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 > 正文

社区书记:陈北洋拒医事件始末

2020-02-28 13:35:36 来源: 健康时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社区书记:陈北洋拒医事件始末)

(健康时报)“我们小区陈北洋全家3个人都确诊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但是拒不住院,就在家待着。”2月13日下午,来自武汉市桃山村小区数百业主的一封求助举报信在疫情期间引发关注,“感染”、“拒不隔离”,这几个关键词显得尤为扎眼。

湖北厅官拒医事件:领导被关门外2小时 社区书记急哭

湖北厅官拒医事件:领导被关门外2小时 社区书记急哭

2月24日,湖北省纪委监委通报此事的处理结果:在本人及其家人确诊新冠肺炎后,不服从集中隔离、入院治疗等措施,并违规出入公共场所,影响恶劣。陈北洋受到留党察看处分,并降为一级调研员退休待遇。

“我现在吃不下,正好你打电话,我就跟你说一下整件事情。”2月13日晚8点,负责桃山村小区的茶港社区书记帅霞刚刚把陈北洋一家三口送进隔离点,还没有吃晚饭,接到记者电话,心情五味杂陈。

发现确诊:一家3口被确诊,联系多家医院均无床位

根据披露的信息,陈北洋退休前任湖北省司法厅副厅长,分管办公室(监狱劳教应急指挥中心)、计划财务装备处、机关服务中心等部门。

“在这场新冠病毒灾难面前,我们一家人也是受害者,说心里话,我们也想去医院治疗,但一直没如愿,我们也度过了极其艰难和无助的时候。”一封署名为陈北洋的道歉信介绍了这个过程。

“我们家3人在1月26日前后拍CT疑似感染了病毒,就来到位于桃山村小区的房子隔离。期间我们也做了核酸检测,2月3号检测结果为阳性,第一时间将此情况向张家湾社区等处作了汇报,请求帮忙联系医院让我们能得到救治。在此期间我们除服用医生开的药外,还通过朋友关系请李跃华医生上门给我们治疗。”这是陈北洋在致歉信中提到自己与家人确诊及治疗的过程。

“2月3日,原本家住张家湾小区的陈北洋一家3人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我也是当天接到通知,他们已经搬来桃山村小区居住了。”帅霞向健康时报记者介绍。当时,刚听到这个消息时,她非常震惊,因为那一天,桃山村小区刚刚贴上无感染小区的牌子。

“接到消息后,我立马给陈北洋的儿子打电话,说你们是确诊病人,千万不要出门,需要什么告诉我。”帅霞告诉记者,他们当时都答应了,第二天我就按照规定给街道上报,申请床位,但是他们之前所居住的张家湾社区那边也在报,经过商量,由张家湾社区报。

帅霞告诉健康时报记者,接下来一周的时间里,她的工作就是确保他们不出门,她每天跟物业叮嘱,对他们家进行消毒,每天问他们需要什么,然后帮他们买了送到家。

帅霞管辖的茶港社区位于武汉市武昌区水果湖街道,这里包含24个小区,7000多户居民。帅霞无奈的说到,“因为张家湾社区说他们负责报,所以这段时间我就一直关心我社区里那些重病的病人,没有把他们当成最需要关心的居民。”

“直到2月10日,床位一直没有申请下来,张家湾社区表示一直在报,但都没有结果。”帅霞告诉记者。

2月22日晚,健康时报记者联系了陈北洋道歉信中提到的医生李跃华。

李跃华回忆,第一次见到陈北洋是1月30日下午5点,那个时候,陈北洋已经连续发烧10天。1月29日晚,陈北洋儿子的病情急剧恶化。“他们拨打了120求救,准备把处于危险境地的儿子送去医院抢救,先后跑了3家医院,折腾了一夜都无法入院。”

“我去到他们家最大的感受是他们全家都非常害怕这个病。”李跃华介绍,每次去他们之间的交流都不多,只是说一些病情恢复情况。即便是在家里也会戴着口罩,他认识的陈北洋话不多,非常谨慎。

动员隔离:“我们自己感觉缓解了,为什么还要住院?”

