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孩痴迷这种精神毒药,还不是因为穷

2018-11-05 11:38:43
0

口红,究竟是如何成为女孩生活必需品的?

本文系网易沸点工作室《谈心社》栏目(公众号:txs163)出品,每天更新。

奥黛丽·赫本有一句名言:不涂口红的女人没有未来。

对许多女孩而言,口红正是她们人生中的第一件化妆品。

有人说:

当女孩拿起属于自己的第一支口红时,意味着,她正在推开通往成熟的大门。

那么,口红究竟是如何成为女孩生活必需品的?

1

是口红情结

是高性价比之选

1940年代,香港,一个战火纷飞的多事之秋。

在香港大学读书的张爱玲,挽着同学,走在街头,期盼寻到一支心仪的口红。

乱世风烟,一个女学生似乎什么也做不了,但涂上一抹口红,就足以勾起一份对生活的热情。

她曾在散文中写道:

“生平第一次赚钱,是在中学时代,画了一张漫画投到英文《大美晚报》上,报馆里给了我五块钱,我立刻去买了一支小号的唇膏。”

后来,张爱玲在美国病逝,身旁的东西不多。

最显眼的只三样:手稿、假发和口红。

“写作是安慰内心,假发是抵抗岁月,口红则是展现给世界的一抹亮色——出门走走,好歹对得起路人观众。”

如今,像张爱玲一样有口红情节的女孩,越来越多。

中国女孩痴迷口红,其实是因为穷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某电商平台数据显示,2017年该网站的口红销售额为65.6亿元,同比增长53%,销量稳居各类美妆产品榜首。

据统计,有300万女性消费者,在一年内,购买的口红超过5支。

从年龄分布来看,口红“老少皆宜”。

约60%的消费人群是“90后”,2%的消费者年龄在50岁以上。

95后中,有将近一半的女孩每天涂口红,其中超过20%拥有5支以上口红。

中国女孩痴迷口红,其实是因为穷
口红是消费者线上购买彩妆的第一选择,且呈现着越买越多的趋势 / CBNData

大多数女孩,拥有的第一件化妆品,可能就是口红。

社长有个朋友,小张。

她说,刚上大学那会儿,没什么钱,一想到某些品牌门店里柜姐上下打量的眼神,就不太愿意登门。

但她喜欢逛口红专柜,那里没太多压迫感。

她可以和闺蜜一起疯狂试色,想试试效果就在手背上轻轻一碰。

离店后,唇上的口红,舍不得卸,常常会保留一整天。

相较其他化妆品,口红的使用无门槛。

稍微一抹,就可以提升气色,带来显著“打理过自己”的效果。

更重要的是,奢侈品的包包不是人人都可以任性买买买,但两三百块一只的大牌口红则不那么难拥有。

中国女孩痴迷口红,其实是因为穷
林更新感叹口红便宜 / 综艺《大本营的秘密花园》

虽没有研究证明,拥有口红的愉悦程度与数量成正比。

但身边无数案例表明,在不断试色时,心情会莫名变好。

化妆是女性间亘古不变的话题。

口红又是化妆品中差异较小的。

谈论起口红时,每个女孩或许都能从中获得认同感和归属感。

口红的高性价,让女孩们似乎没理由不喜欢它。

2

走红不是偶然

商业秘密不止在影视剧

口红界流传着一个定律:

每火一部韩剧,就会火一个口红色号。

《来自星星的你》带火了“千颂伊色”;

中国女孩痴迷这种精神毒药,还不是因为穷


韩剧《来自星星的你》截图

《太阳的后裔》带火了“宋慧乔色”。

中国女孩痴迷这种精神毒药,还不是因为穷

中国女孩痴迷这种精神毒药,还不是因为穷


韩剧《太阳的后裔》截图

还记得宋仲基的那句台词吗?

“既然毁了两辆车,再毁一个口红吧。”

中国女孩痴迷口红,其实是因为穷
韩剧《太阳的后裔》截图

影视工业制造的浪漫传奇,在现实中未必可得。

但女主惊鸿一瞥的唇色,却触手可及。

一只同款口红,让女孩们和美丽的女主建立了某种联系。

相似的唇色,让她们对剧中浪漫情节的想象更具实感。

除了影视剧的带货能力,商业广告营销也是助推口红持续热销的主要力量。

前些年,兴起过一个概念——“她经济”。

现代女性在社会中的角色转变,让越来越多的商家,将目光瞄向了她们的钱包。

通过迎合这类女性的消费心理,商家对产品进行宣传营销。

最常见的是,运用“男神”代言,或将产品和“女神”的名号捆绑起来。

口红在历史上的一次爆红,就是商家成功利用了“她经济”的理念。

1996年,日本某品牌口红启用当红男星木村拓哉代言,吸引了几乎全日本女性的注目。

脱销,脱销,再脱销。

那款口红销量火爆到这种程度。

中国女孩痴迷口红,其实是因为穷
木村拓哉 / 豆瓣

男星代言,给口红带来了更多的暧昧空间。

后来的例子一再证明,男星代言是强势口红种草机。

中国女孩痴迷口红,其实是因为穷
2018年9月20日,上海,陈伟霆现身某品牌口红新品发布会 / 视觉中国

除了男明星,还有无数双手,推着女孩们走进口红的大坑。

一份关于“购买口红的理由”的调查显示:

