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 > 正文

党中央点将 张爱萍整顿国防科委:拿出像样的武器

2019-06-15 21:53:40 来源: 中共党史出版社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张爱萍将军整顿国防科委)

1975年年初,邓小平、叶剑英主持国务院、中央军委工作后,把发展国防科技作为实现国防现代化的战略任务,确定了导弹和核武器的研制规划。

党中央点将,张爱萍走马上任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正在蓬勃发展的国防科技事业同其他领域一样,遭到严重的干扰、破坏。许多部门和单位陷于瘫痪、半瘫痪状态,科研和生产难于正常进行。由于周恩来等领导同志排除干扰,广大科技人员、干部和工人坚持工作,才使我国于1967年、1970年先后爆炸了第一颗氢弹,发射了中远程地对地导弹和“东方红”人造地球卫星。但是,“批林批孔”运动兴起后,张春桥大讲要警惕“卫星上天,红旗落地”,江青、王洪文直接插手国防科委,煽动少数人“冲破障碍”、“放火烧荒”,把已被搞乱了的国防科委搅得更加不得安宁,科研、生产形势再度恶化。

于是,整顿国防科委的任务刻不容缓地提上了议事日程。

为了加强国防科技的领导力量,1975年3月8日,党中央决定由张爱萍重新出任国防科委主任。

张爱萍,1910年出生,1925年投身革命。全国解放后,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先后任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兼国防科委第一主任、国防工办副主任。他曾连续三次成功地组织、指挥过我国原子弹爆炸试验。“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张爱萍被扣以各种莫须有的罪名,受到残酷批斗。1967年张爱萍身陷囹圄,在“一方斗室,四壁漆黑”中被关了五年。直到1972年4月,独处近五年的他才得以与妻子、儿女相见。此时,他已身体病弱、左腿跌断。也在这时,他才得知1971年9月“林彪外逃摔死”一事,写下“洞中朦胧世奇变,说是冰雪已将融”的诗句。1972年1月,张爱萍被宣告解除隔离审查。1974年10月,张爱萍参加国庆招待会,向社会正式“亮相”。

张爱萍复出后,受到老战友和老熟人的欢迎。当有人对他的“解放”表示祝贺时,复杂的内心感受竟使他一时难以对答。七年蒙冤,五年监禁,他在获释时得到的审查结论却是:“除犯有美化吹捧刘少奇、彭德怀的错误外,未发现其他问题。”这种荒谬的审查结论与他经受的摧残、折磨加在一起,正好应了他在“文化大革命”发动时说的一句话:“为了培养革命接班人,我们这些人就是要当假设敌嘛!”因此,当有的老同志对他获得解放后并没有表现出高兴情绪感到不理解时,他的回答是:“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强盗把你抓去再放出来,你还去感谢强盗吗?”怀着对“文化大革命”的怀疑和对不择手段地整人的林彪一伙的痛恨,张爱萍在获得行动自由后,对现实政治和党内许多问题一直保持着“洞中人”超然物外的沉默。

谈起1975年重新出任国防科委主任这段经历,进入耄耋之年的张爱萍回忆说:参加国庆招待会后,叶帅找我谈了三四次话,要我到国防科委。那时,原子弹、导弹的研制都停了,乱得很。我不想干。我在监狱里就想,为了共产党,帝国主义关我,国民党关我,我非常乐观。现在共产党把我关起来,说我是三反分子、反革命、特务、假党员。历史事实是明摆着的嘛!1972年底,我从监狱出来后,很多老同志要我写申请,恢复党籍,继续党的生活,我都没同意。叶帅找我,我也不想干,要当老百姓。叶帅一直谈,说无论如何你还没有离开革命嘛!我只好不再坚持。

在张爱萍对是否接受任命犹豫不决的时候,他去看望了邓小平。新中国成立后,张爱萍与邓小平交往不多,但在1962年确定原子弹上马并由张爱萍组织试验时,邓小平所说:“你们大胆地去干吧,成功了是你们的,失败了是我们书记处的”这句话对他影响很大,以后常常提起。张爱萍在同邓小平的交谈中,讲了叶帅动员他出来工作的事。邓小平说:人家让你工作就工作嘛,工作总比不工作好。这之后,张爱萍明确向叶剑英表示:服从组织上的决定。

