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图片说明

对霍震霆来说,申办亚运被否决不止是不能举办一个赛事,而是香港又一次失去了与内地价值观接轨的机会。三月下旬,网易新闻专访霍震霆,解读他对香港的担忧与希冀。他说“回归十几年大家都强调‘两制’,也应考虑‘一国’”。

嘉宾简介
aaa

霍震霆:已故全国政协副主席霍英东之子,全国政协委员,香港立法会议员,著名实业家,香港体育协会暨奥林匹克委员会会长。

分段视频

The other side

我接受不能申办的结果

霍震霆:今年是竞选年,(大家)很多精力都放在竞选上了,很强调民生的问题。这次提出来(被否决),我接受不能申办的结果,但我觉得大家应该认识到香港多年来体育设施的不足的(现状)。

 

不能用好坏来评价举国体制

霍震霆:年轻人诉求都是一样,谈哪个体制更好,每个人看法都不一样,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每个体制都配合自己国家的发展。两个体制发展不一样,长远来说不是好坏的问题,但长远来说年轻人都是追求更好的生活。

 

应多加强“一国”的观念

霍震霆:应该加强(香港的)公民教育,回归后大家觉得会“50年不变”,但很多方面的东西也应该改过来,很多时候我们都强调“两制”,也要考虑“一国”。

 

有争议是正面的

霍震霆:我们才回归十几年。反过来现在有很多不的争议,我觉得正面讨论是对的,多一点市民的参与,对于每件事大家都愿意讨论,我觉得这是正面的,也是政府的新的调整。

访谈实录

 

 

我接受不能申办亚运的结果

 

网易新闻:最近香港政府申请申办亚运拨款被立法局否决了,事情过去一段时间,现在回过头来看这件事情,您觉得问题主要出在哪里?

霍震霆:一方面是香港社会一直把体育作为业余活动,从未视其为日常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另一方面是中国人的传统观念,如果你对爸爸妈妈说“我不念书了,我要当运动员。”相信肯定是不行的。我觉得任何一个社会,从长远发展的角度去看,文体艺术的软实力,也是必不可少的。

要推动体育发展,并非单纯强调要拿多少奖牌。现在大家都谈民生发展,民生不只是温饱,而应要是讲求人民、社会的均衡发展。对于申办亚运的拨款申请被否决,我接受这个投票结果,这个社会现实。不过虽然拨款申请最终都未获通过,但在这个过程中,也曾引起社会的高度关注,大家亦已形成一个共识,就 是香港现有的体育设施,明显是落后和不足,香港特区政府有责任去加大投入,提升体育设施和推动整体体育发展的质与量,并且培育更多的体育人才。

 

网易新闻:香港民众认为有钱不如投在民生上,您怎么看待民众的这种反映?

霍震霆:今年是竞选年,很多精力都放在竞选上了,大家都很强调民生的问题。但体育根本就是民生的一部分,发展体育和推动民生,两者都是政府应有的责任,不存在发展体育就要牺牲民生,推动民生就要放弃体育的情况。

长远来说,香港多年来没有体育的文化,我们的游泳池都没有公众席,始终是不太好。

现在很多年轻人向往的(物质的)东西很多,而运动员的奋斗精神,能够让很多年轻人得到做人的动力,加强对国家的认同。虽然这次没有拿到举办权,但社会开始讨论了,希望可以加快大家了解体育的重要性。

 

 

近年香港社会压力大 

 

网易新闻:1999年香港也申办了亚运会,那时社会的阻力并没有这么大,您觉得这次申请拨款相比1999年,香港社会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霍震霆:香港上次申办亚运会,大家觉得一定拿不到,当时的政府亦曾承诺会兴建很多体育设施,但这些承诺至今仍未落实,大家感觉不到申办或者主办大型运动会对香港的实际作用,亦没有强烈信心,香港有足够条件去申办,甚至成功举办亚运会。

最重要的是,今次大家都已有一个共识,就是无论日后能否拿到亚运或其他大型项目的举办权,有两方面的工作绝对不能停,一个是要加强香港体育的发展,另一方面也要支持运动员。大家都一致同意,体育设施必须加强,体育政策亦必须全面,香港的体育才能有正面的发展。

 

网易新闻:1999年时香港民众对办亚运的反对为什么没有这次这么强烈?

