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 正文

华为老兵:我所知道的孟晚舟曾激励父亲到深圳闯荡

2018-12-09 17:19:57 来源: 解放日报(上海)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华为老兵:我所知道的孟晚舟,曾激励父亲到深圳闯荡)

这几天,关于孟晚舟在加拿大的新闻成为国际关注热点。作为华为老兵,国际法不是很懂,但我相信,这个事情总会解决。

今天,我只想谈谈那些旧事。

大家都知道,孟晚舟是任正非和第一任妻子孟军的长女,出生于1972年。

我身在华为逾16年,先后在华为国内和海外销售体系、企业发展部、企业业务BG等任职,有幸目睹过她的风采,也有过一些交集。

华为老兵:我所知道的孟晚舟曾激励父亲到深圳闯荡

激励父亲来到深圳闯荡

任正非下海前在基建部队南征北战,条件艰苦。

他曾和同仁们说起往事。任正非所属部队在四川绵阳,当地教育条件很落后,这些军官子女都没有得到很好的教育,所以每年高考都是光头,最好的是两个考取了大专。有一天,他女儿跟他说:“爸爸,将来我要考不起大学,你要为我的前程负责。” 他所属的基建工程兵种裁军时,由于他本人是技术骨干,拟分配到一个军事科研基地。按惯例,任正非全家去基地参观,之后做出决定。

当时任正非将女儿和儿子都带去了。小儿子不懂事,漫山遍野地跑,觉得好玩。可是,稍大一些的女儿孟晚舟说:爸爸,这地方好荒凉啊。听到女儿的话,任正非心绪万千,从军多年,两地分居,没给女儿带来多少父爱,实在不希望再对不起女儿,另外一方面,离开军队放弃经营多年的军旅生涯,又舍不得。

就在1984年,因为女儿的两句话,任正非毅然放弃了在军队的锦绣前程,南下深圳。

当时,孟军已经先行响应裁军号召,1982年退伍来到深圳,在南油集团担任管理工作。

全家团聚固然欣喜,不过任正非后来说,他和孟军退伍,加在一起只有几千元的退伍金,日子也过得紧巴巴的。

南油我们都很熟悉。华为1987年成立在南油新村一套居民房里。1999年春节,移动行销部大培训,大年三十聚餐就在南油酒店,是南油集团的产业。李一男喝了些廉价的白酒,然后在路上差点打了一架,疾呼李祥庭去“救驾”!

孟晚舟曾见证过父亲最难的日子。那时她还是小学生,和父母一同住在深圳漏雨的房子里。她在一篇名为《风筝》的回忆文章里说起这段生活:“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四面透风的屋子里,隔壁邻居说话都能听见。”

华为接线生

刘平在华为往事中写道:任总的女儿孟晚舟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我去华为的时候,中学毕业的她在公司前台当接待员。我一看到她,就知道她是任总的女儿,因为她长得酷似任总。她待人随和,毫无老板女儿的架子。没事时,我们经常在前台和她聊天。 但是孟晚舟否认了自己的“中学学历”。

孟晚舟后来接受采访时说道:网上有一些小小的新闻是关于我的。首先要说明的是,我不是高中毕业(学历),我的是读过高中,但是我有幸考上了大学。(笑)1992年大学毕业之后在建设银行工作一年时间,由于银行整合撤销了一个网点,我就到了华为,原本计划出国留学,也拿到了OFFER,但是因为被认为有移民倾向被拒签了。

孟晚舟说,计划出国前父亲说出国总要学点谋生技能,所以到华为打杂,那时候公司小,做过秘书、协助过销售和服务部门,负责打字、制作产品目录、安排展览会务等。我是华为早年仅有的三个秘书之一。传闻中关于我在华为最早是接电话的是实情。我爸说,社会阅历的第一条是对人要有认识,打杂的经历有助于积累这些经验。1997年我去了华中理工大学读硕士,学会计,一年半学成,又回到了华为的财务部门,这才真正开始了我在华为的职业生涯。

