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图片说明

—对话—

李昆山  |  40 岁, 河南周口人, 杭州的哥。

最好的生活  挣到钱回家盖房子。


「三年前东拼西凑用十万块钱承包了一辆出租车。

他想靠这辆车赚到回河南老家盖房子的钱,

却发现自己回不起家。」



「六点半就出车了,出车之后中午不吃饭,有时候带个油条。」


问:一天开下来,能赚多少钱?

李昆山:六点半出车,出车之后中午不吃饭,有时候带个油条、带个饼子,到下午四点多交班。算平均的500块钱,除掉一切费用,能挣120块钱吧。

问:前段时间杭州出租车集体罢工,什么原因?

李昆山:其实都不知道怎么罢工的,就是说收入低了。

问:为什么赚的变少了?

李昆山:唉,这两年,你要问这个问题确实不好讲,感觉就是越来越堵,这个油价又高。哎,住房、什么消费都高了。按2006年讲,2006年(油)是4块多一升,现在是7块多一升,每个月你就说一天多耗50块钱的油,一个月都少收入1000多块钱哩,一年少收入万把块钱,是吧?说白了有一年能存上1万块钱,也可以了,是不是。

问:有一天一分钱都赚不了的吗?

李昆山:有。有段时间杭州也没客人了,转10公里有也拉不到人,还有原来没调价的时候,老是跑外县拉人回来,这个都赚,夏天要开空调的话,赔个二、三十块钱很正常。夏天里两个月,一个月起码有10天左右。

问:你觉得现在的份子钱算高吗?

李昆山:嗯,算高,确实高。这个钱不知道怎么算的,你比如说政府说每天要就是往下降,说降10块钱。 但你承包车,谁给你降啊?没人给你降。

问:像你这样的情况多吗?

李昆山:多,百分之,基本上百分之七、八十的吧。



「早晨第一个生意拉到穿红衣服的,那生意特别好。」


问:你什么时候停下车数自己赚多少钱?

李昆山:一般跑得好了会,就是说跑得好了会查一下钱,跑得不好不敢看钱,一直到回来的时间才看钱包,现在上车都有了恐惧症了,一看到车就有恐惧症了。

问:为什么?

李昆山:恐惧,想的多,看今天能赚多少钱,安全不安全,比如说6点半,你一上车,上车之后想着往哪个地方走,走了之后,你再想到哪个地方有人没人,你要拉到人之后才,心里才想到就是说身体不舒服,没拉到人想到的就是哎,先,

早晨先拉一个人看,说白了我还有这个想法,就是说是拉男的还是拉女的,看看他穿什么衣服,就是说颜色好,吉利不吉利,我会有这样的感觉。如果要是拉,说白了我能早晨起来第一个生意拉到穿红衣服的那生意特别好,要穿着白衣服的那确实,这一天确实不赚钱的,有几次的。

问:感觉你时刻都在计算钱。

李昆山:每天要想着,每天一出车就想着一天班费,得给人家多少钱,就这个钱赚过来之后,要是能挣100块钱还开心,要是挣不到100块钱,确实是不开心。

问:拉哪种客人你会觉得这次可能就没赚到钱?

李昆山:堵车,堵车时间,你比如说本来是11块,就是5分钟到了,他用半个小时才到,这种情况,一堵车就赚不了钱了,甚至赔钱。有时候半个小时堵,半个小时10几块钱,油钱也耗掉了,时间也耽误了。

问:碰到过不够友好的客人吗?

李昆山:有个女的,上车之后我叫她,就是叫她小姐也不对,叫她大姐也不对,叫她同志也不对,最后下车付钱了我说我怎么称呼你,她说那你叫我妈吧,就这种情况。



「开车憋着不去方便,最长憋过40分钟。」


问:最长连续开车多少个小时?

李昆山:那最少也都10个小时,反正是9个半小时是有,因为下来方便很快的。

问:9个半小时才方便一次?

李昆山:下来你就几分钟,一、两分钟,因为我们找,像我们老司机呀,一般不会去找厕所,就是到,就是室外了,一个空路,路上了,就是找那个地方方便,车停到背地方,就方便一下很快的。

问:有没有想方便的时候得憋着的情况?

