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

对于未来的太空探索,你能看多远?这是一个开放式的同题采访,我们邀请到航空航天领域的专家或学者来一起回答。对于未来,NASA局长查尔斯·博尔登说最希望的就是去他孙女一直想去的火星;欧航局飞行部主任说她的一个主要目标是登陆木卫二,因为冰层覆盖之下也许有水;而美国宇航作家说:当你身在太空里的时候你会明白,太空是无国界的疆域。

嘉宾简介
JAXA

本次采访嘉宾为美国宇航局、欧洲宇航局、美航空航天公司、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等机构专家学者。

核心观点

美国宇航局局长

查尔斯•博尔登在我生命目前的这个阶段,我最希望的就是去我孙女一直想去的地方,也就是我们经常谈论到的在2030左右登陆火星,因为我的孙女Mickly一直想当一个火箭专家,她现在只有10岁。她的两个妹妹,8岁的Kura和4岁的Tayi,也都想乘坐她姐姐设计的火箭去火星或者其他地方。当来到休斯顿后,她最想做的事就是去找一位火箭专家,所以我有机会把Organy Boubyment介绍给她。Organy Boubyment是一位真正的火箭专家。我们在她家的楼上待了2个小时,看着Mickly画火箭,让她知道作为火箭专家有什么好处,告诉她也可以这样做。这就是我目前能看到的,也就是我的大孙女作为一个火箭专家带上她的两个妹妹去她们想去的地方。

欧洲航天局航天局人类航天飞行部门主任

西蒙内塔我的兴趣之一就是去探索另外一个遥远的世界。我的一个主要目标是想登陆木卫二,它是木星的一颗卫星,因为木卫二完全被冰覆盖着,当然是在冰层之下的,而且木卫二上有由水形成的海洋,因此探索这个海洋就像500年前哥伦布探索地球上的海洋一样。这就像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新的、更加开放的地方,正如我们常说的,通向未来的新道路。

航空航天制造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华盛顿运营部门负责人

玛丽•斯丽奇真正驱使我的是一些很有天赋的学生,一些学者。我曾通过一个教育基和他们一起工作过,也就是我负责的ARCS基金。这些学者都获得了这个基金会的赞助。他们在研究方面热情高涨,干劲十足、才华横溢。他们是最好的,也是最聪明的。他们为一些在这个领域工作了几十年的人们提供了灵感,也让我们看到未来是取决于人的天赋的,是取决于那些科学家和工程师的,以及他们正在从事的研究。这些十多年前的梦想如今已经被他们发掘。他们在这些发现的基础上去探索未来。和这些学生在一起让我对未来有了一个非常非常积极的构想。

美国宇航局首席技术官

鲍勃•布劳恩作为美国宇航局首席技术官,这份工作目前最好的地方可能在于我可以一直思考未来。我经常每个周末都在想,我们这个国家的太空的未来在哪里。我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有一天当我醒来,他们能够很确切的知道有一个行星在围绕另一颗恒星旋转,可能看起来很像地球。

 

美国航空航天公司洛克希德

马丁戈登•洛瑞我希望看到未来人类能够开发一个巨大的建在太空的基础设施。这个设施主要用来生产食物,帮助我们地球上的人类解决食品需求问题。这些食物会对在地球上种植粮食形成挑战,这将对农业文化和全球土地管理方式产生根本性的改变。

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宇航工程博士

兰德尔·阿伦我希望能看到美国对火星探测任务进行资助—不仅仅是到达火星,而是要用创新性的思维去考虑人类怎样登上火星,如何在哪里生活。这些努力如果获得成功的话将可以解决能源问题,这就类似阿波罗计划导致了技术革命,而这将会导致能源革命。思考如何登陆火星,然后就可以更好的思考如何在火星上生存了。这里是没有加油站,没有煤矿,也没有输气管道的。在解决了如何登陆火星的问题,我们就可以充分的利用火星上的资源,比如溶解火星上的冰川以获取饮用水,将氢原子和氧原子分离制造可以呼吸的空气,以及用这些原子制造燃料。

E-mail连线实录

嘉宾:宇航从业者

提问:网易探索

查尔斯•博尔登:

美国宇航局(NASA)局长

在我生命目前的这个阶段,我最希望的就是去我孙女一直想去的地方,也就是我们经常谈论到的在2030左右登陆火星,因为我的孙女Mickly一直想当一个火箭专家,她现在只有10岁。她的两个妹妹,8岁的Kura和4岁的Tayi,也都想乘坐她姐姐设计的火箭去火星或者其他地方。当来到休斯顿后,她最想做的事就是去找一位火箭专家,所以我有机会把Organy Boubyment介绍给她。Organy Boubyment是一位真正的火箭专家。我们在她家的楼上待了2个小时,看着Mickly画火箭,让她知道作为火箭专家有什么好处,告诉她也可以这样做。这就是我目前能看到的,也就是我的大孙女作为一个火箭专家带上她的两个妹妹去她们想去的地方。

