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图片说明

在采访中伍皓有一半时间在滔滔不绝的推销红河州,另外一半时间用来回忆过去的宣传部长岁月。问他调职是否有心理波动,他说是自己主动申请锻炼的,问他对仕途的规划,他又说政府官员无法决定自己的未来。进入官场的第3年,网易新闻对话伍皓,这个从昆明下到地方的官员显得在仕途上方向更加明确——他说“我崇拜政治典型”。

嘉宾简介
aaa

伍皓:中共红河州委常委、宣传部部长。09年云南“躲猫猫”事件中因召集网友实地调查而知名。当年《南方周末》将他列入年度人物侯选、 10年伍皓演讲时被扔5毛。他认为这是网友宣泄情绪。

分段视频

The other side

我提出的措施都在生根发芽

伍皓:政策如果没有被继任者所采用,也是很正常的。像“百姓新闻发布会”,我在的时候就是一种尝试,后来没有再开是正常的。但政府微博,网络新闻发言人这些就形成制度和机制了 。

 

可能会觉得仕途是不顺的

伍皓:如果说我只是追求职务要越来越高,那可能就会觉得我是不顺的…在我们体制内,说实话是无法由自己来规划什么。

 

我会讲讲自己的心路历程

伍皓:(江泽民主席)当时跟我们谈了他个人的成长经历。这对我影响很大。如果有机会再见他,可能我也会像他一样,把自己的心路历程讲一讲。

 

我崇拜政治典型

伍皓:我写了那么多先进人物—都是政界的领导干部,每写一个先进人物对我的影响都特别大,比如孔繁森,直到最近的杨善洲。他坚守共产党员的精神家园对我的影响也是大。

访谈实录


网易新闻:您最近在红河做些什么?

伍皓(微博):对红河进行宣传推广我们邀请全国各地的网友参与到红河宣传中来,所以开展微博征歌活动。

网易新闻:宣传红河后产生效果需要多久时间

伍皓:肯定有个过程,还有很多实事要做——要有产业开发。比如红河现在旅游团队还进不来,所以我们提出叫“彩旗飘飘计划”,要加大同大集团,大企业、大旅行社的合作,能让全国各地的游客通过旅游团组能够方便地进入红河,这还有一个比较长的过程。

网易新闻:到现在为止,您在红河最为得意的项目是什么?    

伍皓:我把在宣传上的专长和红河的实际结合,短短的五个月(时间),网络上都知道有红河这么一个地方了,是吧?这五个月我还引进了几个大企业,大集团一方面注重宣传,另一方面要很务实的来做,才真正把红河优美的自然让全国人民共享。

网易新闻:今年以来好像感觉不到您引以为豪的锐利了,为什么会给大家这样的感觉?

伍皓:我的整个工作性质发生了变化,以前作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所以主要跟各种各样的事件,新闻事件打交道,大概觉得事件发生以后大家一起去讨论讨论,很过瘾,但是我下来以后就是在基层,解决群众的这些实际的问题,更加务实了。

 


我提出的很多措施都在全国生根发芽


网易新闻:您之前在昆明做了很多事,我很有印象的是“百姓新闻发布会”,那些工作现在还有人接着做吗?

伍皓:我们的改革有三种前途:第一种叫个性化施政,靠领导人的个人魄力不可以被复制,;第二种太超前不仅不能被复制还可能被复辟;第三种叫“推窗效应”,轻轻地打开一扇窗户,让清风徐徐吹进来,再不可逆转

我觉得我们在新闻舆论方面改革措施,是按照“推窗效应”的思路,所以我提出的很多措施,包括第一个政府微博。网络新闻发言人制度,召开网络新闻发布会,并没有哪个专门部门去推广它,但它迅速的在全国生根发芽,这种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效果


网易新闻:但昆明的那些政策没有继承下来,不觉得遗憾?

