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承认,是我小看了叶璇

2019-11-15 18:16:52
0

叶璇还是那么酷。

本文系网易沸点工作室《谈心社》栏目(公众号:txs163)出品,每天更新。

十四年前,导演王晶拍了一部国产武侠剧——《天下第一》。

有人说,它是“后金庸时代最好的武侠剧”。

也有人觉得,它是“国产武侠剧最后的巅峰”。

主角团集结了李亚鹏、霍建华、郭晋安、叶璇、高圆圆、黄圣依等一众颜值、演技都在线的演员。

最为出彩的,却是叶璇饰演的上官海棠——

女扮男装,潇洒风流。

一袭白衣,一把折扇,踏风而来的“天下第一庄庄主”,就成了无数观众心里的“白月光”。

我承认,是我小看了叶璇
叶璇饰演的上官海棠,满足了多少人对“翩翩公子”的想象 / 《天下第一》

十四年过去,上官海棠早已是一代人的回忆,屏幕外的叶璇,也迈进了39岁。

出道二十年,有过辉煌,有过低谷,叶璇依然交出了一份颇为亮眼的“成绩单”:

1999年,她是第11届国际华裔小姐选美大赛上的黑马选手,斩获冠军和“最具古典美态大奖”,并且如愿签约TVB。

于是有了《封神榜》里柔情似水的莲花,《再生缘》机智聪颖的孟丽君,以及上官海棠;

拍电影,她凭《意外》拿下第29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配角”;

我承认,是我小看了叶璇
男装扮相的孟丽君,一样英气潇洒 / 《再生缘》

一路走来,鲜花掌声不少,偶尔也免不了遗憾。

叶璇对这些倒是淡然:

“我从不觉得自己有多大腕。

之所以会坚持走这条表演的路、创作的路,其实是源于我对生活的真心热爱。”

我承认,是我小看了叶璇

“想要把自己对生活的看法表达出来”,这是她创作的出发点,也是落脚点。

这次,网易原创节目《谈心社》联合叶璇,和你一起聊聊,她的另一面人生:

“任何关系都是需要经营的。不用心做事,就不可能成事。”

1

“在能力范围之内,选择自己喜欢的事”

很少有人知道,演员叶璇,是个不折不扣的学霸。

9岁时,叶璇父母离异,10岁,她跟随父亲移民美国,由爷爷奶奶照顾。

三年后,爷爷奶奶回到中国,叶璇向父亲提出,想要独立居住。

每个月,父亲给她500美金生活费,如果考到第一名,就再加100美金,可是,父亲从来没有去过她的毕业会……

小小年纪,在国外独自生活,她从未埋怨父亲,反而对父亲给予她的自由和空间满怀感激:

“他让我懂得了一个人完全独立是什么状态,13岁时,我就可以不依赖任何人生活。”

我承认,是我小看了叶璇
被问起原生家庭,叶璇这样回答

1998年,叶璇高中毕业后,被韦尔斯利大学录取。

这所学校,曾经走出了冰心、宋美龄、希拉里,而叶璇就读的,是学校最著名的政治科学系。

走上演艺道路,其实是受到继母的鼓励。

参加华裔小姐选美赛夺冠后,TVB邀她加盟,叶璇父亲强烈反对。

幸而,有过选美经验、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的继母支持她。

叶璇有些忐忑:“放弃还未完成的学业,去香港从事一个没有任何亲戚朋友接触过的全新行业,我能吗?”

