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图片说明

—对话—


吴炳峰 |  26 岁,二代农民工

最好的生活    留在城市里。


「吴炳峰从湖南怀化到东莞打工,

他想成为一个真正的城市人,

甚至要求父母在老家县城给他买了套房

但城市从未真正接纳他。」


「说酒店是那么高级的一个场所。但其实进去以后才发现底薪是非常低的。」

你在东莞这边工作的经历是什么样的?

吴炳峰: 2008年毕业以后出来,在酒店做服务员,刚开始进酒店是因为找不到工作。月薪基本上是1100—1200元左右,在酒店大概呆了将近一年了,之后我跳到一个印刷厂,老板把我调到设计,让我去学习设计,大概学了半年,基本上掌握了以后工资就从 1200调到了1500。后来换到东莞的寮步。寮步是一个台资的企业,算是一个比较大的厂了,有1800多人将近。

问:你对现在这份工作满意吗?

吴炳峰:嗯,我觉得,基本上满意吧。如果说特别满意呢肯定还是达不到的。

问:哪些地方达不到?

吴炳峰:嗯,比如说待遇的问题,靠我现在的待遇去买房的话,可能要还上10年,而且什么事都不能做,什么钱也不能存。我已经是26了,10年之后我就是36了,但那个时候我的青春已经浪费了,所以我觉得可以跟我老爸老妈他们考虑一下,让我攒够两年的钱,然后我自己有自己的想法去实现。

问:你说在酒店的那年也是挺迷茫的,而且考虑跟爸妈不一样。那一年最苦恼的是什么?

吴炳峰:那一年最苦恼的是找了两个月的工作,都没有找到适合的,在老爸老妈的催促之下只能选择一个,而且说酒店是那么高级的一个场所。但其实进去以后才发现底薪是非常低的,一个月的话二十七、八天班才一千多。

当时最迷茫的就是感觉我读完三年大专出来以后,一个月工资才1000多,当时我爸的工资是 3000,感觉我读完书一个大专生出来以后还抵不上一个农民,这种感觉的落差是特别巨大的。

问:你对自己的发展是怎么样想的?

吴炳峰:在这边边打工边开个小店什么的。我同学很多都已经结婚了。



「找不到去处的话,我就会去选择去上网,打游戏,我们打游戏都在网吧的。 一个月,我在网吧里面花的钱大概会有200—300。」

问:除了工作之外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宿舍也很近,你下了班之后都干吗呢?

吴炳峰:下班以后我们去逛街回来,有时候会翻杂志看,我现在还会偶尔时候看一下那个英语字典,其他时间就是上班,如果说下班下得比较早就会打篮球,然后看一下杂志,上一下网,基本上是这样。

问:网游占用了你多少时间?

吴炳峰:网游大概会占掉三分之一的休息时间,我感觉像我这个年龄还没有找女朋友,大部分的时间就觉得会比较空虚。离老爸老妈又很远,感觉比较彷徨,比较寂寞,就会在网上找事,打发一些时间。

问:网游是玩哪一款游戏?

吴炳峰:我现在玩的网游是《英雄联盟》。

问:为什么喜欢玩这款?

吴炳峰:它是一个竞技游戏的,然后大家可以一起讨论。我们是边玩游戏边用一个叫YY的聊天工具,玩游戏的时候我们可以相互骂对方,相互的讲脏话,然后大声的嘲笑对方,这样可以起到一个很好的宣泄的方式。

问:在网吧玩儿?打游戏都在哪儿?

吴炳峰:打游戏,我们打游戏都在网吧的,对呀。

问:你每个星期去的频率大概是什么,一个月在网吧要花多少钱?

吴炳峰:一个月在网吧里面花的钱大概有200—300,占掉工资的十分之一吧。

问:每周去玩儿多久?

吴炳峰:如果说今天我们不加班,就是五点半下班不用加班的话,我们会从五点钟吃完饭,吃完饭以后六点,六点然后上网,上到九点、十点再回来,三个钟左右。

问:每天都这样?

吴炳峰:也不会每天都这样,就是没有休息的时候,他们休息,我就会跟他们一起打篮球,但是我一个人休息,我找不到去处的话,我就会去选择去上网。



「我们买件衣服两、三百,或聚次花掉五、六百是比较大的消费,对父母来说比较奢侈。」

问:你每个工资大概有多少,多少用来消费掉,都买些什么东西?

