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被Angelababy一句话戳痛

2019-07-08 21:01:28
0

分别的时候要用力一点。

本文系网易沸点工作室《谈心社》栏目(公众号:txs163)出品,每天更新。

十几年前,林志炫唱了一首《凤凰花开的路口》:

“青春带走了什么,留下了什么,

剩一片感动在心窝,

时光的河入海流,终于我们分头走……”

他把分别的故事缓缓道来,一曲成为经典。

正值毕业季,胡夏在综艺里翻唱了首歌。

歌曲之外,还有四位素人的旁白。

即将毕业的女孩儿嘱咐好友:

“老马,我会每天给你打电话,你可千万不要嫌我烦。”


退役的小伙子离开了部队,却从没有忘记当初的约定和誓言:

“若有战,召必回!”


一位阿姨的老伴得了阿兹尔海默病,什么都忘了,也没忘记每天对她表白:

“老伴,我爱你,我永远地陪着你”。


还有小女孩,向已经去世的妈妈深情告白:

“妈妈,你离开我已经有八十六天了,但是我只梦到你三次。

又一次,你穿着宝蓝色连衣裙,你瘦了很多。

你臭美地问我你漂不漂亮,很漂亮……

妈妈,我一切安好……你好吗?”


听完后,几位嘉宾都落下泪来。

Angelababy红了眼睛:

“相信每个人心中都有着自己思念的人和事。

但世界上唯一没有解药的毒,就是思念。


一句话,戳中了无数观众的泪点。

我们都曾经历离别,也都曾心藏牵挂:

有的离开,是为了下次更好的相见;有的离开,转身就是永别。

只是,有些人在心里,永远不会忘记;时间、距离,都无法轻易抹去回忆。

1

“朋友”这个词,本就意味着牵挂

有人感叹:”这是一个流行离开的世界“。

岁月才不管我们是否擅长告别,分离随时都在上演。

微博“晒一张手机里最舍不得删的照片”话题下面,有网友晒出了大学室友们的背影。

毕业那天,一个宿舍,六个女孩,分别回到五个省,

最远新疆,最近河南。


还记得大一刚入学时的情景吗?/ 微博

作为本地人的她,笑嘻嘻地把每个人都送到火车站。

室友们走后,她一个人哭到停不下来:“不知道这辈子还能再见几次。

哪怕现在通讯如此便捷,交通如此发达,可有些人,也不是想见就能见的。

只能在心里默默祝愿:“希望我爱的姑娘们,都过得好。”

《少年说》里有一个女生叫王馨。

初中时,她被班上男生嘲笑不好看,逐渐变得自卑胆小,害怕和男生说话。

高一后,王馨遇见了人生第一个男同桌李铭浩,一个外表看起来有点“凶”,实则非常暖的男孩。

他不仅不嘲笑她,还会听她诉说自己的烦恼,和她分享自己的心事。

匆匆三年,转眼毕业在即。

王馨在天台上大声喊:“李铭浩,谢谢你,很幸运能成为你的同桌。

希望毕业以后,你也能遇到一个让你变得更优秀的人,就像我遇见你一样。”


如果去大学后,还有男同学欺负你的话,打电话给我,我来找你。”

“不管到哪个地方,都希望你不要忘了我,这个曾经陪伴着你的同桌。”

王馨在台上感动得双眼通红,大声喊了一句:“好!

然后掩面离场。


有一种思念,能给人力量。

因为有你的温暖,你的承诺,我不再自卑怯懦,不再畏惧将来。

有的朋友,即便分开数十年,相隔上万公里,也依然不会忘记。

深圳卫视曾有一档寻人节目《你有一封信》。

有一期,是一位80岁的老人颜世伟,想要寻找老朋友刘元江,从分别后,他已经找了他六十年。

颜世伟记得读书时,他得了“大骨节病”,是这位老朋友在零下30度的环境里,舀着冰冷的河水给他洗脖子;

他记得1955年,他得了肺结核,刘元江一个人供养着家里6个人生活的情况下,给他寄了救命的40块钱;