这期间,张爱萍还登门拜访了一些原国防科委的领导干部,包括曾揭发、攻击过自己的人。他临危受命,不计前嫌,以事业为重的精神很快消弭了运动造成的隔阂。在相互谅解、沟通的基础上,国防科委组成了新的领导班子。

听说张爱萍重任国防科委主任,科委机关的大多数人深感振奋。机关为他布置了宽敞的办公室并配备了工作人员,可连等几天却不见他的踪影。一打听才知道,张爱萍在三天前就带领工作组径直去了研制航天技术的核心部门,当时的国防尖端事业的“重灾区”——七机部。

张爱萍决定从七机部入手,扭转国防科委的混乱局面。他率工作组先后来到研究运载火箭技术的第一研究院和生产运载火箭陀螺仪及平台的二三○厂。“文化大革命”前他曾来过这里。那时,这里是人才荟萃、设备齐全、环境整洁的幽雅庭院,而此次他在这里目睹的,却是一片破落、衰败的景象。张爱萍进厂第二天,厂里便出现了醒目的大标语:“张爱萍,我们这里关你什么事?你从哪里来还滚回哪里去!”张爱萍不予理睬,策杖而行。

在七机部,张爱萍了解到,“文化大革命”发动后这个部分成了好几派,“山头”最大的是“九一五”派和“九一六”派。这两派各有自己的通天人物和一帮人马。长期以来,这两派为争权夺利,你攻我斗,久斗不衰,打派仗搞得在全国出了“名”。国防科委大批从国外学成归国的科技专家和没有留过学的技术人员,被说成“里通外国”、“特务”,受到残酷批斗,有的被折磨致死。科研、生产受到冲击,产品质量下降,研制周期拖长,1965年中央确定的发展规划和试验任务连一半也没完成。1974年进行了三次洲际导弹试验没有一次成功……最让他恼怒的是,我国科技人员在外国专家撤走后,自力更生,艰苦创业,靠着住地窑、吃咸水创建起来的科研基地和研制设备,竟像遭到“刀劈斧砍”一样,被肢解、毁坏得面目全非了!他的所见所闻,很快化作了激愤的语言:

你们把七机部搞成这样子。真是五马分尸,刀劈斧砍,九年无宁日!

搞尖端、搞导弹的战略核武器的钢材随便成吨地倒卖出去,拿来做自己私人的东西。许多食堂的桌子、凳子都搞光了。厂房破坏,五层楼上厕所的水一直灌到楼下。各楼层垃圾成堆,汽车进去只能在垃圾上开来驶去。精密仪器不精密,量具54.3%不合格,有些工厂的扳子、钳子生了锈。闻名全国的还有8923部队,以后又叫8200部队。我开始不懂。后来知道是指上午八点钟上班九点钟下班,下午两点钟上班三点钟下班,就叫8923部队;以后发展成上午八点钟上班,点个卯就走,下午两点钟上班,两点钟就下班,所以后面叫零零嘛,就成了8200部队。

有的领导干部,两眼一闭,养得胖胖的,说现在叫小病大养的时代。几个败家子,没有志气的家伙,把家都败掉了。

二十一基地,试验场区工号里的测试仪器设备被破坏后,又有新的破坏。这是极大的破坏!一些人还在那里打派仗。你们为什么无动于衷?!

张爱萍几乎逢会必讲,见人必说。于是,攻击张爱萍的大字报多了起来,说张爱萍推行“唯生产力论”,多次讲“今不如昔”,“算‘文化大革命’的账”、“污蔑‘文化大革命’的大好形势”、“到处骂人”……

对此,张爱萍公开回答:不是有人骂我搞复辟吗?我还要讲几句复辟的话。有人说,我的讲话有今不如昔的意思,我还没有用“今不如昔”这个词,但是,我的意思就是有。你们七机部的情况比比过去的老五院,到底怎么样?你们干了些什么?你们的党性哪里去了?他们对我说,你讲得不错,就是骂得太凶了。我看如果太客气的话,就是对党犯罪!