李昆山:那,那憋的时间长,那也有,憋上半个小时的很多,就是想方便到憋的时间有将近半个小时,那时间都浑身都是汗了。

问:最长憋过多久?

李昆山:最长,最长有40分钟吧。你没办法,在路上堵着。

问:对身体有影响吧?

李昆山:这肯定有影响,都憋的那个浑身都是汗,就是坐那也不是,站那也不是,就是在车上来回扭头呗,就这样。

问:开出租车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李昆山:对身体不好,你要是一天挣200块钱,将来这个钱也还是看病用,别说挣100块钱了。

问:你说的对身体不好,能举个例子吗?

李昆山:腰,这个颈椎,还有前列腺,这是最明显的地方。胃也不好了。

问:你最久饿过多少小时?

李昆山:最久饿一天吧,有时间忘了带了,早晨起来忘了买东西,忘了带东西,就,很多这个经常。

问:为什么不停下来随便买点东西?

李昆山:说白了就想着挣钱。



「一家四口开销,到年底一算回家就回不了。我是三年没回家过年了。」


问:你开了这么多年,攒了多少钱?

李昆山:攒了4万块钱,4万多一点,因为我这个车我贷款贷5万块钱,又借朋友1万块钱,1万块钱左右。

问:你之前说你妻子对你的收入不满意?

李昆山:说白了家里人,哎呀,这个东西没法儿讲,嘿嘿。

问:哪里不够用了吗?

李昆山:房租费跟那个水电费,包括一家四口开销,就一个人,开销没钱了,到年底一算回家就回不了。打个比方你说就说一个月一天100块钱,一个月3000块钱吧,3000块钱你去掉600块钱的房租,再水电费加到一块也将近700块钱了,一家四口开销,就这样去掉就没钱了。

问:过年为什么不回家?

李昆山:回家,你说回家不给别人带点东西,你说是吧,光两手空空的回家有意思吗?没意思。

问:你多久没有过年回家了?

李昆山:3年了。就是回家吧想得太多了,因为有母亲,还有亲戚朋友,你要不给他带点东西,心里也过不去,带东西吧,实在是没有,因为还有老婆孩子,小孩还小,你这个钱确实是多余不出来。

问:有没有你老婆想买的东西,但是你没有给她买的?

李昆山:我老婆跟着我这5年,她还真没添衣服呢,没,真正的一件新衣服真没添上,还是我在一个服装厂我给她买两个棉袄,这是我自己给她买的,别的没给她买过东西。你比如说,你叫我带着她想到市里面想逛一下,真没时间。

问:你一直在跑出租车,有没有带老婆去市区里逛?

李昆山:想带,但是没带过。



「一年要借三、四次钱。」


问:你谈到过每个月好象都有个借钱的时候,那是什么情况?

李昆山:嗯,就是电瓶车撞上了,跟人家撞车了,收入本来也没有多少,叫你一个月多花1000多块钱,必须要借钱了。

问:一年下来借钱的情况多吗?

李昆山:嗯,借钱的时候多。我借过,基本上,借三次了。一次3000的,一次2000的,最多的借过8000块钱,因为我老婆回家一次。3000是电瓶车撞车,和朋友借3000块钱,到医院里面要赔人家,两个小姑娘,就几百块钱下来了,到月底没钱就借朋友3000块钱。

问:你预备什么时候把这些一笔一笔还清?

李昆山:这个账,这个账还,还没想过哩,因为都是朋友,他们,他们有钱,他们买车了。就刚才那个他也是有钱,他买车了,借,借两、三千块钱动一下,挪一下,没问题。

问:一般到月底还能剩下几百?

李昆山:嗯,到月底交,给老板交9000之后,基本上也就不到1000块钱了,有时间不到1000块钱,有时间去借钱,都这种情况。原来我,对,我原来是一个,一个小孩,一个小孩省一、省一点,现在两个小孩,这个小孩不是刚好快3岁了嘛,这两,这包这个车两年多了,这车子可能就开销大了,也就,也就是有这个原因吧,反正多一口人,小孩奶粉什么东西,这个钱不好弄,所以没这,刚才还没这样算哩,原来给人家开车的时候没借,没借过钱,就,就是包车之后,可能一加上有个小孩吧,就多个开支了。

问:每次月底,哗哗哗数9000的钱给老板,心里想什么?

