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图片说明

2010年不是中国民航安静的一年。六月,南航卷入民航窝案,一系列高管接连倒下;八月,伊春空难,民航2102天的飞行安全纪录被终结。一切仿佛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民航业高危部门一一浮出水面。作为民航业中小公司的代表,在依然存有浓厚计划经济色彩的民航体制内,春秋航空这样的民营公司则只能在守在最肥美的市场蛋糕边缘吃一点残羹冷炙。面对网易新闻,春秋航空董事长王正华直言,现在是有一点国进民退的架式。

嘉宾简介
aaa

王正华:春秋航空董事长,2004年始筹办春秋航空公司,以低成本运营的方式拓展中国廉价航空业务,相继抛出1元机票、199元超低票价,被媒体称为垄断航空市场的冲击者。

分段视频

The other side

推行一元低票曾面临罚款

  王正华: 为什么要罚我们款呢?当然(原因)比较多,前面是政府,背后是山东航空,所以当时搞得大家都很尴尬。 当时政府希望我们不要搞什么听证会,不要去搞什么其它的,后来我们也不搞了,15万罚款他也不罚了,这个事情就不了了之。

 

我们的公平是相对公平

  王正华:全世界的航空的航线权执行的都是祖父条款,也就是说你原来的祖父传下来的优先保护,所以大航空公司在这方面就很有优势,他们的航线他们本来就有,所以他们就会处于比较主动的地位。这个你说完全合理,未必见得,你说不合理,也未必见得。

 

国进民退是有的

   王正华:2008年到现在国进民退的情况有存在。大航空公司亏损非常厉害,政府100个亿全投给大航空公司。相反,民营公司,类似像东星这样的,国家投资两三亿估计就能把它救活,但是国家(没有救),这个当然很复杂,究竟怎么想的我们也搞不明白。

 

造假飞行员大多是军转民

   王正华: 这200多履历造假的飞行员基本上是军转民,当时航空因为要发展,吸收了很多部队飞行员,这是一个非常时期。2008年到2009年,民航总局就感觉这里有问题,从一家公司中发现了问题,立刻全国进行兜底重新查,这实际上是民航总局自查出来的。

访谈实录

我们希望跟任何一个政府都保持好关系

网易新闻:春秋航空(以下简称春秋)一直在推出一元机票?

王正华:对。

网易新闻:这样低廉的票价打市场怎么可能有利润?

王正华:我们有一个基本的观念,飞机只要一起飞,所有空座位它的资源全部浪费了,所以我们和老大哥公司不完全一样,他们比较追求每一张票子的价格,而我们是希望所有的机票全卖光。当然,如果买的人多,价格我们也是会上去的,所以就推行了一元机票。

你问为什么要卖一元机票?位置如果空在那里,就一分钱也拿不进来,我拿一块钱当然肯定成本是不够的,再加上燃油费100来块,这样加在一起也还是有100来块,你空着,一分钱没有,拿进100多,总还是好事。而且老百姓买了一块钱的机票,他就会帮你宣传。

网易新闻:春秋推行一元机票后因票价违反潜规则反而被工商局罚款15万?

王正华:对

网易新闻:现在推出低价机票还会被封杀吗?

王正华:应该讲改革开放在往前走。

济南当时有一个非常特殊的情况,济南政府和山东航关系特别密切,为什么要罚我们款呢?当然(原因)比较多,前面是政府,背后是山东航空,有这么一个原因在那里,所以当时搞得大家都很尴尬。

当时政府希望我们不要搞什么听证会,不要去搞什么其它的,后来我们也不搞了,15万罚款它也不罚了,这个事情就不了了之。对企业来说,没有必要跟政府(发生矛盾),跟任何一个政府我们都希望保持一个比较好的关系。

网易新闻:因为打破票价规则,所以春秋在业内一直有“搅局者”这样一个名声?

王正华:这个说法是不正确或者不全面的。

“世界的民航业正在发生颠覆性的变化”,这个话不是我说的,是阿雅塔的高级顾问说的。

这个颠覆性的变化是什么概念?原来的飞机就是给少部分人,有权有势的人,大企业、大款、领导(服务)的,是有钱人他们专享的运输工具,现在应该是普通老百姓均享的。

我们实际上是适应了阿雅塔它所揭示的这个规律,我们不是搅局,我们是让更多的平民能够享受到这种运输工具带来的便利。所以我们基本上更适合谁呢?就是自掏腰包的人,这个钱是你自己掏腰包的,你会对我们这个非常感兴趣,因为有高性价比。

网易新闻:你曾提出过在自己的航班上卖站票的设想?

