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热点新闻 > 正文

这些上海人,为什么在大街上穿睡衣

0
分享至
睡衣是什么时候上街的?

去过上海的朋友们,一定不会忘记大街上穿睡衣的男男女女们。

他们昂首阔步,旁若无人,穿梭在各大超市、菜场,甚至南京路的街头。和他们擦肩而过的,还有穿着最入时的上海摩登男女们——恐怕没有比这更魔幻现实主义的画面了。

上海向来走在时尚潮流的最前沿,这里的人们在穿着打扮上绝不松懈。可也是最体面的上海人,把不甚合身、还印着迷之花纹的成套睡衣,大大方方穿出了家门。

2009年10月30日,上海,身穿睡衣的大叔骑着电动车现身街头。/视觉中国
2009年10月30日,上海,身穿睡衣的大叔骑着电动车现身街头。/视觉中国


早在世博会的前一年,上海市政府为整顿市容,就提出“睡衣睡裤不出门”的倡议。各大小区纷纷动员志愿者们,在小区门口劝导穿睡衣出门的市民。但是,不少上海阿姨们并不买账,不忘回上一句:“侬鼓力嘎多咧!(你管得太多啦!)”

那么,上海人为什么这么喜欢穿睡衣上街?这一习惯又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都是弄堂惹的“祸”

其实,民国初期的上海,就有穿睡衣出门的人了。不过当时只有两种人这么干——大财主和舞女。大财主在家门口以睡衣示人,显示自己不仅有钱,还很闲。毕竟睡衣是舶来的洋货,普通人家是负担不起的。舞女们则在白天穿睡衣示人,表示她们此时不做生意。

倘若此时谁有了件睡衣,拿出来显摆还来不及,怎么会藏在家里穿呢?所以,普通人不穿睡衣出门,不是因为不好意思,而是根本买不起。

民国时期的上海人,虽然大部分都住在弄堂里,但是彼此阶级差异巨大。资本家、中产阶级和中下层居民,住的房子都是不一样的。

2008年7月23日,上海,南京西路与吴江路之间的老石库门弄堂,狭窄而拥挤。/视觉中国
2008年7月23日,上海,南京西路与吴江路之间的老石库门弄堂,狭窄而拥挤。/视觉中国


最早的石库门弄堂,本是土豪乡绅们住的地方。19世纪60年代,太平天国起义把江南地主豪绅赶进了狭小的上海租界,使得租界人口暴涨几十倍,催生了旧式石库门弄堂。民国以后,这些有钱的绅士们逐渐搬出石库门,改住新式里弄,淘汰下来的石库门弄堂渐渐变成低档住宅。

20世纪30年代,日军占领上海,租界再一次成为战争避难所。大批居民涌入租界,房地产商乘机将已被淘汰的旧石库门弄堂出租,很多承租户也将原来独门独户的单元分房间出租。破败的石库门弄堂很快拥挤不堪,住着大量中下层居民。

虽然他们的居住条件不如中等收入群体住的新式石库门弄堂,更比不上资本家的花园弄堂。但能在寸土寸金的上海市区寻得住处已属幸事,何况还能享受自来水和煤气的便利。

但由于一户单元要分租给好几户居民,这些便利的设施都需与人共用。由于并没有独立卫生间,洗澡可能扯一条布帘就完事。诸如洗漱、淘米、洗菜、做饭之类的日常生活,都要在弄堂里进行。

2013年7月2日,上海城隍庙边的一条老弄堂,房子里接出了莲蓬头,孩子坐在大脚盆里冲凉洗澡。/视觉中国
2013年7月2日,上海城隍庙边的一条老弄堂,房子里接出了莲蓬头,孩子坐在大脚盆里冲凉洗澡。/视觉中国


原本作为公共通道的弄堂,逐渐成为家居空间的延伸,甚至被居民们归为私人空间的一部分。因此,对于分租共用的中下层居民们,在卧室里穿的衣服,在弄堂里穿自然也没关系。

怡德里弄堂口,一位身穿睡衣的大叔坐在木椅上休息。/视觉中国
怡德里弄堂口,一位身穿睡衣的大叔坐在木椅上休息。/视觉中国


但是,正如此前所说,民国时期的普通人是买不起睡衣的。睡衣直到20世纪70年代末才逐渐成为潮流,被上海人穿出了家门。那么,睡衣又是如何走出弄堂,走上大街的呢?

