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 > 正文

獐子岛又爆雷!自称3亿扇贝不明原因死了 股民怒批

2019-11-12 00:57:04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獐子岛又爆雷!3亿扇贝不是跑了而是死了!地方政府介入,股民:骗我可以,注意次数)

11日晚间,上市公司獐子岛发公告称,根据公司11月8日-9日已抽测点位的亩产数据汇总,已抽测区 域2017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不足2公斤;2018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约3.5公斤,亩产水平大幅低于前10月平均亩产25.61公斤,公司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减值风险。

以下是公告内容:

扇贝死了,原因不明

这回獐子岛的扇贝不是跑了,而是死了。

獐子岛11月11日晚间发布公告称,根据公司2019年11月8日-9日已抽测点位的亩产数据汇总,已抽测区域2017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不足2公斤;2018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约3.5公斤,亩产水平大幅低于前10月平均亩产25.61公斤,公司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减值风险。

据了解,獐子岛于2019年11月7日开始启动了2019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活动,本次抽测预计于11月中旬前结束。

抽测结果显示,截至2019年11月10日,共抽测完成40个点位,占计划97个点位总数的41%。其中2017年底播虾夷扇贝8个,占其计划抽测点位总数的20%;2018年底播虾夷扇贝32个,占其计划抽测点位总数的57%。?獐子岛称,基于抽测现场采捕上来的扇贝情况看,底播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其中部分海域死亡贝壳比例约占80%以上。死亡时间距抽测采捕时间较近,死亡贝壳与存活扇贝的壳体大小没有明显差异,大部分死贝的壳体间韧带具有弹性,部分壳体中尚存未分解掉的软体部分。?针对上述情况,獐子岛称,公司提取了浮标及海底潜标等相关环境监测数据,水产专家到现场调取了水样及死亡贝样品,相关分析工作正在加紧进行中。公司正组织海洋专家和科研机构,将尽快赶到海洋牧场现场进行勘察并将进行扇贝自然死亡原因分析。截至公告日,尚未能获知导致本次虾夷扇贝大规模自然死亡的具体原因。

图/新华社

损失超3亿

这一次的损失有多大?公告显示,因本次抽测工作未完成,且部分海域虾夷扇贝死亡情况可能还将持续,暂时无法判断此次底播虾夷扇贝死亡应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及核销的具体金额。

截至2019年10月末,公司上述2017年底播虾夷扇贝(面积26万亩)消耗性生物资产账面价值1.6亿元、2018年底播虾夷扇贝(面积32.4万亩)账面消耗性生物资产账面价值1.4亿元,合计账面价值3亿元。

公司还解释称,虾夷扇贝规模化底播增殖是北黄海最大的生物学事件,从日本引种至今已有近40年的历史,北黄海生态环境复杂,没有成熟的经验可照搬,自然生态环境在不断变化,底播增殖生产方式人为干预程度较低,因此,在底播增殖过程中,会受所处海域的自然环境和生态环境影响较大。

如底质、水文环境(水深、水温、盐度)、敌害、台风、风暴潮、冷水团、养殖容量、自然灾害、气候异常等环境胁迫因子,均会对公司养殖区域的养殖产品带来重大影响,影响到公司养殖产品的生存安全,会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

日本、加拿大、秘鲁及我国山东等国家和地区均出现过扇贝养殖大规模死亡事件,造成了严重的经济损失,扇贝养殖产业在实现高投入、高产出、高收益的背后蕴藏着非常高的养殖风险。

深交所秒发关注函

獐子岛的公告出来没多久,深交所就发了关注函。

其中值得一提的是,在11月11日晚间发布的公告中,獐子岛表示,10月末底播虾夷扇贝并未出现异常情况。为此,在当日晚间下发的关注函中,深交所要求獐子岛说明底播虾夷扇贝在10月末至今短时间内出现较大面积死亡的原因、发现减值迹象的时间,以及此前信息披露是否真实、准确、完整,公司是否存在隐瞒减值迹象的情况。?另外,根据獐子岛《虾夷扇贝存量抽测管理规定》,公司于每年4-5月、9-10月分别进行春季、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但獐子岛司2019年秋测于11月才开始进行。因而,深交所要求獐子岛说明于11月才进行抽测的原因,以及是否符合公司相关内部规定。