吴炳峰:我一个月工资消费除去我的1500的房贷,大概上网费会花掉200,然后生活费就是每天会买早餐夜宵,大概会花掉200,3000块钱基本上能够剩下600、700。

问:你说父母说你不够节约是什么情况?

吴炳峰:嗯,讨论最多的就是,比如说我,那时候没买房我的工资还是比较富裕的,一个月有2000的话, 比现在还强很多,我会跟同学一起聚的时候,是会花掉,一个月会聚一次,或者两个月会聚一次,会花掉五、六百。然后老爸老妈听到以后就会觉得我花得太多了,这一块他们会非常不赞成我这个,觉得我的社交,都是朋友、同学,在你经济能力情况不允许的情况下这个交际圈,花费的金钱太多。

问:可以理解父母这种节约的要求吗?

吴炳峰:当然,我也是从农村出来的,我能够理解他们对于我这种消费观的看法。他们那个年代是很苦的。然后他们刚出来打工的时候是七、八百块钱一个月,他们攒钱都是不会说去买其他的东西,衣服够穿就行, 只要不是很脏,不是很破。在他们眼里就觉得,我们买一件衣服两、三百,或聚一次会花掉五、六百,是比较大的消费,对他们来说比较奢侈。



「结识更多的朋友,就代表我以后可以增加更多的希望。这应该就是我跟我老爸老妈的区别。」

问:但是你也有你的理由?

吴炳峰:其实两、三个月我们聚一次,有时候可能半年才聚到一次,也不是很频繁。在我看来这些交际是非常必要的,因为这可以给我留下很多人脉,我们之间相处熟了以后,可以结识更多的人,觉得结识了更多的朋友,就代表我以后可以增加更多的希望。这应该就是我跟我老爸老妈的区别。



刚出来的时候是觉得能够一夜暴富,那是多么美好的事情。但半年之内我只中过5块。」

问:同样是打工,你们这一代跟父母的那一代最大的差别是什么?

吴炳峰:我们这代跟父母那一代最大的差别应该在思想上的不同,然后消费观各种。对各种新鲜事物的理解程度。比如说我要去参加一个培训,他说你现在已经有工作了,就不要去花费更多的金钱栽培其他方面。我想参加什么培训或者是扩大个眼界,去地方旅游之类的,他们会比较不赞同。

问:那时候怎么想的,想去买彩票。

吴炳峰: 刚出来的时候是觉得能够一夜暴富,那是多么美好的事情。比如说我中一个500 万,我可以少奋斗,可以缩短我很多的进程,或者说就不用奋斗,我就不用去从打工慢慢的一点一点的积累。这种一夜暴富的想法是刚毕业出来的那种想法。但是经过半年的买彩票没有结果之后,呵呵,我觉得这种希望太渺茫了,半年之内我只中过5块的,然后基本上花费的钱就是全部流出去了,我觉得这是在给彩票商制造财富。

问:炒股能带来什么?

吴炳峰:炒股带给我的观念是不用花费太大的精力,就可以入门。不用花费我太多的时间就可以有回报,但是风险也是相当大的,对。所以这个炒股我觉得还是可能要等到两、三年以后,我先慢慢的实现吧。除了炒股之后,我觉得我必须要普及的一点就是我的英语,因为之前上学的时候没有学好,我是想过四级英语,但是我出来这么多年以后,养成一种惰性,老是坚持不下去,有时候坚持四、五天,然后又会中途断掉这样。

问:其实你也有一个大致的方向,如果自己经济情况宽裕一点的话,想怎么来用?

吴炳峰:经济宽裕一点的话,首先肯定会留出一部分钱。分成三部分吧,第一部分肯定就是自己的日常生活消费;第二部分是会选择那个其他的,我感兴趣的,销售比如说,去学这个。然后第三部分的话,我觉得应该是我的朋友之间的聚会的话,这部分的花费。



「平时村里就是老人跟小孩, 有些家里2个老人 有时候带3个小孩。」

问:讲讲你的家庭吧。父母和妹妹都在哪儿打工,什么时候出来的?

吴炳峰:我父母他现在是在深圳那边,我妹妹现在是在深圳的南山区。爸爸是从2000年出来的,我老妈出来的比较晚一些,大概是2004吧。

问:村里全家人都在外务工的情况多吗?

吴炳峰:像我们这种父母跟子女都出来打工的情况在我们村很普遍的,我们村一百多户,大概基本上就是,除了一、两户就是思想特别保守不愿意出去。他们感觉外面狡猾的人很多,会上当受骗,基本上90%—95%都会出来。

问:如果不是逢年过节的时候,村里是个什么样的状况?

