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 > 正文

女童被生父继母虐打进ICU:头撞门上 全身发抖翻白眼

2020-04-30 18:41:00 来源: 澎湃新闻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黑龙江4岁女童被虐打重伤进ICU始末:暴力是如何失控的)

4岁的小茜(化名)身上伤痕累累。她的亲生父亲于某龙与父亲的同居女子曲某某涉嫌对她多次施暴。

“曲某某右手拽小茜的衣领,将小茜的头使劲往卫生间的门框及门板上撞击,致使小茜浑身发抖、翻白眼。”

这一幕发生在4月23日早上6点。

29日中午,黑龙江省垦区公安局建三江分局在其官方微信公众账号上通报了这起虐童案。

通报称,4月23日12时50分,黑龙江省垦区公安局建三江分局接到报警称,家住建三江创业农场的小茜身体多处受伤,伤情较重,疑似被人殴打所致,正在建三江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经警方调查取证,曲某某和于某龙具有重大嫌疑。于某龙28岁,个体业户,系小茜父亲,曲某某与某龙同居,两人去年办了婚礼,未领证。

警方的通报中还提及,据两嫌疑人供述,在小茜、于某龙、曲某某三人共同生活期间,除曲某某为发泄不满对小茜用拳头殴打、用开水烫等之外,于某龙对小茜管教时,也曾用手、数据线、笤帚殴打小茜。

知道小茜被虐打,26岁的生母张悦(化名)隔着手机屏幕不忍看下去。“这是发生在生父眼皮底下的殴打。”29日上午,张悦这样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说。

暴力是从何时开始的,目前尚不得而知,有邻居称曾在晚上听到孩子哭,“以为谁家正常管孩子,谁知道是这样的虐待?”此后这场暴力逐渐失控,直到危及一个幼小的生命。

有微博网友曝光,建三江创业农场有4岁女童被虐打。 @“曝光君”微博   图

生父眼皮底下的虐打

张悦称她最后一次见到小茜,是2019年12月31日。

2020年1月中旬,小茜被父亲从桦川县爷爷家接到建三江创业农场,和父亲一起过春节。

此后,新冠肺炎疫情开始蔓延,长达4个月时间里,张悦无法和女儿会面。

在张悦的眼中,4岁的小茜“特别活泼漂亮”,即使两人后来没有生活在一起,但关系很好。

2018年,张悦和丈夫于某龙离婚。张悦称,离婚后,她和于某龙并未过多联系,她想要争取孩子的抚养权,但未成功。“孩子超过两岁了,法院根据生活环境等判给了于某龙,但一直都是跟在爷爷奶奶身边的。”张悦说。

2019年9月3日,于某龙与曲某某在佳木斯市桦川县办了婚礼。据黑龙江省垦区公安局建三江分局发布的通报,两人并未进行婚姻登记。举行仪式后,他们一直在建三江创业农场共同生活。

被父亲从爷爷家接过来,成了小茜噩梦的开端。据警方通报,曲某某、于某龙供述,因4岁的小茜多动、淘气,有时大小便不能自理,引来曲某某的暴打。

通报引用供述称,曲某某为发泄不满,先后多次用拳头殴打、用开水烫、抓住头发向墙上撞等方式伤害小茜。

暴力在4月23日清晨失控。

当日6点左右,小茜将大便拉在随身穿的纸尿裤里,引起曲某某强烈不满。曲某某右手拽小茜的衣领,将她的头使劲往卫生间的门框及门板上撞击,致使小茜浑身发抖、翻白眼。

邻居并不是没有察觉,但以为是“正常管孩子”,没想到是“这样的虐待”。

于某龙的多名邻居告诉澎湃新闻,他们曾听到过孩子在外面撕心裂肺的哭喊,原因是犯了错,(大人)不让进屋。“他们在4楼,我在2楼,她爸爸不可能不知道,不知道都是假的。”“咱们都天天能看到,孩子那样能不知道吗?”“我有天晚上听到孩子哭,以为谁家正常管孩子,谁知道是这样的虐待?”邻居们说。