如果弄堂只是作为私密空间的延伸,睡衣自然不会出现在绝对的公共空间——比如弄堂外面的大街。可是老式弄堂往往处在市中心的热闹地段,许多机构和店铺迫于高昂的房租,不得不搬入弄堂。

弄堂里多的是钱庄、洋行,旅馆、浴室、饭店也很常见,至于小杂货店和小食品店,就更不值一提。由于商业活动兴盛,以弄堂为中心形成了不少交易市街。如今你在上海会馆街看到的潮州、漳泉、商船会馆,就是当年弄堂繁华商市的见证。

上海弄堂里如今还在营业的前进旅馆。/视觉中国
上海弄堂里如今还在营业的前进旅馆。/视觉中国


因此,虽然围墙和大门给了弄堂居民私密和安全的感觉,但齐全的商业功能使得弄堂成为面向城市开放的空间,里弄街区也作为城市里四通八达的隐形脉络而存在。如此一来,弄堂作为个人私密空间延伸的同时,又有城市公共空间的强烈渗入。

在弄堂里能穿的睡衣,在其他不太正式的公共空间自然也能穿。穿睡衣的弄堂居民,去沿街店铺打油买米,再走向稍远一点的菜市场和超市,也成为稀松平常的事情。

上海老城区里弄里的早餐店,有的居民穿着睡衣、趿着拖鞋就跑来吃早饭。/视觉中国
上海老城区里弄里的早餐店,有的居民穿着睡衣、趿着拖鞋就跑来吃早饭。/视觉中国


总的来说,狭窄的居住空间和分租共用的模式,再加上弄堂承担的公共空间功能,使得弄堂居民把睡衣穿出家门,走上了大街。

“体面人”也得这么穿

但是,建国以前,这种分租共用的模式并不普遍。据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于1937年发布的报告,全部弄堂中有40%依然是独门独户,享受这样宽松居住条件的,大多为中等收入群体,而三户以上人家合租的房屋只占44%,不到一半。

直到建国以后,分租共用的居住模式才逐渐成为跨越阶级的普遍现象。

1949年建国以后,弄堂房屋的所有权发生很大变化。1955年的公私合营制度变相充公了绝大部分的上海私有住宅,大洋行、大公司的房产都划归政府所有,由房管所统一管理,以低租金租给无房户居住,原来独门独户的住宅普遍住进了多户人家。

张锡昌在《弄堂怀旧》里提到,20世纪四五十年代的明月里弄堂,每一幢房子差不多都住一户人家。解放后,家住五号里的王先生被查出有汉奸嫌疑,全家搬走,原来的房子被分配住进了五六家人。

2002年,上海里弄, 里弄里有读报的、洗衣的、刷马桶的、生火的,整个一幅生动的上海市民图。/视觉中国
2002年,上海里弄, 里弄里有读报的、洗衣的、刷马桶的、生火的,整个一幅生动的上海市民图。/视觉中国


另外,原先一些中小私人产权的住户,在动荡时局中收入不稳定,只好将独户居住的单元分租给外人。在房屋重新分配的过程中,多数住宅单元都挤进两个以上的家户,过去在中下层居民被迫经历的分租共用,成为弄堂居民的普遍境遇。

而在弄堂以外,国家为缓解上海居民“住房难”的问题,开始修建工人住宅和居民新村。考虑到国家财政状况,本着节约空间的原则,在曹杨新村、空江新村之后建设的二万户公房,均未设计独立厨房与卫浴,由一单元的十户居民共用一套。

始建于1953年的崂山新村,是上海市政府在解放后建造的二万户公房之一,在高楼大厦间俨然是“城中村”。/视觉中国
始建于1953年的崂山新村,是上海市政府在解放后建造的二万户公房之一,在高楼大厦间俨然是“城中村”。/视觉中国


与此同时,国家实行计划经济,各类生活必需品凭票供给。官与民、穷与富、身份或职业的不同都逐渐接近和靠拢。在分租共用的居住条件下,生活习惯在合租者面前一览无余,人们慢慢学会隐藏自己的阶级标识,不轻易暴露。而物质条件的困窘也迫使人们放弃原有的生活方式。

红木衣橱要丢掉,大鱼大肉不能做,旧有的着装礼仪和规范在这个过程中也发生松动。穿睡衣在弄堂里走动,对于中等收入群体来说,也不再是“不体面”的事情。

2010年04月06日, 穿着花睡衣的女人,脚踩一双还算精致的皮鞋,刚刚购物回来,穿过弄堂。/视觉中国
2010年04月06日, 穿着花睡衣的女人,脚踩一双还算精致的皮鞋,刚刚购物回来,穿过弄堂。/视觉中国


