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开幕,温家宝作政府工作报告,这也是本届政府的最后一次工作报告。这份报告对过去五年的工作进行了全方面的回顾,并对今年工作提出建议。这一届政府在过去五年提交了一份怎样的答卷?对于未来一年的医疗、教育、养老、就业,我们又有什么可以期待?[详细]

周天勇

中共中央党校教授,政策研究专家

代表观点

  • 观点:政府拿走了太多钱

    国民收入的“蛋糕”是有限的,如果财政收入增长速度快而居民收入增长速度慢,那么国民收入中,居民能分到的比例就越来越低。

  • 观点:过去民营企业摸不准

    过去民营企业这一块有模糊,唱红打黑使民营企业摸不准,不搞私有化的声音也有一些放大。这次重申毫不动摇的发展非公有经济,是未来坚定不移的战略。

  • 观点:就业问题已是燃眉之急

    现在就业压力很大,今年如此重视小微企业的发展,就是要增加就业空间,可能70%甚至到80%的就业问题都要依靠小微企业来解决。

访谈实录

嘉宾:周天勇



放开民营企业准入最需要勇气


网易新闻:各位网友大家好,今天我们邀请到了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周天勇教授解读2013年政府工作报告。欢迎您周教授,首先请跟网易网友打声招呼吧。

周天勇:网友们好。

    

网易新闻:今天上午温家宝总理回顾了过去五年的政府工作,您对于2013年政府工作报告如何看?

周天勇:这个报告一是回顾了这五年(的工作成果),还是比较实事求是的。另外对于上一届积累的问题也比较坦诚。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本次报告更加关注民生(问题)

    

网易新闻:温家宝总理去年曾说过这样一段话,他说“希望在最后任期以最大勇气改革”,您觉得在过去的一年哪些改革是非常需要勇气的?

周天勇: 在这最后一年,温家宝总理对民营企业准入问题,比如扩大民营企业投资等配套实施细则,有一个非常大的改革。还有这一年多的营业税改增值税,减轻服务业企业的负担,这两项对我印象最深。

   


流入政府口袋的钱过多


网易新闻:在过去的五年当中财政收入增速都比GDP增速要高,是否意味着流入政府口袋的钱过多?

周天勇:是的。这十年包括后五年,政府财政收入的增长速度还是高于城乡居民收入的增长速度。这个“蛋糕”是有限的,如果政府财政收入速度快居民收入增长速度慢,那么国民收入中的比例,居民能分到的比例就越来越低。(现在)确实是这种状况。

    

网易新闻:这会造成怎样的影响?

周天勇:整个居民收入分配比例下降,会影响到消费。因为居民分到的部分主要是消费,政府分到的会用于投资。所以我们要扩大消费,以消费需求来拉动经济增长,如果说每年都是政府财政收入的增长速度高于居民收入增长速度,那么用消费需求拉动经济增长,这个调整就实现不了。


网易新闻:财政收入所占GDP比重保持在一个什么样的比例合适?

周天勇:目前看到的20%多可能只是个小口径。每年政府实际收入可能要高于30%这个线4到5个点,还是说明财政收入增长速度过快。我认为如果全部包括进来的话,估计会在33%、34%左右。从一些发展中国家来看,GDP占在18%到20%比较合适,我认为我国不要超过30%。

  

 

GDP目标“中央低地方高”因地方攀比心理


网易新闻: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说过去五年GDP平均增长是9.3%,2013年的目标则是7.5%。过去我们一直觉得8%是一个节点,低于8%就意味着经济放缓,将发生不良后果。对此您怎么理解?