李昆山:那没法儿想,你赚钱,赚到钱就给他送过去了。我感觉有机会还是离开,不要开出租车了。




「想退掉承包的车不干出租,赔2万都可以。」


问:为什么想要离开出租车这个行业?

李昆山:说白了,主要是身体,还不赚钱。要说不想干吧,这个车你在这儿压着,想干吧,身体真受不了。一家老婆孩子要吃饭,不干也得干,有时候早晨起来真的不想起来。

问:为什么不能离开这个行业?

李昆山:现在这个车签了5年。5年结束之后这个(承包钱)10万块钱它退给我,我还贷5万块钱,就利息什么都还掉之后,能手里有个五、六万块钱就可以了。现在想把车退掉, (出租车承包合同)还有三年呗,你现在退不掉,就这样熬下去呗,那没办法,唉呀,这个车还是我们老乡的车,你就给他怎么讲,一说到退车就翻脸。

问:你还要开多久?

李昆山:还有三年呢,赔2万都可以。我去给别人当专职司机,一个月3500,三年也能赚6万块钱,也划算了。



「不干出租车也不用担心车上的损伤,一切事情都自己不用操心,有个固定收入就行了。」


问:未来几年内,你心目中的最好的生活是什么?

李昆山:嗯,家里建了房子就好了,老婆孩子有了安排,我自己出去再打工就可以了。

问:怎么达到?

李昆山:希望以后不干出租车了,给别人开车,一个月收入3000—4000块钱左右,不用担心收入了,也不用担心车上的情况了,损伤啦,包括车的事情,一切事情都自己不用操心,有个固定收入就行了。

问:为什么还是考虑当司机?

李昆山:别的也不会,现在就是说在我们老家,就是说建筑房的,就掂大泥巴的,一天也100多,我们这干出租车这一行的身体确实是不行了,只有开车了,别的再干不动了。


「关系是最重要的,各方面都要关系,你做哪一行都要关系。」


问:你自己去找过当小车司机的活吗?

李昆山:你怎么讲呢,你要遇到老板那可以,遇不到老板人家不要你那也没办法,你到这个地方它其实歧视外地人,本地人都沾光,你一说外地的,人家说不要。因为你保险人家不好交。

问:你找过吗?

李昆山:我也是(曾经)去报到过,是个设计院的院长,因为他去烧香,他看我开车水平也可以,他说师傅你愿意不愿意做小车司机呀,我说可以呀,他说的你到初十来报到吧,我说哪个地方?他说杭州大厦23楼,我去报到去了,报到去了当时是一个他们那个叫什么,有个人事部门,还有个什么部门,两个女的来接待我的,我一进楼梯,当时保安说,他说你到几楼?我说到23楼,他说的你有身份证明,我说没身份证,有驾驶证没有?我说没有驾驶证,他说你什么证也没有,你怎么上去啊?我说的那我打个电话吧,打了电话他下来两个人不是来接我来嘛。

接我来,很客气的,我想着没事儿的,到电梯门口时间那个女的就问我,她说的你怎么认识我们院长的?当时我不敢讲了,因为害怕说错了,也装作没听到,她又问第二句,你怎么认识我们院长的,我还没吭声,我笑笑,第三句,她说的你怎么认识我院长的,我说的烧香认识的吧。她说的我们不要外地人啊,要杭州本地人,这,这一句不就不行了嘛。当时你要给她,我这人不爱说瞎话,当时要说我朋友介绍的,那就肯定是,当时是接待的时候很亲热,我一说了这一句话我就知道了,肯定不行了。

问:有关系这件事情对你来说挺重要吗?

李昆山:关系是最重要的,各方面都要关系,你包括做哪一行都要关系,你开出租车,你没关系,你也不知道怎么入这一行哩,你要开餐馆,包括卫生啦,包括什么防疫啦,都要,都要靠关系,没有关系你…

问:你觉得你还能开多少年?

李昆山:我,我感觉啊,我感觉这个没准儿,反正是估计呀,估计开到55岁差不多,是吧。还能开15年。


(详细)

 
更多人    
 
出品:网易新闻2011年终策划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