帅霞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她得知他们拒绝入院的消息后,立马给陈北洋的儿子核实情况,他们也承认了,理由是,“我们已经好了。”

“你们属于确诊病人,想要解除隔离的话必须要做核酸检测。”帅霞强调到,现在邻居都很恐慌,你们先不要出门了。给他们打完电话后,帅霞马上给警方打电话,请他们明天一起去陈北洋家,劝他们隔离。

帅霞告诉记者,“当时我想要是他们不同意的话,我只能到他家门口贴封条,如果他要买什么东西,我就拆了封条把东西送到他们家里去。”

那天,桃山村小区的居民开始陷入了恐慌,各种真真假假的信息混杂着对帅霞的抱怨接踵而至。

晚上帅霞在桃山村小区居民群里简单的澄清事实后说,“我手机24小时开机,欢迎你们询问。”那一晚帅霞无眠,第二天早上上班之前她吃了控制血压的药物之后,高压还是160。

“第二天上班后,我就接到了区里的电话,让我一定要把他们三个送走。”帅霞介绍,但是,现在陈北洋一家都觉得自己好了,之前想去医院没有床位,现在去医院会二次感染,所以他们才不愿意。

“2月12日下午,我们社区、警察以及陈北洋单位的领导一起去了他们家,他们两个小时后才把门打开。”帅霞告诉健康时报记者,他们开门后就说,“你们当时不救我,现在痊愈了,你们又想让我去隔离,我们不接受。”之后就让所有人离开了他们家,再也不开门了。

帅霞等人在陈北洋的楼下从下午3点等到了6点,无奈有人提议,让防疫站的人来对他们进行核酸检测。

“他们也同意这个方案,并承诺,如果是阳性一定去医院,如果是阴性就自己在家里隔离14天不出门。” 帅霞介绍,晚上9点,防疫站的工作人员对他们进行了核酸检测。离开陈北洋的家时,为了让小区居民放心,帅霞在他的家门口贴上了封条。

终于说服:连续劝说两天, 一家成功入住隔离点

2月13日下午1点,陈北洋一家的核酸检测结果显示全部为阴性,考虑到众多居民的想法,帅霞坚持劝说他们一家进隔离点。这个劝说一直到了晚上8点。

“你们现在是阴性了,但是两次阴性才算,你们可以先到隔离点去。”帅霞告诉记者,因为陈北洋他们一家人多次表示,只信任我,所以我说的话还是会听的。

经过整个下午的劝说,陈北洋一家最终同意去隔离点隔离。记者问帅霞用了什么方法,她无奈地说,“可能是觉得我最近对他们真的不错吧。”

帅霞介绍,他们开车把陈北洋一家送到指定隔离点后,由于隔离点没有被褥,他们就帮陈北洋回家取,隔离点空调没开,帅霞和领导就去给他们借了电暖器。

当天晚上十点采访结束后,帅霞给记者发来了一段话,她说,“我刚刚又去隔离点给他们送了一些衣服。离开的时候,陈北洋跟我说,‘这里边只有你是好人。’”

“我说我不想做这个好人,只要你们能够得到最好的治疗、最好的照顾就可以了。”帅霞回复道,并嘱咐他们,“你们现在是阴性了,但是还是得再做一次核酸检测,要两次阴性才算。”

2月16日,陈北洋一家再次进行了核酸检测。“他妻子的核酸检测结果又呈阳性,按照隔离点的规定已经送到武汉大学中南医院进行治疗了。”2月20日下午,陈北洋所在街道的负责人告诉健康时报记者。

“解除隔离和出院必须要同时达到三个标准,首先是必须检测两次核酸检测为阴性;另外,胸部CT显示基本吸收;同时还要伴有大幅度症状的减轻。”一名医护人员告诉健康时报记者,陈北洋妻子核酸检测结果一次阴性一次阳性很有可能是因为妻子本身并没有完全好转,是需要进一步入院治疗的。

2月13日那次采访的最后,帅霞哭了。她告诉健康时报记者,面对疫情必须接受隔离,同时最不希望看到的是生病的居民受到委屈,因为谁也不愿意生病。

“这是我这段时间第二次哭,第一次是2月3日听到其他社区有人去世了。”帅霞哭着说,因为我最怕的是我承担不起这么多居民的生命。

记者从帅霞的朋友圈看到,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忙碌着,忙着召集志愿者、忙着送物资给低保户和一线医护人员家属等。

她的最新一条朋友圈中这样写到,“怨自己没办法为大家遮风挡雨,你们都是我前进的支柱,只愿风雨过后能见彩虹。”

延伸阅读
林启辉 本文来源:健康时报 责任编辑:林启辉_NB13068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想重塑知识体系,这套书足矣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