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云熙式聊天,微信回“嗯”的人都是怎么想的?

2020-04-09 12:43:56
0

“我习惯想好了就去做。”

本文系网易沸点工作室《谈心社》栏目(公众号:txs163)出品,每天更新。

知乎上有个问题:有哪些古装惊艳的演员?

高赞回答底下,有人提名罗云熙的润玉。

2018年,《香蜜沉沉烬如霜》大火。

罗云熙饰演的“小鱼仙倌”润玉虽然最后黑化,但他的温润如玉、痴情,依然让不少观众“意难平”。


让人心疼的“反派” /《香蜜沉沉烬如霜》

播出之后,罗云熙的一举一动都开始备受关注。热闹之中,他的姿态却刻意低调:

依旧待在剧组默默拍戏,私下里,一个人听听音乐、看看电影、打打游戏……

“明星高光”之外,他的“低温”时刻少有人知。


1

“会有点遗憾,但不后悔”

“大儿九龄色清澈,秋水为神玉为骨。”

这是原著对润玉这个角色的描述。许多人说,罗云熙外形和气质,确实没辜负这句诗。

挺拔的身姿、良好的仪态,和他十几年的舞蹈功底密不可分。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 《香蜜沉沉烬如霜》

1988年,罗云熙出生在四川成都,父亲是一名舞蹈教师。

起初,深知舞者之苦的父亲极力反对罗云熙学习舞蹈:“你要去学舞蹈的话,我就把腿给你打断。”

但有的人,天生就有吃这碗饭的底子。

有一次,父亲带着罗云熙到舞蹈排练厅,年幼的罗云熙按照记忆中父亲跳舞的样子,跟着音乐跳了起来。

父亲感慨:“这天赋不学舞蹈也太可惜了!”

于是,罗云熙去学了舞蹈,从民族舞到芭蕾舞,一去就是11个年头。

2005年,他如愿考取了儿时偶像胡歌的母校——上海戏剧学院。

在上戏的日子里,罗云熙几乎把全部的时间精力都放在专业上。

芭蕾舞的男舞者十分难得。

一方面,男性比起女性,天生的柔韧度略差,另一方面,是“芭蕾=女生专属”的大众认知,所以选择芭蕾的男生并不多。

罗云熙是个例外。

他乐意吃苦,也享受舞台: “我觉得我站在舞台上了,浑身都充满了能量和一种想要去释放的感觉。”


上海戏剧学院汇报演出《黑白影画》,罗云熙为右面独舞

长大后要做什么?

当时的罗云熙一定会回答,舞者。

2009年,21岁的他在人生的十字路口,迎接了命运给他开的第一个玩笑:身高成为限制他在芭蕾舞道路上达到更高发展的客观阻力。

2010年,罗云熙被经纪公司发掘,以组合的身份出道,唱歌、发专辑……组合解散后,兜兜转转,最后,他选择了演员这条道路。

打算转行前,爸爸对罗云熙说:

“你确实是想清楚了吗?如果你真的想好了的话,那么你就去做。不管结果如何,是好的你要自己吃,是不好的你也要自己吃。”

罗云熙倒也坚定。

别人问他,当了演员可能没时间和精力再穿上舞鞋,会遗憾吗?

他回答,会有点遗憾,但不后悔。


与生俱来的条件没什么好纠结的,在自己可以努力的部分用尽全力,人生一样可以很精彩。

2

“克服这些困难,没什么了不起”

“如果大家称呼我为罗叔叔的话,我会很生气的。”

当听到粉丝们戏称自己作“叔叔”时,罗云熙笑着玩笑道。

很多人可能想象不到,凭借“润玉”这个角色大火的时候,那个长身玉立、翩翩公子的扮演者,已是而立之年。

但这仅仅是罗云熙当演员的第6个年头。

和跳舞不同,在演戏这件事上,他不是天赋型选手,更谈不上运气爆棚。

2012年,罗云熙搭档谭松韵出演了人生第一部电影《最美的时候遇见你》。

第一次演戏,就担任电影男主角。

对于表演一张白纸的罗云熙,在当时的宣传稿里也是小透明:“年轻演员、未来可期”,唯独没有提到他的名字。

后来,这部电影没有如期上映,耽搁许久,三年后才上映。

2014年,他参与演出的《花样跳水少年》也没有按时播出。虽然有过拍摄电影的经验,但是首次出演电视剧的他依然青涩慌乱,经常在片场出错,一度自闭到差点就放弃表演。

后来,罗云熙出演《何以笙箫默》里的小何以琛,才终于打开了一些知名度。

2015年开始,他几乎无缝衔接地在一年半时间内,拍摄了4部影视剧。

2018年,《香蜜沉沉烬如霜》播出之后,不少观众夸他的打戏:动作行云流水、舞剑姿势优美有力度、落地平稳、轻盈……


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 / 《香蜜沉沉烬如霜》


幕后练习

幕后练习拍摄的时候,正值夏天,棚里的温度达到了五六十摄氏度。

“化妆老师这边化好妆,三、二、一,开始!汗就流了下来。”

提到这段经历,罗云熙只是半开玩笑地回答:“我躲不过高温拍古装的命运。”