霍震霆:有很多不同因素,在1999年时,虽然香港刚经历亚洲金融风暴,但整体形势仍然十分理想,大家关心的是否能够取得亚运主办权。但近年来,香港经历不少风波,大家都很关注民生问题,虽然香港仍然富庶,但生活压力蛮大的,房子很贵,还有其他方方面面的讨论,同一时间,今年又遇到了选举, 难免会出现这样哪样的不同声音。

 

 

亚运不是一个面子工程

网易新闻:广州在2010举办了亚运会,它带给您感触最深的是什么?

霍震霆: 有人说主办亚运会是面子工程;但我认为,主办大型运动是主办城市的改造工程。很简单的对比,大家看亚运会后的广州,有了多大改变?通过成功举办亚运,世界看到了新的广州,最重要的是本地人对广州的自豪。

以前,香港一直被视为移民社会,每一次重大事件时都有人移民,97回归时香港有1/6的人移民外地;后来经历了经济调整和SARS,目前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但香港始终需要加强凝聚感、归属感。香港若能成功举办亚运会,可以让全港民众在整个主办过程中,一点一滴地参与,达致整个社会的参与,加强认同感。

网易新闻:但广州亚运会预算超支不少,有当地委员表示应调查追究,您怎么看政府超支的事实? 

霍震霆:钱很重要,政府资源很重要,但广州有很多(基础设施的问题)都因亚运得到了解决,广州旧城二十多年都没建成的很多配套设施,利用亚运会的机遇,一下就做起来了,最后怎么算就很难。 

香港东亚运动会时(编者注:2009年12月5日至13日,香港举办了第五届东亚运动会),刚刚(发生)SARS,我们钱不多,但可以调动多方面的力量筹款,比如设计界,比如歌星筹款。众多市民无偿参与志愿服务,香港有六千多个志愿者,就是通过众志成城,最终能够在资源短绌的情况下,仍能成功取得主办权。钱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社会如何参与。

    

 

举国体制不能简单用好坏来评价 

网易新闻:有香港人说,内地可以采取举国体制,但香港没办法采取“举港体制”,您对内地“举国体制”的看法是什么?

霍震霆:香港和内地现在都不再单纯谈经济的发展,年轻人谈哪个体制更好,每个人看法都不一样,但都希望社会发展和民众生活安稳富足。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每个体制都配合自己国家的发展。怎么平衡社会的多方面,所以两个体制发展不一样,长远来说不是好坏的问题。

网易新闻:您下次还会继续申请办亚运吗?

霍震霆:我是乐观的,香港可以办,唯一缺的就是体育设施,政府应该给予体育支持,香港社会应该有一种长远的体育精神。这次得不到社会共识我也不会坚持,我能接受。

 

 

我们都强调“两制”,但也要考虑“一国”

网易新闻:您在事后回顾申办亚运时说“回归这么多年,还是有价值观的问题”。您说的“价值观”指的是什么?存在什么样的问题?

霍震霆:价值观是这样的,过往政府将西方思想直接搬进香港,一切的所谓核心价值,全是英美的一套,并不是说英美一套是错误,但肯定不是完全正确,更不能说是普世唯一的标准。

香港目前有部分人,仍然一面倒地接受西方的一套,亦一面倒地抗拒中国的一套,这种二分法,令香港由中西思想汇萃中心,变成中西外思想冲突旋涡,将机遇变成挑战,非常可惜。

香港人过往一直强调一国两制,要保持两种不同的制度,但我觉得香港和内地同文同种、血脉相连,从来就是一家,两制既要珍惜,一国更要坚持。因此,有必要加强年轻人爱国的观念,以及对东方思想的认同。

另一个价值观的问题,在于学校教育过份着重知识传授,在德、智、体、群、美等五育中,只着重智育方面的发展,忽略了体育、文化、艺术等方面的培育,这是不完整的。

网易新闻:以1997年香港回归为节点,香港人的价值观在97前后发生了什么变化?

霍震霆:很大的变化,在回归以前,香港与内地的交往不多,以前官员也不能去国内,没有高层次的交流。香港学校教授的中国历史,清朝之后的历史就没有了,新中国的发展更是一片空白,对于新一代来说,国家观念非常模糊。

同时,两地经济差距亦拉大了彼此的距离。目前,随着国家改革开放、香港九七回归,双方已由昔日的互不关连,逐步转化为同呼吸、共兴荣,香港的发展离不开国家的支持,而香港的贡献亦成为国家发展的重要推动力,发挥良性互动的正能量。

其实,香港人在这方面有时亦感到有点矛盾。

网易新闻:您刚提到的矛盾是什么?