他甚至清晰记得他们分别了“62年8个月,到今天是26天”。


无论他记不记得我,他在我心中都一样重要 / 《你有一封信》

节目组辗转找到了刘元江,终于重逢的两位老人相对而坐,80岁的颜世伟带着哭腔一声声询问刘元江还记不记得“我们共同走过的路”。

鸭绿江的波涛、帽儿山的云雾、蚂蚁河的冰霜、大礼堂的钟声……

81岁的刘元江有些恍惚,似乎能想起来一些,但又什么都记不清。

最后,他哭了,手足无措地一遍又一遍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忘了,我真的忘记了。”


81岁的老人泣不成声 / 《你有一封信》

那些他帮助过颜世伟的事情,他通通忘了。

他只记得,一个叫颜世伟的故交,曾经给他带了一袋国光苹果,他很想念他。


时隔62年,他们经历了许多事,忘记了许多事情,到头来,互相只记得对方对自己的好。

颜志伟早就预料到,自己寻找会和老朋友“见面不识”,可他说:

“即使他把我忘了,他在我心中的分量,一分也不会减少。”

等到回忆渐渐清晰,两位老人已经是老泪纵横。


“我找了你六十年” / 《你有一封信》

这期节目的名字,就叫《有些人在心底,从来没忘记》。

这就是真正的朋友:

大家散落天南海北,终将有各自的人生,只是心里会一直揣着对彼此的牵挂思念。

2

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Papi酱曾列出自己的人生排序,把伴侣排第二位,仅次于自我。

她说,比起父母,伴侣才是陪伴自己人生最长的那个人。

可生老病死本是人生常态,再长的陪伴,也有分离的那一天。

网友讲述自己爷爷奶奶的爱情:

初二那年,奶奶因瘫痪去世。爷爷从此一个人住在郊区里,陪伴他的只有狗和院子。

有一次高血压病发,中风昏倒。爸爸妈妈提出要给爷爷再找个伴,他却拒绝,“我这辈子只有你妈妈这一个妻子。

后来,爷爷脑萎缩,渐渐记不清事情、亲人,却始终记挂着奶奶。

春节的某一个夜里,孙子问他,“符爱英是谁?”

他异常清晰:“那是我爱人。”


没办法忘记我的爱人 / 豆瓣

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忘了所有事,也没忘记爱你。

《人间世》里,有这样一对夫妻:丈夫黄健和妻子黄玉兰。

40岁的黄健被诊断出患胃癌晚期。

他清楚自己的病情,但依然答应妻子,把“好好活着”当目标、当理想、当追求。


他答应她要好好活着 / 《人间世》

在最后的日子里,黄玉兰像往常一样,给他喂饭、洗头、按摩……

黄健心怀感激:"谢谢"。

黄玉兰却不允许:“我们之间不需要说谢谢,下次你要是想谢谢我的话,亲我一下就可以了。”


爱人之间哪需要道谢 / 《人间世》

黄健最后还是走了,黄玉兰抱着他,一边流泪一边唱歌“相信你还在这里,不曾离去……”

她对自己说,“不要怕,大胆往前走。”


转眼又泪流满面,不能自已:

“你知不知道,我很想你……”

在上海一栋普通的居民楼里,住着98岁的饶平如。

十一年前,妻子毛美棠去世。

他难以释怀,于是用一本画册,记下了两个人相识、相知、相守的故事。

第一次见面的情景还历历在目,“有一个窗子,,窗子撑开来,有一个小姑娘,一手拿镜子,一手擦口红我想大概就是她了。”


初见 / 《平如美棠:我俩的故事》

恋爱、结婚,他们曾被迫分离22年,也曾因生活艰难度日,却一直没放弃彼此。

相伴78年,青丝都成了白发。

2008年,毛美棠患上了老年痴呆症和尿毒症。

她开始说胡话,乱发脾气,原本贤惠能干的人,变得不能自理。

可忘了所有,也没忘记叮嘱饶平如:“你不要乱吃东西啊。”


忘了什么也忘不了关心你 / 《平如美棠:我俩的故事》

2008年,毛美棠去世,从此天人两隔。

在绘本里,饶平如摘抄了一句白居易的诗:相思始觉海非深

在最后一页,他写下了注解:海并不深,怀念一个人比海还要深。

龙应台说:幸福就是,头发白了,背已驼了、用放大镜艰辛读报的人,还能自己走到街角买两副烧饼油条回头叫你起床。

世事无常,能白头到老,是有多么幸运。

3

“那个世界上最亲的人”

