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热点新闻 > 正文

武汉话骂起人来为什么如此彪悍

2020-02-25 00:49:56 来源: 网易浪潮工作室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武汉话骂人十级,得学一辈子。

最近,一段武汉嫂子的“汉骂”火了。很多人甚至说,如果嫂子肯开班教学如何“汉骂”,立马就打钱来虚心求学。而武汉话“差火”,也迅速普及给了广大“汉骂”初级学者。

但其实,武汉嫂子这段连珠带炮的质问,放在博大精深顺便有点凶的武汉话里,还不算最高级成就。得益于武汉话的天生丽质,武汉人认真跟你讲讲道理,你都会觉得,了不得了不得,这骂人水平可真高。

武汉话有多适合拿来骂人?

当刚来武汉的人们在迷惑“武汉人讲话怎么这么凶”的时候,武汉人可能也在迷惑——“我就是关心你几句啊,怎么就凶了?

毕竟,外界印象里很多“像在吵架”的武汉话,对武汉人来说,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日常用语罢了。

武汉人,说话似乎有点凶

听武汉人说话,跟普通话有什么不一样?

大家常问的“吃了吗”,被武汉人说成“七鸟冒?!”,语气一下就变得不同。

再比如人们用来打招呼的“在干嘛”,放到武汉人那里,就变成了“在揍莫斯”,或者“在搞莫斯”。2019年6月2日,武汉,老人在街头吃晚饭。武汉人说“吃了吗”,会变成“七鸟冒?

2019年6月2日,武汉,老人在街头吃晚饭。武汉人说“吃了吗”,会变成“七鸟冒?


2019年6月2日,武汉,老人在街头吃晚饭。武汉人说“吃了吗”,会变成“七鸟冒?

这一上来,可不是快要揍人的节奏嘛。

再加上武汉方言中多见“拖音”,也就是把某些音节拉得长长的,搭配上扬的声调,“在搞莫斯”就进化成了“在搞莫——斯?”

轻言细语的一句问候,换做武汉女朋友,就让人惊恐地赶紧开始回忆自己是不是忘记了什么重要日期。

当你春节回家,在武昌火车站转车时走进一家面馆,却听到:“一碗热干面十五块钱?你这是宰人(你这是欺诈)!”

这也不是什么黑帮火拼的血腥场面,只是嫌老板卖得太贵。

2019年1月13日,武汉,农历新年将至,街头巷尾“腊味”十足,挂满了市民自制晾晒的腊肉、腊肠和腊鱼等腊味美食


2019年1月13日,武汉,农历新年将至,街头巷尾“腊味”十足,挂满了市民自制晾晒的腊肉、腊肠和腊鱼等腊味美食

回到家,只见爸爸妈妈准备了一桌子菜,爸爸给你倒满啤酒,妈妈亲切地给你夹菜,看着你狼吞虎咽,这也是大家熟悉的温馨场面。

但要是换成个武汉家庭,可能就是妈妈慈祥地看着你,开口就是:“磨苕其哈胀滴(别吃太多了)!”

不过真要追究起来,“苕其哈胀”还真的包含了骂人的词汇。“苕”其实就是武汉话里的“红薯”(也有地方叫”地瓜“),在武汉一般用来形容你傻。

但这种称呼其实有点像台湾腔里的“笨蛋”,并不是非常刻毒的贬低词汇,而是有点又爱又气又好笑的感觉,经常出现在亲人和朋友之间。

2019年5月1日,湖北武汉,走过的一对情侣,后面正是武汉黄鹤楼。武汉话里的一些词,听起来像骂人,实际也很可爱


2019年5月1日,湖北武汉,走过的一对情侣,后面正是武汉黄鹤楼。武汉话里的一些词,听起来像骂人,实际也很可爱

比如当你的朋友听信网红推荐,跟风买了一堆酵素产品回来,你也只能无奈地责备一句:“你似不似苕哇?”

