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播211次、超越《甄嬛传》,说这国剧神没人反对

2020-03-25 16:33:23
0

“不抛弃,不放弃。”

本文系网易沸点工作室《谈心社》栏目(公众号:txs163)出品,每天更新。

“莎士比亚在隔离期间写了《李尔王》,而我看只会刷剧睡觉打游戏。”

最近这段时间宅在家里,不少人终于有空刷剧“自我提升”。

如果一定要提到一部百看不厌的经典,总会有一个剧名浮现在眼前:

《士兵突击》。

一部曾创造重播“奇迹”的军旅剧。

2007到2019年间,它重播了211次,豆瓣评分9.3,超过了国民神剧《甄嬛传》。


它故事简单,连女主都没有。

王宝强饰演的许三多经历一系列鸡飞狗跳的故事,从菜鸟士兵成长为"兵王"。

这部军旅“爽剧”,纵然时隔14年,依然让无数观众津津乐道。

1

“笨拙者的成功”

男主许三多,矮小,木讷,畏畏缩缩。

是父亲口中的“龟儿子”、战友口中的“傻子”。

从小挨打,什么都做不好。


进部队,连长死活不要,班副超级嫌弃,若不是班长力保,他根本没办法留在钢七连。

但干啥啥不成的许三多,骨子里却流淌着一种可贵的“安分”。

即使被“流放”到鸟不拉屎成天捡羊粪蛋的草原五班,他也任劳任怨。

负责人让他实在闲着没事就铺铺路,他就真的铺。

被排挤、被取笑,都没关系。


他硬生生在草原上,用自己的双手,砌出了一条石路。


班长说只要他腹部绕杠能做满50个,流动红旗就还是他们班的,他一口气做了333个。

把连队记录给破掉。


凭着一股不放弃的蛮劲儿,在演习中活捉了特种兵的队长袁朗。


钢七连改编,全连只剩下许三多和连长高成。

连长没办法忍受钢七连就这么散了,颓废地窝在宿舍,甚至连饭都没兴趣吃。

一大早,见许三多已经穿戴好准备训练。忍不住怼他,连都散了,你咋比以前还忙呢?

许三多回他:“我今天还没跑一万米呢。”


连长搬去许三多的大集体宿舍,和他睡上下铺。

半夜里跟他没话找话。

连长说,我每次都选最难的路走。

许三多则答,我每次都只走一条路。

连长走后,许三多独自一人守了军营半年,依旧一个人吃饭,一个人训练。

这个傻小子虽然“傻”,但最后什么东西都“得到了”。

后来,他成了名副其实的“兵王”。

许三多的成长,恰恰藏在那些日复一日的艰难和枯燥里。

“他每做一件小事儿的时候都像救命稻草一样抓着,有一天我一看,嚯!好家伙!他抱着的是已经让我仰望的参天大树了。”

网友说,看许三多的时候,就想起了电影《阿甘正传》。

在这个快节奏的时代,不乏聪明的人,试图找到捷径,着急地往前赶路。

反而正是缺了许三多这样,一步一个脚印,不怕慢、不怕累的“老实人”。

编剧为何要塑造一个这样的许三多?

答案或许就在那首“矫情”的诗里。

“光荣在于平淡,艰巨在于漫长,诗和远方,注定不属于我们,未知的平淡和漫长才是最好的答案。”

这是属于《士兵突击》的理想主义。

2

“聪明人的失败”

和“老实人”许三多完全不同,成才是另一种人。

许三多当兵,其实谈不上什么理想。

为了被部队选上,父亲带着他去找老师写表决心的“演讲稿”,他对着老师的背影,小声嘀咕着:“我想上学。”


真正萌生对当兵的向往,也仅仅是因为一句:当了兵,爹就不打我了。

成才却是一个很容易知道自己要什么人。

新兵连的日子,听完连长“骡子马”的理论,晚上和许三多蹲在没人的地方抽烟,他兴奋地告诉许三多:“我要当马咧。”


许三多说,自己特别笨,每换一个环境都像死过一样。

但成才不是,他到新兵连很快成为代理班长,甩笨拙的许三多不知道几条街。

到了钢七连,就更是尖子里的尖子。

枪法准、业务能力强、人际关系也吃得开。

他优秀,也聪明、滑头、世故。

战友调侃,说成才兜里揣着三盒烟,10块钱的给连长、排长;5块钱的给班长、班副;2块钱的是给战友的。

班副也说他“假”。

他眼里只有目标,没有战友,奉行“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准则,永远把自我利益放在第一个。