伍皓:有的政策会形成制度,有些可能是尝试,如果没有被继任者所采用,也是很正常的。像你提到的“百姓新闻发布会”,当时我在的时候,就是一种尝试,它后来没有再开是正常的。

但是像政府微博,像网络新闻发言人这些就形成制度和机制了,很有生命力。



如果我追求职务越来越高那可能会觉得仕途是不顺的


网易新闻:很多报道写您时都用到“仕途不顺”,现在您自己也会这么认为吗?

伍皓:仕途本身我觉得都不应该用顺或者不顺来形容,如果说我只是追求职务要越来越高,那可能就会觉得我是不顺的…


网易新闻:我记得您在昆明和别人关系没有处得太好,为何后来反而要当云大政治哲学”这门课的硕导?

伍皓:我想也不是说得罪了…我们对社会舆论采取的更多是沟通,跟以前应对这些问题的处理方法不太一样,理念上有抵触,所以一开始可能会有一些部门有一些领导有一点抵触到目前为止我觉得跟大家都处得比较好,很多领导,包括我现在到州市工作,省直部门很多领导也给予了我们大量的支持。


网易新闻:您昆明调来红河时,微博两天没更新,调职这件事情您心理上一点波动都没有吗?

伍皓:调职对我来说,应该实现了我的意愿,因为我是专门找省委书记,找组织部领导专门谈过,我是很希望能够在基层


网易新闻:您不追求职务越来越高?

伍皓:我从新华社中直机关到了省级机关,现在又到了州市,如果用这个评判标准来看,是一路在下滑,就会得出不顺的结论可能离权力的核心远了,但是离老百姓更近了,所做的事情更加务实了,实际上我个人追求主要是什么?就是想做一点实实在在的事情。


网易新闻:您对未来自己的仕途的规划是什么?

伍皓:其实在我们体制内,说实话是无法由自己来规划什么的,所以说现在至于今后会怎样,,当然我觉得我在做宣传工作方面有专长,从个人的意愿可能继续把宣传工作做好,但是这个确实不是由自己来决定或者来规划的。

 

网易新闻:两年前有人问过您这个问题,您当时对未来侃侃而谈,为什么现在转变想法了?

伍皓:我觉得两年前好像…确实这个未来…当然,如果你是个自由职业者,你可以规划自己的未来,但是你作为公职人员,只能在现有的岗位上去怎么想做好事情。


网易新闻:您能否用一句话来概括您的为官理念?

伍皓:我应该算是很务实的一个人。



网络上的知识分子是另外一个极端——报忧不报喜


网易新闻:最近微博上有网友指责您把负面的帖子删掉,您会这样吗?

伍皓:我如果删帖就两种情况:一种是谩骂,为了净化网络环境会删;第二我删过对我女儿有侮辱性的帖子。


网易新闻:为什么您前段时间删除网友“公众人物言行观察”的评论,您跟他格角村小学捐钱事宜有一些交流,我看您删除了好几条关于那件事的微博。

伍皓:这个是为了平息争论,实际上这件事情争论效果是很好的,有些原来的捐赠者捐赠都没有到位,经过这场争论后,我们得到承诺我觉得我们目的已经达到了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帖子留在那儿,事情就无法平息,后来把它删掉,很快事情就平息了。


网易新闻:很多网友还是觉得您和于教授这边不够严谨,接下来您打算怎么做?

伍皓:这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问题,当时于建嵘、薛蛮子来考察时基层干部介绍的很清楚说原来是在这儿有一个学校,但前两年已经成为危房,不能再用了,这个村的孩子们要走四公里到别的村上学。

只是于建嵘在发微博的时候简化了一些东西,有人会理解成不能再用的意思好像现在还在用,只是不能再(继续)用了。如果大家站在各自理解的角度来理解这条微博,就永远无法达成共识,没有意义。


网易新闻:您常在微博混,怎么看待公共知识分子对政府的质疑精神?