“还我旧时精神”

国防科委组建新的领导班子不到一个月,党中央就对研制导弹核武器提出了要求,3月底,批准了国家计委、国防科委等单位关于发展我国卫星通信工程的报告。

面对党中央的要求和国防科委的混乱局面,张爱萍上任不到一个月,写下《重上征途》的诗句抒发情怀,其中有这样的句子:“久困重围冲破,今朝又催征程。”,“摧枯拉朽邪恶镇,还我旧时精神。”

张爱萍把消除派性作为重点,在大会小会上对派性展开了坚决的、毫不留情的批判。他说,凡是按党性办的,我们都欢迎。我们不能牺牲党和国家的利益来等待某一个人或某几个人,我们已经等了好几年了。我还是那一句老话,你睡到三更半夜好好想一想,难道不感到痛心吗?继续搞你那个小宗派,不要说党性,连人性、良心都没有。有的人嫌我糟蹋他,骂得太厉害了。你不改,我还要骂,而且要骂到底。他向广大干部群众发出号召:七机部处在艰难的时期,每一个人都要挺身而出,担负起责任,排除一切阻力,把这个局面扭转过来。

3月27日,张爱萍在七机部厂、所、部、站干部会上讲话,第一次在七机部、在整个国防科委提出整顿的任务。他说:同志们!你们鼓掌让我来讲话,是不是要我讲一点好听的话?现在我还没有好听的话讲,想讲一点不好听的话,等你们把工作做好以后,我再专门来讲好听的话。接着,他指出七机部存在的主要问题是:

第一,毛主席的三项指示在这里没有能够得到贯彻执行,而有些部门根本没有执行。有的人天天发表议论,慷慨激昂,说得天花乱坠,对毛主席的话,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就是不听。

第二,林彪反革命集团的余毒没有完全肃清。这个余毒是什么?我认为,最大的罪恶是破坏七机部党内党外、上下左右的团结,搞分裂,把七机部搞乱了……讲什么这一派,那一派,有很少的头头,利用派性掩护他们的活动,利用派性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名誉、地位。另外,还利用派性搞他的阴谋活动,掩盖他做坏事,而派性又掩护了他。这就要告诉同志们,用毛主席的话大喝一声:同志,该猛醒了!所有的人都要觉悟起来。什么你是我非,我这一派正确,你那一派不正确。广大干部、群众、知识分子都是好的,要改变七机部的面貌。

他提出:我们必须整顿,特别要整那些派性迷了心窍的。要在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的统一领导组织下,在最近几年拿出像样的武器来。从现在起,我们要好好记住党的利益,团结起来,共同奋斗,上下一条心,紧密合作,互相支持。如果有人继续派性迷了心窍,我们就不能不采取组织手段,将他开除出七机部了。为了党和国家的利益,我们是不怕派性的压力的。七机部要树立这样一个风气,就是敢于打击歪风邪气,勇敢扶持正气。

6月16日,国防科委临时党委给中央递呈了《关于解决七机部问题的报告》。其中提出:要把失去的时间抢回来,尽早实现毛主席、党中央批准的战略导弹核武器计划;立即调整和加强七机部的部、院两级领导班子;放手发动群众,讲路线、讲大局、讲党性、讲团结、讲纪律,彻底克服派性;落实各项政策,发挥有实践经验的老工人和技术人员的作用;建立严格的科学管理和必要的规章制度,建立正常的科研生产和工作秩序六条措施。报告最后说:“现在,无论从全国的形势来看,无论从七机部内部或外部的条件来看,都是必须坚决地采取断然措施的时候了。”

事过30年后,回想起当年的情景,张爱萍激动的心情仍溢于言表,他说:一接触工作后,看到那些人把党艰苦奋斗取得的事业败坏到那种程度,真是恼恨透了!没有想到别的,没有想到个人,只想怎么赶快把党的事业恢复起来。那些科学家也是这个感觉。在艰难困苦的情况下搞尖端武器,花了多少力量啊!苏联专家撤走后,原子弹是“上马”还是“下马”?在中央决策层内引起了争论。记得在政治局会上,陈毅坚决反对不搞原子弹,说:我们中国人哪怕把裤子当了,都要搞!其他几个元帅都赞成。毛主席、刘少奇决定重新调查研究,自己搞。这样,在经济、技术那样困难的情况下,才艰苦奋斗搞起来。原子弹、氢弹、导弹发射成功,多么振奋人心啊!全世界都震动了。所以,看到这一帮败家子,把我们的事业败坏成这样,真是心痛透了、气愤透了、恼恨透了!对这些人还不该整吗?当时想的就是怎么把我们的家业尽快复兴起来,根本没有顾忌个人。