王正华:对,我曾经提出过。但这个一定要经过民航的适航部门论证。航空的东西不同于其他的东西,所有的材料适航要求非常高。所以这件事应该讲一定是需要民航当局的质证,也就是说适航部门的严格的计算,严格的分析,这就不是我们说一句就决定的。

 

在中国,民营航空拥有的航空资源相对公平

网易新闻:民营航空与国有航空相比,获得的资源公平吗?

王正华:现在每一个媒体都非常关心民航总局对我们是不是公平,民航总局对我们是不是一视同仁。

这个话分两面来说,全世界的航空的航线权,它执行的是祖父条款,也就是说你原来的祖父传下来的优先保护,所以大航空公司在这方面就很有优势,他们的航线他们本来就有,所以他们就会处于比较主动的地位。这个你说完全合理,未必见得,你说不合理,也未必见得,还是基本合理的。

所以现在公平不能把它绝对化的,实际全世界做任何事情,公平也罢,一视同仁也罢,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公平。

网易新闻:那春秋民航拥有的是一个相对公平?

王正华:应该这么说,就是说相对还是公平的,是基本公平的。当然,少数航线,例如上海到北京那些盈利非常好的(航线),包括上海到台北还有上海到成都,到昆明的直飞航线,我们申请不到。

这都有一个过程。所以我跟我的员工也说,不要着之太急,因为政府的改革是一步一步往前的,你不能(着急)。所以有时候我就给他们说,我说难听一点,你们如果坐在民航总局(的位置),我想人家也说公平什么的,你也恐怕还做不到这个水平。

网易新闻:你们在航空领域有没有话语权?你一直称自己是小不点。

王正华:是,当然了,我们肯定是个小不点。这个世界有作为就有地位,人家三四百架飞机,那他的话语权肯定多,我们20来架飞机,那话语权肯定会少。

但是有一条,就是中央的政府、民航当局应该讲是在往改革开放、公平的路在走。我举个例子给你们听。我们是2005年进了民航的,2006年民航局就把所有的旅游航线全部放开。

网易新闻:一年的时间内全放开了?

王正华:一年时间。

2007年保留了20条航线要审批,其余的商务航线100多条,也放开。到了2008年留下4条,2009年留下5条,今年大概就留下3条:上海、北京、广州。

当然我们还是希望飞北京,我们希望飞台北,我在说这个话的时候,我同事每次都会递报告上去。这就是一个事物的两个方面,你积极争取,但是拿不到不要怨声载道,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公平,心态就会好。

 

现在,中国民航业有一点国进民退的架式

网易新闻:但国航向春秋递出了合作意向,春秋为什么婉拒?

王正华:这个话是今年1月份在北京开会时说的,国航领导说春秋不是给了很多股份给了员工嘛,不管多少比例,你也给我一点,我们非常有兴趣。

这当然也是表示他们的诚意,也是他们对我们的关注,当然这个事也不是说绝对可以或者绝对不可以,当时我们整个的想法因为我们还是一家新公司,所以我们希望在这个过程中间自己摸索,所以我们一般的情况下不想引进财务投资者和战略投资者,董事会是这么一个决定。

网易新闻:航空民营领域其实是存在国进民退的现象吗?

王正华:2008年到现在,国进民退的情况有存在。大航空公司亏损,亏得非常厉害,政府100个亿全投资给大航空公司。

相反的,民营的公司,类似像东星(注:国内一民营航空公司)样的公司,国家投资两三个亿估计就能把它救活的,但是国家(没有救),这个当然很复杂,究竟是怎么想的,我们也搞不明白。

这样形成的结果就是东星破产了,鹰联被四川国有航空兼并了,奥凯被一个货运公司接管了,有一点国进民退的架式,但是这个也不要把它看得太严重,因为在全世界来说,比如美国,十家民营公司,经过五年、十年大概能保留的是一两家。它淘汰率非常高,因为这是一个风险非常大、投资量非常大,这个市场又是剧烈的、残酷的竞争,所以中国目前出现这个状况还是基本符合国际惯例的。

 

飞行员造假绝不是行业普遍现象

网易新闻:今年的伊春空难事件你有过关注吗?

