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 正文

北大教授斥河南考试院龌龊行径:我就是被老乡坑过

2019-08-19 19:51:24 来源: 红星新闻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河南籍北大教授称河南考试院“龌龊”回应:不为任何组织写文)

近日,北京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张海霞通过微信公众号发文讲述自己在自主招生中被河南老乡坑过的经历,并发表致歉声明,称自己作为河南人,“为河南考试院的卑鄙龌龊做法”向北大河南招生组和北大招办道歉,为北大对河南的包容表示感谢。

北大教授斥河南考试院龌龊行径:我就是被老乡坑过

↑张海霞通过微信公众号发文讲述自己在自主招生中被河南老乡坑过的经历(截图)

这篇题为《那些年被河南老乡坑过的招生》的文章发自北京大学张海霞教授研究室AliceWonderlab微信公众号。文章写于8月14日,作者张海霞教授在文章中称,河南招生事件出来以后陆续看到更多的真实过程,为河南考试院在其中的“龌龊作风”感到气愤。

文章称,河南考试院打着程序正义的大旗为自己的私心暗渡陈仓,作为河南人,让人欲哭无泪。同时她也表示,这不是自己第一次被河南老乡坑,尽管不参加招生工作,但是几年前也因为爱家乡心切在自主招生中被自己的老乡坑过。

北大教授斥河南考试院龌龊行径:我就是被老乡坑过

文章《那些年被河南老乡坑过的招生》部分截图

文章经过自媒体在网上传播后,引起了网友的热烈讨论,有人认为张海霞敢于揭露黑幕,也有人认为她借助此事炒作。

8月19日下午,红星新闻就此事联系了文章作者、北大信息科学技术学院教授张海霞。她称,记者不需要采访她,应该采访河南考试院和教委,“网上披露的事实非常清楚地指向了问题方。”

对于有评论说其给河南人抹黑、想借机炒作,张教授予以否认,称“我依然爱河南为河南做事,说真话怎么就成了大义灭亲了?只有姑息养奸才算是爱河南吗?只怕是更害河南!”她认为自己不需要回应这些误读:“抹黑河南人的不是我,而是那些不做正经事,还要给自己脸上贴金的人!”

而对于这封道歉声明是否得到校方授意,张海霞回应称:“我是一个学者,精神自由,不受任何限制也不会为任何组织写文。”

北大教授原文:

张海霞︱那些年被河南老乡坑过的招生

【题记】河南招生的事出来以后真的是风风雨雨不断,等这几天陆续看到更多的真实过程展示出来,真的是为河南考试院在其中的龌龊作风感到气愤!前后几次反复,表面上打着程序正义的大旗为自己的私心暗渡陈仓,真的让人不耻!作为河南人,真的是让人更是欲哭无泪,当然这不是第一次被河南老乡坑了,尽管不参加招生工作,但是我几年前也因为爱家乡心切在自主招生中被自己的老乡坑过。

说起来很丢人,因为是跟我毕业的学校直接相关的,所以虽然事情已经好些年,可是我始终耿耿于怀不能放下,也不能把它写出来,实在是很丢人显眼,但是今天这个契机,让我有了再回顾这段痛心疾首的往事的勇气,揭开这个丑陋的伤疤,也许可以给更多的人以警示和提醒:弄虚作假的事不能做就是不能做,占小便宜吃大亏,这些道理从来都不过时

北大教授斥河南考试院龌龊行径:我就是被老乡坑过

这是好些年前的自主招生,我所在的母校,一所以前名震豫北的县级高中,在恢复高考以后的80-90年代出过好几个高考状元的县级高中,2000年以后已经连续好些年没有考过北清了,学校的领导很着急,开始自主招生以后,觉得自主招生是个机会,那时候还有校长推荐和自荐的区别,可是由于学校成绩不好,所以校长推荐的名额是没有的,自荐的学生又不出色(一个县级中学的学生拿不出像样的竞赛和社会实践经历),所以也没有机会,如此这么好几年,一直没有突破。尽管我做为校友也回去过几次做讲座,还担任了某个重点班的名义班主任来鼓励大家,可是也没有什么作用,直到有一年秋天,自主招生报名之前,学校领导跟我打了很多次电话:

张海霞,今年咱们有个学生特别棒!一直是第一名,而且有不错的竞赛成绩,真的很好!你能不能给推荐一下?