中央给你们“尚方宝剑”

在整顿经济、整顿军队的过程中,邓小平、叶剑英等中央领导也关注着国防工业和国防科技面貌的改变。

4月至7月,中央先后召开国防工业重点企业会议、国防科委汇报会议、军委扩大会议。这些会议针对“文化大革命”中军队建设受到的破坏,对整顿军队进行了部署,强调在抓编制,压缩军队定额,调整各级领导班子的同时,要抓装备,把精简整编节省下来的军费,用于加强军工生产。通过精简整编、加强装备、搞好军事训练等,提高部队的战斗力。因此,整顿国防工业和国防科技,搞好常规武器和尖端武器的生产,成为推动人民解放军转向正规化、现代化建设轨道,使之走上精兵强军之路的重要措施。

在国防工业重点企业会议上,邓小平说:你们牌子不硬,用国务院的牌子,中央给你们“尚方宝剑”。要派真正懂得群众路线的、强的干部,不要派和稀泥的人,前怕狼、后怕虎,不敢讲话不行。一定要建立敢字当头的领导班子,配备好一、二把手。还说:一定要坚持质量第一。现在的军工产品是现代化武器,更要注意这个问题。质量问题与建立规章制度有关。没有必要的责任制度,质量难于保证。同时,要把科研工作抓紧,有好多军工产品,由于技术没有过关而不能正常生产。要发挥科技人员的积极性。科技人员应当受到重视,要给他们创造比较好的条件,使他们能够专心致志地研究一些东西,这对于我们事业的发展将会是很有意义的。他还讲,群众对生活方面的议论是相当多的,不要以为都是讲怪话。我们党和国家一定要关心群众生活,现在应该提出这个问题了。

为了落实国防尖端武器的研制任务,5月19日,邓小平、叶剑英、聂荣臻等军委领导听取了国防科委关于科研试验、发展规划的汇报,并作了指示。

邓小平说:不准再打派仗,凡是打派仗的,坚决按中央9号文件办,不管什么老虎屁股,都要摸。他对张爱萍、钱学森等国防科委领导说:你们要勇敢地干工作,不要怕说错话。只要你们大胆工作,错了,我和叶帅负责。他还针对那些仍在打派仗的人说:这样下去太不能容忍了!不能让国家利益等待他们,现在应该这样提出问题。大字报一万张都不怕。凡继续闹派性的坚决调开,你们调不动,军委调。配的新班子一定要团结的、稳定的、能干事的。吃饭不干事的,调出工作岗位,做编外处理。要特别注意培养一批年轻的、有发展前途的科技人员,放到适当的领导岗位上。他强调,不要慢慢吞吞的,等不得了。要实现计划,没有这样的决心和组织措施不行。几年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对那些闹派性的人,铁路系统规定了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改了的,留下工作;一个月不改的,坚决调开。你们也动员一下,限定个时间,7月1日好不好?党的生日,从7月1日这天开始,继续搞派性的,坚决调走。调了,又冒出来,怎么办?再调。不这样不可能把事情办成。七机部搞什么“九一五”派、“九一六”派,大家都要做“七一派”,就是“共产党派”,“毛主席派”。

他对张爱萍说:听说爱萍去七机部还有大字报?又问:你还在七机部吧?没有被撵跑吧!要待下去,不要怕抓小辫子。他们(指派头头)总以为代表了好多群众,其实靠不住。你们可以问一问群众,有谁愿意跟资产阶级派性走的?还说,要建立严格的科学管理、科研生产制度。特别是尖端的东西,没有严格的规章制度,一个小零件,就可以毁全局。

叶剑英说:关键是领导。还搞派性的要调离,要按照9号文件同派性作斗争。这个问题不解决,就不能安定、团结,不能搞好科研。要坚决把中、下层优秀分子提上来、用起来。还说,千千万万要注意,争取时间,搞好备战。凡是影响安定、团结,妨碍事业发展的人,要坚决调出来。只要群众动员起来了,少数坏人就孤立了。