为啥不姓任

据《21世纪经济报道》,孟晚舟说过,名字是我自己16岁时自己改的,随我母亲姓。

在中国,一般子女随父姓,如果随母姓,父亲得没有意见。任正非后来还专门就这个问题说过一回,他说,孟晚舟的姓是随姥爷而非母亲,任正非经常去看望老丈人。

不过,儿子却很多年都是随父姓,在我1997年进华为的时候,任正非的儿子还是叫任平,数年之后,才改名叫孟平。

孟晚舟的先生是刘晓棕,以前是墨西哥代表处代表。现在是德普教育的董事,投资国际教育,如重庆德普外国语学校,所以孟晚舟曾说她的丈夫现在不是圈内人。

2016年11月8日,孟晚舟站在聚光灯下,和先生刘晓棕分别做了《未来将会选择什么样的年轻人》和《把世界文化融入孩子的未来》的演讲。看得出很注重对孩子的教育。

华为老兵:我所知道的孟晚舟曾激励父亲到深圳闯荡

这两天披露出来的信息来看,她和丈夫有一个10岁的女儿;她还有三个来自以前婚姻中的儿子,分别是14岁、16岁和20岁。孩子们都在努力学习,孟晚舟也经常去看他们。

少了100美金

1996年,公司第一次参加国际通讯展,孟晚舟随团去了莫斯科。华为领导让她把美金换成卢布,她和另外一个同事拿着一摞美金去街边兑换。当好几十捆卢布从窗口里塞出来时,她第一次感受到“汇率”的放大效应,哪里敢站在街边点数,抱起来就往宾馆狂奔。

回到房间,锁好门,仔细点数才发现少了100美金的卢布。领导理解她们当时所处的环境,并没有过多责难。

这样的事情,我们身边也发生过。 亚太总裁王诚到印度,去Bristol酒店,服务生帮忙泊车,给小费一美元,服务员表情非常激动,不停地道谢。回到酒店,惊呼:给的是100美元的票子!美元从1元到100元,都是同样大小同样色泽,很容易看错。

生孩子不忘工作

任正非曾说过:我的家人有四人在华为公司上班。我以前讲过,20多年前,有一个人在兰州用背包带,背着小交换机,坐火车到各县、区推广的是我的亲人;在西乡工厂做过半年包装工,穿着裤衩,光着上身钉包装箱,后来又在四川装机搬运货物,损伤了腰椎的是我的亲人,……临产前两、三天还在上班,产后半月就恢复上班的是我的亲人,他们都是凭自己的劳动,在华为努力工作。”

上面提到的一边生孩,一边工作的人,应该就是孟晚舟。损伤了腰椎的是弟弟任树录。

孟晚舟的大儿子出生在90年代中,当时华为正处于草根快速发展期,事情很多很琐碎。有同事也亲眼目睹了孟晚舟当年挺着大肚子工作的样子。

负责总账中心,照亮阴影地带

我第一次知道孟晚舟当大领导,是负责总账中心。

2005年到2009年,在华为全球账务系统的统一化和标准化建设中,孟晚舟主导建立了五个账务共享中心,覆盖和支撑全球的会计核算工作,并推动华为全球集中支付中心在深圳落成。

华为奉行的是收支两条线,颗粒要归仓。

家业大了,算总账,是一件很繁琐的事情。朋友告诉我,每个月度、季度、年度的最后几天,总账中心都是全球24小时不间断地连续工作、挑灯夜战。

每个年度的末尾,销售体系也被逼得死去活来,要去求客户签订合同(订单),以及确认收入。某国移动最为NICE,有钱,所以每到年底都会很爽快的付款。

我在销售的那些年,收入确认的原则是完工百分比, 一个基站达到开通条件就确认一个基站的收入。我签订的合同的条款,都是基站通过初验便转移资产给客户,确认收入。

有时候客户拖着不给验收,后来又定了一个规则,如果不验收,就坚决不投入运营为客户赚钱。有感于财务体系员工辛苦但是收入不高,孟晚舟曾请求公司给财务体系员工普遍提薪,美名其曰“照亮阴影地带”。