由此,过去中下层弄堂居民的生活经验,逐渐被各个阶层分享,成为普遍现象。本来在家里才可以穿的睡衣被合理化为家居服,再逐渐向洗手、上厕所之外的串门、借葱借蒜等行为扩张,然后走出家门,上下楼梯,最后走出社区。

虽然五六十年代的上海居民共同经历着分租共用的居住生活,但是穿睡衣出门似乎并没有引起关注,也不会被当作一种独特的现象。事实上,直到70年代末期,穿睡衣上街才成为一种潮流。

2016年的秋冬上海时装周,睡衣亮相街头,作为潮人街拍的元素。/视觉中国
2016年的秋冬上海时装周,睡衣亮相街头,作为潮人街拍的元素。/视觉中国


其实,并不是五六十年代没有这种现象,而是因为改革开放前,城市居民做衣服都要凭布票,定额很少,做专门的睡衣是很奢侈的事情,很多都用旧衣服裁剪而成。

当布票制取消,睡衣作为常见的商品进入市场流通后,人们从单调和拮据的布料中解脱,纷纷将色彩艳丽的睡衣穿出家门,睡衣上街此时才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线,成为上海市民的文化名片。

不穿反而不习惯

改革开放后,上海人狭窄的住房空间并没有得到很大缓解,弄堂依旧是城市居民住宅的主力。虽然商品化住宅逐渐增多,但截止1997年底,生活在上海各式里弄中的居民总数仍有317万,占市区人口总量约40%,而在80年代末,这一比例曾超过60%。

与此同时,弄堂生活的便利性也没有消失,人们穿着睡衣,不用过马路,就能在街区商店买到绝大多数日常用品。

2014年10月15日,上海,一个老太太抱着孙女坐在自己的小店前。画面右边是鳞次栉比的店铺,弄堂生活之便利可见一斑。/视觉中国
2014年10月15日,上海,一个老太太抱着孙女坐在自己的小店前。画面右边是鳞次栉比的店铺,弄堂生活之便利可见一斑。/视觉中国

据1990 年对上海老弄堂的一项调查,发现平均82%的居民大部分物品是在弄堂商店购买的,甚至是在南京路和淮海路这两处商业中心之间的宝裕里,也只有5%的居民去商业中心购买大部分物品。

设想一下,如果是在北京,住宅区的周边大多很荒凉,出门就是车水马龙的大马路,要是穿着睡衣走在外面,可能真的会被人当成神经病吧。

然而,20世纪90年代起,弄堂面临着消亡的危机。在市场经济的新形势下,上海利用外资进行旧区改造和新区建设,在旧城改造中大批弄堂被拆除,取而代之的是写字楼和高档住宅。

2015年7月2日,上海,石库门弄堂光明邨被拆除。/视觉中国
2015年7月2日,上海,石库门弄堂光明邨被拆除。/视觉中国


原弄堂的很多居民都搬进了新式小区,享受到独立卫浴和厨房,不用像以前那样在其他人面前刷牙洗脸、洗菜做饭,不过穿睡衣出门的习惯并没有轻易消失。

这一习惯作为特定时期住宅经验和社会文化共同演化的结果,虽然很偶然,却也非常顽固,并不因家家享受到独立卫浴而轻易改变。人们搬离弄堂,但是原来的生活做派却得以保留。它更像是被弄堂居民集体分享的一种默契,延续到今天,成为上海街头一道独特的城市景观。

2005年7月28日,沃尔玛在上海首家购物广场开业,住在附近的不少市民穿着睡衣、踩着拖鞋来到沃尔玛购物。/视觉中国
2005年7月28日,沃尔玛在上海首家购物广场开业,住在附近的不少市民穿着睡衣、踩着拖鞋来到沃尔玛购物。/视觉中国


2006年,上海社科院曾开展过一次“上海市家庭文明状况调查”,调查显示,16.5%的人表示自己或家人经常穿睡衣外出,25%的人表示有时会,说明这一习惯仍然很常见。

而2009年上海市政府提出“睡衣睡裤不出门”的倡议后,也遭到很多人的反对。上海热线网上名为“上海人爱穿睡衣上街,你怎么看?”的调查显示,不反对穿睡衣的人数之和超过半数,说明大部分上海市民都理解或认可这种现象。

2009年10月13日,黄浦区半淞圆路街道的社区世博志愿者开展文明出行宣传活动,呼吁市民不要穿睡衣出门。/视觉中国
2009年10月13日,黄浦区半淞圆路街道的社区世博志愿者开展文明出行宣传活动,呼吁市民不要穿睡衣出门。/视觉中国