毕竟武汉方言里的真·骂人话,也有轻重之分。

比如“差火”,大概指的是“不像话、不够意思”,就是骂人用语里含义相对比较温和的。但是配上武汉人独有的腔调,往往能在骂人大赛里出奇制胜。

那段火了的“汉骂”视频里,饭都吃不好的武汉嫂子,在激昂痛陈对方种种过失之后,送上一句字正腔圆、痛快解气的“差火!”精心铺垫的情绪中就有了直达灵魂的一击。

当然,不是每个武汉人每时每刻都能有这位嫂子一样的精准表达和冷静分析。如果你右手提着热干面和蛋酒、左手端着豆皮、小指头还勾着两个面窝、一路狂奔地追公交,公交车却在离你5米的地方开走了……

2018年12月31日,武汉迎来了2018年最后一场雪,在黄鹤楼上看下面的车辆,远方可能就传来“汉骂”


2018年12月31日,武汉迎来了2018年最后一场雪,在黄鹤楼上看下面的车辆,远方可能就传来“汉骂”

你也只能抛弃文化素养,简单粗暴地对着尾气骂一句:“国标滋养滴,跑果快克投胎啊(个婊子养的,跑这么快去投胎吗)?”

公交尚且如此,人人都是暴躁老哥的武汉路上,就更不用说了。

武汉是出了名的路况复杂:城市大、工程多,到处都是开挖的工地,动不动就修路堵车,的确很难提供太好的驾驶体验。

今天武汉司机经常听到的“老子信鸟你滴邪,开不倒车子就莫开(我信了你的邪,不会开车就别开)”,在很多经历过“汉骂”的“黄金时期”的老武汉人看来,已经算是温柔的提醒。

2019年2月8日,武汉航拍的新洲美丽乡村。不过,武汉实际走这样的路,可能就会生气了


2019年2月8日,武汉航拍的新洲美丽乡村。不过,武汉实际走这样的路,可能就会生气了

武汉人向来泼辣豪爽、心直口快,家务事也懒得避人。即使你不坐公交也不走路,只是搬把椅子坐在汉口小巷子的路边,或许都能撞上人家夫妻当街“扯皮(吵架)”的场面。

“个把马你嗦你似不似有点把裹筋啊(你说你是不是有点无理取闹)?”

武汉话,西南官话中的异类

武汉话为什么这么特别呢?这要从方言学分类来看。

武汉话属于西南官话。提起西南官话,可能很多人第一时间就想到的是四川话。难道武汉话和四川话一样吗?

一样的地方确实有。武汉话和四川话,阴平、阳平、上声和去声四个调,还有轻声变调都一样。词汇上也有很多相似之处。比如上街都要说“上gai”,拖鞋都是“拖hai”。

2019年9月23日,武汉市清芬、花楼片区,一家已经有很多媒体采访过的改衣店。很多这样的武汉阿姨,都深谙武汉话的精髓


2019年9月23日,武汉市清芬、花楼片区,一家已经有很多媒体采访过的改衣店。很多这样的武汉阿姨,都深谙武汉话的精髓

所以,当齐鲁医院的武汉医疗队制作《武汉话速成手册》时,只有川渝医疗队表示“听起来毫无压力,请转给其他医疗队”。

但如果因此说武汉话和成都话、重庆话都差不多,就不对了。

武汉话不仅在西南官话中特别,就算在湖北省也是一个特别的存在。比如和武汉很近的黄陂、孝感等地,说的就是江淮官话[1]。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武汉地区历史上很可能就是和孝感等地一样说江淮官话的,只不过经过洪武移民后江西人、北方人大量迁入,才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2015年10月14日,武汉市武昌区司门口解放路的老城区建筑群


2015年10月14日,武汉市武昌区司门口解放路的老城区建筑群

西南官话区跨越范围很大,总共有6个大片22个小片,549个区县市,共有2亿多人使用。武汉话属于西南官话湖广片的鄂中小片,而成都话、重庆话都是川黔片的成渝小片[2]。

