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 正文

北大博士生发文寻找母亲:没什么比找到妈妈更重要

2019-02-01 21:20:17 来源: 北京青年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北大博士生发文寻找走失母亲 盼过年母子团圆)

对于母亲,陈聪有着极为复杂的情感。少不更事时,有一个精神异常的母亲曾让他一度在小伙伴中抬不起头来;高中懂事后,他主动联系了已经成立新家庭的母亲,定期前去拜访。和妈妈在一起的时光,成为他此后久久不能忘怀的温暖。2013年春节,刚刚成为大学生的陈聪为了做家教,失约于母亲,未能赶回家去看望她。次年5月,小姨告诉他母亲已于2013年3月离家出走,担心影响他的学业,所以迟迟没有告诉他。

北大博士生发文寻找母亲:没什么比找到妈妈更重要

此后,陈聪开始了漫长的寻母之路,但始终没有进展。1月31日,陈聪通过社交网站发布了《北大博士生寻母》一文,很快引发关注。如今,他已经是北大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一年级学生,尽早找到妈妈成为他春节前最大的心愿。

寻母求助引发关注

“社会各界的爱心朋友:大家好!我叫陈聪,今年25岁,江苏徐州铜山区大彭镇人,目前在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读博士一年级。初中就读于徐州大彭镇中心中学,高中在江苏郑集高中,本科和硕士分别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和国际关系学院。写下这篇文章,是为了寻找我的妈妈——她已经走失近6年了。”

1月31日,一篇名为《北大博士生寻母》的文章在朋友圈刷屏。事实上,这也是陈聪第一次在朋友圈公开提起自己的母亲。

据他介绍,母亲是在1992年嫁到父亲家的,并在一年后生下自己。虽然已经有了孩子,但父母感情并不好,总是吵架不断。4岁那年,感情不合的两个人最终选择离婚。此后,母亲嫁到了临近的张集镇上,组成了新的家庭。父亲则开始长年累月的外出打工,留下年幼的张聪与爷爷相依为命。

不过,父母离异并不是他逃避公开谈论母亲的主要原因。害怕大家知道自己有个患有精神疾病的母亲后,也会对自己投来异样的眼光,才是他这些年来最大的心理障碍。他介绍,母亲名叫张莉,1972年生人,老家同样位于徐州铜山区。自他记事起,母亲就时常精神不太正常,“也去医院看过,总是在吃药,但妈妈有时候会偷偷把药吐掉。”彼时年幼的他,并不确定母亲是患有何种精神疾病,只知道自己有个精神病的妈妈。“好像是间歇性精神分裂症,听说是妈妈在就读中学时,因为姥姥和姥爷经常吵架还离了婚,受到严重刺激,所以精神上才出了问题。”

2014年5月,陈聪从小姨处得知,母亲已经走失一年多。“因为肖叔(母亲后来的丈夫)一直没告诉小姨,她也是在妈妈走失半年之后才知道这个消息的。小姨不想影响我,就没跟我说。”此后,陈聪开始了独自寻找母亲的旅程。过程中,也几次听到貌似靠谱的线索,但每每奔赴现场后,都只有失望。如今,又逢春节临近,已经尝试过多种途径的陈聪决定将自己的故事公开,“没有什么事比找到妈妈更重要了。”

屡屡扑空的寻亲路

陈聪介绍,母亲身高154cm,徐州口音。“右脸庞有一处凹陷,笑的时候眼睛会眯成一条线,有两个小酒窝。眉毛稀少,皮肤较白。能清楚记得肖复省(其丈夫)、肖亚(小儿子)、陈聪(大儿子)、夏冬华(其妹妹)、张士荣(其父亲)这些人的名字。”除了偶尔会说胡话外,与正常人无异。

北大博士生发文寻找母亲:没什么比找到妈妈更重要

这些年,他一直力图还原母亲离家后的轨迹。“妈妈是2013年3月16日走失的,村里的邻居说曾在2015年9月,在我家附近看到过她的身影。妈妈应该是来看我的,可惜那会儿我还在学校,爸爸又在外地打工,爷爷也已经去世,所有家里一个人都没有。我就这样错过了和妈妈最后一次见面的机会。”