为了到其他班当尖子生,他可以做钢七连第一个“跳槽”的兵(也是唯一一个)。


气得班长泼了他一饭盒的啤酒。


特种兵选拔赛,他在最后时刻选择了抛弃许三多和受伤的队友,自己冲向终点。

钢七连的口号叫“不抛弃,不放弃”,成才加了个前缀——“得分时候”。

他极度自信,以至于意识不到自己过度的精明,早就遭人厌烦。

“你这老乡不地道”,别人都这样评价他。

生活中像许三多那样的人,不多;像成才这样的人,不少。

他们总可以用最快的速度趋利避害。

但后来成才很不好过。

他离开七连的时候,倾盆大雨,没有一个战友来送他,只有许三多一人,矗立雨中傻愣愣地笑,这让一向心高气傲的成才显得更加可怜。

他说:“我以为我就算没处下全连的人,也处下了半连的人,可是现在,送我的还只是你一个。”


这匹“孤狼”第一次知道原来事事第一的自己在战友们的心里有多不堪。

成才疑惑,愤怒,不解。

袁朗一针见血:“你从没付出感情。”


军人不会选择这样的战友,就像现实里,我们不喜跟精致利己主义者合作一样,因为一个凡事把“我”放在第一位,丝毫不顾及他人,总会让人不安。

成才尝到了苦果,他开始明白做一个兵,还有比精准的射术更重要的东西。

临行前,他告诉许三多:

“你是一棵树,有枝子,有叶子。而我是一根电线杆,我要回去,回去找我的枝枝蔓蔓了。”

这句话是成才的转折点。

如果说许三多的出彩之处在“逆袭”,那么成才这个角色的美感则在于“救赎”。

被劝退后成才回到了只能面朝羊粪蛋的草原五班,他开始慢下来,以前是个一路狂奔的孩子,后来他渐渐地找寻回家的路。


他把“流放之地”草原五班,变成了常受嘉奖的地方。

他告诉许三多:

“现在,我盯着一个羊粪蛋子看,能看一下午。”

最后他也终于跟自己的连长道歉。

他说:“连长,我错了。”


3

为什么这么好看

除了“人设”精彩之外,催泪,也是《士兵突击》的亮点之一。

班长史今退伍,许三多死死擒着他的手,泣不成声:

“你说好不走的,为什么要骗我?”

“你总是骗我,骗我做有意义的事,现在把你都挤走了,这就是有意义的事。”

“你们走光了,跟你说话的人越来越少,离开的人越来越多。我要做傻子,傻子不怕人走,不知道伤心。”


而班长的离开是必然,他只好回许三多一句:

“你该长大了。”

徒留许三多一个人摸着空荡荡的上铺。


其实班长也舍不得的。

离开时,他最大的心愿,是看一看北京。

连长陪着他,让车开慢一点。

坐车路过天安门,班长兴奋地左顾右看,可是笑着笑着就绷不住了。

陪在一旁的连长,拿出一块奶糖塞到他嘴里,接着两个人抱在一起痛哭。


没有歇斯底里,也没有花里胡哨。

“没当过兵的,真体会不到脱下那身衣服时的感觉。”

