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图片说明

—对话—


陈鲲 |  父亲,孩子两岁。

最好的生活    让小孩有一个比较好的文凭,然后去美国。


陈鲲和妻子每月收入一万多,

作为2岁孩子的父母,

他们已经为孩子规划好了未来20年的生活,

为此,也放弃了全部业余生活。」


「我就想不出过去两、三个孩子怎么养大的。」

问:作为父亲,你的二十四小时是怎么度过的?

陈鲲:我每天早晨五点半就起来了,六点十分准时从家出去,然后坐地铁上班,反正是五号线倒二号线、二号线倒十三号线,一通倒,到单位吃完早点八点开始干活,晚上六点半下班。到家里大概八点,之后就是吃晚饭,还得喝两盅,然后看孩子,一直哄他十点半睡觉,我十一点睡觉。

问:看孩子需要占你一天当中多少的时间?

陈鲲:几乎是所有的业余时间吧。晚上八点到家,到十一点睡觉,总共就那么三个多小时。

问:你最长为了孩子的事情,连续忙碌了多久?

陈鲲:过去小孩还没上现在的小托班的时候,我经常上夜班,下了夜班也不能睡觉,还得看着他,因为他天天在家呆着。大概下夜班到家是九点多,然后就开始陪他玩,他要睡午觉的话,得要到下午两点了,基本上四点钟就又醒了,又得陪着他,直到晚上才能稍微睡一会儿,明天继续上班。

问:当爹前后,有没有遇见过什么自己完全没有预料到的困难?

陈鲲:没想到看一个孩子那么累,他很矮,我又高,他学走路的时候,弯着腰扶走路是非常累,腰疼。我就想不出过去两、三个孩子怎么养大的。



找幼儿园太费劲了,从一岁多,找到现在两岁半了,才刚刚有一点点头绪。

问:最近你们 一个培养这个孩子上 碰到的障碍 是什么?

陈鲲:找幼儿园,太费劲了,从一岁多,找到现在两岁半了,才刚刚有一点点头绪 。幼儿园太少了,孩子太多了。

问:没有那种就近定点的幼儿园?

陈鲲:有,但是孩子太多,早就报满了,所以现在就是到处找关系去找,其实找到了一个差不多的,大概明年能上,但是听人说还得要交赞助费,大概得要三万块钱,所以现在还得开始攒这个赞助费。

问:这个赞助费对你们来说有压力吗?

陈鲲:当然有压力呀,两个人加起来三个月的工资了,压力非常大。



「给孩子找幼儿园只能在门外等, 等到有人出来了,然后你跟人搭搭话,您这儿收小孩吗?」

问:你找过多少个幼儿园?

陈鲲:至少应该找了六、七个幼儿园,都满员。而且幼儿园你去了之后也不让你进,你只能在外面等,等到有人出来了,然后你跟人搭搭话,您这儿收小孩吗?我们哪年哪年的,住哪儿,人家告诉你说我们已经报满了。关键是我们也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时候报。

问:能举个例子吗?你在哪个幼儿园门口等,都怎么和人搭上话?

陈鲲:比如我们对面有一个幼儿园,我记得叫西罗园幼儿园(音),今年夏天的时候我下夜班之后回到家吃完饭就去那儿等,买了瓶水,坐在那儿,大概等了一个多小时,正好有个阿姨出来买水,然后就问她说您这儿收小孩吗,明年的?她说对不起,我们这儿满了。我说您这儿那么大幼儿园怎么就满了?她说我们这儿一个小区,全满了。然后就走了。很费劲,也很累。



「你要不认识人的话,有钱送给谁呀?」

问:有钱也打点不了?

陈鲲:你要不认识人的话,送给谁呀,对吧?求爷爷告奶奶,到处找人,刚刚有一点头绪,还没定下来。到处问人认识幼儿园的吗?哪儿的幼儿园招生了?我应该问过不下二十个人,周围的邻居基本上全问过,全拜托过,再加上我老婆,加起来应该问了不下七、八家。



「有了小孩之后到现在,两年半,我和老婆(单独)出去吃饭应该不超过五次。」

问:你现在你和你的爱人一个月收入大概有多少?