“被美妆博主强力安利”的理由,排名第四。

美妆博主教给女孩们,各种涂口红的小技巧:

白衣配西柚红,小黑裙一定要大红唇来搭。

一千种约会,就有一千种搭配。

但每一次露面,都离不开一支口红。

中国女孩痴迷这种精神毒药,还不是因为穷
涂抹后以指尖轻轻晕开唇色,然后再抿嘴,便可塑造大热的'咬唇'妆效 / 视觉中国

毫无疑问,社交媒体激发女孩对口红的狂热时,也顺带着将她们的男友裹进了这个大坑里。

3

恋爱中的

秘密武器

很多钢铁直男,把女生对口红的热爱视为玄学命题,深感困惑。

其实,迷恋口红远不止美那么简单。

它是有科学依据的。

心理学上有个概念,叫“红色性效应”,指动物身体上红色的鲜艳程度,影响着它对异性的吸引。

这意味着,口红可以有效增加对恋爱对象的吸引力。

中国女孩痴迷这种精神毒药,还不是因为穷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如今,口红已然成为恋爱的投名状、感情的试金石、检验真心的重要标准。

让男友送口红,是许多女孩感受被爱的方式。

希腊神话中,赫拉克勒斯完成了凡人不可能完成的十二大功之后,才娶到青春女神赫柏。

《格林童话》里,王子从高塔纵身一跃,失去双眼,在森林里流浪多年,历经苦难才得以和心爱的长发公主相聚。

无数童话故事证明,要和女神在一起不是那么容易的。

总得接受点考验才行。

身处现代社会,总不能让男朋友像神话中的男主一样去斩除九头蛇、活捉山野猪或摘取金苹果吧?

金边黑管的口红于是取代金苹果,成为考验真心的试金石。

“没有什么是一只口红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只。”

这年头,在婚恋中,认得出口红色号,似乎已成为男生的加分项。

对于口红,男生了解得越少,女生越要考验。

倘若直男们愿意为女生花费时间和精力,完成从口红小白到口红大神的华丽转身。

这份付出,无疑会让一些女孩更加确信自己正在被爱。

毕竟,让直男学会辨认口红,难度大概不低于做大学高数。

中国女孩痴迷口红,其实是因为穷
2017年4月19日,浙江省杭州市,中国美院雕塑系的一位95后男生为了给喜欢的女生一个惊喜,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事,把口红雕刻成了独一无二的猫咪限量版 / 视觉中国

日本社会学家三浦展,在《第四消费时代》里提出:

自1975年到21世纪初,人们对消费的热情,不只是为了满足理性需求。

一个明显的趋势是,人们越来越重视满足感性需求。

消费口红,正是感性需求的一种释放。

当然,男生给女生买口红,也是一种展现财富实力的方法。

在送出口红的电光火石间,好感度无疑会飙升。

4

从被禁忌的美

到生活必需品

女孩们能自由地涂口红,其实经历了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

据西方学界研究,人类的第一支口红,诞生于苏美尔人之手。

距离今天,已有五千多年。

最早的口红狂热爱好者,要数“埃及艳后”克娄巴特拉七世。

在古埃及,红色是王室身份的象征。

到了封闭保守的中世纪,教会认为口红能够诱惑男性,控制他们的心智。

他们将口红看作是一种巫术,直接给禁了。

这一禁就是数百年。

直到20世纪初,因性感而成为禁忌的口红,才彻底得到解放。

1912年,美国妇女为争取选举权,举行了一场大游行。

游行中,口红被当做了运动参与者的标志,因此成为女性解放运动的一个象征。

二战时,前线作战的女兵们依旧喜欢涂口红,男兵们对此则热烈欢迎。

口红成为提高军队战斗力的一个极好方法。

当时,有一句很流行的广告语:“口红,让我们知道为何而战。”

口红呈现的不仅是艳丽的容颜,更是女性们勇敢的面孔。

八十年代后,口红变成了女性生活中最常见、最普通的化妆品,成为当代人审美品位的鏡子。

但如今,口红依然能引发很多争议。

对口红的过度痴迷,会让人怀疑女孩们是否已深陷消费主义的陷阱;

在朋友圈求口红或是秀口红,也面临被指为“口红婊”的风险。

但不管是男朋友进贡的,表忠心口红;

还是女孩们靠本事赚钱,给自己买的口红;

无论如何,口红总是一件让人感到幸福的事物。

生活不易,在疲惫日子里,能有一支口红让自己或女朋友开心,又有什么不好呢?

谈心社,这是20多岁年轻人谈心的地方。微信搜索“谈心社”关注我们,倾诉你的故事吧。

erweima 扫一扫关注杂家 更多有趣内容

谈心社

深夜谈心 彼此相遇

erweima

扫一扫关注杂家 更多有趣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