地方政府已经介入

据据e公司官微,针对獐子岛部分海域扇贝出现大规模死亡一事,近日,大连市政府已经组织金融局、农业农村局、证监局等部门召开会议,听取了獐子岛总裁吴厚刚所做的秋季抽测及风险应对工作汇报,大连市副市长靳国卫出席了本次会议。

靳国卫指出,因为獐子岛集团之前出现过两次灾害事件,被市场质疑过造假,这次要充分关注市场投资人对公司可持续经营能力的质疑。要全力化解和避免退市风险,包括引发连续亏损、净资产为负原因等。全力化解公司经营风险,包括资金链断裂风险、经营困难风险等。

大连市农业农村局的相关负责人在会上表示,扇贝增养殖业在全球范围内都是高投入高收益高风险的行业,出现死亡是相对普遍的现象,国内以及日本经常发生扇贝死亡现象,这需要投资者充分认识到。

目前,正在与相关机构院所沟通,尽快请专家到獐子岛海洋牧场现场勘查分析,沟通专家现场勘查后出具初步意见,正式结论需要过一段时间出具。

另外,这次会议还提出要大连市金融局协调好银行系统、银保监局,代表政府要求不抽贷、不压贷,保持獐子岛经营稳定。獐子岛债委会沟通会议各项措施要落实好,与长海县政府沟通好,帮助獐子岛度过难关。獐子岛也要加强自身建设,从组织、人才、经营等各方面努力提高水平。

扇贝多次“跑路”闻名A股

今年三季报继续亏损

2014年和2017年,獐子岛两次业绩“大变脸”,市场将其形象的总结为:“扇贝跑了”、“扇贝又跑了”。

2014年10月,獐子岛的扇贝“突然跑了”,震惊整个A股市场。当时,獐子岛公告称:

因北黄海遭到几十年一遇的异常冷水团,公司在2011年和部分2012年播撒的100多万亩即将进入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

受此影响,獐子岛2014年巨亏11.89亿元。

到2018年1月,獐子岛“扇贝跑路”升级2.0版本。獐子岛发布公告称:

公司发现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异常,预计2017年业绩由盈利0.9亿元至1.1亿元,变为亏损5.3亿至7.2亿元。

最后,公司在年报中解释2017年亏损7.23亿元的原因是,海洋灾害导致扇贝瘦死。

2019年的半年报,獐子岛也录得大幅亏损:

截至2019年6月30日,獐子岛营收为12.88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8.5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359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则为-3337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4691.45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80.15%。

对此,獐子岛的解释是2019年上半年,受海洋牧场虾夷扇贝灾害影响,以及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市场环境持续低迷的制约,其运营负荷较重。?獐子岛强调称,海洋牧场遭遇两次重大灾害后,公司围绕转型升级和布局重构,不断加大海螺、海参、鲍鱼、海胆等资源的养护开发,“填补虾夷扇贝产量下降导致的利润缺口。”?10月24日,獐子岛发布第三季度报告,再度录得大幅亏损:

截至2019年9月30日,獐子岛营收为20.11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4.4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402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则为-4642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92亿元。

而在10月14日发布的预亏报告中,獐子岛如此解释业绩下滑:

“受2018年海洋牧场自然灾害影响,公司于2016年、2017年底播虾夷扇贝可收获资源总量减少,相应折旧摊销、海域使用金等固定成本无法摊薄,导致产品单位成本上升,公司整体净利润水平同比下降较大。另外,因海洋牧场增养殖品种重新规划区域,致使海域使用金分配计入当期数额增大。”

熟悉的套路,熟悉的配方。

网友怒了:骗我可以,注意次数

扇贝“跑了”、“瘦了”、“死了”……獐子岛这些年的“骚操作”在股民眼中等同闹剧,信任早已荡然无存。

这从11晚獐子岛这条公告底下,网友们的骂声中可见一斑:

股价暴跌超90%

证监会揭秘獐子岛涉嫌财务造假

獐子岛的股价已经从历史最高点跌去了90%,市值仅剩下21亿元。

7月10日晚间,獐子岛公告,因涉嫌财务造假等原因,证监会对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对獐子岛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

经过17个月的调查,结果认定獐子岛及吴厚刚等人涉嫌财务造假、虚假记载以及未及时披露其他信息等问题。其中,獐子岛披露的2016年年度报告、2017年年度报告,《关于底播虾夷扇贝2017年终盘点情况的公告》和《关于核销资产及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的公告》涉嫌虚假记载;獐子岛披露的《关于2017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抽测结果的公告》涉嫌虚假记载;对2017年全年业绩与预期存在较大差距的情况未及时进行披露。