霍震霆:这几年来,两地整合大方向是对的,小问题有很多,现在旅游很多,旅游出点小事(编者注:内地旅客在香港的购物游屡曝负面),大家就吵起来了,有待磨合,在心态上也需要逐步适应。

网易新闻:价值观的问题,应该怎么解决?

霍震霆:加强公民教育和两地的交流,特别是体育文化等政治意味不强的交流。在回归的历程中,“一国两制”和“50年不变”曾被过份强调,形成一种心理上的区隔。现在,我们应该消除这种划地为牢式的无形界限,强调「一国」,再在「一国」的基础上谈「两制」,并将「50年不变」提升为「永续融合」。

文体是最理想的社会揉合剂,区域性运动会更是融合大舞台,一个运动员拿到奖牌后看着区旗升起,听到国歌高奏,这种光荣和感召,早已超过体育本身,最体现出「一国两制」的精神。至于文化方面,香港以前接受西方的影响,现在通过文化交流,可以慢慢加强香港人对于国家文化的理解和认同。

  

网易新闻:我们注意到今年您的提案也提到了价值观问题,您提到要一套适合国情、民情的“中国价值”。中国价值是一套什么样的价值?

霍震霆:“中国价值”是相对于由美英等国主导的所谓“普世价值”,发出中国人的声音。大家都可以看到,所谓自由、民主、公义,美英等国都是做一套、说一套,甚至不同时空、不同对象,就有不同的解说,更有假借这些所谓“普世价值”去实践政治图谋。

但不幸的是,不少香港的年青人,甚至国内的新一代,都似乎被这些所谓“普世价值”所迷惑,以此作为判辨是非的标准,形成一种易被操控的单向思维,这是非常危险的。特别是在香港,这情况让人感触良多。

提倡“中国价值”并不是要大家回到过去,而是因应新形势,表达中国人自己的观点,反映中国的国情和民风,今天,“中国价值”尚未完全成形,可能表面比较空泛,但长远来说对两地融合有很大的促进。“中国声音”亦有待建立,这都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和开拓。

 

不希望看到外国冲撞式民主在香港落地生根

网易新闻:您怎么看待香港特首曾荫泉遭到民众冲击受伤的事情?

霍震霆:近期曾经发生一连串的事件,但香港人仍是尊重和支持特首,我不希望看到来自外国的冲撞式民主在香港落地生根,特别对于年轻人来说,正面教材很重要,我相信大多数香港人不希望再看到这种偏激现象,这现象的负面影响是很大。

网易新闻:有港区委员评价特首遇袭事件时提出港府需要加强行政分支公权力,您认同吗? 

霍震霆:大家都明白,全世界都没有「一国两制」,而香港由殖民管治到今天的回归,一切都需要重新适应调整,我们回归虽已十多年,但在历史长河中只是瞬间剎那。出现众多不同的争议是可以理解的,吸纳多一点的民众参与也是正面的,这都是政府需要面对的新调整。下一步应该多培养年轻人参与政府运作,很快明年要换特首了,很多重要官员年纪都不小了,所以很重要的是培养一批能够担当社会的年轻人,希望真正有一批人能够参与、承担香港长远的发展,真的,现在就应该开始培养。

网易新闻:目前的选举制度对香港的影响是正面更多还是负面更多?

霍震霆:长远来说,都是一个普选,做了150年的殖民地,回归才十几年,但对时间表大家有不同争议,我觉得最大的问题还是整个价值观还没有(形成)。

网易新闻:在同一时间,随着内地经济发展有一种观点认为内地制度已经开始和经济不匹配了,对此您有什么样的感觉?您觉得目前是匹配的吗?

霍震霆:现在资讯很发达,国际间的互动影响亦逐渐加强,年轻人的诉求已经不一样了,改革开放初期强调温饱,追求社会经济发展,但慢慢地,大家的诉求已经不一样了,香港政府、国内政府都一样,应该多方面地讨论、多方面地谘询,最后定下来的决定一定要对每件事都有很长远的影响,因为背景不一样,但大家都要了解国情,多一点对社会的参与。

网易新闻:谢谢您
(完)

    

    

    

 
网易新闻另一面往期回顾    
 
责编:夏小兽NN014 出品:另一面访谈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