IFS集成账务体系,有了第一次交集

华为聘请了大量的外部咨询机构,IBM合作最多,合作项目包括IPD(集成研发)、ISC(集成供应链)、LTC(线索到现金)、IFS(集成财经业务)等。

孟晚舟在IFS上担任了主要的领导职务,她要求请原汁原味的美国顾问。合作过程中,她的英语进步很快。

我当时在全球销售部,也去列席了几次会议,听外国专家画复杂的流程和格子。

在销售策略部,我搞了VOUCHER(优惠券)和buyback(回购)策略,这是销售的利器,却对财务体系带来了冲击,于是拉着我和IBM顾问一连开了好几次会。

华为是一个销售驱动的公司,真正对收入和利润最终负责的部门,是SALES。 财务体系想方设法支持了这个重大的变革,后来再也没有找过我。 尽管没有直接对话,但我相信这个巨大的变革得到了孟晚舟的大力支持,这也是我个人和孟晚舟在业务上的一次交集。

风投部门被CFO孟晚舟大裁军

2008年,我来到了郭平负责的企业发展部下吴钦明负责的投资策略部。

那几年,华为在网络上新闻不断。

一是出售手机公司49%的股权,但遇到了金融危机,最终放弃了。现在看来是个好事。

二是参与了对摩托和北电的资产的竞购。尽管屡战屡败,但是对品牌提升帮助很大,胡厚崑送了一个大船模过来,以资鼓励。郭老大兴冲冲地带着大家去三亚潇洒了一回,可惜我在上海做收购项目没有去成。

三是成立了华赛、华为海洋等合资企业。

对于资本运作的项目,任老板扬言:一毛钱都要上EMT会议决策,最后得由他拍板。因此,我有多次机会参加EMT会议,坐靠墙的那排。 坂田总部天鹅湖边在任老板办公的小楼里有一个中型会议室,围坐着各位公司大领导,都是EMT成员和扩展成员,当时孟晚舟还只是扩展成员。

会议尽管高级,但气氛并不沉闷。有次老板大发高论:将海上风电获得的廉价但不稳定的能源,用来将海水淡化,再将淡水输送到内蒙等地,沙漠变良田! 他认为这个技术对国计民生很有意义,大加褒讲,足足讲了半个多小时。

我的印象里,孟晚舟总是认真地听大家的发言,微笑不语。

几个大事做完后,企业发展部尝试地开始了风险投资业务,投了润和软件、暴风影音、昆仑万维等项目。后来都大赚而特赚。

2011年4月17日,华为公司在其官方网站上首次公布了董事会及监事会成员名单。名单显示,孟晚舟为新一届董事会成员,并出任公司常务董事、CFO。 孟晚舟就任后提出了一个观点:华为是从事实业的企业,从BALANCE SHEET(损益表)里的利润里拿钱出来做投资,不合适。

我觉得真正的原因是:风险投资的暴富效应太明显,会动摇员工的斗志。

企业发展部迅速大裁军。我带着未竞的物联网梦想,来到了刚成立的企业业务BG,重新开始创业。

参加了华为投资事业的另外一位同仁,后来与孟晚舟有过一次关于风投的对话,她说:以后还是可以搞的嘛。

任正非批评女儿负责的部门

2015年,华为《管理优化报》刊登了一篇名为《一次付款的艰难旅程》的文章,文章反映一线作为赞助商面向客户预付款时遇到审批多、流程复杂的问题,引发华为内部员工激烈讨论,随而引起任正非的关注。

华为老兵:我所知道的孟晚舟曾激励父亲到深圳闯荡

任老板怒了,他说:据我所知,这不是一个偶然的事件,不知从何时起,财务忘了自己的本职是为业务服务、为作战服务,什么时候变成了颐指气使,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这一内容还直接由任正非签发、以总裁办电子邮件发给全体员工。流程过长、执行僵化、官僚作风等,已成为华为内部难以回避的问题,也许任正非正想借这次机会进行整肃。

结尾:擦肩而过

坂田有个最早的楼叫华电楼。华为电气在没有卖给艾默生之前,一度在这个呆过。 这个楼的中间有个方方正正的“口”字,有些漏水。前几年,扒掉了外墙,重新翻新了。

现在大家都叫“公主楼”,因为孟晚舟领导的财经部门在这里。一楼是个大咖啡厅,“一杯咖啡吸收宇宙能量”。任老板曾勉励财经体系的人也要喝咖啡。

上个月,我离职华为数年之久后,偶然经过华电。 正好与孟晚舟擦肩而过,只见她一身黑色职业装,带着微笑。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范姜国一 本文来源:解放日报 责任编辑:范姜国一_NN9138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中专生逆袭世界级记忆大师,她靠啥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