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 > 正文

“父亲到死也没有确诊,连统计数字都不是”

2020-01-26 14:18:46 来源: 当事人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父亲因为这场肺炎去世了,并不在统计表内……我也感染了,仍无法确诊……请救救我!”

1月24日晚间,武汉的张女士在社交媒体发出求救。

她的父亲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直到去世也没能确诊。自己也出现了疑似症状,跑了多家医院,都没能得到收治,只能在家中自我隔离至今。

面对《当事人》,张女士哭出了声:“我只想有张病床”。

我躺在家里休息,突然家人开始布置灵堂

当事人:父亲什么时候出现的症状?

张女士:我父亲今年72岁,平时和母亲一起居住。父亲没去过华南海鲜菜市场,平时他只去家门口的菜市场。1月10日,他独自在外面买菜,突然浑身冒汗无法行走,在路边休息了会儿,然后回到家中。他有多年的冠心病,家人们当时觉得父亲可能是心梗。

当事人:什么时候就医的?

张女士:1月12号,我母亲陪父亲到武钢医院,本身父亲心脏不太好,而且身体也缺钾,所以医院先给他补了钾。后来父亲开始发烧,医院给父亲输氧气,照过CT后显示肺部感染,于是从心脏科被调到了呼吸科。

当事人:能确诊吗?

张女士:院方只能针对症状进行了一些消炎,我父亲的白血球比较低,院方给打了升白针,治疗了几天之后用上了呼吸机,医院高度怀疑父亲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但是缺少试剂盒,无法确诊。

当事人:后来呢?

张女士:1月24日,我因为身体不适躺在家中休息。当天下午,家人们回来在家中开始布置灵堂,我才知道父亲离世。因为父亲最终也没能确诊,他的名字没有列入这次肺炎疫情的死亡统计。

当事人|“父亲到死也没有确诊,连统计数字都不是”

张女士的CT检查报告单显示“右肺见多发斑片状,结片状模糊影及磨玻璃影”

医生让我回家休息,说没有能力收治

当事人:你是怎么染病的?

张女士:我可能是被父亲感染的,之前身体一直没有症状。1月18号,我去武钢医院给父亲送饭,之后感到恶心、不舒服,回家吃了一些感冒药。19号我在家躺了一天,当时女儿和老公还和我住在一起。

21号凌晨,我去武钢医院挂急诊,先拍CT,大夫看完片子后让我去发热门诊。父亲的管床医生说跟我父亲的症状很相似。武钢医院虽然有床位,但是发热门诊的大夫说没有能力收治,给我打了阿奇霉素消炎,让回家休息。

随后我赶到武大中南医院,现场排队人很多,排号需要等到晚上7点,看不到希望。武大人民医院发热门诊还有号,但是也排到300多号,武大人民医院因为没有床位,既不收治也不确诊,只给开了点药,让自己提高免疫力。

武汉封城,相当于让患者在家等死

当事人:被拒绝收治之后呢?

张女士:1月23日,也就是武汉封城的那一天,公交车停止运营,我开始低烧,我家也没有私家车,独自一人走了平时乘坐公交车要6站的路程才到医院。院方没有叫号,患者手中都拿着CT片子,人贴着人慢慢等,队伍中有位老人烧得很厉害,都要站不住了。

等排到我了,我跟医生说,能不能让我住院,我不想传染给我女儿。医生回应,没有试剂盒无法给我确诊,也没有床位可以提供给我。

当事人:那怎么办呢?

张女士:院方给我开了针剂,要我这几天都去医院打针。可是现在交通不便,我们家没钱、没权、没车,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问医院是不是让我在家等死?医生说自己也没有办法。

现在我主动隔离自己,将自己关在一间小屋里,家人每天将饭菜放在房间门口,我过去拿。母亲和丈夫戴着口罩照顾我,13岁的女儿送到了80岁的公公家中。

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想有张病床,把我隔离起来,我害怕传染给家人……

侯帅 本文来源:当事人 责任编辑:侯帅_NN5533
分享到:
跟贴已关闭去跟贴广场看看 >
网易新闻客户端下载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无需专业背景让你画作拿得出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