然而,这与现实不符。在这两种情况的双重作用下,民众开始走上街头,为弗洛伊德“鸣不平”。

新京报:这并不是黑人第一次被警察暴力执法致死的事件。2014年7月,黑人小贩加纳因疑似售卖香烟,被数名白人警察暴力执法,最终导致加纳身亡。哪些因素导致黑人遭受暴力执法?这其中是否有历史因素?

刘卫东:所谓历史因素,归根结底是“种族歧视”的问题,这也是美国尤为敏感的问题。从历史角度来看,美国建国以来,只发生过一次内战,虽持续时间不长,但影响深远。然而,这次内战的起因就是种族问题。

黑人本身并不是美国的原住民,他们是作为奴隶,被白人绑架到美国本土来的。这种情况就导致了黑人并未完全融入美国的社会文化之中,两个种族之间仍然是割裂的,甚至他们在经济地位、社会地位和行为方式上都存在较大差异。当黑人和白人在同一场合出现的时候,就容易产生问题。那么,当白人警察面对所谓的黑人嫌犯时,就更加容易过度使用武力。

“特朗普立场模糊,白人至上理念更为突显”

新京报:美媒指出,2012年至今,涉事警察局的警察共使用428次“锁颈”招数以制服嫌犯。警察暴力执法行为时有发生,哪些方法可以有效解决这一问题?

刘卫东:弗洛伊德死亡后,不少议员呼吁通过立法来限制警察使用武力的次数,但其实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因为在实际情况中,现场需求才是第一位的。

我们最应该考虑的问题是警察为何会对黑人暴力执法?我个人认为,主要是因为警察对于黑人的刻板印象并未改变,当面对他们的时候,总会出现担忧或轻视的态度。

从犯罪率的角度来说,黑人的犯罪率确实高一些。此外,黑人希望通过教育来改变自己社会地位的诉求并不强烈。这就导致警察群体面对他们的时候,容易过度紧张,担心他们藏有武器或其他物品。

想从根本上解决黑人遭受暴力执法这一问题,黑人自身需要觉醒。比如,通过改变社会地位、实现崇高理想等方法,彻底改变白人警察对黑人的固有观念。

新京报:美国种族问题如此严重,是否采取了有效措施来解决这一问题?

刘卫东:从采取措施这个角度来说,美国社会是在不断改进的。美国通过宪法赋予了不同群体享有民主权利,包括选举权和受教育权等。

美国刚刚建国时,只有白人男性才拥有选举权。随着社会的进步,白人女性、印第安人及黑人等少数族裔、18至21岁的年轻人,逐步拥有了选举权。甚至,美国一些大学在招生时,需要给黑人留出部分名额。

从法律层面上来看,美国政府为了减少“种族歧视”带来的弊端,已经做了不少努力,但这种努力只是从表面上改善黑人的生活环境。由于黑人和白人日常交往范围不同、社会地位相差较大等原因,隐性歧视一直存在,短期内很难改变。

新京报:种族主义的问题,是否与“白人至上”的思想有关?

刘卫东:“白人至上”是美国白人根深蒂固的观念。尽管美国的原住民是印第安人,但在美国部分白人的观念里,他们就是美国的原住民,是这片土地的“主人”。

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根据统计数据,在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中,少数族裔选民占比首次达到30%。研究人员推测,到了2045年,白人选民占比会低于50%。届时,白人就会变成所谓的“少数族裔”。黑人移民的数量越来越多,导致白人越来越不安。

部分白人开始认为,本来我才是这片土地的主人,现在黑人因移民人数多开始“反客为主”。所以,部分白人十分反对少数族裔和美国的移民政策。

特朗普上任后,这种情况变得尤为明显。特朗普是打着“反传统、反精英、反政治正确”这些旗号上台的,一些白人开始对特朗普抱有期待,希望他上台之后能够真正替白人说话。然而,在一些黑人与白人发生的冲突中,特朗普本人的态度很模糊,通常是“各打50大板,双方都被批评”。因为总统的立场不够坚定,导致“白人至上”的理念逐渐显现。

“事发后,特朗普的言论都在转移焦点”

新京报:弗洛伊德死后,特朗普发表过不少言论。除了威胁民众政府将派遣军队外,他还批评了明尼阿波利斯市市长。特朗普在推特上指出,这位民主党市长并未有效控制局势。这一举动是否包含了政治因素?

刘卫东:可以说这个举动,透露出了很明显的政治因素。对于特朗普来说,疫情、骚乱和经济问题都不重要,最重要的问题就是总统大选。

这种情况下,特朗普开始想法设法地提升自己的声望,打击民主党对手。而明尼阿波利斯市市长,恰巧是民主党人。特朗普希望通过批评这位市长,侧面传达民主党在整个事件中都未发挥出积极作用这一信息。

截至目前,特朗普所有表现的政治意味都十分明显。最开始,特朗普对弗洛伊德死亡一事表现出同情,随后便迅速转移焦点。

在美国发生骚乱后,特朗普又开始围绕着骚乱不断表态,一会儿说“抢劫开始时,射击也就开始了”,一会儿又说“保卫白宫的警察非常酷”,这些言论都在转移问题的焦点。真正的核心是如何应对“种族歧视”,特朗普却将焦点转移到如何防暴维稳的问题上,联邦政府也没有表现出一个政府该有的姿态。

“局势越乱,对特朗普的威胁也就越大”

新京报:当地时间6月3日,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就弗洛伊德一事发表讲话,呼吁全美年轻有色人种保持希望。奥巴马连连发声,对美国大选有哪些影响?

