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 > 正文

大学生杀害滴滴司机:杀人只为看看自己有没有胆量

2019-04-01 09:55:42 来源: 北青深一度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常德滴滴司机被杀案凶手:杀人只为看看自己有没有胆量 )

陈宏生前和家人合影

3月23日23点40分,常德滴滴司机陈宏将乘客杨某淇送达常南汽车总站附近,杨某淇趁陈宏不备,连刺20余刀致其死亡。

据办案民警透露,杨某淇自称,杀人系因悲观厌世精神崩溃,但无勇气自杀,临时起意杀人试探胆量,计划事后投沅江,被朋友劝回自首。

事发后,当地众多滴滴司机自发前来吊唁陈宏,并表示滴滴平台在保证乘客权益的同时,也应有更多措施,来保证司机的安全。

3月25日晚,滴滴总裁柳青出现在陈宏的吊唁现场。滴滴方面表示,公司将持续利用科技手段,保证行程全程有记录、可追溯,让凶手难逃法律制裁。

目前,滴滴与被害者家属已达成赔偿协议,按照此前公开承诺,滴滴将以法律规定的人身伤害赔偿标准的3倍给予补偿。

案发现场:陈宏开的白色雪佛兰轿车撞在了路边

最后一单

3月23日,吃过晚饭,陈宏在傍晚7点又出车了。这个43岁的男人在两年前成为了一名滴滴网约车司机。

11点多,按照往常陈宏本该收车回家了,但这时手机提示附近有人叫车,从武陵区到常南汽车总站附近,目的地和家在一个方向,陈宏接了单。

临近零点,在常南汽车总站附近,陈宏的白色雪佛兰轿车撞上了一辆停在路边的面包车。面包车车主下楼查看,发现车里的司机斜身抵在副驾驶门上、没有响动,面包车车主以为是酒驾,于是报了警。

警方到达后打开车门,看到了满脸是血的陈宏,连同驾驶座也被鲜血染红了。陈宏最终伤重不治,据后来的尸检报告,他的身上有20多处刀伤。

小姨子田春平回忆起见到姐夫尸体时的状况时,哭到瘫软在椅子上。“光心脏就有七个刀口,车上全都是血,身上的血都流光了,太残忍了……”

根据事发地附近商铺的监控记录显示,当晚11点40分,陈宏驾驶的白色雪佛兰停在鼎城区大湖路附近。47秒后,车打了双闪灯,又停留将近一分钟,之后汽车向前滑行约10米,撞到路边停放的面包车停下。

两分多钟之后,一个身高约一米八的年轻男子从车上走了下来,他头戴棒球帽,穿着黑色外套和白色运动鞋。他整理下衣服,大步离开了现场。

年轻男子是19岁的杨某淇,一名在校大学生,据鼎城区公安分局一名参与侦办此案的民警称,案发当天,杨某淇从家出来先回了学校,之后去了网吧。从网吧出来之后,他坐上了司机陈宏的滴滴车。

“杨某淇上车到行凶只隔了20分钟,在车上跟司机没有过交流,车内两人未发生争吵。”该警官介绍。

杨某淇宿舍楼内景

杀人少年

杨某淇下了滴滴车之后,给以前的朋友打电话,说自己杀了人。朋友冲他吼,让他去自首。杨某淇提着刀,步行到离现场约2.5公里的玉霞派出所投案自首,他当时很平静,办案民警问他为什么杀人,他只说:“我想死”。

十九岁的杨某淇是湖南省应用技术学院信息工程大一的学生。杨某淇在班里给同学印象不错,同班同学说,初入校时,选班委,其他的职位都选了,剩劳动委员没人愿意当,杨某淇主动站出来。

他喜欢看小说和打游戏,和室友们也能玩到一起,但最近几个星期,他的一位同学发现,杨某淇整个人有点忧郁。

在父亲杨健眼中,儿子虽然不与自己交流,但每次他说话,儿子会听。杨某淇平时住校,有时候周五晚上回家。以前,儿子成绩不错,但杨健从学校辅导员那里得知,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杨某淇的成绩有所下降。

杨健自称是货车司机,长期在外工作,在他看来,家庭并没有给杨某淇带来压力。儿子出去时穿的衣服和案发后穿的衣服不同,他不知道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前述民警介绍,2018年上半年,杨某淇称自己生活没有“味道”,先后从网上买了两把匕首,试了很多回,却一直没有勇气自杀。事发当晚,他临时起意想杀一个人,看自己到底有没有胆量,并计划作案后,前往沅江投河自尽。

