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德明

针对儿科住院一床难求,儿科门诊一号难挂的现状,全国人大代表、雅安市人民医院副院长张德明认为,需壮大儿科医生队伍,并建立符合儿科医疗特点的薪酬制度。张德明认为,看病贵的原因是药费贵,解决药费贵就得让药价回归市场,基本药物目录严重滞后,需要根据现实情况进行调整。如何解决养老问题,他建议政府主导建立虚拟养老院。[详细]

张德明

全国人大代表

代表观点

  • 观点:五大建议解决儿童看病难现状

    制定儿科医疗服务规划,在全国进行儿科医疗服务体系建设,增加儿科医院数量,建立儿科医生规范培养的长效机制,增加设置儿科系或儿科专业的医学院校的数量,建立儿童医院的儿科医生培养基地,还要建立符合儿科医疗特点的薪酬制度。

  • 观点:解决虚高药价就要让药价回归市场

    建议医保机构全权代表患者去做主出价,这就叫做医保支付价,医保机构围绕医保支付价跟药企之间进行谈判,讨价还价,这样就形成了采购价,医保支付价和采购价之间的价差,盈亏归医疗机构。由于药品价格逼近底价,隐性空间就没了,就可以缓解看病贵。

  • 观点:建议推行虚拟养老院

    虚拟养老院就是政府所组建的一个养老信息的服务平台,虚拟养老平台的运行费用,由财政给予拨付。鼓励社会和企业给予募捐、筹集。虚拟养老院是一座没有围墙的养老院,适合每个老人的居家养老意愿,省去了实体养老院的建设和运行的经费,会使养老成本大大减少。

访谈实录

嘉宾:张德明

五大建议解决儿童看病难现状

网易新闻:儿童是疾病的易患人群,就医需求量大。拿北京举例来说,北京儿童医院和儿研所,每天就诊量都接近一万人次。儿科住院一床难求,儿科门诊一号难挂,就诊等待时间长。从医三十多年,依据你的经验,你觉得儿科医疗资源短缺的原因是什么?

张德明: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儿科病床不足。十四岁以下儿童占人口总数的16.5%,十八岁以下儿童占我国人口总量的20%,但儿科的病床,只占全国病床总量的5.6%。也就是说每千名十四岁以下儿童,仅拥有儿科病床1.71张,远低于我们4.55‰这样的全国平均水平。第二是儿科医生缺乏。儿科医生仅占我们国家医生总数的4%,每千名十四岁以下儿童,仅拥有儿科医生0.41人,远低于2.06‰人的全国平均水平。

医学院校的儿科专业在1999年停止招生后,儿科医生源头枯萎,虽然这些年儿科专业的招生开始恢复,但由于之前导致的缺口比较大,总体上还是缺乏。

网易新闻:那么有什么好的建议来解决儿童看病难的现状呢?

张德明:首先国家要制定儿科医疗服务规划,在全国进行儿科医疗服务体系建设,由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投入专项建设资金,增加儿科医院数量,制定综合医院的必设儿科制度,保证每一座地级城市有一所儿科医院,县级及其以上的综合医院都有独立的儿科,使儿科病床数与儿童人口数相匹配;建立儿科医生规范培养的长效机制,增加设置儿科系或儿科专业的医学院校的数量,建立儿童医院的儿科医生培养基地,保证儿科医生的数量和质量。

还要建立符合儿科医疗特点的薪酬制度,适当的调高儿科医疗服务的收费标准,适当的增加儿科医务人员的收入;同时还要营造理解儿科、尊重儿科的社会氛围,给儿科医务人员一个较好的工作环境。


看病贵主要体现是药品贵

网易新闻:老百姓普遍觉得看病比较贵,这个贵主要是贵在医疗费用中的哪部分呢?

张德明:实际上看病贵和看病难都是互为因果的。就说看病贵,其实主要反应在药费贵。因为在医疗费用的支出总费用的结构里面,药基本占到40%以上,尤其越是基层的医疗机构,它的药占比就更高,因此如何降低药品的费用,或者降低药品费用的支出,就可以有效的缓解看病贵,或者是成为缓解看病贵的一个重要的举措。

网易新闻:药品本身是不是真的那么贵?为什么会出现药品费用贵的现象?

张德明:我想药品费用高有两方面的因素。基本药物是国家为了缓解看病贵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医改的举措,基本药物可以使药费平均减少25%,同时医保的报销会增加5%,在这点上患者受惠至少30%,如果在基层医院就医,他的基本药物费用报销高达95%以上。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基本药物的目录有些滞后。


基本药物目录严重滞后

网易新闻:根据您在工作中的经验,基本药物目录滞后表现在哪些方面?