提起成都话,很多人脑海浮现的印象可能是“萌、可爱”,但如果说武汉话恐怕就只能想到“暴躁”和“汉骂”了。

武汉话的骂人一般都是简单明了,就算外地人听不懂也知道自己挨骂了。

像什么“骷髅”、“哑症”、“剁脑壳的”,不光有气势,还具备了汉语形容词的精华。像四脚爬、岔把子这种,既能用来口吐芬芳,又能用来开玩笑,简直是万能的骂人话[3]。

虽然武汉话现在听起来这么有辨识度,但它的历史并不长。

据记载,19世纪下半叶,武汉人还是能分清n、l与l、r的[4],不过明代汉水改道以后,汉口从汉阳独立,成为新兴码头,开始吸引周围移民前来定居。

到了上世纪40年代末,武汉话才成了现在的样子。因此武汉方言多少和码头文化离不开[5]。

比如这句“这是我屋里拐子”。拐子原本就是码头上的黑话,是“老大”的意思。只不过到了现在武汉人用来说自己的兄长都可以说“拐子”[5]。

2018年6月30日,武汉市民在户部巷附近避暑纳凉、套圈圈,这里到处都是“拐子”


2018年6月30日,武汉市民在户部巷附近避暑纳凉、套圈圈,这里到处都是“拐子”

除此之外,武汉人还喜欢说叠词。你可能会想“这有什么,我们四川人/重庆人/贵州人也说叠词”。不过,武汉人说叠词也和别人不一样。

重庆话叠词一般只能用在名词上,比如‘毛毛儿"、“虫虫儿”、“草草儿”,也就是“小草”、“小虫”,一般只用来表示小称,可爱[6]。

但武汉话就不一样了。武汉话里的名词叠词绝对没有表示可爱的意思。但只要一个后缀“神”字,武汉话是把动词用成叠词的。

“神”字表示“......的样子”,比如”眼睛闪闪神“就是“眼睛一眨一眨的样子”,“冻得sai sai神”就是冻得发抖的样子[6]。

2019年11月3日清晨,武汉,一红衣女子在汉口江滩公园舞剑。深秋时节,江滩公园成片的菊花盛开,吸引了众多晨练的市民


2019年11月3日清晨,武汉,一红衣女子在汉口江滩公园舞剑。深秋时节,江滩公园成片的菊花盛开,吸引了众多晨练的市民

而且“神”还表示一种状态,像“心里痒痒神”、“水开得翻翻神”,这种,就算直接表示一种状态[6]。

但北方话里常见的“试试”“等等”“打听打听”这种,用叠词来表示“稍微......一下”的动词叠字,武汉话却没有,统一用“......一下子”代替。所以武汉人会说“我来试一下子”,“你们等一下子”,“我去打听一下子”[6]。

学不会武汉话,不怪你

除了用词方面,很多人会觉得武汉话听起来就很不一样,这又是为什么呢?

因为武汉话的音系比普通话简单不少。武汉话只有18个声母和35个韵母,而普通话就有22个声母和39个韵母,所以听起来会比较“冲”[7]。

一个最喜闻乐见的特征就是武汉话没有n、l的区分。一般武汉人会把n、l全读成l。但武汉人发的l其实是鼻化边音,这样气流从口腔和鼻腔同时流出,听起来自然就更响亮、直接,而不是纯鼻音n那样沉闷[8]。

所以一定小心在他们面前表演”榴莲牛奶“这种绕口令,不然他们会你回一句”个把马“。

另外,武汉话还有个特殊现象,那就是有时候会把“r”也发成“l”,比如热水就会读成“le sui”。下次看到有人把“suprise”读成“萨普赖斯”,那他要么是日本人,要么是武汉人。

不分n、l不算啥,北方人都分得清的平翘舌z、c、s和zh、ch、sh在武汉话里也都是不加区分的[8]。

这样一来,没有了发zh、ch、sh时舌头顶住上前颚的过程,气流更通畅,听起来也就更直接了[8]。

和武汉人呆久了,你才能体会不分平翘舌说话到底多爽。

很多字的读音也不一样。举个例子在武汉话里“对罪短乱算”这五个字都读“dei”、“zei”、“dan”、“lan”、“san”,而省略了原来的韵腹u。没错,武汉人说话就这么直接[9]。