这次汇报会结束后,中共中央于5月下旬批准了关于导弹核武器的研制规划和常规武器十年发展计划。6月30日,党中央发出第14号文件,批发国防科委《关于解决七机部问题的报告》,要求国防科委临时党委和七机部党的核心小组“坚决贯彻执行”报告提出的整顿措施。中央14号文件,是一个巩固、发展七机部已取得的整顿成果的重要文件。它的下发,与整顿铁路的9号文件、整顿钢铁的13号文件一样,是整顿工作广泛展开的标志,反映出整顿工作正在国防科技和国防工业领域深入发展,并取得阶段性成果。

7月16日下午,叶剑英、李先念、陈锡联、华国锋等军委和国务院领导又一次接见七机部、国防科委、二机部、上海市等单位的部分同志,要求迅速改变七机部的面貌,完成党中央批准的研制规划。叶剑英强调,毛主席、党中央最近批准了国防科委的规划。七机部、二机部、上海担负着很重要的任务,要限期实现这个规划。解决七机部的问题,中央认为不能再等待了,一定要迅速改变“老大难”面貌,把失去的时间抢回来。

大家都做“七一派”

中央对国防科委的支持和要求,使张爱萍深感责任重大。他拖着初愈的伤腿,带着以备心脏病发作时急救用的氧气袋,起早贪黑地奔波在国防科委的一个个基层单位和试验点上。

所到之处,他看到了国防科技事业遭受的严重破坏,也结识了许多令他难以忘怀的基层科技人员、干部和工人。

他了解到,有些科技专家、基层干部刚被结束批斗,或从“牛棚”里放出来,就回到实验室里继续研究,或返回工作岗位继续工作。

在南苑机场,张爱萍与一位工人出身的生产科长谈到这些年个人的境况,这位科长说:我们只能讲党的得失,不能讲个人的得失。这句话,使他深受感动。

在二三○厂召开的一个座谈会上,一位女工说:“这几年我们是在‘吃’社会主义。”张爱萍表示不解其意。女工回答:“拿着国家的工资,不干活,有的人对公家的东西想拿就拿、想砸就砸,这在哪个社会能行?这不是吃社会主义吗?”张爱萍当即建议大家,为这位女工的这番话鼓掌。

张爱萍还了解到许多类似的事例。这些科技人员、干部和工人热爱祖国,在动乱中排除干扰,坚持科研和生产。他们献身国防科技事业的精神,深深感动着他。张爱萍深信,整顿国防科委,把国防科技搞上去,必须依靠这些科技人员、干部和群众。

基于这种信念,张爱萍在干部、群众中召开各种会议,公开发表讲话,直接地与大家交流思想。他坦率直言,言之切切:我是骂过人,因为确实恼火,确实痛心,确实愤恨。过去几年,林彪对这里破坏很大,这几年又搞成这个样子,难道不愤恨吗?!凡是以党的利益、革命利益为重的人,凡是有爱国之心的民主人士,难道能忍得住、不着急吗?我们不是历来如此嘛!就是这几年搞成这个样子,搞得乱七八糟。过去由于林彪干扰,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九一三”已经过去几年了,我们的事业发展了吗?他严正宣告:搞派性不改的人,像火车头上的灰尘,历史的火车头是要前进的。火车一开,灰尘就飞了。现状必须改变。整顿七机部是势在必行,也是人心所向。

在反对派性、恢复正常的科研和生产秩序的过程中,张爱萍对整顿国防科委的思路愈加清晰了。五六月间,他提出了思想整顿和组织整顿的问题。他说:整顿,首先从政治思想上整顿。大家都应该在党性之下,共同按照毛主席的指示、党的政策、党的利益高于一切的原则来办一切事情。把毛主席为我军建立起来的一整套优良传统作风恢复和发扬起来。不要以为林彪垮台了,林彪一类人物就没有了。必须反对那种以派压党,在军队搞个人名堂的行为。今后不论谁妄图在军队搞个人名堂,要顶,要坚决进行斗争。要毫不留情,针锋相对,寸步不让。