根据证监会的调查,獐子岛存在随意结转的问题。獐子岛2017年账面记载采捕面积较真实情况多5.79万亩,且存在将部分2016年实际采捕海域调至2017年度结转成本的情况,致使2017年度虚增营业成本6159.03万元。

调查还对比了獐子岛2016年初库存图和2017年贝底播图,结果显示,部分2016年有记载的库存区域虽然在2016 年和2017年均没有显示采捕轨迹,也没有在2016年底播,但在2017年底重新进行了底播,根据獐子岛成本核算方式,上述区域应重新核算成本,既往库存成本应作核销处理,致使2017 年账面虚减营业外支出4187.27万元。

獐子岛还在2018年4月对其核销资产与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的公告披露中涉嫌虚假记载。根据公告,獐子岛对107.16万亩虾夷贝库存进行了核销,对24.3万亩虾夷贝库存进行了减值,金额分别为57757.95万元和6072.16万元。

但证监会的调查发现,獐子岛盘点未如实反映客观情况,核销海域中,2014 年、2015年和2016年底播虾夷贝分别有20.85万亩、19.76万亩和3.61万亩已在以往年度采捕,致使虚增营业外支出24782.81 万元,占核销金额的42.91%;减值海域中,2015年、2016年底播虾夷贝分别有6.38万亩、0.13万亩已在以往年度采捕,致使虚增资产减值损失1110.52 万元。

调查核算结果显示,受虚增营业成本、虚增营业外支出和虚增资产减值损失影响,獐子岛公司2017年年度报告虚减利润27865.09万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38.57%,追溯调整后,业绩仍为亏损。

根据獐子岛于2017年10月披露的公告,公司于2017年9月下旬至10月中旬对底播虾夷扇贝进行了抽测(下称“秋测”),并于10月底披露秋测结果表示,已按原定方案完成全部计划120个调查点位的抽测工作,对135万亩海域的库存进行了预估,公司底播虾夷扇贝尚不存在减值的风险。

调查对比了獐子岛公布的秋测记录和北京北斗星通导航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提供的“獐子岛科研19”号船航行定位信息,发现“獐子岛科研19”号船在公司记录的秋测天数内,被航行轨迹证实执行计划的点位极少。

调查结果显示,秋测抽取但未实际执行的66个点位占秋测全部披露点位的55%。其中,2014贝底播区域的21个点位中有19个点位已实际采捕,2015贝底播区域的14个点位中有2个点位已被实际采捕,合计至少21个点位已在2017年秋测执行前采捕完毕。因此,这些点位不存在被抽测的必要性。

除了涉嫌财务造假和虚假记载以外,獐子岛在信息披露上也存在重大问题。

通过对公司年报和公告、询问笔录、公司相关财务数据明细和凭证、公司扇贝库存图和底播图、采捕船只航行轨迹数据和采捕面积测算数据、盘点和秋测记录等资料的调查,证监会确认獐子岛没有对其2017年全年业绩与预期存在较大差距的情况进行及时披露。

2017年10月,獐子岛单月亏损1000余万元。11月中旬,公司财务总监勾荣发现扇贝销售数据大幅下降。截至11月末,獐子岛亏损进一步加大,合并后当年利润仅剩5000万元左右,与三季报中全年盈利预测9000万元至1.1亿元相差远超20%。

调查显示,2018年1月10日,獐子岛财务总监勾荣已知悉扇贝12月销售损失400余万元。且在不晚于2018年1月初时,勾荣已知悉公司2017年净利润不超过3000万元,“2017年四季度业绩下滑,全年业绩与原业绩预测偏差较大”,并向吴厚刚进行汇报。然而,直到1月30日,獐子岛才发布2017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随后申请了停牌。

根据《证券法》相关规定,该信息在2018年1月初勾荣将全年业绩与预期存在较大差距情况向吴厚刚汇报时触及信息披露时点,应在2日内进行信息披露。但直到当年1月30日,獐子岛方才对这一情况予以披露,涉嫌未及时披露信息。吴厚刚、勾荣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

根据中国证监会对獐子岛下达的《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吴厚刚及勾荣被处以30万元罚款,证监会对吴厚刚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对勾荣等人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史建磊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史建磊_NBJ1133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最短时间让你张口流利说韩语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