周天勇:去年是7.5%,实现7.8%,实际经济增长比年初经济增长还是要高一些。我觉得今年定7.5%的速度,一个是考虑全球经济形势,另外是我们国家基数越来越大,基数越大增长速度就会放慢,从过去的GDP只有10万,一直到去年是52万,基数增大。再一个就是7.5%,主要是考虑要留有余地。一般来看,中央要是定8%,省里可能就定10%,到地级市可能就定14%,县一级就定17%。就是层层攀比。中央定的低一些,免得地方定得过高。

    

网易新闻:您提到增长目标“中央低地方高”,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周天勇:各地在GDP增长上有一个攀比心理,比如西部说,速度不定高一些的话就无法赶上全国平均水平。中部说,速度要高一些,要在全国有一个地位。东部说,我还要保持高的速度。总是有攀比和竞赛效应。另外,我觉得各地GDP的增长也包括了它能不能招多少商,多少企业开工,有多少大的项目落地,它才能有这个速度。所以这也是考虑到调动整个招商引资投资项目、建设项目的开工。



去年有一些价格改革没有动


网易新闻:2012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计划居民消费价格涨幅控制在4%,为了给价格改革预留了一定空间。但是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我们看到,居民消费价格涨幅实际在2.6%,是不是意味着我们的价格改革其实对物价的影响并没有那么的大?

周天勇:我觉得去年有两个特殊情况:第一个是去年整个经济下行低谷的一年,所以经济低迷物价就低迷,这是全世界的公认。另外去年我们有很多大事,特别重大的是召开了十八大。所以我们有一些价格改革没有动,怕价格改革影响低收入者的实际收入,怕影响到他们的生活。因此最后整个消费物价水平2.6%,是这个原因。

  

网易新闻:穷人对物价会更敏感,2013年在收入分配改革上会有什么样的调整?

周天勇:我个人觉得一个就是把财政收入的速度放慢、放缓一些,居民收入增长速度增大一些。就是政府少收入一些,这个是可以控制的。这样来调整居民、企业和国家在整个收入分配中的结构,给居民多匀一些。第二,政府结构性的减税来减轻企业负担。减轻企业负担,留给企业的多了,企业盈利多了,企业就可以雇佣更多的劳动力,甚至于多成立公司。第三,政府可以做的就是通过国企改革、财政预算改革,把国营企业的利润多拿来一部分,拿到财政里面用作民生。第四政府可以通过扩大社保、低保,加大教育支出,使居民在看病、孩子上学等等方面少支出。也就是国家替居民支出一部分,这个也可以改变政府和居民收入分配,特别是惠及到中低收入阶层。

    

网易新闻:国企上缴利润,在一个什么样的比例会比较合理?

周天勇:现在国企上缴利润比例有5%、10%、15%,但是现在基本是就低不就高,有的利润就是交上去再返回去,所以整体来说交的很少。未来得话,特别是2013年开始,我觉得应当加大这个力度,首先是不要返还,交上来就是财政的。国有企业的资产实际上是全民资产,5%到15%确实是太低了,我认为至少也应当上交30%是比较合理的。

        


未来三四十年不太可能建立一个人人满意的养老制度

   

网易新闻:按照目前政府在居民养老上的力度,什么时候能基本上满足居民的养老?

周天勇:我们还有一个比较大的问题是什么呢?人口老龄化的程度越来越快。因为人口老龄化、人口结构不合理的话,提取养老金的基数就少了。年轻人多的话就可以多提一些,现在老年人多、年轻人少,提的基数就少一些。所以我们养老保障的缺口是比较大的。我觉得我们国家、我们政府可以想各种各样的办法来解决养老的问题,比如筹集资金、变卖国有资产来补充社保基金。但是总体来说由于我们人口结构是这样的,我觉得可能三四十年、甚至三五十年,养老金是紧张的。如果说设立一个人人都满意的养老,我认为可能性不大。

    

网易新闻:我们一直在说结构性减税,不知道结构性减税在宏观税负上来说是减了还是增加了?

周天勇:2012年营业税改增值税这块,2013年还会继续扩大和深化这方面的改革。营改增主要是针对服务业,这项改革对扩大消费需求是有用的。现在企业纳税很重,一般的是按营业额的1.5%纳税,但是增值的部分很少。营业税改增值税对服务性的企业就是以增值的部分,(增值的部分包括工资、利润、还有要把进项扣掉)这样征税的话就少多了。所以这是对企业有作用的。原来交营业税的时候可能要交500万,那么营改增可能交250万,这样企业就留得多、负担就轻,可以更多增加就业,这对于增加就业、增加工资、增加居民收入、增加消费支出能力是有作用的。

    

    

收入翻番不难,难的是低收入群体收入翻番


网易新闻到2020年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您觉得这个实现起来容易吗?