但是中国其他城市的睡衣族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们常常被视为城市文明的一颗毒瘤。武汉、台州、南昌和成都等地纷纷报道过大街上的睡衣族,她们现身于超市和菜市场,其实和上海街头穿睡衣的人并无二致,可得到的几乎都是负面评价。

《成都晚报》直接用了“穿着睡衣散步逛街遛狗 大庭广众之下这样装扮 不美 也不得体”的标题,而荆楚网做的线上调查则显示七成受访者明确表示不能接受这种行为。可见,在上海以外的其他地方,穿睡衣上街这一行为,并没有得到认可。

而在西方国家,这一行为则更加不能接受。在美国文化里,睡衣是不能穿出家门的,穿睡衣就等同于赤身裸体。美国人如果在街上看到一个穿睡衣的人,可能以为他是刚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在2012年,美国路易斯安那州就颁布过公众场合禁止穿睡衣的法令。

不过,西方人对上海的睡衣族似乎格外支持。美国摄影师贾斯汀认为这是属于上海的独一无二的睡衣文化,他拍摄了大量上海街头穿睡衣的市民,并出版了摄影集《Planet Shanghai》(《行星上海》)。而在世博会前夕,多家外媒也发布报道声援上海街头的睡衣族。

《Planet Shanghai》的封面是一个身穿睡衣的富态中年男人,安逸地坐在弄口。/贾斯汀·格里哥利亚
《Planet Shanghai》的封面是一个身穿睡衣的富态中年男人,安逸地坐在弄口。/贾斯汀·格里哥利亚


可是,国内却有好事之徒,说上海人穿睡衣是为炫耀市民身份。因为穿睡衣是走不远的,只能在家附近活动,在繁华的市区穿睡衣是彰显城里人的高贵身份。还打趣说,如果让乡下人也穿上睡衣,在电视里放给上海人看,完全可以有效阻止这种“陋习”。

其实,人家爱怎么穿,我们管得着么?穿睡衣出门作为昔日弄堂生活的遗留,是专属于上海的城市风景,也是沪上市民文化的一隅。它挟裹的烟火气息和市井味道,不是高楼大厦可以学来的。

不过,看到这里的你,要是恰好住在武汉、成都或是南昌,还是别轻易模仿了。毕竟,对于上海人,这叫市民文化,而穿睡衣上街的你,可能就是时尚恶魔了。


参考文献:

[1]上海通志编纂委员会编.上海通志 第4册[M].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

[2]汪时维主编.上海纺织工业一百五十年 1861-2010年大事记[M].北京:中国纺织出版社.2014.

[3]卢汉超著;段炼,吴敏,子羽译.霓虹灯外 20世纪初日常生活中的上海[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

[4]李振宇著.城市·住宅·城市 柏林与上海住宅建筑发展比较 1949-2002[M].南京:东南大学出版社.2004.

[5]范文兵著.上海里弄的保护与更新[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04.

[6]罗苏文著.近代上海都市社会与生活[M].北京:中华书局.2006.

[7]张锡昌著.弄堂怀旧[M].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2002.

[8]绍霆著.石库门 上海特色民居与弄堂风情[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

[9]聂永有,钱海梅编著.阅读上海[M].北京: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06.

[10]陈明远著.文化人的经济生活[M].上海:文汇出版社.2005.

[11]马尚龙著.上海女人[M].上海:文汇出版社.2007.

[12]曾宁著.“跑了丫头”风情录[M].北京:中国社会出版社.2013.

[13]沈宏非著.思想工作 南方周末2002中国传媒杰出表现奖杰出专栏作家代表作品[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2003.

[14]畸笔叟著.上海穿堂风[M].上海:上海文化出版社.2015.

[15]贾攸.上海弄堂面面观[A].汤伟康,朱大路,杜黎.上海轶事[M].上海:上海文化出版社.1987.

[16]张济顺.上海里弄:基层政治动员与国家社会一体化走向(1950-1955年)[A].复旦大学历史系编.切问集 下[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5.

[17]郭奇正.上海解放後到改革開放前城市集居形式蛻變中的身體經驗[J].考古人類學刊,2011,74: 203-242

[18]李彦伯.城市历史街区的现代性——上海里弄住宅的发展及其镜鉴[J].住宅科技,2013,33(12):30-36.