他又说:政治思想整顿之后,在这个基础上进行组织整顿。现在,许多地方党委也没有正式的,是临时的,这就意味着正常的秩序、职能组织还没有健全起来,或者没有建立起来。因此,要健全、恢复各级组织的职能。我们的工作,必须各按系统,各按职能,分工负责,统一协同,有组织、有秩序地进行。他列举了两个单位的情况,说这样不仅是组织庞大,而且重复。你搞一个指挥部,他又搞一个办公室,花样翻新,这种现象正常吗?我以为是不正常的。如果那个组织不适当,就应该改组、撤销。关于组织整顿,张爱萍在6月2日的一次会上进一步强调:对于不能改变落后状态的领导班子、领导机关应当改组,统统撤掉,从上到下一律如此。湖南的张平化办了一件大事,对什么火线入党、突击入党的人,统统不算,重新按照党章接班人的五条标准,严格按入党手续讨论批准。我们也要研究研究,是否有这种现象。建议普遍检查一下这个问题。我们科委要来一个“七一派”,提高党性,消除派性。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科技队伍,只有一个派,就是共产党派,也可以称作“七一派”。有继续搞资产阶级派性的,对不起,出去!什么人都一样。你要闹派性一边闹去,不要在我们的工作岗位上闹。

张爱萍还采取了一“招”,用以消除派性。他主持选编了毛泽东关于加强团结、克服派性、促进科研生产的语录,广泛印发科技人员和工人学习。这一“招”非常有效,严重对立的两派都不敢反对学习毛泽东语录,不得不老老实实地坐下来学习,相互的攻击、扯皮也就逐渐消停了。

国防科委果断地清除了各种帮派组织,将闻名全国的造反派头头调出七机部,并撤销了“文化大革命”中产生的“指挥部”、“运动办”、“帮促办”等叠床架屋的临时机构,恢复了党的各级工作机构。

在七机部进行整顿的过程中,虽然不断有大字报攻击张爱萍到处骂人、搞复辟等,却也常有出乎张爱萍意料的事发生。有时他刚讲完话或发完脾气,就有人在僻静处等着他,对他的讲话表示赞同、拥护。显然,在干部、群众中,对张爱萍采取的措施和他的讲话,特别是对所谓“骂人”问题,有着完全不同的认识。金属物理学家陈能宽这样说:张爱萍是干实事的,是来解决问题的。他不像有些首长来了以后,到处溜达,说几句不痛不痒的话了事。既要干实事,就得严格乃至严厉,有时还得骂几句人!否则在中国这个积弊很深的社会里,是很难办得成事的啊!但是,张爱萍对科技干部从来没有发过脾气,更不要说骂人了。他这个人很尊重科学,很尊重知识,很尊重人才。他最看不惯的,是对工作的不负责任和对知识分子的怠慢!即使在后来形势突变、张爱萍又一次身处逆境时,他仍经常从一些不署名的信件中感受到群众对他的支持。曾有一封信这样写道:“您的讲话我大部分看了……我看您讲得太符合实际了。我非常支持您的讲话。假如刮12级台风,我也顶得住。如果他们说您是右倾翻案风的右倾人物,那么我甘愿当卫兵,认定要保护您。第一手材料全部掌握在群众的手中,不论他们怎么歪曲,历史终将会公正地裁定。为了有利于建设社会主义,好的意见就要坚持。”署名是“七机部一工人”。

在广大干部群众的支持下,仅仅两个月,七机部持续了8年的严重混乱局面开始得到扭转,科研、生产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中央14号文件传达后,更加使国防科技和国防工业战线的干部群众受到鼓舞。“增强党性,反对派性,争做‘七一’派,向‘七一’献礼”,成为许多单位誓师动员大会的响亮口号。

抢时间研制出战略导弹

七机部的各项工作逐步走上轨道时,张爱萍率工作组回到国防科委机关,转向了对机关和科研、试验单位的整顿。

国防科委临时党委对科研机构和组织作了调整,确立了国防科委近期和远期的科研项目,并按照集中力量、突破重点的原则,抓紧研究科研方案。在反复论证的基础上,国防科委临时党委决心在最近两三年内拿出像样的武器,先后把研制试验洲际导弹、研制试验潜艇水下发射运载火箭、发射地球同步通信卫星列入工作日程。其中,重点之重点是1977年前拿出射程为8000公里的洲际导弹。

在尖端武器的研制重整旗鼓时,张爱萍大声疾呼“抢时间”,并因势利导地提出“团结一致,上下一心,树雄心,立壮志,尽早研制出战备需要的战略导弹”的要求。4月24日,他在七机部第一研究院召开的方案论证会上说:对我们这个会议和今后的工作,想取一个名字,叫“抢时间”。我们曾有过宝贵的时间,给失掉了,所以我们现在要抢回来。如何抢法呢?首先把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同志团结起来,以大局为重,像毛主席号召我们的“团结起来,以大局为重,焕发精神,努力工作。”5月5日,他在七机部干部会上又说:为什么我们提出抢时间?抢时间意味着我们已经失去许多时间,起码3年、5年的时间已经失掉。一定要在最近的三几年之内,拼命干,大家共同努力,拿出战略核武器。要踏踏实实,实事求是,集中统一,共同协作,各负其责,努力搞好工作。

