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8.0,这部国漫有望成为中国小孩的又一童年阴影

2019-01-27 22:16:23 来源: 网易王三三
0
分享到:
T + -

朋友们,欢迎收看三三映画。这是一个全是套路的观影指南,毕竟银幕上所有的故事都有迹可循。我们只提供姿势,不提供下载链接。本栏目由网易主编王三三出品(公众号:wywss163)

看这部片子,眨两下眼18万就没了


本文有一定剧透

建议观影后食用

2019年才刚开始,中国小品类电影就奇迹频发,1号上映的《地球最后的夜晚》光预售票房就能破亿,虽然被吐槽“营销错位”,但这个成绩在我国文艺片里的确是太少见。

过了十天,一部中国动画电影在口碑上又形势大好,甚至有不少人说它超越了《大圣归来》。

这部动画就是中美合拍的《白蛇:缘起》。追光动画+华纳,用“白蛇传”这么一个老 IP 掀起了2019年第一波电影“自来水”狂潮。


旧瓶装新酒还能好喝并不太容易,《白蛇:缘起》(以下简称为《白蛇》)无论是故事切入,还是元素植入,都做得很巧。

观众熟知的“白蛇传”是说白娘子为报500年前牧童的恩情,与许仙相恋。

几乎所有的影视作品都以这个时间节点做开端,讲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白素贞水漫金山寺、法海亲手拆CP的故事。


而《白蛇》把故事设定在那经常被一句带过的“500年前恩情”上,帮我们问一个我们都没意识到的问题:白娘子到底承了前世许仙的什么恩情,让她500年念念不忘?


华纳中国区总裁赵方、追光动画CEO王微

导演赵霁、黄家康

华纳中国区总裁赵方说:“它的优势是耳熟能详,老百姓全都知道。同时它又不是传统的新白娘子传奇,而是有新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新旧IP还可以产生一些关联。”

填补家喻户晓的故事中的一片空白,就像破冰时聊一个最熟悉的陌生人,这个开局很巧。

入戏门槛低,但创作空间大,这是找到了“新酒”的魅力。


那时白素贞还叫“小白”

一副青涩少女模样

年轻男女因为什么相互吸引?为了爱,人和妖能牺牲多少?人妖能否相爱相伴?不同的种族怎么从敌对达成和解?人妖两界是否一定是非黑即白?世界上是否有绝对的正义和邪恶……

《白蛇》能讨论的矛盾有很多,而这些问题在中国影视作品里已经有很多解读了,直接拿来用就行。

比如男主阿宣(很多版本的白蛇传里许仙也作“许宣”)生活在一个以捕蛇为生的村子里,因为捉蛇可以减税。

寥寥几笔设定让人联想到唐代文学家柳宗元的《捕蛇者说》:永州之野产异蛇……其始太医以王命聚之,岁赋其二。募有能捕之者,当其租入。永之人争奔走焉。


这样一来,故事一下就有了一个很可信的大背景。


彼时白素贞还是个道行不太深的小妖,因为参不透一些玄机,法力总是不得飞升。这和徐克《青蛇》里的小青很像,她只知情欲不知道“爱”,所以一开始比姐姐白蛇懵懂迷惑。

初遇阿宣的小白也是不谙情爱,她被蛇族派去刺杀抓蛇练法的国师,自己受伤失忆被阿宣所救带回村子,一边疗伤一边和阿宣相处,一边寻找记忆。

《白蛇》里能看到很多徐克版《青蛇》的影子:青白姐妹共浴、小青舍命相伴的执着、凉鞋、捉老鼠…不用太重的笔墨,小白小青这对师姐妹间的情愫和形象因为经典前人栽树,变得很容易被理解。



至于阿宣和小白之间的感情,更像宁采臣和聂小倩,两人在男和女、人和妖、妖和更强的妖这些矛盾中发展感情。

树林奔走的桥段让人不想起哥哥和王祖贤都难。


这些解读极大地丰富了《白蛇》层次。有些气氛不用刻意烘托,只需一个画面,就能引得观众自发地调动曾经的感受,这是旧瓶的威力。

等你看了一圈似曾相识的故事,《白蛇》又轻轻地绕回了传统的《白蛇传》,结局已是500年后,白娘子的挽起经典发型、施法的手势没有变、共撑一把伞,捡起那根簪等经典意象又把人时不时地拉回童年熟悉的故事。

新老元素就这样在经典故事和拓展剧情之间推推拉拉的,张弛有度。


除了旧瓶新酒,《白蛇》还有亮点:它作为动画电影,在努力成人化。

按实例来看,动画电影要想获得好的口碑,受众就不能做成纯儿童。

《大护法》《寻梦环游记》《头脑特工队》《疯狂动物城》等这些近年来获得好口碑的动画电影,讨论的内容其实都相当成人:反乌托邦、生死和存在、接受残缺、种族歧视、两党斗争…它们都力图诱发人文思考。


《大护法》剧照

先从画风上来看,《白蛇》也在成人化,它“妖气”不小,小朋友看了可能会睡不着觉。双面狐妖的180度扭头、吸人精气元阳的小妖…这些搞不好就成了童年阴影。


《白蛇》里小青小白共同御敌时有一招双蛇相缠,像极了《青蛇》里两个妖女在屋顶承泽欢笑,这些“妖气”都很惊艳。


关于情爱,《白蛇》的描写也比较到位,有几个版本的白蛇会这么媚眼如丝地躺在许仙怀里?又有几个许仙敢为白娘子从人变妖?

后面甚至还有床戏,不仅画面点到了,还安排狐妖再次直接强调阿宣“身上妖气这么重,怕是与妖有过肌肤之亲”,着实大胆。


好了,现在大人看了也睡不着了

但比较遗憾的是《白蛇》的成人化就此打住了——它有一个比较成人化的外壳,实际上内核还是有点糊弄人。

回到最开始故事的切入点,主线应该要解构阿宣和小白的爱情。白素贞和许仙相爱的原因是什么?两人怎么就至死不渝?阿宣怎么就宁愿做妖也要和小白在一起?

电影没有给出一个有说服力的答案,人物没有足够硬的情感动机。在“北上广不相信爱情”的21世纪里,用“宏大叙事”把细节糊弄过去的方式已经不好用了。

如果解构不到位,那么和“500年前许仙救过白素贞”这草草一句也没什么太大的差别。


在华纳的把控下,故事节奏、画面达到了商业电影的稳定水平(比如小青带小白回蛇族、阿宣去找小狐妖把自己变成妖这两段戏平行剪辑,就是华纳的建议),但剧本仍需打磨,感觉故事说着说着就把爱情忘了,好看却不动人。


很多打戏都非常华丽

但没有什么太大的感染力

好在整体看来瑕不掩瑜,将一个国人心目中的老IP改编成这样的程度已经足够让人惊喜了。

“总要有人去做,才能把动画这条路走出来吧。现在整个产业的大环境其实挺艰难的,但是我们还是要往前走。一部一部地总结经验,希望一部比一部做得好。”《白蛇》的制片人崔迪这样说过。

打着经典的幌子不断消费观众情怀的敷衍之作太多,有像《白蛇》这样的电影,能够用心地复刻经典曾经带给我们的感动,并且尝试做出突破,就是好的开端。

网易新闻首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万人的死角

万翩翩 本文来源:网易王三三 责任编辑:万翩翩_NX2514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情商最低的行为,就是不停地讲道理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