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图片说明

曾先后担任国台办新闻发言人和海峡两岸关系协会副会长的张铭清在台湾有个特殊待遇——被娱乐节目模仿,内容就是2008年他访台时那起遭袭的意外。回忆起这件几乎是他担任发言人任期内最著名的事情之时,他的态度异常明确:1.这是台湾的损失;2.政治可以适度娱乐化。除了这些,他还对网易新闻谈起他亲历的台海危机和制宪公投,“交流要由当局来推动”他如是说。

嘉宾简介
aaa

张铭清:国台办首任新闻发言人。曾亲历台海危机、制宪公投等两岸关系紧张时刻。发言以严肃冷峻著称,卸职后转任海协会副会长。2008年以学者身份访台遭袭。

分段视频

The other side

我当发言人没出过错

  张铭清:从各个方面的反应来看,主要是从我们大陆方面的反应,对我的发言还是比较肯定的,认为至少没有出过错,没有说"这个发言人不行了"这一点我自己觉得比较欣慰。

 

我挨打是台湾的损失

 张铭清:在这个事情发生以后,前任台南市长徐添财就多次给我捎话,说这次发生这样的事件,受害最大的是台南,而不是我。因为他整个的旅游都下来了。

 

我们的政治可以娱乐一点

   张铭清:台湾有一个节目《全民大闷锅》。因为那个邰智源先生模仿我,我也见过多次。我到台湾去每一次,一去他会在第一时间赶到,一见面就跟我叫张老师。

 

新闻交流要由当局来推动

   张铭清:我觉得新闻交流的推动还要当局同意才可以,因为当局不给你提供有力的、方便的条件,你就没有办法做。

访谈实录

我一共就去过三次台湾

网易新闻:您在担任发言人的时候去过台湾吗?

张铭清:去过,我第一次去是1995年,那时候是大陆一个新闻代表团,我作为这个新闻代表团的顾问去的台湾。

网易新闻:你在九十年代去台湾的时候,当时台湾给您的感受是什么?

张铭清:九十年代去(台湾),(对)一切都感到比较新奇,因为两岸刚刚开放,它应该是1987年开放,我第一次是1995年去的(台湾),应该有8年的时间。经过半个世纪的隔绝,两岸之间互相都不了解,台湾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非常陌生的地方,一个社会。

网易新闻:你当时做发言人的时候一共去过三次台湾,在做发言人的十几年当中,发言人的政策口径怎么样跟中央把握?当记者提到一些尖锐问题的时候,怎么处理?

张铭清:当时我们跟中央报告的时候,因为涉台问题特别的敏感,也比较谨慎,曾经提出说要答问的口径都要经过中央批准,但是钱其琛副总理没有批,他说应该主要由台办来决定,特别重要的需要报中央批的报中央,其他的都由台办定。

但是做发言人是一个挑战性很强的工作,因为你准备的口径,开发布会(记者)不一定会问到,而相当多的(问题)(事先)并没有准备,所以这对发言人(就要求)一个是对情况的把握,对现场的反应能力也是一个考验,所以发言人是一项很富有挑战性的工作。

我当发言人没出过错

网易新闻:你担任新闻发言人的时候,正好是两岸关系比较紧张的时候。

张铭清:是。

网易新闻:正是台海危机的时候。

张铭清:嗯,那时候两岸关系一直处于一种紧张状态,对台湾当局的分裂和分离的言行,发布会是经常要表达自己的立场的。再一个就是发言人的风格跟发言的内容相关,因为很大的量就是对台独分裂活动表达立场和看法,甚至对他们一些荒谬的言论要进行反驳,予以批判。

网易新闻:那时候有没有什么难忘的事?比如说一些记者提一些特别尖酸的问题,或者您当时根据对形势的估计和判断做了一些对当时没有准备到的一些情况的发言?这个有没有一些当时比较难忘的经历?

张铭清:这个一时还不好说,因为这方面(情况)也比较多,也没有考虑这方面的东西。

网易新闻:你在回顾自己十几年发言人生涯的时候,您觉得对台发言的方式,包括咱们当时对一些形势的判断上现在反过头来看有没有一些值得反思或者总结的地方?