王正华:我当然关注。航空的安全不同于任何一个行业的安全,它的影响会非常大,所以我们对航空安全的要求非常高。

我一直说我们要疯狂的降成本,但是涉及到安全,一点不能降成本。其实在“8·24”伊春空难以前,民航局六、七月份已经发现大家对安全有些疏忽。在贵阳会议,他们就在很多场合疾呼,不能因为发展好,对安全麻痹。后来把这些文件拿来看,民航当时是已经有预感会出事。

网易新闻:伊春空难之后,民航系统的整顿很严格,有人质疑是小企业替大企业扛刀,中小航空企业生存环境是否会更加恶化?

王正华:对民航总局来说,大公司也罢,小公司也罢,一样的,安全总是第一位的。当然小公司因为人员、技术的资质等等原因,出事概率相对高一点,所以大公司也是需要万分的注意,但是小公司就更是要十万的注意。所以民航总局定了很多的规章,尤其是对我们这些民营新公司。开始我的公司里面的同仁有点想法,我后来专门批了跟他们说,我说你们千万不要有这个想法,只要安全了才是硬道理。它对你要求高,是希望你能安全,这没有害处。而且这个分析也是有道理的,小公司,人员新,人员少,资质、水平参差不齐,差距很大。在这种情况下,局方这么要求,局方经常来查我们,这是好事。不要把它看成坏事。因为对我们来说,安全才是硬道理,最后安全了,比什么都好。他来多查有什么不好呢?所以我再三跟我们的干部和员工说,不要消极的看待这些问题,应该积极的去看。确保安全才是最大的道理。

网易新闻:现在安全门坎提高,其他小型的公司再进入这个市场的难度就会增高。

王正华:所以眼前这两、三年新的公司暂时不会出现,原因就是大公司、新公司都要在安全的整顿上把它理出一个头绪来,所以总局对安全,这次的“8·24”以后,当然这个说到底国务院、党中央也是一样的。因为航空的安全和铁路和公共汽车完全不是一个概念。汽车轧死人,每年轧死多少万人也没有当回事,航空不能出事的,它的影响不一样。所以党中央国务院对民航安全的要求不同于任何的行业,也不同于任何的交通部门,这是对的。

网易新闻:今年媒体曝光过一批飞行员造假名单,您对飞行员造假怎么看?春秋出现过这一情况吗?

王正华:在这一点上我们一直是比较谨慎的。这200多人基本上是军转民,是从部队里过来的,当时航空因为要发展,吸收了很多部队飞行员,这是一个非常时期。

2005年到2006年之间,有一批航空公司成立,然后一批部队的(飞行员)转过来,2008年到2009年的时候,民航总局就感觉这里有问题,从一家公司中间发现了问题,立刻全国进行兜底重新查,这实际上是我们民航局自查出来的。

现在因为“8·24”伊春空难的缘故媒体又把它炒出来,炒起来以后又把它说成是民航里面有很多人怎么怎么样。这实际上也是不准确的,因为媒体宣传的时候(为了)吸引人眼球,他会把有些话说得稍微重一点,是这么一个状况。

 

垄断行业轮得到我吗?!

网易新闻:(回顾今年的民航历程)你会有危机感吗?

王正华:大家对2010年一切比较满意,所以往往就会有一种感觉很好,这实际上是很危险的。这个市场如此的残酷,你想第一,高铁在1000和1200公里,它会大部分占去的。那么1000、1200公里有多少航线呢?我估计大概有40%多的航线,也就是说明年或者两、三年以后,有40%的航线就要被高铁取代,这是非常严重的一个事。

最近航油涨得非常厉害,从70多、80多美金、90美金,这个是很忌讳的。成本很高。

我们是其他的成本比较低,低成本公司,油料是一点不低的,和人家一模一样,其他的成本低,因为油这块的成本加大了,对我们的打击会特别大。

我们这次开全国会议的时候,我说大家对2011年的航空也好,旅游也好,要有高度的重视,因为这个线是放在这里的,你不能再麻痹大意,必须要亢奋起来,在这么一个血腥的竞争中间,早做准备。

网易新闻:民航既然这么难做,当时为什么你为什么会主动选择民航这一行?

王正华:你说我不做难做的,容易的事情挨(轮)得上我吗?垄断的行业挨(轮)得上我吗?没有困难,我们哪儿来的机会?(完)

 
网易新闻另一面往期回顾    
 
编辑:张琴 夏小兽 主持人:张琴 视觉:夏小兽 出品:网易新闻另一面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