去年拍摄古装剧,奔跑戏份因为冲得太猛,踩进雨水还没干透的草丛,他不小心弄伤了左脚。

罗云熙带伤坚持拍戏,被人夸“敬业、吃苦”。他自己不喜欢拿这些事情做文章:

“我是觉得这个吃苦:棚里五六十度、拍水下的戏、穿七八层衣服啊,是你作为演员应该克服的困难。

不是说你克服了这个困难就了不起,而是,这是你的本职工作。”


在拍摄《白发》之前,罗云熙读完了整本原著,每个细节、时间、地点都记得清楚。

有一场戏,他扮演一具尸体。

拍摄这段的时候,有镜头切换可以休息,他仍然全程睁着眼睛没动。

其实导演并没有这么要求,但为了“突出角色已身死的那种空洞的眼神”,罗云熙一直坚持没有眨眼。

这段戏拍完后,他眼眶发酸流泪,很久才缓过来。

影视圈,有很多“戏痴”、“戏疯子”,很多人对演戏的态度是“享受、乐在其中”。

当演员能给你快乐吗?

罗云熙没有给完全肯定的回答。

“当演员让我感受到不同的生活,不同的人生经历。

不仅仅是能让我感受到快乐,它同样能够让我感受到,我作为罗云熙感受不到的痛苦。”


3

“我难忘的青春记忆”

《香蜜沉沉烬如霜》大结局的时候,罗云熙在微博上公布了一封自己写的信,感谢了该剧中一起同行的伙伴:

“这是我生命中,一段宝贵的经历。”

成名后,不少粉丝“扒”出他曾经获得的奖项:

参加过桃李杯舞蹈比赛,还拿了优秀表演奖。

桃李杯是什么概念?

这是中国舞蹈界的专业赛事,被称为“中国舞蹈奥斯卡”。

在上戏,他和同学参加第六届中国舞蹈“荷花奖”校园舞蹈大赛,获得金奖。后来的个人即兴solo《燃烧的火苗》,拿到了全场第二高分。

2009年,在庆祝澳门回归十周年的文艺晚会,罗云熙领舞《奔月》,同年在cctv新闻台直播。

但罗云熙本人从未主动说起这些荣誉,甚至发微博让粉丝们不要再“考古”。

有一次采访中,主持人问到他在澳门表演的经历,他的回复让人哭笑不得:

“那一年工资还蛮高的……”


在热闹声和争议最大的时候,他反而抽身离开。拍戏的闲暇,去做了一档微综艺《魔熙先生》。

回到家乡,在成都的街头走走、停停、拍拍。

理由也很简单:上大学和工作离开家乡太久了,很想念。

节目里,他回到了小时候住过的老房子,和爸妈一起回忆童年:

一群孩子嬉戏打闹,踩着裂纹的道路上学;

街边各种小摊小贩,时常飘着麻辣烫的味道;

傍晚,妈妈喊孩子吃饭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

他很喜欢成都话:不比江南吴侬软语的软糯,却多几分利落;不比北方方言的豪放,却多点温柔,喜欢用叠词,什么“帅哥哥”、“睡觉觉”……

不吸粉、不赚钱,没噱头。分秒必争的娱乐圈,为什么要做这样一档节目呢?

单纯因为这样想,想好了,就去做了。

决定做演员前,爸爸对罗云熙说过:

“不管好不好,你只要回到家里边,你爸你妈都守着你。”

这些年,他吃了不少做演员的苦,仍然心平气和,愿意给生活保留一份安静和柔软。


4

“我不认为自己大器晚成”

很多人觉得,罗云熙身上有一种“矛盾感”:他有一种成熟的淡然,也有这个年纪难得的少年气:

喜欢玩游戏,可以随身带着着十斤重的电脑,为了方便空闲了打游戏。

可以一路追到上海,只为了能看一场心爱的电竞比赛。

他喜欢说四川话,还模仿《哪吒》里的太乙真人说起川普,经常录视频自黑……

微信上很少跟人聊天,有时候也会“不解风情”地只回复“嗯、哦、哈哈”。

同剧组的演员都评价,他安静、内敛。可是在比较熟悉的朋友面前,又会暴露“搞怪”属性……

他和我们身边的某个大男孩,并没什么不同。

近两年,罗云熙演了《香蜜沉沉烬如霜》《白发》,还有《月上重火》《心跳源计划》《半是蜜糖半是伤》待播……

不知不觉中,这个“佛系”的大男孩,已经渐渐交出好几份“代表作”。

表面的“佛系”,其实是用另一种方式,用实际行动“掌控命运”。


一步一步,走到今天。

别人感慨,“罗云熙是大器晚成”,他自己却说:

“我不认为自己大器晚成,同样,也不认为自己刚刚起步。8年来,我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一样的,只不过当时我做的不够好。”

《心跳源计划》里的这段话用来形容罗云熙或许再恰当不过:

他心里一直有梦,

却不是那种不顾一切去追逐梦想的类型。

他有耐心去等。

在机会没有来到之前,

他会尽心尽力地去把眼前的该做的事情做完做好。


谈心社,这里是年轻人谈心的地方。微信搜索“谈心社”关注我们,倾诉你的故事吧。

erweima 扫一扫关注杂家 更多有趣内容

谈心社

深夜谈心 彼此相遇

erweima

扫一扫关注杂家 更多有趣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