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为房四处告状 赢了官司但也被打折腿丢了工作

2018-11-26 17:00:09 来源: 北京青年报
0
分享到:
T + -

被告状毁掉的人生:赢了官司但也被打折腿丢了工作网络图片

为了自己那套房子,彭小武四处告状十多年,他告了开发商、告了银行、还告了公安局。他赢了一些官司,但也被打折了腿,丢了工作。

房子的麻烦

上个月我在街上遇见彭小武时,他还是和以前一样不修边幅,穿着一件皱巴巴的西服,驼着个背,胳膊上戴了个红袖章,头上还多了一顶小红帽。

一年没见,彭小武干上了我们市的“文明劝导员”,说白了就是参与下卫生整治、文明交通劝导之类的工作。

文明劝导员都是临时聘请的,每月报酬只有一两千元,还不包吃住。40多岁的彭小武上有老下有小,这点收入对于他来说,应该是挺拮据的

迎面走过来,彭小武也看到了我,老远就笑着打招呼。我笑着问他:“你在搞这个啊?”

“咋搞唦,没得办法,要吃饭啊!”他神情里有些羞涩。我俩没再多说什么,简单聊了几句后,就匆匆分开了。

十多年前,我刚认识彭小武的时候,他的日子还没这么落魄。那会儿我刚跳槽到报社当记者。彭小武是出租车公司的代班司机,在当时算是很吃香的职业,很多人请客送礼都开不上出租车。彭小武刚30岁出头,以前又当过兵,很容易的进了这行。

但也只过了一年,彭小武的好日子就到头了。那天,他突然来了我们报社,提着一个透明的文件袋,里面有一沓材料,一看就是来反映情况的。

我问他怎么了,彭小武气愤地说:“还不是为房子的事,都扯好几年了!”随后,他把文件袋里的文件一股脑掏了出来。

原来,彭小武几年前在长安路旁的康乐园小区贷款买了一套房子,一家人住进去一年多后,彭小武发现房子出现大梁和墙体开裂、水管弯曲等问题。开发商也曾派物业人员前来维修,不过彭小武不满意。从2005年开始,彭小武就和另外几位业主到处投诉告状。市建筑质量管理处也多次前去调查,然而由于“技术局限”,始终无法查明房屋出现裂缝的真正原因。

别的业主闹了几次就偃旗息鼓了,大家都觉得,再怎么闹也闹不出名堂来。彭小武却一直在坚持,市领导在信访局接访时他跑去上访,最终这事被捅到了市政府。

2007年底,分管城建的副市长做了批示,要求查明原因尽快处理。有关部门立即组织相关专家进驻小区,很快形成书面意见:房屋出现质量问题主要是由房屋基础微量沉降、温度应力变形、施工设计等多种原因所致。

专家们认为,这些质量问题不影响房屋在正常条件下安全使用,但必须请设计部门出具方案进行处理和维修。

通俗易懂地说,就是房子盖好4年了,时间长了,由于房子自身重量导致墙体下坐,墙上就出现了裂缝等,不过房子是安全的,经过维修可以照常使用。

市领导都亲自过问了,处理和维修自然不在话下,大部分业主都接受了这样的处理结果,只有彭小武还是不干。

告状告到牢房里

彭小武觉得,所有人、所有部门都在袒护开发商,都被买通了。他锲而不舍,继续四处告状。

开发商想彻底了结这事,提出两个解决方案让彭小武选择:要么让他退房,购房款如数退还给他;要么给他在原来总房款的基础上优惠一两万块钱。

但这和彭小武的心里预期相差甚远,他的要求是,开发商至少赔偿他5万元。要知道在我们这个小城市,彭小武那套房子当时的价格,首付只有三四万,全款也不过十二三万。他这样的赔偿要求,显然没法得到满足。

我曾经听和彭小武相熟的人说过,起初和开放商发生纠纷的时候,他也就是抱着凑热闹的心态。后来四处告状之后,他发现别人都怕他、让着他,彭小武的心态就变了,告状的同时,他也不再给那套房子交物业费、水费了。