资料也给我发来了,盖着红章的学习成绩证明和各种竞赛证书的扫描件:确实很好,在高一高二的几个学期的重要测试中都在2000人中拿到第一名,还有参加市里各种竞赛的获奖证书,对于一个县级高中的孩子来说,真的是很不容易啦!孩子的自荐信也写得非常好,对北大的向往和个人志存高远的追求,让人动容。

我真的是被这个孩子打动了:一个县级中学,这么努力的孩子,这么优秀的成绩,无论如何也要去给他争取一下自主推荐的机会,于是我连夜起草了一封声情并茂地推荐信封口给招办寄了过去,之后还跟河南招生组的老师专门打了招呼(虽然不参加招生工作,但是我常常根据招生组的需要去各地做讲座,也算是积累了一定的人品),希望招生组的老师能够关照一下这个来自豫北小县的第一名的学生,给个来参加自主招生面试的机会。

还好,这个机会终于还是给了,那时候的自主招生考试是春节前后安排在北大举行,正好那段时间我出国开会,也没有看见这个孩子也不知道具体的测试和面试情况,能够拿到这个自主招生的机会,也算是尽到了我这个老乡+校友的责任。

本以为一切顺利,没想到大概是正月十五前后接到这个孩子的电话:

老师,自主招生的结果出来了,我考的挺好的,可是没有拿到加分,那些不如我的都拿到了,你能不能给问问?

我才想起这事,从负责任的角度来说,问下也不过分,于是我给河南招生组的老师打了个电话,想间接含蓄地地询问了一下学生的自主招生情况,没想到,招生组的老师很爽快:

张老师,我们正不知道该怎么跟您说呢?您推荐那个学生考了所有学生中的倒数第一!

天呐!这电话线像是着了火,我这边脸立马烧了起来,这是个什么事啊?!我的母校2000多名学生中的第一名竟然在自主招生考试中考了倒数第一!我立即道歉,挂了电话,感觉到没脸见人,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以后怎么见招生组的老师啊?!

按理说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我也没有再想什么,就是觉得很丢人显眼,也感慨我们这以前牛气哄哄的中学现在怎么堕落到了这种地步!

可是事情偏偏凑巧,那年的高考,我们这个县级中学有个同学考了一个相当不错的分数,差1分就可以上北医啦!于是学校的领导又给我打电话:张海霞,你能不能跟招生组的老师说下,他一直是咱们学校的第一名,这次考这么好不容易啊!看看有没有机会把这个学生录到北医?

什么情况?是我上次推荐那个学生吗?

不是,是另外一个。

不是那个是第一名吗?怎么又成这个了?怎么没推荐这个参加自主招生考试?

这时候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终于说话了:是这个是第一名,那个成绩也不错,但不是第一名,他家长是县里的领导,当时就推荐他了,没推荐这个。

我这头简直是暴跳如雷!这不是坑人吗?!怪不得当时那个考倒数第一,原来成绩本来就不是最好的啊!这根本没法帮啊!

于是,这事就这样在我无比的愤怒之中落下了帷幕,大家心照不宣,再也不谈此事。我欠了招生组的人情,每年都无怨无悔地为招生做很多讲座,但是从来不谈此事,也从来不参与招生和自主招生,当然以后就再也没有写过不认识的学生的推荐信,任谁来说情也不写成了我的规矩!

北大教授斥河南考试院龌龊行径:我就是被老乡坑过

按理说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可是事情真的没有结束,几年后的一天,也是中央电视台那个吹牛跟很多名人是朋友的主持人芮成钢落马下狱的那段时间,我跟我的研究生们一起吃饭,席间谈笑风生,说起学校最近的一切轶闻趣事,一个同学说:

最近有个叫朱**的人天天上十大,他每天在BBS上晒他跟著名教授的合影说是北大某学院的学生,现在已经被人肉出来了,根本不是是北大学生,好像是湖南大学的,真是校园版的芮成钢,真是搞笑!

这下可是引爆了话题,同学们纷纷开始说起这个学生在bbs上晒的段子!

朱**,这个名字却是让我一下子石化了:

这个学生叫啥?

叫朱**,已经查出来了,湖南大学的。

这个名字我太熟悉了,这就是我连夜无眠写推荐信的名字啊!虽然推算一下上学时间,感觉有可能,可是我并不敢确认是这个学生,于是我悄悄给招生组的老师发了个短信:

最新在bbs十大上很火的那个朱**是我之前推荐的那个学生吗?

张老师,是的,我已经把他踢出河南群了!

妈呀,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这个孩子,竟然又来北大了,而且是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北大的头条!我真的是感觉到无地自容,这真的是我地地道道的老乡啊!

考不上北大,上湖南大学也很好;想上北大也不过分,从湖南大学再考北大的研究生机会也很多;研究生考不上北大也不难看,也可以欢迎来北大旁听,即使不是湖南大学毕业在北大旁听的人多了去了,还有很有名的北大边缘人呢!