有邻居说,小孩在医院治疗期间,当地创业农场有很多人想去探望。“太令人气愤了,太惨不忍睹了,太让人心里不舒服了。那孩子不是一天受的伤,那孩子身上都啥样了。想去看,医院不让进。”

张悦再次看到小茜的模样是4月27日。

微信朋友圈里,有人转发了小茜被虐打的图片。她这才知道孩子已经被打住院了。“前夫他们一直瞒着我,从来没有和我说小茜被打的事情。”

28日,她从外地赶回佳木斯市建三江人民医院,她称,她哭了一宿,哭到没有眼泪。

小茜身上“有烫的伤、脖子上被抠的伤、脸上也全是伤疤。”她无法理解,“这一切都是在孩子生父眼皮子底下发生的。为什么生父能够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医院主动报警

4月28日,小茜被虐打满身伤痕的照片,迅速引发网友关注、转发。照片中,小茜的额头和肚子上布满伤痕,嘴唇及面部多处破损。

垦区公安局建三江分局29日的通报中称,经调取病例、法医学临床查体,法医初步鉴定,小茜由机械性外力作用,致硬膜下血肿伴脑受压症状和体征,属重伤二级;由机械性外力作用致双侧鼻骨骨折,属轻伤二级;由机械性外力作用致体表擦伤、咬伤致皮肤破损、体表烫伤、面部软组织创口、左下中切牙冠折属轻微伤。

28日,知情人士李先生告诉澎湃新闻,在他们当地,这件事有很多人都知道。他一直没有掌握证据所以没有出声,之后通过医院的工作人员拿到了图片等,他开始向媒体反映。

“孩子被打,肯定不止一两次的。”李先生说。他了解到,孩子至少被三次打进医院。“4月8日、4月13日和4月23日,都是被打到医院的。其中一次,小茜22号出的院,23号早上7点多又被打,送回了医院。

李先生称,小茜4月8日去富锦市中心医院就医时,医院的医护人员报过警,但女童的父亲不承认孩子受伤是他打的。对此,29日,澎湃新闻多次致电富锦市中心医院相关科室,截至发稿前,尚未获得回应。

4月23日,小茜最近一次被送进医院,警方介入此事。

黑龙江省创业农场微信公号的消息称,当天,小茜因重伤被送往建三江人民医院进行救治,该医院向建三江管理局公安分局110报警,后转警到创业派出所,该所随后立案调查。

28日,建三江人民医院人士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小茜还在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器官衰竭,仍在监护室,脑疝形成脑积水、蛛网膜下腔出血、双侧侧脑室(积血)贫血、低蛋白、营养不良、心率过速。

生父经营跆拳道馆

从黑龙江省垦区公安局建三江分局和黑龙江省创业农场的通报中,能够零星拼凑出于某龙和曲某某的身份。

建三江分局发布警情通报。 来源:建三江分局

小茜的父亲于某龙今年28岁,黑龙江省桦川县人,非创业农场本地人员、个体业户,于某龙的同居女友曲某某今年30岁,系创业农场第八管理区种植户,非农场职工、无业。

有媒体报道称,李先生说,曲某某还有一个儿子,与于某龙父女4人生活在一起。

据封面新闻报道,于某龙在当地经营着一家名为“XXXX武道教育”的跆拳道道馆。

澎湃新闻查询发现,在抖音上,名为“XXXX武道教育”的账号共发布了40条动态,多为跆拳道教学内容,拍摄场地疑似为于某龙的跆拳道道馆。其中最早的一条动态显示,该道馆背后的公司名为“X茜健身俱乐部有限公司”。

天眼查信息显示,“黑龙江省建三江农垦X茜健身俱乐部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3万元,法人代表为于某茜。