伍皓:他们对社会弊端和时政有思考,能够对党和政府的执政起到一些提示。但是现在经过微博或者网络的放大效应,这些公共知识分子最主要的(问题)是他不能够全面、客观的来反映整个真实的事件。

中国这么大一个(面积),如果你把所有的负面事件集中起来,可以得出“中国真是到处都黑暗”的结论,但事实上我每天都在基层跟老百姓接触,老百姓的生活并不是像把所有的负面的集中起来展示的那样。

这些公共知识分子走到一个极端——只报忧不报喜,对公众也是一种误导。

 

网易新闻:现在回头看网友扔鞋,有没有新的体会?

伍皓:极端的表达方式会越来越多的出现,我们要提倡公共道德,在公众场合尊重任何一个个体,哪怕他跟你的意见完全相反。但碰到极端行为也要有宽容的心态。 所以包括“@五岳散人”,他观点(跟我)不一致,他说见到我要把我的脑袋开瓢,我去了以后实际上也没有发生什么。观点的碰撞是社会需要的,但有些人要采用极端行为来唤起别人对他的关注,这个是不可取的,至少是从人格和人品上不值得提倡的。

 


我崇拜政治典型和塑造典型的人


网易新闻:您当过新闻从业者,现在又从政,在这两个领域内最崇拜的人分别是谁?

伍皓:新闻行业我觉得还是穆青,原来新华社的老社长穆青,你看穆青他一生(塑造的那些典型)——焦裕禄,吴吉昌。


网易新闻:在政界您最崇拜的人是谁?

伍皓:我写了那么多先进人物——都是政界的领导干部,我每写一个先进人物对我的影响都特别大,比如孔繁森,包括杨善洲。这个是我在西藏,你看我也是…


网易新闻:参与了孔繁森典型塑造

伍皓:最近到云南你看一系列的先进典型都出自于我的笔下,一直到最近的杨善洲。杨善洲他一辈子坚守共产党员的精神家园,那种信念对我的影响也是非常大


网易新闻:您作为一个官员,怎么看所谓的官话体系?

伍皓:官话体系是对整个社会有一定的影响,就是我们也讲统一思想嘛,但是现在也应该看到,我们整个社会思想正在出现多元的态势,现在不是一种官话体系的问题,而是我们如何在整个社会思潮出现这种多元多变的情况下,来树立我们主流思想的问题,也就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问题,现在恰恰是核心价值观还没有形成,这个可能是中国最大的问题。

 

 

如有机会再见江主席,我会把自己的心路历程讲一讲


网易新闻: 90年您跟同学一起给江泽民主席写了封信,现在网上查不到内容,当时你写了什么?

伍皓:1990年很多青年学生都有困惑,不知道自己将来的道路应该怎么走。当时社会上对青年大学生,尤其对北大学生有种不正确的认识,很多北大学生当时毕业以后都找不到工作,出去社会实践没人要,这种情况下我们给当时的江总书记写了一封信,就是反映这问题


网易新闻:给国家领导人写信的人那么多,为什么你们那封就能有回应?

伍皓:那个时候可能也正好是江总书记当总书记没多久,因为他是“89事件”以后才上来的,他也很希望跟青年学生有一个交流,所以你一写上去,他正好也需要有一个交流,就是我们也没想到会直接把我们请到中南海。


网易新闻:除了江泽民同志的政绩,您对他个人的印象是什么?

伍皓:他当时跟我们讲作为一个年轻人自己的人生道路到底应该怎么走,那天座谈本来只是安排了一个小时,但他那天非常有兴致,一下跟我们谈了四个小时,完全谈了他个人的成长经历。这对我影响很大。


网易新闻:如果您有机会再见江泽民同志,您会跟他说什么?

伍皓:可能我也会像他一样,把自己的心路历程讲一讲。

 

网易新闻:谢谢。

 
网易新闻另一面往期回顾    
 
编辑:夏小兽NN014 出品:另一面访谈 时间:2011-09-15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