彭小武继续四处告状,方式也愈演愈烈。他为房子的事情到街道办事处反映情况,对答复不满意。临走的时候,他把街道办事处门口两米长的牌匾摘了下来,扛在肩上回了家。

街道办事处也是一级政府,招牌失踪了岂不成了笑谈?街道负责人急得团团转,后来费了好大劲才打听到是彭小武干的,派人去他家好言相劝,才把牌匾拿了回来。彭小武四处告状的事已经声名在外了,街道办的人也不想和他硬碰硬,就此没再追究什么。

彭小武总跟我们炫耀这件事,我想劝劝他,毕竟房子里的裂缝靠维修也能复原,“你这事很简单,让开发商把你的房子修好,再退你一点钱,就解决了。”

彭小武的反应却很激烈,听我说完,他的脸涨的通红,激愤地对我说:“打个比方,你出200块钱买一件新衣服,回来后发现衣服上有个洞,你去找,店老板说给你把洞补一补,再退你10块钱,你觉得公平吗?”

我说:“那你就把房子退了,在别的小区再买一套。”

彭小武回答得倒很干脆:“我有球的钱!”

别人的劝解没用,彭小武把状告到了市、区、街道各级政府,还去了电视台、信访局、纪委.....有关无关的单位他都找了。他还在小区鼓动别的业主和开发商及物业公司对峙。只要一有争执,就有人报警,等着派出所的警察到场。

2007年的一天,彭小武喝了一点酒,又在小区里为房子的事情和开放商杠上了。接到报警后,派出所的民警赶到了现场。牛气冲天的彭小武居然将矛头转向了民警。他一蹦三尺高,指着民警的鼻子大骂:“你们就是老板们养的一群狗,让你们出来咬人你们就咬!”骂着不过瘾,他还借着酒劲冲上去对民警推搡撕扯,围观的邻居上去拉他都拉不住。

这次彭小武“玩大了”,他因为“妨碍公务罪”被刑事拘留,被判入狱4个月。后来彭小武在网上发帖投诉,称在狱中被打掉两颗门牙,不过此事无法求证真假。

被告状毁掉的人生:赢了官司但也被打折腿丢了工作电影《我不是潘金莲》

“刺头”

从监狱出来之后,彭小武每隔一段时间还会来我们报社,不只是反映问题,还要借我们的电话用。

反正跟我们也熟了,他每次进了办公室,就直接抓起电话拨过去:“是XX领导吗?我是长安路康乐园的彭小武啊,还记得我吗......”每次他都是这样开场。电话内容还是要求对方为他解决房子的问题。对方如何回答他的,我听不到,不过估计态度不会很友好。

有一次,彭小武在电话里和对方吵了起来,我听到彭小武大声吼道:“为老百姓办事是你的职责!你牛B个啥子?你在哪?在不在办公室,我马上来找你,你信不信?”后来对方挂断了电话,彭小武还余怒未消,气得站在电话旁呼呼直喘着粗气。

对经常使用我们办公室的电话,彭小武的解释是,他用自己的手机打电话人家根本不接。但他总来打电话,我甚至怀疑他是为了省钱,因为他住的小区就在报社附近,他来的时候不用坐车花钱。另外听别人说,彭小武家的经济条件很差:媳妇在小区开了一个小卖部挣点生活费,他自己当出租车司机是有一天活儿算一天,家里还养了两个小孩子。

我还是想再劝劝彭小武,有一天,他又来打电话,我对他说:“你也是有家有口的人,天天为房子的事这里找那里找,腿都跑细了。老话说‘穷死不做贼,气死不告状’,打官司这事要适可而止,养家糊口是大事啊!”

彭小武和上次一样固执:“我又没错,我为自己维权,我怕什么?”