张铭清:因为当时的台湾局势和两岸关系处在那种紧张的状态,当时也是把反对和遏制台独作为首要任务,所以发言人(发言的)内容也是为了这个首要任务来服务。所以整个发言的内容也好,风格也好,恐怕对台独分裂的批判、斗争比较多一些。现在看起来,当然一个是当时的形势决定的,但是我们反过来看,是不是更多的着眼于台湾民众,跟他们有更多的交流,或者向他们表述我们的观点是不是更好一些?

网易新闻:从您自己的角度讲,对自己这段发言人的职业生涯有没有做过一个总结,对自己的工作满意与否?

张铭清:过去也没有这个时间准备,建立发言人制度以后,不管思想、知识和制度方面准备得都不足。所以当时我说了一句话是“赶鸭子上架”,但是必须得上。总的来说的,从各个方面的反应来看,主要是从我们大陆方面的反应,对我的发言还是比较肯定的,认为至少没有出过错,没有说“这个发言人不行了”这一点我自己觉得比较欣慰,因为这个政策性、敏感性很强,如果一出错,因为都是现场直播的,第一时间出去,根本没有办法有纠正的机会。

网易新闻:您觉得在工作当中没有出过错,这是对自己最大的肯定。

张铭清:嗯。

网易新闻:在两岸局势特别紧张的时候,遇到一个特别关键的新闻点,这时中央领导对你有没有一些直接的授意,告诉你我们的判断和角度是什么?

张铭清:有的中央领导同志,分管的领导同志对某一方面的问题特别重视,生怕出问题,也直接跟我说,跟我交代,给我打电话,甚至(让我)到他的办公室特别嘱咐。再有一些台湾的各个媒体,也造一些中央领导同志的谣,没有这样的事情,我们必须要澄清这个事情,中央领导同志也交代,这个事情必须要说清楚,所以这个情况是有的。

我与媒体打交道不分蓝绿

网易新闻:你在担任发言人的十几年时间里,跟台湾的媒体交流怎么样?私下里跟记者有深的交流吗?

张铭清:实际上我们这个发言人制度从记者的角度来讲给他们提供了一个新闻源,信息源,但是不仅仅如此。有的时候比如说他们打电话来要问我一些事情,我不能拒绝,因为我们就是做这个工作的。所以他们有问问题的,有什么困难,有什么方面需要我们帮助的,我们都会给他们很多帮助,通过各个渠道为他们的采访创造条件。

网易新闻:对绿营的一些媒体,比较激进的,宣扬台独的媒体,你有了解吗?跟这样的一些媒体私下里有没有交流?

张铭清:是有交流。在我们来说,我们从新闻业务的角度来说,没有认为他是蓝的绿的要区别对待,没有。恰恰相反,我们还更多的希望有绿的倾向的媒体多到大陆来,因为毕竟他们的立场决定了他们对大陆的情绪比较大,对大陆情绪比较大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不了解。因为新闻有一个真实性的原则,如果他违背了真实性,或者某些方面的言词有一些偏颇、不全面,我们跟他们谈,他们都能接受。

我挨打是台湾的损失

网易新闻:下面说说两年前在台湾遇袭的时候,当时是一个什么情况,遇到这样一个突发情况的时候,你是怎么样的感受?

张铭清:可以说这个事情过去了两年多了,但是现在还在不断的被提及。比如说我最近看到台南的新任市长赖清德说“张铭清事件以后过去了”,因为那个事件发生了以后,对台南的旅游造成了比较大的影响。说实话我到那里去的那次也完全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因为台南那个地方确实意识形态各方面绿的比较强,甚至陈水扁就说“张铭清敢到台南来就是挑衅”他们一些政治任务说“张铭清不是朋友,是敌人,对敌人就不能客气”

因为2008年的时候,陈水扁的贪腐基本上已经都暴露了,民进党也处于一个非常困难的时候,他也想通过制造这样一个事件来转移焦点,这是我的看法。另外因为两岸恢复商谈以后,陈云林会长(当年)11月3号要到台湾去,我是在这之前的10天。

网易新闻:打一个前站。

张铭清:台湾媒体都认为我是打前站的,如何做准备,实际上我没有任何这方面的任务。

网易新闻:没有这样的任务?

