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淡蓝艾滋病宣传活动

2014年12月1日,淡蓝网与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联合开展 “行动起来,向零艾滋迈进” 为主题的宣传活动。

6月9日(美国当地时间),子龙和狗狗这对同志爱人和其他几对同志爱人将在洛杉矶市举办集体婚礼。他们曾想在中国办场婚礼,也希望能有更多的人理解并尊重他们的性取向。他们说虽然在国外领的证回国后没任何法律效力,仍意义重大,是对这份感情的承诺和尊重。


曾经想过在中国办个婚礼

 

问:你们俩在一起多久了?

狗狗(化名):我今年26,目前待业。因为家里有事最近刚把工作辞了。

子龙:我们俩同年,我比他大一点,前些天我也把工作辞了,之前做了一段时间的制片。准备6从美国结婚回来再正式工作。

我们俩在一起还不到一年。之前也都谈过几段恋爱,跌跌撞撞受过不少伤,对于gay之间的感情认识的比较清楚,刚开始在一起的时候,我俩就讲得很清楚,两个人要怎么相处,很合拍,所以在一起之后就很踏实。相处起来有什么问题,也不会像过去那样憋着忍着,而是很明白很清楚摆在出来一起面对和解决。

 

问:这次怎么想到也去美国结婚领证呢?

狗狗:我有朋友在Blued工作,之前我们俩帮着他们拍过一个很短的宣传片。后来有一天他跟我说能不能再录一下两个人认识的故事,录完后大概半个月左右,他说有个活动,问我们要不要参加,参加后票数高的可以去美国结婚领证。我们俩就这样参加了这个活动。

 

问:你们之前讨论过结婚这件事吗?

子龙:想过,我俩也聊过,狗狗早就向他父母出柜了,他父母知道他的性取向。我爸妈身体不太好,思想还是稍微比较封建一点,我还没出柜,但我向他们很明白地阐明过我不想结婚,而且本来我也不喜欢孩子。他们也理解,所以到现在也没催过我结婚的事。

我和狗狗以后肯定要在一起过日子,也想过在中国即使不能领证,也要办个婚礼。正好提到能去美国结婚领证,就觉得挺好,有个仪式,挺不错。

 

 

意外获得赴美领证机会 对婚礼满怀期待

 

问:你们参加活动时是否在朋友圈里拉投票?

子龙:当时还是很随意地稀里糊涂地就参加了这个活动,然后随便发了个朋友圈。

狗狗:我动员我们全公司同事帮我投,后来没想到竟然入选了,排名还挺靠前。

 

问:这次你们去美国结婚,69日办婚礼时会穿什么样的服装?对于这天是否很期待?

子龙:我们会在洛杉矶市图书馆举行仪式,洛杉矶市市长会主持婚礼仪式。我觉得毕竟是婚礼,穿的会稍微正式一点,衬衣,西装,再打个领结。

狗狗:说到结婚,我在法国留学时看过当地的游行。法国前两年刚开始允许同性恋结婚,但是还不能领养孩子,然后有一个大游行。当时去看是因为所有电车、地铁全停了……

我第一感受就是,哇,真的是什么事儿都可以游行啊。

我一直觉得自己跟直男直女完全一样,所以当时没有特别大的感受,我觉得该发生的事总会发生。天生就是看什么事儿都看得特别开。记得上学时,老师就说我的性格属于如果看见大楼着火,我就会很淡定地说下面楼着火了。

我在法国留学两年多,学的是甜点,要说真学到什么东西,就是积累了人生经历,看事情的角度跟深度都会有改变。

因为我是北京孩子,基本都没有出去锻炼过,出去以后全靠自己,那感觉完全不一样。

 

问:这次去美国结婚领证,你们会和家里人说吗?回来后是否还会举办婚礼?

子龙:我不会和家里人,我也没和家里人出柜,举办婚礼这事,有可能,得看情况。

狗狗:虽然我和父母出柜了,但也没想告诉他们这件事。

 

 

结婚证会让心里踏实 也是个约束

 

问:你们俩是怎么看待领证呢?毕竟是在美国领的证,其实我们都知道,这个证回到国内也没什么法律效力。

子龙:之前我俩聊结婚这个事儿时,我还说中国啥时能领证咱也领个证,但没想到真的能领证。其实我们想过这个事儿。领证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承诺,能领一个证觉得还挺好。看着我身边的发小结婚领证,能感觉到他们那份喜悦,我也特别开心,证书上贴着两个人的照片,特别好。心里也有份踏实。

狗狗:我看得特别淡,两个人在一起有没有证其实都没有太大的关系,领证后,要是不合的话,那就离婚,我一直是这个看法。但是我也觉得,结婚证对对方有个约束,就是自己也有约束,不是给别人看的。

 

 

这次婚礼能让国内更多人了解同志群体

 

问:这次一起去美国结婚领证的同志爱人共有十对,你们觉得这件事对于其他人来说是否有意义?