我彻底放弃了劝说彭小武的念头,后来听说,他和开发商的关系越来越僵,开发商把他当成个“刺头”,干脆拒绝了任何单位的调解。彭小武则不再仅仅是不交物业水电费,他连银行的房贷都不还了。

银行要把房子收回来,彭小武索性把银行也告了。出乎我意料的是,这次彭小武居然告赢了。原因是,还贷的前提是房子必须没有质量问题,开发商违约在先。另外,他仔细研究了购房合同和还款协议,在文本中找到了一两处对方的漏洞。最后法院判决,开放商必须先将有质量问题的房子修缮完好,然后彭小武再履行还款义务。

这成了个“死循环”,彭小武不让开放商维修房屋,哪里能“修缮完好”?还银行的款自然就成了空谈。彭小武占了大便宜,可以“白住”在房子里了。

开放商的报复

尝到甜头的彭小武劲头更盛,他想为自己当年那段牢狱之苦也讨个公道。2010年的一天,他带着5岁的儿子跑到了区公安局局长办公室里,控诉他和小区物业发生冲突时,出警民警偏袒开发商一方,没有秉公执法。

后来彭小武在网上发帖,自述了被公安局局长怒骂、驱逐的过程:那天我带着儿子找到区公安分局局长田X办公室。田二话不说,直接说:“你的事我知道,不交水费,不要脸,你给我滚出去!”我说:"不交水费是因为房子有质量问题,解决了我肯定交!"田X吼道:"以后不准再来我的办公室!"随后让保安来把我轰下楼。受害人彭小武上访无人管,告状无门,只有求助网络,或者走极端了!

2013年,告状告出经验的彭小武,不再只围绕自己房子的问题,他发现小区有部分房屋违建,市规划局对此作出了罚款的行政处罚后,竟发放了规划许可证。彭小武随即将市规划局告上法庭,规划局败诉。这意味着,违建的房屋面临着被拆除的命运。

这一年年底,彭小武大白天走在街上,被两名戴着帽子、口罩的男子用铁棍一通猛击。彭小武倒在血泊中昏了过去,凶手迅速驾车离去。

事发地位于闹市区,又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行凶,案件在本市引起很大震动。被送到医院的彭小武经检查,全身5处骨折。

彭小武心里有数,认定是开发商雇凶蓄意报复。一个月后,在上海警方的配合下,本市公安局抓住了两名凶手,一审,果然是开发商雇的人。

开发商被抓后,如此供述:“是我雇凶将彭小武打伤的。原因是他一直跟我作对,闹得我们‘快过不下去了’。”

为了泄愤,开发商花了8万元从上海请来了其中一名打手,并交给他一张彭小武的侧面照片,要他找人将彭小武的腿打断,以“出口恶气”。随后,这名打手带着同伴开了一辆套牌车来到本市,采用跟踪的办法,终于如愿“得手”。

开发商和两名凶手后来自然被判了刑,不过彭小武也不好受,在医院里躺了好几个月。他出院后拄着拐杖出门我还遇到过一次,样子有些可怜。我问他咋搞的,他说:“能咋搞的,被黑了良心的开发商请人打的呗!”

失业人生

被打伤之后,彭小武再没干出租车的营生,也没找到别的工作,他家成了社区有名的困难户,遇到春节等节日有关部门上门慰问困难群众,他家都是当仁不让,每次一袋米、一壶油。

2015年,我最后一次听说了彭小武“告状”的事,那是网上的一份判决书,彭小武把他之前工作的出租车公司告了,起因是彭小武被打伤后,出租车公司直接辞退了他,彭小武不服,要求退还安全保证金1万元,并按月息2%支付利息;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2万元......

这一次,彭小武输了。法院判决,彭小武的诉讼请求超过了起诉期限,驳回其起诉;他的其他诉讼请求没有经过劳动仲裁的前置程序,直接向法院起诉不符合法律规定,也被驳回了。

我顿时明白了,彭小武为什么再没找到过工作。在这个四线小城,出租车公司不到10家,同行之间消息是通的。彭小武将这家公司一告,别的哪个公司还敢用他?他一个朋友评价的更直接,“前几年他一搞就打官司上访,别人都怕沾他,恨不得走路都绕着走......”

这次再遇见彭小武之后,我又仔细回忆了他这十多年的“告状人生”。到这么落魄的境地,当然和他的性格和行事风格有关,但如果和他打交道的相关部门能有更大的耐心或更好的处理技巧,是不是也不会到了今天这个样子?

高梦鸽 本文来源:北京青年报 责任编辑:韩佳鹏_NN984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阿里铁军内训课曝光,曾创50亿奇迹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