案发后,杨某淇的家人曾托人送来的5万安葬费,但其亲属从未露面,陈宏的妻子表示,不打算原谅行凶者。

陈宏老家里设置的灵堂

养家的司机

两年前,家住湖南常德的陈宏贷款买了一辆二手白色雪佛兰,当起了滴滴司机。虽然每个月的收入不高,要还二千八的贷款,但他对这份工作还算喜欢,因为时间灵活,方便照顾家庭。

在妻子眼中陈宏是个很爱干净体面,注重外表,体贴的男人,不仅饭做得好吃,也把出租屋打理得井井有条。一家人生活虽然不富裕,但也过得有滋有味。

以前,每天吃过晚饭后,陈宏都会带着妻儿到小区周边散步,那是一家人一天中最轻松快乐的时刻。2018年成为滴滴专职司机后,这项活动被取消了,为方便抢单,陈宏还交代身边的亲人,出车期间没什么重要的事少打电话,发信息。

开滴滴车两年,陈宏遇到多许多不同的乘客,妻子回忆,他曾在半夜遇到热心乘客帮忙将陷入坑里的车推出来,也曾碰到好心熟客给陈宏送了一袋蘑菇。平日里,陈宏跑滴滴一直小心谨慎,自己喝了酒不会开车。遇上两三个人一起上车,他会提高警惕。

单子再多,每天下午四点半陈宏都会放弃接单,因为他要去接上幼儿园的小儿子,之后去接下班的妻子。出车的时候,陈宏为了集中精力,从来不放音乐。但妻子和孩子在车上时,他会放起最喜欢的歌手的歌曲。

乘客实名制

3月24日鼎城殡仪馆门前的街道停满了滴滴网约车,常德许多滴滴司机得知陈宏被害后,自发前来殡仪馆吊唁。

滴滴司机冯有成和很多兄弟谈及此事,都感叹那天晚上凶手打到谁的车,谁都是死,想来觉得可怕。“特意来送他一程,也看看滴滴方面的回应”。

冯有成自己曾经在半夜接到一个乘客,聊起天得知,这位乘客之前因为吸毒被抓,现在刚刚从派出所出来,当时冯有成紧张得不行,战战兢兢把乘客送达后才松了一口气。

冯有成认为,很大一部分司机选择开滴滴都是为了养家糊口,在人身安全上同样需要保障,不能只顾乘客,也需要为滴滴司机着想。

滴滴平台在今年1月份推出了“乘坐网约车是否需要实名认证”公众评议话题,吸引了140多万的网友参与投票。其中78%的网友认为需要实名认证。

据媒体报道,在认为需实名认证的网友看来,这能震慑违法行为,司机的安全也需要保障。不少滴滴司机表示,乘客实名认证后,不仅可以减少坐“霸王车”的行为,跑夜车也会更放心。而反对实名制的网友则在对个人信息安全保障方面表示忧虑,认为个人隐私难以保障。滴滴平台则表示,乘客实名制实施,需考虑多方意见。

3月25日晚上8点,滴滴总裁柳青和公司高管一行人抵达常德鼎城殡仪馆吊唁。柳青说,陈师傅在滴滴平台上工作两年,一共服务2000多单,在平台上的评分记录非常好,“我们非常珍惜这样的师傅”。

田春平告诉深一度记者。“滴滴平台的回应态度很诚恳,对我们家属心里有点安抚。他们跟我们家属进行了会谈,也表示有相应的赔偿会给我们,包括我姐的两个孩子,今后要是有需要,他们都可以帮我们。”

据田春平透露,3月26日凌晨滴滴平台与家属达成赔偿协议,表示将履行承诺按照法律规定赔偿标准3倍进行补偿。

3月26日,陈宏的遗体被运回老家石门县安葬。

陈宏的小儿子只有4岁,田春平告诉他,你的爸爸死了,你永远的没有了父亲。4岁的小男孩还不懂“生与死”的概念,站在灵柩前茫然的看着躺在里面的爸爸。

17岁的大儿子跪在灵堂火盆旁,默默烧纸钱。前不久新烫的头发,蓬乱地耷拉着。这个过去在长辈们眼中的“叛逆少年”几天来陷入了自责,他总是想,要是自己把打工的钱多寄些回家,也许父亲就不会那么辛苦的跑夜车了。

陈宏的大儿子希望,在今年满18随后尽快拿到驾照。市区和老家距离遥远,以前逢年过节,都是父亲开车带着去走亲戚拜年。今后,他要扛起家里更多的担子。

陈宏的妻子满脸苍白,瘫在椅子上,她和丈夫最后的聊天记录停留在3月22日,她给丈夫转发的一条招聘厨师信息,她原想让陈宏尽早换个工作试试。

(为保护个人隐私,文中陈宏为化名)

李杭 本文来源:北青深一度 作者:陈水杏 崔頔 责任编辑:李杭_BJS4645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最短时间让你张口流利说韩语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