子龙:刚开始知道这个事儿的时候,我俩还聊过,我说这样挺好的,就是一个是能让很多人都能了解到我们这个群体。之前我一直在想,可能到了我们这一辈,或者再往后,对待同性恋的态度就会开放很多。我觉得这个态度也跟教育有关。我们高中、大学都没有念过这样的课题,外国大学都有类似的公开课。

狗狗:我觉得大部分异性恋者只是不接受同性恋这件事,但不代表不接受我们这些人。当时我邀请我们公司同事刷票,我们主管说就烦这个,然后每天帮我投票,他自己还有好几个Gay蜜。

人有这种感觉,别人越不让你想知道什么事儿,你就越想知道。当时我记得特清楚,我们高中上英语课时,平时老师讲什么大家都基本不听,有一次老师说我给你们普及一下性知识,结果大家都认真到记笔记。

 

 

出柜要趁早 给父母一个接受的时间

 

问:你们俩最开始知道自己的性取向大概是多大的时候,有没有向父母出柜?

狗狗:初中吧。而且我从来就没在柜里待过,从小到大所有人都知道我的性取向,我也没有要瞒谁的想法。我觉得要出柜就趁早,因为要给父母一个接受的时间,不能到了三十岁,父母觉得你该结婚生子了,被逼婚逼到出柜,换谁谁都崩溃。大概在我高中的时候我跟我妈说了我不喜欢女生,出国留学回来后跟我爸说的。其实我爸本来就知道,高中时他偷看过我手机里的短信,只是他没跟我谈过。当时我又选择逃避。

我妈知道后就说我们老了就去养老院,用不着你养我,你爱怎么着怎么着。

我觉得世界上没有别人接受不了的东西。我爸超古板,小时候我比较淘,跟我们老师特别不对付,我只要说不喜欢老师,回去就一顿臭揍。

我父母那辈都没有兄弟姐妹,所以我也不会面临亲戚朋友的询问。

子龙:我比他复杂一点。我到现在也没和父母出柜,也没说过,因为我爸身体不好。我也不太想说,也没试探过他们对此的看法。

我爸曾经试探过我,我的第一任男朋友经常来家里玩儿,我妈也对他挺好,当时也没什么。但我觉得我爸妈多少可能会有点感觉。后来有一次我爸跟我甩过几句片儿汤话,说什么人都带家里,女朋友男朋友的,我没搭理他就走了。

 

 

和异性恋形婚是非常不道德的做法

 

问:如果父母不接受你们的性取向,非要你们结婚,你们会考虑形婚吗?

狗狗:我特别讨厌形婚。我本来不喜欢女生,却和一个女生形婚,我应该不会对她很好。跟一个异性恋结婚是非常不道德的做法。

 

问:那么如果对方也是同性恋呢,就是说你选择的形婚对象是拉拉。

狗狗、子龙:这种情况牵扯的事儿太多。要是跟一个拉拉结婚,在中国领了证,还是会有很多问题发生,比如财产。而且结婚后,家里人还会逼着生孩子。接踵而至的是很多很多问题。

你觉得选择了一个简单的路,其实后面一大堆的岔道,更麻烦。

而且对谁都不好。性取向这个事儿,也是有各种原因,没有办法控制,家长还是应该理解孩子,只要孩子幸福就好。

子龙:我姨曾经问过我为什么这么大岁数了还不找女朋友,我说不想结婚,觉得挺麻烦。我没和她说我的性取向。然后她说我们大人还是希望你走正常的路,但是如果你不喜欢家长也不会逼你,因为那样你也不会开心。

 

 

我们和异性恋情侣一样也会吵架

 

问:能说说你们俩是怎么认识的,又是怎么在一起的吗?对方的哪些细节打动了你们?

子龙:我通过一个交友软件认识的狗狗,看到他的照片第一眼就觉得很喜欢,然后就加了微信,加了之后又不知道说什么,一直没聊,过了两周之后才约了见面吃饭,我就直接向他表白了,狗狗说他很慢热。他是射手座,想在一起就得带他各种玩。

其实之前我身边的朋友大多数都是直男,平时一起运动、吃饭聊天。和狗狗在一起之后,我才更多的接触了和我们一样取向的人。

还没在一起的时候,我看他朋友圈里的发的小视频,一天能看好几遍。

接触他之前我对星座完全没什么了解,但我觉得要追他的话,肯定要经常找他玩。基本上我俩从认识那天到现在,就没怎么分开过,偶尔可能有一天半天不在一起。

狗狗:其实从加了他的微信到见面,我完全不知道有这个人的存在。那为什么加呢?其实就是看了照片感觉还OK我不喜欢特别帅的人,喜欢看上去踏实一点的。

说到细节,当时我好像发了一条朋友圈说想吃宵夜,然后他回了一句以后想吃宵夜就叫我,保证去。这句话打动了我。

见面之后就觉得能聊的来,也不是我讨厌的那种腻腻歪歪类型,然后就慢慢相处起来。

 

问:你们俩第一次吵架是什么时候,因为什么吵?