继母一句话给她定了心:“没关系的。

以你的天资和条件,你做任何行业都可以,只要选一个你喜欢的就行。”

开始演戏后,她终于确定:“演艺这条路是我想走的,我要抓住这个机会,学校随时都可以回去。”

再聊起这段经历,叶璇满是感慨:

“做任何行业都可以,但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选择自己喜欢的事情至为重要。”

“因为,一个人选择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日后后悔的可能性就会小很多,做好的可能性就会大很多。”

为了喜欢的事“拼尽全力”,往往是心甘情愿的。

2013年,叶璇在《非常静距离》中回忆起演艺生涯中,最“惊险”的一段故事:

某次,为了一部新剧的合作,她要去见一位领导。

到了目的地,等了三天多,对方还是不肯见她,心灰意冷的叶璇只得坐上了返程的高铁。

上了高铁后,突然收到对方允许见面的消息。

叶璇瞬间兴奋,拎起箱子就要往车外跳。

所幸车门关了,她没跳下去,便只好选择在下一站回去。

但下一站回程的车只有一辆,要是赶不上,这次机会就只能白白错过。

心急如焚的叶璇连票都顾不上先买,直接踩着铁轨,跨了过去。

我承认,是我小看了叶璇

叶璇的疯狂没有白费。

“拼命十三娘”最终达成了合作,只是多年后想起,她也不得不感叹一句:

“是挺后怕的。”

我承认,是我小看了叶璇

“人一定不要去直接找那个自己得很费劲才能得到的东西,那样的话,代价会太过沉重。

人生的每个阶段,一点点地挑战自己的能力,一点点地伸手够一够自己能够得着的目标。

长此以往,日积月累,自然就能做到一定境界。”

她拿自己举例说:“我要是想当什么总统,那绝对就是异想天开了。

但如果想创造一些不同的角色,创作一些新剧本,做一些影视制作,这些就跨度比较小,就都还是可行的。”

又开起了玩笑::“对吧,你看,我现在不就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影城大亨了嘛。”

幽默归幽默,从演员向制片人转型的过程,坎坷不少。

叶璇一向坦然:“困难是盏信号灯,一看到有困难,就很高兴,觉得那就意味着TA们的收获将会非常大。”

那些咬牙坚持后的峰回路转、柳暗花明,每一件都值得珍惜。

她讲了一个故事。

做制片人后的第一部戏,拍摄过程中,有投资方觉得可能卖不出去,要求撤资。

播出前,又怎么都过不了审,她带着团队,反复修改了12次,才终于过审。

最终,这部剧播出后,上了A版上了市,也有许多人争着想买。

她感叹:“任何情况下,都不要觉得没有希望,只要你努力坚持,就一定会有希望。

如果你觉得自己的人生一事无成,那很可能是你的人生价值定错了。”

事业上,叶璇一直很拼,但她有一个坚决不可动摇的原则——健康。

“任何时候,不能以牺牲健康为代价来成就事业。

如果一份工作需要你牺牲健康,那只能说明你的能力还没到那个程度,所以你才无法做到平衡。”

她不愿揠苗助长,强迫自己“拿命换钱”。

“代价太沉重,不值当。”

2

从“孩子王”到好演员

“一个偶像,必须要有独立的思想,要有超越一般人的想法和心智,才有可能成为一个令人崇拜的偶像。”

叶璇签艺人,一直有一个原则:“拥有独立思想,不要特别乖。”

她觉得“有想法”是塑造一个好角色的前提。

叶璇笑着说,她从小就是孩子王,在学校里调皮捣蛋,又一次,带同学们跑出学校摘桃花,拿回家插花。

桃花树的主人告上门来,她被老师批评罚站。

回想起来,叶璇依旧觉得自己当年做的这些事情很有意思。

“调皮程度和年龄是相匹配的,而调皮往往与独立相关。

只有独立的,有自己想法的人,才会调皮。”

叶璇很庆幸,父母的放养教育,让她有机会自主“筛选价值观”价值观;

父母的尊重,让她有自信自己去判断一件事。

活得真实,就有人说,叶璇是“娱乐圈最敢讲真话的女演员”。

她可以大方承认自己喜欢帅哥,挑男演员的首要要求是,对方一定要帅;

也在访谈中直言自己做制片人就是为了赚钱,不存在什么“变相地”赚钱。

幽默又直接,观众常常笑倒一片。

我承认,是我小看了叶璇

但这是她的处世哲学:“演戏就是演真实,生活中越真实的人才越会演戏。

演戏也是演自己,越好的演员,自己就越多面,每个角色也都在演不同的自己。”