前一阵子,王宝强妈妈突然去世,离开时,只有66岁。

他曾在综艺里说,自己最遗憾的事情,就是这些年,陪伴父母的时间太少了。

见多了两地分离的思念,天人永隔的遗憾。

我们能和亲人相处的时光,真的没有那么长。

冯刚,一名边防战士。

年少时,因为家境,他放弃了读大学,早早就离家参军了。

又是一年年关,冯刚拨通了妈妈的电话,吞吐地说着:“妈,今年可能不能回家过年了。”

电话那端,妈妈情绪激动,一再追问,那到底何时才能回家过年?

心虚的冯刚只能低声应着:“明年,明年肯定回来。”


明年一定回家 / 《念念不忘》

可明年又明年,这样的话,他已经说了八年。

眼见儿子今年又不能回家过年,思子心切的妈妈忍不住买了车票,带着女儿一同看望多年未见的儿子。

连续坐了两天火车后,妈妈终于见到了儿子冯刚。

短暂的相聚中,他们一起看雪,一起聊家常,。

冯刚还红着眼眶为妈妈唱了一首《军中绿花》:

“妈妈,你不要牵挂;孩儿我已经长大。

站岗执勤是保卫国家;风吹雨打都不怕。

......

待到庆功时再来回家,再来看望好妈妈。”

短暂的相聚后,冯刚照常执勤上岗,并未因亲人到来而告假。

他哽咽着对妈妈说:“对不起,妈妈,我在站岗,不能送你们了。你们路上注意安全。”

别人问他:“想妈妈吗?”

“当然想。”

他擦了擦眼泪,没有回头,没有转身。

十一年前那场大地震,让刘阳失去了父亲。

他对父亲的最后印象停留在地震前一天的早上:

父亲准备去市场时,走进他的房间,给他盖好被子,在他的床头上放好了生活费。


汶川地震幸存的班级初三四班的回访 / 《后来的我们》

11年过去了,刘阳从稚嫩的初中生变成了家里的顶梁柱。

可他一直无法释怀:当时都没有睁开眼睛,说一声“爸你走啊。”


耿耿于怀一辈子的事情 / 《后来的我们》

除了后悔,只剩下无尽的思念。

沈阳一位80后女孩,在七年间,写了一千多条微博给去世的母亲:


“妈妈,我很想你” / @璐璐给妈妈的信

她说自己和母亲缘浅,只做了30年母女;

说自己和妈妈之间,没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但如今想起,每件都难忘;

她事无巨细地向母亲汇报自己和家人的生活近况……


好像你还在我身边 /@璐璐给妈妈的信

“从你离开后,我学会了放平看淡所有挫折。

唯独学不会,淡忘你。”

两位满头银发的老人,一个坐在车上,另一个在车下拉着她的手,两人都在哭泣。

车上的老人是妹妹,已经80多岁;车下的老人是姐姐,已经90多岁。

妹妹远嫁,不远千里来看望姐姐,临别时,有了这一幕。

虽非生离死别,但到了这个年纪,“见一面就少一面”。


两位白发老人手拉手痛哭

韩寒在书中写:

“分别的时候要用力一点。

多说一句,说不定就成了最后一句;多看一眼,弄不好就是最后一眼。”

看似悲观,却道出了人生的真相: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来日方长,哪有什么后会有期、江湖再会。

太多的分离,没有再见;太多的思念,根本没有解药。

或许长大就意味着不断的告别,也恰恰是这些分离,让我们开始学会珍惜。

此后会更懂得,那些看似不紧急却非常重要的事,其实现在就可以做——

向爱的人表达爱,有空的时候给家人打个电话,主动联系许久未见的好朋友……

天涯海角,盼君安好。

谈心社,这里是年轻人谈心的地方。微信搜索“谈心社”关注我们,倾诉你的故事吧。

erweima 扫一扫关注杂家 更多有趣内容

谈心社

深夜谈心 彼此相遇

erweima

扫一扫关注杂家 更多有趣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