刘卫东:美国总统离任后基本不再干预政治,也不再插手这些事情。但特朗普上任以来,奥巴马多次对其进行指责。究其原因,无非是特朗普本人引发了十分剧烈的社会矛盾,奥巴马已经“忍无可忍”。另一方面,奥巴马这种行为其实是在给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拉票”。

至于奥巴马频频发声会对今年大选产生何种影响,我个人认为现在还很难判断。从2016年的总统选举中,我们可以总结出一个经验,即“全国民调不能直接说明问题”。

首先,美国是“间接选举”,普选票数多并不代表能当选美国总统。在现任总统和总统候选人的民调相差无几的情况下,根据民调来预测大选的能力十分有限。

另外,在真正的美国大选之中,存在一定的“铁票”。例如,加利福尼亚州向来都是民主党的天下。部分州支持共和党,部分州支持民主党,在这种情况下,摇摆州的选票就变得十分重要。

目前情况下,前任总统奥巴马频频发声,可能会有助于拜登的支持率进一步提升,但这种提升还不能够跟最终是否当选总统划等号。

新京报:目前的局势越乱,对特朗普越有利吗?

刘卫东:我个人不是十分赞同这个观点,但这种情况对特朗普来说,有利有弊。

从积极的角度来说,当骚乱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特朗普就可以利用美国总统这个身份,派遣正规美国军队去帮助各州维稳。一方面可以向他的核心选民展示自己的行动能力,传递出我能在关键时期“力挽狂澜”的信息;另一方面,也能吸引那些渴望社会稳定的民众的支持。

从消极的角度来讲,局势越乱,对特朗普的威胁也就越大。首先,特朗普并未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一直在做“表面文章”。这种情况肯定会“得罪”许多摇摆选民,特朗普政府并未表现出解决问题的态度,只是一味维稳,其政治动机便值得怀疑。

其次,骚乱愈演愈烈,或将导致疫情的二次暴发。疫情再次暴发,对特朗普来说肯定是没有好处的。特朗普作为当政者,出了什么问题他都需要负责。如果特朗普政府未能有效控制局势,或再次进入“国家紧急状态”,这是“政府无能”的一种表现。

“特朗普加剧分裂、拜登拉拢摇摆选民”

新京报:美国发生骚乱后,特朗普与其最大的总统竞争对手拜登的应对举措完全不同。特朗普威胁民众还声称派往军队,拜登深入选民之中,主动倾听他们的意见。这两种做法会产生何种效果?

刘卫东:美国总统上任之后,通常会声称自己既不是民主党总统,也不是共和党总统,而是美国总统。但特朗普“反其道而行之”,在选举中,特朗普就表明自己是共和党人,上任之后也认为自己是共和党总统。

而他这么做的原因,就是为了吸引他的核心选民。其实特朗普在大选之中,主要依靠他的核心选民赢得支持。特朗普的目的就是制造分裂、加剧分裂,使得共和党人可以紧密地团结在他周围。

拜登和特朗普处境不一样,角色也不一样。从历史上来看,民主党的选民基础更大。在美国民众中,认定自己是民主党人的数量更多,但是他们的投票积极性不高。所以,拜登除了需要动员民主党选民之外,还需要去拉拢摇摆选民的选票。因此,特朗普与拜登的行为才会出现巨大反差,他们各自都按照自己的风格去吸引选民,政治意味足够明显。

“骚乱不会突然平息,依然会此起彼伏”

新京报:骚乱开始转向和平抗议,涉事4名警察皆被起诉。下一步局势将会如何?

刘卫东:每一个突发事件都会经过一个开端,逐渐上升至最高点,然后慢慢平缓的过程。针对美国骚乱这一事件,需要关注对抗的过程会持续多久以及对抗会达到什么程度。

我预计,未来会有一批支持弗洛伊德、呼吁保护黑人权利的民众,因不能接受打砸抢烧的行为,开始反对骚乱,呼吁和平抗议。此外,骚乱不会突然平息,依然存在一个此起彼伏的过程。

等到进入和平抗议后,就开始转入检方、原告和被告之间的博弈了。目前的情况来看,弗洛伊德的家属认为主犯应受到一级谋杀的指控,其余3名警察需要承担相应责任。然而,4名警察能否得到相应的惩罚依然很难确定。从历史上来看,白人警察暴力执法致黑人死亡的情况时有发生,但最终,对白人警察的判决都很轻。

相关推荐
杜硕 本文来源:新京报 责任编辑:杜硕_NB12556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从被发现到灭绝,这种动物存活了27年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网易号

查看全部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