就算在普通话里是j、q、x声母的字,武汉话照样一视同仁,和zh、ch、sh混读。“qi个饭还qi这么慢,你似ju唦?”[9]。

2019年5月26日,武汉东湖,在经历一场暴雨过后,中午天空开始放晴。不过,武汉人发“水”的音时,也会把平翘舌音弄混


2019年5月26日,武汉东湖,在经历一场暴雨过后,中午天空开始放晴。不过,武汉人发“水”的音时,也会把平翘舌音弄混

没有北方人那么多花里胡哨的音系,自然说话就冲多了。

所以如果微信上有人给你发“对”的时候写了个“dei”,那她可能就是个武汉人。

当然还有个问题,就是武汉话没有ing和eng这两个韵母[8]。所以,武汉人就算想当卖萌的嘤嘤怪都难,一不小心就成了“卖门的音音怪”。

不过还有人觉得武汉话听不懂不光是音系的不同,一些读音也让外地人乍一听很难懂,为啥呢?

2019年1月22日,武汉,即将过年,两位老人在街角对谈。他们的聊天可能很多外地人都听不懂


2019年1月22日,武汉,即将过年,两位老人在街角对谈。他们的聊天可能很多外地人都听不懂

这就不得不说武汉话的“文白异读”现象了。文白异读就是一个读书用的字音,一个是平时说话用的字音[10]。

像“去”这个字,有的时候读“qie”,有的时候读“克”,比如“我要克汉口,你到底克不克”。

另外,武汉话里“黑”和“吓”同音,都读he,所以有个绕口令叫“非洲伢的爸爸跳高——he老子一跳”。

但近几年,随着普通话的推广,很多武汉人开始说起了武汉普通话,也就是传说中的“拐弯子普通话”。

武汉是一个工业化发展迅速的城市,大量外来人口涌入,也让更多年轻人习惯使用普通话交流


武汉是一个工业化发展迅速的城市,大量外来人口涌入,也让更多年轻人习惯使用普通话交流

根据2008年一项问卷,30岁以下的年轻人,有60%-80%分不清普通话和方言,大多数人说武汉话都会掺杂普通话词汇。这也就意味着,会说标准武汉话的人越来越少了[11]。

不过,武汉同样保留着它丰富的市井文化,方言也已经渗入到了城市的文化肌理中。

很多大学生,刚到武汉的时候还会被早点摊阿姨的一句“七莫斯(吃什么)”吓到,但当他们离开武汉时,或许都能熟练地和小店的老板砍价了。

“我信鸟你滴邪,你还想宰我?”

等疫情结束,在烟火气的武汉,大概很快就会又升腾起这样的喧闹声。

参考文献

[1]张吉妮, & 段思羽. (2015). 武汉话与黄陂话声调研究报告. 文学教育(下), 000(008), 114-115.

[2]李蓝. . 西南官话的分区(稿). 方言(1), 74-89.

[3]丁翠叶. (2015). 武汉方言詈语特征管窥. 青年文学家, 000(009), 134-135.

[4]朱建颂. (1988). 武汉方言的演变. 方言(2), 92-99.

[5]万磊, & 方宇星. (2015). 武汉方言俚语研究. (4), 62-63.

[6]朱建颂. (1987). 武汉方言的重叠式. 方言(01), 25-26.

[7]高山. (2006). “武汉普通话”语音考察. (Doctoral dissertation, 华中师范大学).

[8]刘伊念. (2008). 武汉话语音特点的历史地理研究. 东京文学(10).

[9]黄雪贞. (1986). 西南官话的分区(稿). 方言(04), 24-34.

[10]郭丽. (2009). 武汉方言的文白异读问题. 语言研究集刊, 000(001), P.64-70,344.

[11]董福升. (2008). 普通话与武汉方言接触状况调查. 赤峰学院学报(汉文哲学社会科学版)(12), 68-71.

延伸阅读
张帆 本文来源:网易浪潮工作室 作者:刘派、言柯 责任编辑:张帆_NB1100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无需专业背景让你画作拿得出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