张铭清:没有,没有这个任务,我(去的名义)纯粹就是一个厦大的学者,而且为了避免这个情况出现,海协会专门给海基会发了函,说张铭清这次不是以海协的身份到台湾去的,他是一个学术交流,不涉及“两会”的事务。起先我想肯定是我去,他们抗议,甚至是什么一些不同的声音都有,但是没有想到他们会采取这样的办法,采取包围甚至袭击的办法,这个我是一点也没有思想准备的。

网易新闻:在这之前你去过台南吗?

张铭清:去过,就是前两次我都去过。因为台南这个地方文化底蕴还是很深厚的,值得去。

网易新闻:在遇袭前后,你对台南的印象,在自己的感受上有没有什么变化?

张铭清:我说这是极少的人采取的袭击活动,尽管有几十个人,也不代表两千三百万台湾人民,也不代表台南的大多数乡亲。

在这个事情发生以后,前任台南市长徐添财就多次给我捎话,说这次发生这样的事件,受害最大的是台南,而不是我。因为他整个的旅游都下来了。

但是我想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赖清德他上任以后特别表示“张铭清事件”已经过去了,我想应该会好转。但是我也看到当时带头的人现在也选了议员。尽管广大的台湾同胞对这个事情不认可,甚至反感、甚至反对,认为他这样做是很错误的,但是也有人支持他。

网易新闻:正因为它社会制度不同,所以也存在着不同的声音。

张铭清:对。

网易新闻:什么样的声音都有。

张铭清:声音我们是允许的,我当时给他们演讲的时候就有人冲到台上来,我当时说了一句话,法国的思想家伏尔泰有一句话:“我反对你的观点,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表达意见的权利。”后来台湾电视台和报纸说“共产党到台湾来,用伏尔泰的话教育国民党和(民进党),要捍卫不同意见人的权利”。

网易新闻:这件事之后,台湾方面的领导人对你有没有表示过关心和问候?

张铭清:那天走的时候海基会的董事长江炳坤专门去看我,专门给我送行,也说了他的看法。因为那天发生这个事情以后,连战、宋楚瑜、于永民、林丰正,国民党的副主席都有给我打电话,连战先生跟我说“张先生赶快到台北来,我们这边比较安全。”我说连主席,我没有到台北去的任务,本来(媒体就怀疑)我来是给陈会长打前站,我去(台北)不是更做实了这个事情吗?他说“张会长,这个事情在我们台湾是家常便饭,你不要当回事”我说连主席,这个家常便饭你可能经常吃,但是对我来说是第一次,我也是没有这样的思想准备。

网易新闻:听说你当时走的时候也是挺费周折的?

张铭清:因为那天发生这个事情以后台湾的警察部门非常的重视,当天下午台南的警察局长就被撤职了。他去看我,国民党一个常委还有他们的“内政部”机关的,还有他们警察局的都去看我,给我保护。那个警察局长还跟我说“张会长,这次不算,下次你来我24小时跟在你身边,绝对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结果他回去下午就被免掉了,被撤职了。那天他们后来跟我说出动了470多个警察,就从我住的门口一直到机场几乎都是警车。所以那天我离开我说我也不忍心就这么,(出动)这么多警察兄弟,有这样大的社会成本我也于心不安,我也提早回来了。多待一天有那么多警察,很多活动也不方便,我说也没必要。

网易新闻:在遇袭之后你又去过台湾?

张铭清:对。

网易新闻:再去台湾心情上有什么变化?我听有一个报导说,你的儿子说再去也是“凶险之旅”。

张铭清:对,他也跟我这么说。因为那天我走的时候他又跟我说,他认为像这种袭击的人还是大有人在的,不可能风平浪静。

我们的政治可以娱乐一点

网易新闻:你知道吗?现在您遇袭的那个地方现在游客挺多的,大家都很喜欢去那个地方。

张铭清:对,他们甚至开玩笑说,台南如果要恢复旅游,就把这个地方变成一个旅游点,甚至树一个石碑,说是我在那里的“遇袭处”,大陆游客都会过去看一看。

网易新闻:刚才你也说到了,台湾的民众对您比较了解。

张铭清:嗯。

网易新闻:有没有仔细想过,你在台湾的知名度为什么这么高?