一部军旅题材剧,台词字里行间都透露着细腻。

这是编剧兰晓龙鲜明的个人风格,亦是《士兵突击》的独到之处。

而它能产生强烈的共鸣,另一个原因或许是足够朴素。

名字叫《士兵突击》,就真的聚焦到普通士兵的生活,展现他们的喜怒哀乐。


剧中很多情节打磨得很到位。

演员们操着南腔北调,因为在部队中有一个这样的说法,东、西、南、北、中。

指的是全国各地的人都有。

连长骂许三多不成器,脱口而出“你就是转成来福线,我也只当你是半个兵”。

来福线是枪管内的螺旋纹。


许三多在世俗层面,也没有任何变化,始终都只是一个士兵。

努力写好一兵一卒的故事,几乎不见个人英雄主义。

每个角色都是丰满的,以至于观众总能轻易从中找到自己的影子。

真实,离不开主创团队曾下军营深入了解、体验。

饰演伍六一的演员邢佳栋就曾说在采访中说过,他们一行人为了训练甚至都吃不饱。

李晨在训练时爬水道,脸上划了很长的口子。

王宝强离开军队时,说自己如果演不好,连这帮战友都对不起……

从编剧到演员,没人认为花时间琢磨剧本是不值当的。

这在当时并不算浮躁的影视圈,也称得上难能可贵。

4

有缺点,也很好

尽管评分9.3,但是这部剧的人设上,仍有人诟病。

比如,有人说许三多过于圣母。

野外生存,许三多将自己仅剩的口粮拿出来,给一位体力不支的队友。

成才动员大家,没有必要带着他行动,反正他无论如何也撑不到最后, 反而会把大家都拖垮。

可是许三多坚持认为,没人能替他做决定,要等他清醒后再说。

有网友说,

“无论许三多多么励志,这种人都不配活着。”

“越长大越发现,成才没错。”

最后他坚持背着伍六一艰难冲向终点那一刻,弹幕一句“虚伪”飘过。

的确,许三多的很多做法不算聪明,甚至是“蠢”。

但这种有时显得不合时宜的信念感,恰恰是《士兵突击》真正想表达的。

信念,也是整部剧的灵魂。

许三多常念叨的“有意义的事,就是好好活,还好好活就是有意义。”


再到贯穿始终的六个字,“不抛弃,不放弃。”

许三多是从头到尾把这些朴实的道理奉行始终的人。

他身上有一种纯粹的理想主义,少见到生活里很难找到原型。

现实中,我们都太懂得权衡利弊了。

人们从许三多身上,能看到那些被遗忘已久的东西。

编剧比谁都清楚许三多的弱点,也没打算让他轻易逃过。

曾经因为不想被叫“龟儿子”而当的兵,后来会因为杀了一个毒贩,就质疑自己存在的意义。


但故事的最后,编剧还是尝试着让每一个人得到救赎。

许三多弄清楚了到底什么才是有意义的生活。

一心只顾着自己的成才,也学会了不抛弃不放弃。

14年岁月流淌而过。

当年追剧的那些人很多从青葱华年走向成熟,有的也开始用上了“保温杯里放枸杞”的中年标配;

王宝强从荧幕上的愣头青,成了百亿票房先生;

段奕宏拿下了东京电影节影帝。

时代变了,观众的口味也变了,但《士兵突击》曾带给我们的震撼,永远印刻在记忆的深处。

去年《士兵突击》推出高清修复版时,不少“突迷”走进了影院,一口气刷完30集,兴致丝毫不减当年。

很多人至今依旧津津乐道钢七连的口号——

“不抛弃,不放弃。”

这是一种对生活、对生命的态度和信仰。

也许正是这种信仰,让《士兵突击》变成了永远的经典。


参考资料:

[1]欧阳宏生. 中国电视批评史[J]. 2010.

[2]贾磊磊. 中国电视批评[M]. 中国广播影视出版社, 2014.

[3]彭春雪.新媒体环境下中国电视剧传播研究[D].江苏:南京师范大学,2012.

[4]王一川.励志偶像与中国家族成人传统——从《士兵突击》看电视类型剧的[5]本土化[J].天津社会科学,2008,(1):98-101.

[5]王垚.《士兵突击》:每个人的心灵史[J].北京电影学院学报,2007,(5):69-74.

[6]张慧瑜.当下青春剧的文化想象与蜕变[J].南方文坛,2013,(5):37-40.

[7]闻娱.在"励志"的盒子里放什么?——"两种经济理论"视角下励志剧的反思[J].中国电视,2009,(9):64-68.

[8]郑淑梅,叶蓉.电视剧创作与接受的同构——由《我的团长我的团》播出遇冷引出的话题[J].中国电视,2009,(6):66-69.

[9]肖明.从叙事角度看许三多与阿甘的形象差异[J].安徽文学(下半月),2010,(4):43-43.

[10]孙海燕.探析《士兵突击》的语言魅力[J].电影评介,2008,(9):61-62.

谈心社,这里是年轻人谈心的地方。微信搜索“谈心社”关注我们,倾诉你的故事吧。

erweima 扫一扫关注杂家 更多有趣内容

谈心社

深夜谈心 彼此相遇

erweima

扫一扫关注杂家 更多有趣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