可是一个持续假冒北大学生还不停地炫耀的人就很过分!这也是他在北大被人肉上头条的主要原因,实在是让人作呕!

仔细想想到底是什么让这个孩子走到了这样明目张胆不知羞耻地造假的这一步?!

是那些曾经帮助他们造假的师长和帮凶们!

可以说,如果家长当时不去学校找关系,学校不至于失去原则去推荐他;他的家长因为爱子心切去学校活动,而学校的领导们又都是明白人,主动地践行了“凡事为领导服务”的潜规则,就这样主动和被动地成了这件事情的帮凶,为学生造假材料,包装了一个高大上的虚假的学生,可是,这个包装的过程孩子是清楚了,他却信以为真了,忘记了自己的真实水平,想想他春节后给我打电话的语气,俨然是把自己真的当作第一名的啊!这样的恶果就是助长了他无法抑制的虚荣心,才有了后面这个天大的笑话!真的不知道他的一生会怎么走,可是这样的孩子,真的是很可怕,和芮成钢一样,浑身上下是虚假的!而他还不自知!

北大教授斥河南考试院龌龊行径:我就是被老乡坑过

回看我亲历的朱**这个事情的发展,真的是非常的愤怒:不是愤怒这个孩子多么地不可救药,而是愤怒这件事情中的师长和帮凶们:愤怒他们利用我家乡人的感情,愤怒他们竟然公开在招生资料中弄虚作假,愤怒他们这种“瞒天过海占便宜”的心态!岂不知是让我在学校一直抬不起头来!更可恨的是他们看似“为了孩子好”的行为直接害了这个孩子和另外一个孩子!这也是为什么从那时起,将近十年尽管机会很多,但是我始终不愿意回中学的母校,始终不愿意再去面对这个丑陋的伤疤,这个坑我最深又让我无处诉说的河南老家、这些打着关切家乡的正义之名绑架我的河南老乡!

再看这次河南招生的事情那些不合格的学生,在以河南考试院为首的各位师长以程序正义的名义“帮助”下又要实现逆袭,对于学生是福是祸,尚未可知。但是我知道的是这样以程序正义的名义实际是伤害了绝大多人的真正利益放一粒沙子进来肯定就少了一粒金子

当然,这事对于学校产生了巨大的负面影响,对于那些辛辛苦苦工作在一线的招生老师更是非常不公平!真心感谢他们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顶着巨大压力为了最大化保护考生的利益做出的让步和努力,真心不易。作为河南人,在这里,我要对他们表示衷心的感谢和诚挚的歉意。

北大教授斥河南考试院龌龊行径:我就是被老乡坑过

致北大河南招生组和北大招办,

作为河南人,我为河南考试院的卑鄙龌龊做法向你们道歉,感谢你们忍辱负重为河南考生所做的一切努力。作为在北大的河南人,为河南考试院在招生中的龌龊操作和小伎俩给学校带来的巨大负面影响,真诚表示歉意,为北大对河南的包容表示感谢。经此一次,我也更深入理解北大兼容并包的家国担当,更爱北大,作为在北大的河南人一定会更加努力。尽管河南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请相信:河南还是好人多。再次真心感谢,真诚道歉。

张海霞2019年8月14日

北大3次退档过线贫困生 拉锯战后河南方面同意退档

2019年,北京大学在国家专项计划中向河南省理科投放8个招生名额。排名第八的考生分数为538分,超过一本线36分,服从专业调剂,后被北大提档。但北大提档20分钟后,就以考生入学后完成不了学业会被退学为由,申请退档。河南省教育考试院并不认可这一理由,回复表示,河南整体生源质量较高,考生基础扎实,请考虑为盼。但北大继续以同样理由两次提出退档申请。三回合拉锯后,河南省教育考试院最终同意北大退档。

河南贫困考生过线却被北大三次退档 北大:将补录

北京大学在河南省招录“国家专项计划”的工作受到社会舆论关注。北京青年报记者8月11日从北京大学获悉,北大对此非常重视,第一时间成立专项工作组,全面了解核实河南省“国家专项计划”招生录取的具体情况。会议审议认为:2019年学校在河南省“国家专项计划”招生任务已经完成;鉴于河南省“国家专项计划”录取工作采取按顺序志愿投档的方式,已退档的2位考生达到了同批录取控制分数线且符合录取条件,应予录取;退档处理过程存在不合规之处,招生办公室的退档理由不成立。招生委员会决定按程序申请补录已退档的2位考生。


史建磊 本文来源:红星新闻 责任编辑:史建磊_NBJ1133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投资自己,才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