张铭清:这可能(跟我做)发言人有很大关系,另外我因为做台办的新闻局的工作,跟台湾的媒体有很多接触,而且可以说台湾的媒体有我很多朋友。

再一个台湾有一个节目《全民大闷锅》因为那个邰智源先生模仿我,我也见过多次。我到台湾去每一次,一去他会在第一时间赶到,一见面就跟我叫张老师。

网易新闻:你跟他们也有很密切的交流?

张铭清:不是,因为我去他就知道,他都去看我,甚至就那次遇袭那次,那天晚上我刚到,还在吃饭,他们就说他要来。我说不必要了,因为台北过来很远,他们说他已经在门口等了你很久了。所以我想(知名度高)跟这个栏目模仿也有关系。

网易新闻:这种把政治娱乐化的方式,从你当发言人或者现在研究传媒,研究新闻的角度来看,你觉得能接受吗?

张铭清:我觉得可以接受,当然现在我们大陆不这样做,因为它确实对大家关心政治,提高收视率来说都有帮助。因为邰智源先生告诉我,他这个栏目一直是台湾收视率最高的一个栏目,而且他们美国的CNN都用过这个栏目的内容。

网易新闻:就是说你可以接受或者认可这样一个政治娱乐化的(方式)?

张铭清:可以,对,是。因为这是一个表达形式,内容当然与形式要相匹配,但是很多严肃的问题也可以用更轻松的形式来表达。

网易新闻:那我们这边呢?

张铭清:比如说漫画,政治漫画也可以做,为什么不可以做?过去我们也有这样做过。我想这个是,当然环境不一样,情况不一样,但是我觉得这个可以允许。

网易新闻:您觉得我们也可以做这方面的尝试?

张铭清:对。

新闻界的交流要由当局来推动

网易新闻:您觉得在现在这个状态下,两岸之间的交流还有什么困难、障碍?

张铭清:现在两岸的交流可以说是全方位的,各个领域、各个层面都涉及到了。我觉得现在交流大的趋势应该是不可逆转的,不管台湾当局采取什么措施或者进而言之就是绿的执政,我想这个趋势都难以改变。因为(已经)形成了一个潮流,它不是一个行政力量可以改变的。比如说“两会”的恢复商谈,比如说“三通”的实现,比如大陆游客到台湾去旅游,大陆企业到台湾投资。这在两年前都是不可想象的,现在可以了。这样比如说“三通”给两岸带来很多的便利,你想退回原点,隔离,隔绝,那不可能得到两岸同胞的认可,所以他就不可能回去。

网易新闻:但现在两岸新闻交流上,其实还是存在很大的困难和障碍的。

张铭清:我一直认为新闻交流应该是两岸交流当中最应该积极推动的。现在从两岸的新闻交流来看,我觉得大陆开放的程度比台湾高。

但是我们现在到台湾去,比如说到现在只有10家,5家中央媒体,5家地方媒体。你想大陆媒体之多,他要求去的多得是,台湾就限制。从限制的家数来说,另外提供的服务也没有我刚才说的大陆对台湾媒体提供的服务这样多。这一点我想媒体人都会有明确的感受,就是两岸对媒体的开放,对新闻交流的积极的态度是有很大的落差的。

网易新闻:就是说您觉得这个困难和障碍主要存在于台湾方面对咱们驻台的限制上?

张铭清:对。

网易新闻:您从原来从事对台新闻工作,现在到研究对台新闻工作,您对解决这个问题有什么样的办法,或者有什么在您这个层面上能推动的事儿?

张铭清:我觉得这个推动还要当局同意才可以,因为当局不给你提供有力的、方便的条件,你就没有办法做。(完)

 
网易新闻另一面往期回顾    
 
编辑:李芗 视觉:夏小兽 出品:网易新闻另一面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