陈鲲:嗯,一万。

问:在孩子身上的开销,一个月一共花多少?

陈鲲:托儿费一个月三千,然后买吃的。吃饭呀,买奶、买衣服一千多,还有他每个周末都要出去玩儿,怎么也得二、三百块钱吧,加起来大概五千到六千。

问:你和老婆自己的生活费留了多少?

陈鲲:我们大概不到两千吧。我七百,她一千多点。

问:你们有没有什么特别想买的东西,但是可能因为这个计划,可能就不买了?

陈鲲:有啊,比如我非常喜欢那个攒点小玩意,然后从(妻子)怀孕开始,就再也没去过潘家园了,这是个很大的爱好。我老婆过去很喜欢上各种购物网站,什么梦芭莎呀,淘宝呀。现在也很少了,基本上就是看一看,过过眼瘾。

问: 为了孩子, 们俩额外付出的是什么?

陈鲲:牺牲自己的业余时间,压缩自己的生活费,放弃很多个人爱好,其实牺牲也很大。我们从有了小孩之后到现在,两年半,我和我老婆出去吃饭应该不超过五次,单独的。

问:在有孩子之前,你的周末一般是怎么过的,业余的时间?

陈鲲:业余时间基本上除了在家看书,就是出去陪人家喝酒。有孩子之后基本上没出去喝过了,书也基本上不看了,主要现在就在厕所看一会儿。

问:牺牲这么多个人空间,觉得值得吗?

陈鲲:因为他就是我呀,他就是我的现在和未来,也是我生命的延续呀,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他还活着,那我就没有死啊。对吧?起码我的这个血肉、神经、思维方式还活在这个世上,只不过换了一个皮囊。



「现在是这么个社会,如果没有一个好爹的话,那会非常之难。」

问:你的理想生活是什么样的?要怎么达到这个目标?

陈鲲:就是我的孩子成为有头脑的人。能够很成功的上一个好的小学,好的初中,好的高中,好的大学有个好文凭,然后能到美国留学,这是我对他的愿望,就这样。

问:他怎么才能像你说的,比其他孩子更出众呢?

陈鲲:我准备在他三岁的时候去报三个班:游泳、围棋还有这个英语。学游泳以后掉水里边也能自己游上来,现在也没人跳下去救你;围棋最好的地方就是如果你要下个两、三百步棋以后,下完了之后还能复盘,两、三百步棋都能复出来,这个头脑就非常的强大呀。英语肯定是必须的了,不管你是在国内还是国外,英语是必须的,以后是一个类似第二母语的东西了。

到他五、六岁以后准备每年夏天带他出去旅游一下,长见识嘛。这样的话小孩就不会每天沉沦这个网游,因为眼界开拓了,舞台就大了。站得高,看得远。

问:为什么有学历还选择去美国留学?

陈鲲:美国是个适合个人奋斗的地方。

问:中国呢?

陈鲲:现在的中国就像魏晋时代的中国,是一个绝对“拼爹”的社会。魏晋时代的那种士族阶层就是爹是官,儿子就是官,爹是商,儿子就是商,我们现在是这么个社会,如果没有一个好爹的话,那会非常之难。

问:对孩子来说,你是一个在这个社会能足够去帮助他的爹吗?

陈鲲:不是,我觉得我最多能做到的就是尽可能地让他上一个相对来讲比较好的学校。现在这个时代,就是一个“拼爹”的社会,谁爹牛逼谁就牛逼,像我就属于很不牛逼的爹,所以我也不希望他在这种不公平的环境下参加这种竞争,就是这么个想法。

问:你打算给他点什么?

陈鲲:最重要的就是能够攒够钱,攒够学费把他送到美国去,然后就看他个人的能力了。

问:以你现在的家庭收入情况,还有在孩子身上的花销,能攒下钱来吗?

陈鲲:这个就得靠自己努力了,我现在每天中午上班都是一碗拉面,十块钱。这不就把饭钱都攒下来了嘛。



「我就是吃了没文凭的亏,在药店干过,在酒店干过,还到韩国扛过包,都干过,就是没文凭。」

问:你谈过培养孩子是不希望他重复你的路,到底是不希望重复你的什么生活轨迹?