29日下午,澎湃新闻拨打天眼查公布的公司电话,提示手机已关机。

据封面新闻29日报道,跆拳道馆不少学员家长知道于某龙女儿的事情后,纷纷要求其退还学费。

前述报道称,根据聊天记录显示的时间,于某龙在女儿小茜被送进ICU的同时,仍然在处理跆拳道馆的事情。一名当地知情人士称,小茜住院后,曲某某曾在病床前陪护过,但并未看到生父的身影。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于某龙曾在跆拳道馆的群聊中发信息解释情况。一张聊天截图显示,一位名为“于教练”的群聊成员在群内称,“各位家长朋友们,我是于教练,相信大家已在朋友圈看到一些文字图片,具体情况是这样的:曲某某这个女的虐待我女儿,我才从警察局出来,已经报警了,警察局已经调查属实直接判了,明天直接送监狱判了,具体判几年还要明天检察机关定。”

根据黑龙江省垦区公安局建三江分局的通报,父亲于某龙也曾殴打小茜:“共同生活期间,于某龙对曾用手、数据线、笤帚殴打小茜”。

通报称,建三江人民检察院已经提前介入该案件。犯罪嫌疑人曲某某、于某龙因涉嫌故意伤害罪,已被黑龙江省垦区公安局建三江分局刑事拘留。

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丁金坤律师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一般情况下,长期对小孩肉体折磨,涉嫌虐待罪。如果是生父与“继母”合伙实施的,则是共同犯罪,都要追究刑事责任。如果是一方所为,则该方涉罪,但同处一个屋檐下,另一方不可能不知道,默认放纵也可以构成虐待共犯,只是犯罪情节较轻。

“行为恶劣,令人发指

小茜被虐打至重伤,一时间牵动社会各界的关注。

29日,黑龙江田永福律师事务所律师田永福告诉澎湃新闻,受建三江法律援助中心的指派,他与魏本美律师已于4月29日上午到黑龙江省垦区公安局建三江分局打击犯罪中心,了解女孩于某茜被伤害案件的办理情况。

田永福表示,相关法律援助部门非常重视该案件。4月28日,他和女童生母取得联系,但由于疫情原因,暂未能会面。关于案件的具体情况,他表示,暂时不方便透露。

黑龙江省妇联表示严厉的谴责,将提供法律援助。29日,黑龙江省妇联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当地妇联已经关注到四岁女童于某茜受伤事件,已介入此事,当地妇联权益部正在开展相关工

29日下午, “黑龙江省妇联”微信公号通报称,对4岁女童的伤害,行为恶劣,令人发指,严重摧残了女童的身心健康,侵害了女童的合法权益。

黑龙江省妇联对此案件高度关注,指导当地妇联向有关部门了解情况,要求依法严惩犯罪嫌疑人,并向该女童提供法律援助。目前女童已转入哈尔滨市儿童医院ICU进行治疗,下一步,黑龙江省妇联将继续密切关注案件的进展。

根据《反家庭暴力法》规定,禁止一切形式的家庭暴力。《未成年人保护法》规定,对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行为,任何组织和个人都有权予以劝阻、制止或者向有关部门提出检举或者控告。

29日11时许,哈尔滨市儿童医院相关科室的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小茜当天上午刚转过来,现在还在ICU,状况不好,有生命危险。现在哈尔滨市儿童医院已组织全面专家进行会诊,对该受伤女童进行全力救治。

目前,张悦以及孩子的爷爷都在医院陪同,“情绪很崩溃”。因为疫情原因,张悦无法进入ICU,至今还没见到女儿。

“我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以我姑娘看病为主。”张悦说,“我不想让我女儿再受这么严重的伤害了,我砸锅卖铁也要给孩子治病。我也会争取抚养权。那些伤害我姑娘的人,要给个交代。”


相关推荐
netease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 责任编辑:刘雨欣_B12060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办公室软件一网打尽轻松搞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