正因为此,这些年他始终对母亲的走失自责不已。“2013年的春节,因为要做家教,也因为懒了一点,我就没有去看妈妈。如果当时去了,也许妈妈就不会离开。”他介绍,2014年暑假回家后,他第一时间找了母亲的丈夫肖叔叔询问情况,然后又带着弟弟小亚和姥姥一起去报了警。但由于母亲属于离家出走,所以未能成功立案,“不过警方也帮我们登记了相关信息。此后我自己又在微博、论坛和贴吧上发了帖,同时联系老家报纸刊载寻人启事,宝贝回家、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等机构也都登记了信息,请大家帮忙寻找。但一直没有音讯。”

这几年,只要听到哪里有像妈妈的流浪者,陈聪都会奔赴现场去寻找,“最远的一次,我去了陕西的佳县,但结果仍然是一遍又一遍的失望。”

在陈聪看来,母亲大概率仍生活在徐州附近。“因为妈妈平时都是步行,所以我觉得妈妈应该没有走远,应该还在徐州市,或者徐州临近的县区市。我日日夜夜都想找到妈妈,亲侍左右,尽一个为人子的责任,但无奈自己一人身单力薄,尽管用尽全力,仍然没有着落。只能寄希望于网友的力量,希望早日找到妈妈。”

无法割舍的母子亲情

陈聪回忆说,和父亲离婚后的那几年,母亲经常从张集镇赶过来看自己。“从她家到我家,相隔近40公里,她每次来,都要步行一天,或者骑上半天的自行车。”

但当时年幼的他却对此充满了排斥。“那会儿因为害怕遭到小朋友的嘲笑,我常常躲着妈妈,甚至故意冷落她。现在每每想起这些事,我都非常难过。”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母亲半夜来看自己。第二天早上,陈聪给妈妈下了碗鸡蛋面,等妈妈吃完后,他就不耐烦地赶走了妈妈。“妈妈不想走,我就一边推着自行车,一边把她往外赶。路上遇到村里人留妈妈,还大声回击说‘别来管’,硬推着妈妈的自行车往外走。”此后很多年,妈妈站在厨房门口,满脸笑容地看着自己的样子,以及自己一边哭一边喊着“快走啊”的情景,都深深印在了陈聪脑海里,每每想起就懊悔不已。

转变发生在高中。“上了高中,我在书中学到了很多道理,尤其是在语文课上学习了晋代李密的《陈情表》:‘臣无祖母,无以至今日;祖母无臣,无以终余年……’后,总是看着看着就哭了,因为害怕同学发现,还得赶紧偷偷抹掉泪水。李密可以辞掉官职赡养把她养大的祖母,我也应当去报答母亲的生育之恩。再加上每次看到同学们的父母来学校看孩子,我就更想见到妈妈了。”高二那年,父亲去学校看自己时,陈聪第一次提出想见见母亲。“他说,行。我带你去找。不管怎么样,她都是你妈。”于是,2012年的春节,陈聪终于在姥姥家,见到了妈妈一家。

“‘妈妈。’一见面,我就叫了一声。在这之前,我十几年都没有叫过她一声妈妈。但妈妈当时精神状态还是不太好,听到我的呼唤,只是笑了笑。午饭后一起散步时,我们母子俩难得单独聊了一会天,但妈妈往往是答非所问。”他回忆,当时正值春节期间,街上一片喜庆,到处贴着福字,还有小孩在放鞭炮。每经过一家门店,母亲都会嚷起来。“看到一家洗浴店,她就喊,聪聪,我们去洗澡吧;看到火锅店,她就说,聪聪,我们吃火锅吧。说完然后朝我笑笑。”认了妈妈后,藏在陈聪心里的心结,终于解开。后来的一段时间里,他和妈妈、小姨、姥姥以及同母异父的幼弟,隔段时间就可以见一次面,度过了一段愉快的时光。

如今,幼弟已经成年,陈聪也顺利考上了博士。对母亲的思念成为兄弟俩最大的心结,“前不久小亚给我发信息:‘哥,你说你想找到妈妈,我也是天天都在想她,咱都是咱妈的亲生骨肉啊!说真的,上学的时候看到别人的父母都来看自己的孩子,我心里挺难受的。那时候我就在心里对自己说,等自己有能力了一定把咱妈找回来,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她都是咱的妈啊。’现在马上又要过年了,希望今年我们能够母子团圆。”

吉国杰 本文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孔令晗???? 责任编辑:吉国杰_NBJ11143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你对待时间的方式,决定了你的层次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