就拿她来说:

《封神榜》里的莲花,是恋爱中温柔可人的她;

我承认,是我小看了叶璇

《天下第一》里的海棠,是生活中有情有义,能为朋友不顾一切的她;

我承认,是我小看了叶璇

《第九个寡妇》里的王葡萄,是坚韧果敢,敢拼敢创的她;

我承认,是我小看了叶璇

要非得说哪个角色最像她的话,叶璇觉得是《再生缘》里的孟丽君。

我承认,是我小看了叶璇

这个喜爱女扮男装的淘气姑娘,简直是为她“量身定做”。

“拍戏时,感觉不是在演孟丽君,就是在演自己。”

3

爱情,是一场策略游戏

叶璇的情路,谈不上一帆风顺。

哪怕她对爱情一直有着清晰认知,也很少被旁人的看法左右。

有粉丝向叶璇提出感情上的困惑,她一针见血:“你是什么样的人,就会吸引什么样的人。”

她一直坚持,没遇到对的人之前,最重要的是做好自己。

“你爱自己多一点,对方也才会爱你多一点。”

爱情同样也是讲究“经营策略”的,无脑横冲直撞的人,很难最终收获幸福。

“女孩子可以勇敢寻求心中所爱,但一定不能倒追,上赶着倒贴。

因为,求人爱永远都是最不明智的选择。”

就跟演戏一样。

“你演了一个角色,硬是要送一张票给别人,指定别人去看你的戏,人家当然不乐意。

但如果一部戏角色好,故事好,你演得也好,那即便是要抢票,人家都会跑去看。”

让自己强大起来,才是最好的爱情筹码。

“你拥有的越多,你能承受的亏损成本才越大。”

叶璇笑着打了个比方。

她说:“这就好比你有100块钱,你付给我10块钱,你会觉得这不算什么,因为它只是你全部的十分之一。

但如果你一共就只有10块钱,你给了我10块钱,我把这10块钱挥霍得分文不剩,没有还给你,你的整个世界就会塌了。

只有足够强大的女生,才能在赌输了爱情的时候,轻松退场,体面地寻找下一个值得付出的人。”

也许,用赤裸裸的数字来衡量爱情并不合适,但不得不承认的是,现实的爱情从来都逃不开物质。

物质和爱情,叶璇皱了皱眉,稍稍沉思了下:

“那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大家都有钱。你不贪我的钱,我也不贪你的钱,我们纯谈恋爱。”

那些寄希望于通过嫁人来获得财产、求得保障的行为,在她看来,是“把爱情变成了一种谋生的手段”。

叶璇拿自己举例:

“在喜欢的男孩面前,好些女孩常常反着来。比如说,她喜欢他有100分,但她会故意说成80分。

可我恰恰相反。我即便只喜欢你80分,我也会告诉你,我有100分喜欢你。

这样,你听了会比较高兴,经营感情也会更加用心,我慢慢地也会真的做到100,这就能促进感情的良性循环发展。”

生活中,她一向独立自信,到了男友面前,却总是甘愿做那个“幼稚的白痴”,因为这会让男友开心。

既然男生可以哄女生,女生当然也可以放低身段哄男生。

她并不觉得这是一件令人难堪的事情,因为只有很自信的女生,才可以做到这种地步。

“如果自信心不够的话,女孩往往不会让对方感觉到自己很喜欢他。”

“如果看错人了怎么办?”