张德明:具体说来有几点,一是不适合的品种占位,大概有10%的基本药物不是基层医疗的普适品种,基层医疗使用率不高,或者根本就不适用。

二是有些基药配备不全,基药由中标企业定点生产和限价销售,因为薄利、无利或者是亏损,这些企业停产停送,非基药定点厂家的货源充足,但它没在基药目录里边,因此它就不能采购,这就会导致低价基药的短缺。

三是基层需要效果也好的一些药品没有进入基药目录,比如说创可贴、甘草片、喉咽痛,风油精、农村非常需要的妇科洗液等等。

四是随着科技的进步有些质优的新药问世并已普遍应用,但基药的目录没有随之调整。有些品种品规与现实脱节,比如说老人、小孩和妇女,现在是农村的居住主体,但是妇科和儿科的基药匮乏。比如说阿莫西林胶囊,只有规格是0.125克是基药,0.25克和0.5克是非基药,但是成人一次需要服用0.5克,那么就要服用0.125克的基药是四枚,与0.5克的规格相比,它既不方便,价格也更贵。

最后基药目录里面还有一些是质优价廉的药落选了。你比如说同样是驱风止痛膏,传统的药物是麝香壮骨膏,效果是比较好的,而且每张只有0.75元,但不在基药行列;有些每张数元的膏药却在基药目录里面。

因此我觉得现在我们基本药物的品种品规,不太适应我们目前基层医疗的需求,使有一些本可在基层诊治的患者,不得不前往大医院开药,使有一些本身可以享受我们医保政策的特殊病种报销不了药费。

所以说我提出要调整基本药物目录,配齐配足基本药物,然后缓解看病贵。

网易新闻:那么具体实施起来要怎么做?

张德明:增加基药品种的数量,增加农村老人、小孩和妇女等居住主体和一些慢病群体的用药,增加增补我们基层患者和基层医生喜爱的药品,坚持农村和城市一视同仁,逐渐过渡到基药目录和医保目录同不同质。

还要删减部分基药品种,取消质同价昂的品种,和服用不便的品规;取消厂家限制,我们制定基药的品种品规、剂型、价格后零加成销售,不限生产企业,以保证我们基药的充足供应和市场的公平竞争,缓解看病贵,我觉得要把调整基本药物目录,配齐配足基药放在首位。


药品定价者不是采购主体 致使低定价动力不足

网易新闻: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虚高药价”问题被着重提出,您在一线工作的时候了解到,虚高药价高在哪里,又虚在哪里呢?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样的虚高药价呢?

张德明:首先我们先来看国家规定,由省级药品的集中招标采购平台来确定药品的价格,然后公立医疗机构就以这个中标价格来进行采购,不准二次议价。实行二级及其以上医院的加成15%,基层医疗机构零加成这种销售政策。

这样看就存在几个不足,这个规定有些价格管制的成分。它是这种招标者只定价,不采购,不使用,定价者不是采购主体,他的低定价这种动力就不足,底线定价难以实现,他难以搞清楚我们国家几万个药品的成本,科学定价就更不容易实现。这个规定可能会推高药价。

网易新闻:虚高的药价到底如何降下来?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取消绝大部分药品政府定价,下放一批基本公共服务收费定价。

张德明:我觉得药品价格一定要回归市场。因为我们商品的价格一定是供方和需方之间的讨价还价形成的,我们的药品的价格照样是需要我们的买卖双方的直接参与,非买卖者不应该参与到这里面。

在药品市场里面的利益直接关联者,我觉得有四个方面的人,第一就是我们的消费者,消费者是病人;第二就是支付这个药费的人,主要又细分为我们的患者,我们的医保,我们医保是主要支付者;第三就是药品的销售者,销售者是医疗机构;还有就是我们药品的提供者、供给者,就是我们的药品生产企业,就是药企。

作为消费者也就是病人不可能去谈价格,但主要支付方医保机构,可以全权代表我们的消费者、患者去做主出价,这就叫做医保支付价,医保机构围绕医保支付价跟药企之间进行谈判,讨价还价,这样就形成了采购价,医保支付价和采购价之间的价差,盈亏归医疗机构。

由于购销的价差归医疗机构,医疗机构参加的积极性就被激发,他就会想方设法的把采购价降得更低,甚至逼近我们的底线价格,这样正向价差就高了,医院就获利了,医疗机构能获得最大限度的收入。由于药品价格逼近底价,隐性空间就没了,患者用药的量价就会齐减,就可以缓解看病贵的环节。

同时价差的盈亏绑架着医院的每一个职工的利益,人人拒绝高价药,主动抵制不法者的氛围就会自发的形成,药企之间就会围绕提高产品质量,优化服务,或者降低价格进行竞争。


医保支付价需写入《价格法》寻求法律保护

网易新闻:如果实行医保支付价,那么在实践过程中还要注意哪些环节呢?