陈鲲:我不希望他重复我的这个学历不高,一直干一些个也不挣钱,也没什么意思的工作,纯粹是浪费时间。就挣一点生活费。所以对教育还是很重视的,我希望他能够起点更高一点。然后上升不是也相对容易点嘛,对吧。

问:如果时间可以倒流的话,你会选择改变你人生的哪部分?

陈鲲:如果能人生倒流的话,我希望在六年级毕业考试的时候,能把分再多考五分,就差了五分,没上成重点,上了个烂学校,然后就一直这么烂下去了。在烂学校你想学好也没用,门口天天有七、八个人等着要钱的,不给就打。甚至是跑到学校里边,我们那种学校一下了课就是战场,不是挨打就是打人,要不就跑,然后十分钟以后一个短暂的休战,一天多少,一天上午四节课,下午三节课,那就是七个回合嘛。

问:文凭重要吗?

陈鲲:重要,非常重要。我就是吃了没文凭的亏了,天天的打杂,打杂工。在药店干过,在酒店干过,还到韩国扛过包,还干过建筑,都干过,就是没文凭。



「关于孩子的理想我十年前就有了,天天努力攒钱,我不可能失败。」

问: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思考孩子未来的事情的?

陈鲲:从我没结婚的时候就开始思考了。在(我)二十岁左右。也就是十年前。

我二十岁的时候想让他上军校,后来又觉得出国也非常好,如果他要是个人不想出去的话,那我还是推荐他能上军校,到部队应该是个非常好的选择。因为工作稳定呀,包括他的升迁也比较稳定呀,而且福利待遇也比较好。比较能锻炼人,好处还是比较多。

问:目前对你来说,培养孩子长大成人乃至出国,最大的障碍是什么?

陈鲲:对我来说最大的障碍就是能把他培养成为一个适合出国的人。其次就是资金问题。但是我觉得资金问题并不是最困难的,我不知道以后会把出国的价格炒到什么程度,一直都是属于稀缺资源。很多人在抢,价格就水涨船高。我不知道未来是否真的能有资金送他出去。

问:很多父母也有和你的愿望是一样的,但很多人没有成功,你怎么看?

陈鲲:我认为他们下的工夫不够,就是这样,任何人干得不成功都是工夫下得不够。我这个理想十年前就有了,而且我攒钱也攒了好几年了,克制自己的生活花销,天天攒钱,攒了好几年了,为这个目标在不断地接近。为了他,不太好的事儿我都不干,比如说我从来不出去,不在电脑上天天坐在那儿玩游戏,也不打麻将,也不当着他的面抽烟,我觉得这个非常好,以身作则嘛。

问:你给他定的目标很大程度取决于你能够坚持多久,你觉得你们能坚持多久?

陈鲲:习惯就好了,什么事情习惯就好了。如果不能改变那只有忍受嘛,忍受时间长了,就没问题了。而且他一天天也长大了,实际上还是相对好看一点了,比不会走路的时候要好多了,起码你不用每天给他换裤子了,那时候一天尿裤子能换七、八条都是很正常的。



「如果愿望实现了,我和老婆老了以后,可能一、两年才能看到孩子一次,比较寂寞,这是最痛苦的地方。」

问:你希望辛苦多年,以后获得什么样的回报?

陈鲲:我自己,如果他以后真能去的话,隔个一年、两年,过去看一眼,待个半个月就可以了,然后他自己能,像我们在电视里看到的很多场景一样,有个房子,两层的房子,有车,生活得比较好,有老婆孩子,就可以了。其实我送他去美国还有一个最大的想法就是,到美国能多生几个孩子,你看我这么费了劲生了一个儿子,万一他生一个女儿怎么办,生一个孙女怎么办?如果能多生几个孙子那不是很好吗?

问:你的目标达成了以后,你跟你妻子的老年生活会是什么样的?

陈鲲:我们的老年生活就是两个人在一块,每天做饭,买菜,在家呆着。不能经常看到他,可能一年、两年才能看到一次,是我和我老婆两个老家伙在家里面,比较孤单、寂寞,这是最痛苦的地方。

(详细)


 
更多人    
 
出品:网易新闻2011年终策划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