叶璇笑得淡定:“一定要找自己喜欢的、与自己匹配的、优秀的人,挑对人了再付出。

如果真的不慎看走眼了,那就一定要有随时转身告别的勇气和决心。”

4

人生,要一步一步来

“我爸现在正带着他的女朋友在国外到处旅游,他高兴得巴不得我不要天天打电话烦他。”

这在叶璇家里,并不是什么怪事。

她和家人可以多年都不联系,但彼此一直深爱着对方。

没事时,大家互不打扰,各过各的幸福生活。一旦谁真的遇到了什么事情,也会随时出现在对方身边。

这一样是家庭赋予她的“智慧”:“任何关系的经营,都需要给予彼此足够的独立空间。

这是一种割舍,但决不是一种无情的割舍,相反,它更像是一种人际关系的超脱。”

成年后,叶璇对父母的教养方式一直深怀感恩。

一次,她在火车上接到两个朋友的电话。

电话里,朋友倾诉不幸,并把这一切都归咎于父母没有从小教好自己。

那个时候,许久没有联系爸爸的叶璇,突然想给爸爸打一个电话。

她在电话里对爸爸说:“爸爸,我爱你。我觉得你授予我的捕鱼技巧,是真正的‘授人以渔 ,而不是‘授人以鱼 。”

我承认,是我小看了叶璇

叶璇曾被称为“绯闻女星”。

《非常静距离》中,主持人问叶璇是否会介意外界的种种绯闻。

叶璇突然开怀大笑:“其实我们跟媒体、三方都已经达成了一种默契。

大家都十分清楚,这只是娱乐圈的一种游戏规则。所以不会介意,更不会觉得有什么好生气的。”

我承认,是我小看了叶璇

再次接受采访,被问到怎样看待外界谣言时,叶璇依旧洒脱非常:

“演员的职业本质之一,就是要承受流言蜚语。

你享受了多少褒奖,你就会承受多少诋毁,没什么可委屈的。

做人得有清醒的自我认知。毕竟,这天下的好事总不能让你一人全占了。

流言蜚语,终究只是过眼云烟。作为演员,最终还是要凭作品说话。

没必要为了外界的闲言碎语就伤心得寝食难安,死去活来的。”

25岁是女性卵子质量最高的年纪。于是,叶璇25岁时就早早地冷冻了卵子。

被问到以后会不会生孩子时,叶璇表示一切顺其自然,可以生,也可以不生。

她的人生,早就不会因为“没有孩子”,而出现缺憾了:

“人生本来就是充满缺憾的。一个人的人生不会因为缺了某个人或某件事,就会被彻底否定掉。

哪怕是缺了一个伴侣,或是缺了一个孩子,缺了某个朋友,都不会造成自己人生的不完满。”

刚创业做影视公司的时候,叶璇有幸遇到了一位恩师沈南鹏(音)。

她问他:“什么是成功的捷径?”

老师回答:“成功不需要做对什么事,只要不做错事就可以了。

因为我们都会犯错,生活中的大部分人也都在犯错。所以,如果你一直保持理性,尽量不犯错,时间久了,别人就都下去了,你自然跟着就上去了。

简单来说,一个人一生只要不犯大错,不做那些无可挽回的、错误的决定的话,TA最后就会成为所谓的人生赢家。”

人生匆匆,如今的叶璇把名利看得很淡。

她从不认为做演员是多大的成就、知名度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这些也从不是她追求的人生方向。

她甚至觉得,如今社会演员享有的知名度和关注度有些过高,与职业本身的价值和贡献度不成正比。

而些改变了世界的科学家、军事家……那些她心目中真正应该广为人知的人,常常默默无闻。

这是一件令她遗憾的事情。

用一个词概括这半生,叶璇觉得是“求仁得仁”。

她调侃道:“我没有追求很多钱,肯定就得不到很多钱,没有追求很多名,也就不会得到很多名。”

拎清了自己想要什么,看清了去往目的地的道路,也就活成了自己想要的样子。

40岁前夕,叶璇还是那么酷。

谈心社,这里是年轻人谈心的地方。微信搜索“谈心社”关注我们,倾诉你的故事吧。

erweima 扫一扫关注杂家 更多有趣内容

谈心社

深夜谈心 彼此相遇

erweima

扫一扫关注杂家 更多有趣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