张德明:设法制定医保机构和医院以及药企之间的公平的药品价格谈判机制,以及民主协商的决策机制,和药品的经济学评判体系,保证三方之间谈价的平等地位,以及药品价格的合理科学。药品至少现在有两大类,专利药和非专利药的医保支付价应该有所区别,二者之间的比价要有合理的关系,不能把某一个定得太高或者太低。

要实现医疗机构自主的进行议价,就要使医疗机构有完全自主的药品价格的谈判权,同时能够获取全部的结余,承担全额的亏损,同时建立比较完善的监督机制,一旦发现有违规行为,尤其是有隐性交易行为,一定下调医保支付价,或者取消它进入医保的资格。

根据物价指数及动态观察的结果,定期对医保支付价进行微调。

最后要把医保支付价写入《价格法》,使医保支付价有法律的保护,有法可依。


建议推行虚拟养老院为主 时间银行为补充的养老模式

网易新闻:目前“4+2+1”家庭的普遍、现代社会节奏的加快,子女的时间和经济有限,现已无力自行支撑家庭养老。你提出了推行以虚拟养老院为主、“时间银行”为补充的居家养老模式。能详细说说这个建议吗?

张德明:虚拟养老院就是政府所组建的一个养老信息的服务平台,通过招标、竞聘服务企业,和组织培训,或者招募培训我们的志愿者,组成养老服务的专业技术队伍,政府来确定服务的项目、标准和价格,每个老人都可以加入,按需拨打服务平台的电话。服务平台可以根据老人的要求和需求,向服务企业派工单,服务企业派人上门服务,同时报告开始和结束的时间,然后服务平台去监督考核他的服务质量和满意度,按月形成收费清单进行结算。

按照经济的情况,把老人分成三类:可以支付的、没能力支付的、完全可以支付的三类,政府就根据老人的这种经济状况的类型,给予对应的补贴。

我们这个虚拟养老平台的运行费用,由我们财政给予拨付。

鼓励社会和企业给予募捐、筹集。

虚拟养老院是一座没有围墙的养老院,适合每个老人的居家养老意愿,省去了实体养老院的建设和运行的经费,由于我们养老服务的规模效应,会使养老成本大大减少。适合我们国家的国情,可以作为我们居家养老的主体模式。

网易新闻:随着老人的日渐增多,虚拟养老院很有可能会出现负担重的问题,这个怎么解决?

张德明:在这种情况下我建议推行时间银行,低领老人或者志愿者,在身体状况比较好的时候,可以为困难老人、高龄老人提供服务,然后把他服务支出的时间储存起来,以后他成为高龄老人需要的时候,就把时间置换出来,让其他的年轻的老人给他提供服务,这就形成了今天我照顾你,明天他照顾我这种循环的养老模式。

我建议这个老年协会负责搜集困难老人的需求,然后组建低龄老人的志愿队伍,然后签定服务协议,结成服务对子,提供服务,记录服务的时间,存入时间银行。老年协会费用不足的话,由政府给它补贴。


建议老年人门诊看病费用给予适度报销

网易新闻:目前老年病患多以门诊轻症、慢病为主,但目前绝大部分省市未实现基本医保门诊统筹,除了部分慢性病以外,老年病患群体的门诊费用是不能报销的,这就给养老造成了一定的影响。您有什么好的建议?

张德明:我建议建立养老医保报销体系,推进医养结合。可以将有医疗功能的养老机构纳入基本医保服务的定点服务单位,同时建立独立的报销体系,医疗收费标准要低于同级医院的收费标准,服务护理的费用报销比例要高于同级医院的报销比例,因为它主要做老年护理,照顾,但是它在医疗方面又不如医疗机构。

第二个建议是老年人在门诊看病的费用给予适度视情报销,只要是真实的。最后建立老年病急慢分治的理念,急诊和重症住院治疗;轻症和慢病可以门诊救治。

(详细)

分享到:
| 新闻首页 | 回到顶部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