子龙:我们俩的第一次吵架是因为狗狗的一个好朋友,有一次我们唱完K,我正好顺路捎他回家,到了楼下那个男孩向我表白,我拒绝了他。他再次要求时,我还是拒绝了。后来看到狗狗时我没和他说这件事,因为他们俩是好朋友,我怕会影响他们之间的友情。但憋在心里我也憋着难受,后来我就告诉狗狗了。

狗狗当时反应特别强烈,他特别生气。

狗狗:我生气的点是他应该当时就告诉我。瞒了这么长时间,第一感觉就是肯定有事。

其实也没吵架,就是冷战了一天吧,白天出去玩都不理,晚上回去聊了聊就没什么事了。

 

问:你们俩在街上走的时候会拉手吗?在公共场合,会做些亲昵的动作吗?

狗狗:不会,完全不会。我很讨厌那种行为。

其实我们的交往形式还是跟异性恋不太一样。

子龙:我俩有时候在街上会拉手。我之前有过一个想法,能有一个自己的男友,敢在街上跟自己拉拉小手,这是挺难得的一件事。

 

 

做公益是好事 但也没必要当成事业

 

问:你们俩是否考虑过做些关注同性恋群体权益的公益活动呢?

狗狗:我以前考虑过志愿者。我觉得那是在做好事,我也特别喜欢跟别人聊天,但我觉得没必要把这个当成一个事业。

我属于那种特别不会劝人的那种人,没准儿会把人劝的更低谷。而且有些事儿对我来说就不是事儿。比如说身边朋友非要让我介绍拉拉给他们形婚,理由是家里人逼婚。我就会让他和家人出柜,让他去试,没试过怎么知道父母不接受。真的说出来后就断绝父子关系的那种有几个呢?十个之中也不可能有一个,父母把孩子养了那么多年,跟父母说明白,给父母一个接受的时间,我觉得差不多90%以上的人都是OK,父母做不到支持你,也可以做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些人就是假想父母的反应,其实父母也没那么脆弱。

我爷爷打我有记忆以来一直生病,我和他也不是特别亲。但我爷爷最后病重时和我说了一段话,他说我也不希望你以后怎么着,就是找一个人陪着你,别孤孤单单的就成,你愿意结婚就结,不愿意结婚就那样。

 

 

艾滋病被妖魔化 防护一定要做好

 

问:去年北京市卫计委公布了一个报告称,北京艾滋病患者18635例,男同超七成。你们怎么看待这个数据?

子龙:我们俩会做相关防护,也会去做测试,结果是都没问题。

社会上能关注就好,因为我有朋友得了艾滋病,中国毕竟把这个病妖魔化的太厉害了,其实这个病跟糖尿病比差太远,现在药物对这个病的治疗起的作用还蛮大,也根本没有那么恐怖。但是防护一定要有。

两个人都没问题的话,就会好一点,两个人都没有,怎么都不会有。定期检测一下就好,没什么事儿。

 

 

我们未来规划就是好好过日子

 

问:异性恋步入婚姻后可能会出现感情危机,你们是否讨论过如果出现危机会怎么处理?

子龙:我们之前聊过这个事儿,其中有一方出轨了之后怎么办。我之前有过类似经历,我会大吵一架,甚至动手,但最终不会选择分手,因为我还是爱对方的。

狗狗:因为我从小就看美剧,可能我的想法会比较开放一点。我觉得身体出轨我能接受,但我介意的点是,对方出轨后会不会用尽一切方法不让我发现,我觉得这是对我最起码的尊重和在乎。

如果我发现了,我会看,会分,比如到底一次还是多少次。区别在于一次的话,就是说想找一个新鲜东西,或者他真是外表非常好,特别吸引你。但是要一直跟一个人持续一年,那可就不是这种情况了。

其实这个证对我们来说,虽然没有法律效力,但其实只是一个心理暗示。

不论同性恋还是异性恋,爱对方的话,感情就会继续走下去。一辈子其实挺长,让我定下来,我做不到,但是我可以做到就是当时什么感觉我都会跟对方说,当我想做什么的时候我就可以做。往好了走才是负责任的做法。我要真是许下一个特别的愿望也不真实,天底下谁能保证一辈子只爱一个人,不会对另外一个人动心,我觉得谁都不可能做得到。

 

问:你们俩对未来有什么规划?

子龙:就一块儿过日子了,想的是养只狗。我现在就基本上天天住在狗狗那边。

 更多

文|张伟娜   时间:2015-6-5 分享到:
| 新闻首页 | 回到顶部  
尽管4岁的多多一开始连“保钓”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鹰爸”何烈胜还是带着他去日本富士山登山,希望以此来宣誓钓鱼岛主权。他教育多多说——“为国爬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