西蒙内塔:

欧洲航天局航天局人类航天飞行部门主任

我的兴趣之一就是去探索另外一个遥远的世界。我的一个主要目标是想登陆木卫二,它是木星的一颗卫星,因为木卫二完全被冰覆盖着,当然是在冰层之下的,而且木卫二上有由水形成的海洋,因此探索这个海洋就像500年前哥伦布探索地球上的海洋一样。这就像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新的、更加开放的地方,正如我们常说的,通向未来的新道路。

玛丽•斯丽奇:

航空航天制造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华盛顿运营部门负责人

真正驱使我的是一些很有天赋的学生,一些学者。我曾通过一个教育基和他们一起工作过,也就是我负责的ARCS基金。这些学者都获得了这个基金会的赞助。他们在研究方面热情高涨,干劲十足、才华横溢。他们是最好的,也是最聪明的。他们为一些在这个领域工作了几十年的人们提供了灵感,也让我们看到未来是取决于人的天赋的,是取决于那些科学家和工程师的,以及他们正在从事的研究。这些十多年前的梦想如今已经被他们发掘。他们在这些发现的基础上去探索未来。和这些学生在一起让我对未来有了一个非常非常积极的构想。

鲍勃•布劳恩:

美国宇航局(NASA)首席技术官

作为美国宇航局首席技术官,这份工作目前最好的地方可能在于我可以一直思考未来。我经常每个周末都在想,我们这个国家的太空的未来在哪里。我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有一天当我醒来,他们能够很确切的知道有一个行星在围绕另一颗恒星旋转,可能看起来很像地球。

戈登•洛瑞:

美国航空航天公司洛克希德马丁

我希望看到未来人类能够开发一个巨大的建在太空的基础设施。这个设施主要用来生产食物,帮助我们地球上的人类解决食品需求问题。这些食物会对在地球上种植粮食形成挑战,这将对农业文化和全球土地管理方式产生根本性的改变。

法耶兹·拉希德:

曼彻斯特大学航空航天领域博士,曾在国家航空实验室实习

我希望在将来可以看到流体振荡器可以被用来对飞机的机翼和风力涡轮叶片进行流动分离控制,这样就可以提高它们的效率,减少对宝贵和有限的不可再生能源的使用。

查尔斯·普雷:

小型宇宙飞船和火箭研究专家

最近,由于一些小型系统和组件方面的技术得以应用,一种新的太空探索模式将会吸引众多的参与者。这种模式和微电脑比较类似,像谷歌的“小型火箭”医院。

这种火箭重量可以低于100克,开发成本几千美元就可以,而不用像现在动辄数百万美元的投资。它们可以像近地小行星一样运转。这将刺激众多的参与者加入到探索太空的行列中。随着轨道和着陆技术进一步的发展,这些小型火箭接下来也可以登陆月球。

杰夫·斯密斯

Netshape公司工程部经理

我希望有一天能够看到推进剂被重复利用。如果人类想要飞往太阳系以外的地方,或者实际点飞向火星的话,对燃料的回收利用似乎是唯一的选择,当然曲速引擎飞行器除外。

兰德尔·阿伦:

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宇航工程博士

我希望能看到美国对火星探测任务进行资助—不仅仅是到达火星,而是要用创新性的思维去考虑人类怎样登上火星,如何在哪里生活。这些努力如果获得成功的话将可以解决能源问题,这就类似阿波罗计划导致了技术革命,而这将会导致能源革命。

思考如何登陆火星,然后就可以更好的思考如何在火星上生存了。这里是没有加油站,没有煤矿,也没有输气管道的。在解决了如何登陆火星的问题,我们就可以充分的利用火星上的资源,比如溶解火星上的冰川以获取饮用水,将氢原子和氧原子分离制造可以呼吸的空气,以及用这些原子制造燃料。

帕特·道金斯:

美国航空航天作家、阿拉巴马州公共电台新闻主任

每一个人都梦想发现在遥远的恒星周围,发现一颗类地行星,也许这颗星球上同样存在着高度文明和生命。如果我们能确定这些存在,那么这个地球上许多的战争将不足一提。在太空中的宇航员曾经跟我说,当你身在太空里的时候你会明白,太空是无国界的疆域。

出品:网易探索 2011.09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