[19]人民日报编辑部.社论 反对建筑中的浪费现象[N].人民日报.1955-03-28(1)

[20]“街头‘睡衣族’随处可见 网友:上街不能这么任性”:荆楚网[EB/OL].[2014-12-02]. http://news.cnhubei.com/xw/sh/201412/t3113380.shtml


[21]“穿着睡衣散步逛街遛狗 大庭广众之下这样装扮 不美 也不得体”:成都晚报[EB/OL].[ 2016-01-14].  http://www.kaixian.tv/gd/2016/0114/727629.html

[22]“上街的‘睡衣族’,你觉得这样穿文明吗?” :台州晚报[EB/OL].[ 2016-01-11].   http://cs.zjol.com.cn/system/2016/01/11/020984029.shtml

[23]“南昌街头频现‘睡衣族’市民穿睡衣超市购物”:中国新闻网[EB/OL].[2013-02-21 ].   http://news.sohu.com/20130221/n366675617.shtml

[24]Evan Osnos.Long Live Pajamas!.The New Yorker.2009-11-30

[25]Raymond Zhou.In defense of pajamas.China Daily.2009-11-06

[26]Justin Guariglia,Krich John.Planet Shanghai[M].San Francisco, CA: Chronicle Books.2008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现金、全款!“职业玩家”入场,收割“老破小”

找房豹
2021-01-24 16:06:44

46岁小李子大肚腩抢眼,胖成两个20岁的自己,超模女友轮着换

猫眼娱乐官方号
2021-01-23 19:03:33

华晨宇最大的瓜才不是私生女!伯父涉嫌侵吞国资1.9亿,就职银矿历史上曾致29人患肺病,8人死亡

21新健康
2021-01-23 21:52:45

紧急通知!青岛人发现这个立即报告!

大众网青岛
2021-01-24 20:26:32

2840页的计算机毕业论文,德州奥斯汀华人博士究竟写了啥

量子位
2021-01-24 12:34:00

2021春节,终于不用回婆婆家过年了

生活直通车
2021-01-24 16:06:08

探秘:世界允许女人合法强奸男人的岛国部落!

娱乐TVB
2021-01-24 09:06:01

5个警察学院领导落马!权色交易,为黑社会撑腰

勤廉
2021-01-24 19:03:37

冯绍峰被爆和赵丽颖离婚、儿非亲生 当事人回应了

八姐论八卦
2021-01-23 20:45:24

我国这些神秘的组织,墨家或许依旧存在

见证历史瞬间
2021-01-24 06:21:29

货车龟速行驶,车后贴两张纸,看清留言后路人不愿按喇叭

擦车工聊车
2021-01-24 06:45:30

南京一“顶级”商场,被电商“拉下水”,难逃“萧条”的命运

钱包那些事儿
2021-01-24 06:19:29

51岁的胡兵倒下了,惊醒所有人......

健身网
2021-01-23 12:12:10

“男同事偷偷she精在我的煎饼果子上”:熟人变态起来,远超你想象!

最潮生活
2021-01-19 09:31:10

加拿大籍“亚洲毒王”谢志乐荷兰落网,每年贩毒700亿美元

观察者网
2021-01-24 15:23:01

中欧联手获胜第22天,中国再次打出一张王牌,外媒发现不对劲了

前沿时刻
2021-01-24 13:17:16

101万买21款凌志LS500h豪华,首批VIP用户,江苏车主晒出伙食

娱乐梦世界
2021-01-22 04:37:08

伤害不大侮辱性强?美媒同一机位对比小乔丹与阿德巴约弹跳,岁月不饶人

体育课副班长
2021-01-24 17:55:06

翻了张碧晨所有的动态,发现她怀孕初期晒过华晨宇

一起跟我走
2021-01-24 06:50:55

27国作出重大决定,拜登政府突然“翻脸”,或再走特朗普“老路”

木曉普照
2021-01-22 17:33:54
2021-01-24 21:29:02

头条要闻

山东金矿救援突获进展:11人获救 一人没食物坚持14天

头条要闻

山东金矿救援突获进展:11人获救 一人没食物坚持14天

体育要闻

生涯最惨失利!“嘴炮”2回合遭TKO

娱乐要闻

魅力女神!秀智穿吊带黑裙热舞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突发!IBM中国研究院被曝全面关闭,官方回应

汽车要闻

刷新奥迪动力记录 e-tron GT将于2月9日发布

态度原创

数码
手机
艺术
家居
房产

数码要闻

2021 最值得期待硬件:任天堂Switch真要更新了

手机要闻

荣耀V40体验:承上启下力作 不愁卖的新旗舰

艺术要闻

从《樱桃小丸子》到《小偷家族》:看社会现实

家居要闻

新疆美女晒纯实木雕花豪宅 客厅两面墙摆满古董

房产要闻

绿地“三道红线”压顶 张玉良:一个季度降一道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