周天勇:到2020年平均翻一番,我认为问题不大。但怎么样让低收入群体收入翻番,这个可能实现起来问题大一些。因为低收入人群大量就业于小微企业、个体经济,小微企业要增加工资的话,本来现在的用工成本就很高了,工资提高的太快会比较困难。所以我们在2013年,包括未来的几年中,包括到2020年,怎么样给小微企业减税,减轻对他们的收费,加大对他们的支持力度,使他们能给自己的职工涨工资,这个是最关键的,难度在这。

   

网易新闻:您之前说今年对民营企业准入规则做了调整,具体是什么样的调整?    

周天勇:民营企业这块,我们是要毫不动摇发展非公有经济。之前的界定有模糊,比如说唱红打黑,使有些民营企业摸不准。还有所谓的不搞私有化的声音,有一些放大。因此这次十八大重申毫不动摇的发展非公有经济。而且工作报告中也说到,以后的投资要越来越多依靠社会投资(社会投资很多就是非公有经济)。所以这是未来坚定不移的战略和政策。

还有二中全会也提到简政放权,减少对民营企业准入时的审批、资格限制等等方面。我觉得要大规模的减少审批事项以及各种各样的年检,减少收费,一些不合理的收费项目要清理。这是从政府的角度来说。

另外主要一个就是信贷。我认为到2020年,包括2013年下一个“十二五”剩下的三年,再包括未来到2020年的这么一个时期,一定要改革经营体制,打破垄断,发展中小银行。现在央企去银行贷款的利率是5%、6%。但是民营企业到银行去拿贷款的话可能要10%、12%。贷款利率比国有企业拿到的利率会高一倍,融资成本不平等,甚至拿不到贷款,这是对民营企业的一种歧视。所以我觉得根本的办法还是要放宽民营企业、民营资金进入银行领域,就是设立更多的中小银行、民营银行来给小微企业的贷款融资服务。还是要打破整个国有银行体系的高度垄断来解决这个问题。



重视小微企业只因解决就业问题已是燃眉之急


网易新闻:为什么今年尤其重视小微企业的发展?

周天勇:中专毕业生,从调研机构来看,签约率比去年下降8-9个百分点。现在很多大学生到现在还没找到工作,这是一个比较严峻的问题。另外从北京的2月24、25号的招聘会来看,农民工的工资现在反倒一个月在3200元的水平,但是大学生的工资水平都降到2500元了,这是不合适的,劳体倒化。所以为什么要对小微企业力度这么大呢?就是要增加就业空间,要鼓励创业带动就业,解决年轻人的就业问题。

    

网易新闻:小微企业的发展能释放多大的就业压力?

周天勇:这两年有些大企业,比如说富士康用机器替代劳动力、外资产业转移(为了降低劳动力成本会减员),所以就业问题更多的就是服务业、中小企业来。从现在来看,可能70%的人就业要依靠这些企业,甚至会达到80%。

    

网易新闻:也就是说今年对于小微企业的重视,也是因为到了迫在眉睫的时候了。

周天勇:是。像北非、阿拉伯国家主要就是年轻人的就业。他们那年轻人失业率在25%-40%。年轻人的就业如果说失业率非常高的话,社会就会动荡。

    

网易新闻:从目前政策来看,您是否看好小微企业的前景?

周天勇:我想新一届政府,特别是二中全会,我还是看好的。主要是政府的落实,杜绝乱收费乱罚款,谁要是在就业上找麻烦,就要让谁添麻烦。政府要拿出这个勇气出来。否则乱收费、收过头税,最后企业就没了,最终要把这些问题管住。我想政府也知道现在就业到了最严峻的时候,如果说政府再给这些方面添麻烦的话,国家应当严厉改革,严格考核,追究问题。

        

网易新闻:非常感谢周教授今年做客网易访谈。如果网友们有更多的问题可以在网易微博同周教授沟通、交流。谢谢大家!


分享到:
| 新闻首页 | 回到顶部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