一时间,在七机部,“‘抢时间’,为1977年的任务而奋斗”成了干部、群众的行动口号。

在七机部提出奋斗目标的同时,二机部、三机部、四机部、五机部、六机部也边整顿边生产,竞相立下“军令状”。从张爱萍的一次讲话中,可以看到当时群雄竞逐、立誓达标的热烈情形。他说:现在就是一条:一切为了完成1977年的任务。二机部的同志、九院的同志他们发出誓言,说1977年的任务不完成,请求中央撤职查办。我们国防科委也一样,如果1977年任务完不成,请中央撤职查办。以后,七机部的领导也跟上,说我们也赞成,汪洋同志带头,我们赞成1977年完成任务。完成不了,我们一起向中央、毛主席报告,请求撤职查办。这就是说,我们赌了咒:1977年要完成任务,不完成就不行,一点不能宽容,绝不绕道而行。

立下“军令状”后,张爱萍对各部门的要求斩钉截铁,大有背水作战之势。他说:必须集中力量,围绕1977年前拿出武器这个目标来工作,一切要为它让路。如果完不成任务,科委常委自动请求撤职,不需别人来打倒;对各级领导也要按罪论处。

在此同时,国防科委党委按照张爱萍确定的“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原则,努力解决科研人员及工人在工作和生活上的实际困难:

倒塌的厂房和破旧的幼儿园,得到工程兵的重建、重修;

交通不便的工厂门口,设立了公共汽车站;

一些夫妻长期分居两地的技术员和工人,进京户口得到解决;

食堂伙食和职工住宅条件得到改善……

谈起国防科委这段历史,许多人至今记忆犹新。曾参加导弹核潜艇研制工作的陈右铭回忆:1975年张爱萍同志主持国防科委工作以后,对核潜艇,特别是对潜对地导弹的研制抓得更紧。他拄着手杖,风尘仆仆,视察了研制火箭的一个个研究所、工厂。他走到哪里都大声疾呼:“……今天我们再穷,手里也得准备一根打狗棍呀!”“搞火箭、导弹是毛主席交代的战略任务,党中央让我抓,我就要一抓到底。”这期间,张爱萍同志全力投入到国防尖端工程中,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为研制工作清障铺路,鼓劲加油,大大促进了潜地导弹的研制工作。

1975年10月,当桂花飘香的时候,七机部召开表彰先进大会,张爱萍参加了大会。他赞扬七机部表彰的94个单位和73名个人,说:“半年前我在这里讲过,等你们搞好了,我专门来讲好话,我给你们唱‘虎踞龙盘今胜昔’。今天,我就是专来讲好话的。”“如果说,半年前七机部处于瘫痪、半瘫痪状态,那么现在则是一个完完整整的或者基本上变成了一个完整的人,‘老大难’的帽子从此摘掉了”。

1975年下半年,国防科学技术不断取得新突破,战略导弹、运载火箭和卫星的研制连续获得成绩:7月26日,长征二号运载火箭发射尖兵一号卫星圆满成功;10月27日,随着中国西部核试验基地的一声轰响,第二次地下核试验爆炸成功;1月29日,我国成功地发射和回收了第一颗返回式探测卫星;12月17日,又一颗人造卫星发射成功。

当张春桥到处宣称“卫星上天,红旗落地”时,在国防科委,许多人联想到1972年至1974年的三年间,仅发射过一次人造卫星且以失败告终的事例,对于张春桥的说法不宜明辩,便心照不宣地把1975年喜称为“三星高照”。因为不管“四人帮”怎样去说,无可争辩的是,一年里成功地发射三颗人造卫星,这在中国航天史上是史无前例的。

本文摘自摘自中共党史出版社《百年潮》2001年第2期一书,中共党史出版社独家授权刊摘发布。

钱珏晓 本文来源:中共党史出版社 责任编辑:钱珏晓_NBJ10675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最短时间让你张口流利说韩语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