吴炳峰:如果逢年过节村里的人比较多一点,平时的状况,基本上就是老人跟小孩。有些家庭家里两个老人有时候带三个小孩都有的。现在普遍的情况是两个老人带一个小孩,基本上全是这种状况。

问:你们算是在深圳安家了。平时会经常在一起聚会吗?

吴炳峰:出来打工以后相聚的时间其实不是很多,因为我现在跟我老爸他的距离比较远,来回的话要花七、八个小时。现在我们工作是单休嘛,单休的话,一天的时间是不够过去的。当天赶过去当天赶回来的话,就太麻烦了,消耗的时间比较长。

问:最近的一次你去深圳全家团圆是什么时候,是怎么过的?

吴炳峰:最近的一次就是上次的国庆节,十月一号。

问:去深圳干吗?

吴炳峰:我是去看我老爸老妈,之后就是过完两天,在我老爸老妈那里过完两天之后就跟我们同学一起聚在一起了,讨论一下以后怎样发展。



「一个月1500的房贷,基本上剩下的钱就,不够去我结婚的花费。对结婚以后有小孩,那更加不用想了。」

问:房子的事情定下来后,你父母亲最大的希望还是你自己的婚姻,这块上他们给你的压力大吗?

吴炳峰:父母对于我个人的问题是非常迫切的。每年过他们那里去玩儿的时候,最困扰我的应该就是这个问题了。他们会不断地催说,最近有没有交到女朋友,有没有合适的,然后家里说,要不然就我们回家给你相,就是我们家里说的相亲,在我们家里附近找一个。每天就会在背后催嘛,我过去的时候,他们在我耳边最多的话就是这句了。

问:那你怎么想?

吴炳峰:我出来才两年多,三年时间,经济状况不是很好,然后又有房贷的问题,一个月150的房贷。谈恋爱是可以,但是结婚的话我觉得这些钱根本就不够我结婚的花费。以后有小孩那更加不用想了,我感觉结婚对我是一种负担,压力挺大,然后现在目前不会去想结婚,可能还要找个女朋友谈个两年左右。

问:你什么时候才会去考虑结婚?

吴炳峰:结婚的话可能是要达到,我们能够达到收入更高,比如我能够达到4000、5000的月收入,然后能够节余下钱来为以后生小孩做准备,然后家里的家里装修这些能够维持下去,对。

问:现在找女朋友是不敢去想的事情吗?

吴炳峰:找女朋友其实也不是说不会去想,呵呵,想是肯定要去想的,女朋友也肯定是要找的,但是经济上的不宽裕肯定会造成一个困难。找女朋友,她的消费也是一笔开支,不可能说空手套白狼的,然后结婚就更不用说了。单就定金这块我觉得也是一个大数目哩。

问:老家的习俗是怎么样的?

吴炳峰:我们结婚的时候会首先要交定金。基本上那边是2—5万左右。

问:你会倾向选择深圳的工友啊,这些外地的女孩,还是说会选择老家那边比较知根知底的这种?

吴炳峰:这个对于女朋友的选择或是未来老婆的选择我觉得没有太大的限制,不会说一定就要找家乡的,我觉得首先一个就是两个人合得来一些,其实没有什么太大的条件。

问:不会抗拒父母给你相亲这个事情?

吴炳峰:会有点抗拒,毕竟我觉得谈恋爱的应该是通过自己去谈,自己去认识,这样会比较自然一点,如果去相亲的话,怎么讲,就觉得是自己没有那个能力去找女朋友,会感觉挺有压力。

问:你谈过恋爱吗?

吴炳峰:有谈过,但是这个谈恋爱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最近两年都没有谈,没有找过女朋友。

问:你有没有自己给自己一个规划,比如什么时候结婚,生小孩?

吴炳峰:自己的规划结婚大概可能要等到28岁、29岁,生小孩差不多也是在那个时候。

问:这段时间,你父母肯定等不及了。

吴炳峰:对,30岁之前结婚生小孩。我父母经常跟我们讲一句话就是,在我们那个年代,你这个年纪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他们的观念会说,你结婚结得越早,你以后退休的时间就可以稍微早一些,辛苦的时间就可以不用那么久,他们的观念是这样的。



「我觉得还是留在城市。 我就不太想回到村里面,觉得我已经习惯这种城市里面的生活。」

问:你说跟父母有矛盾的冲突点就是买房子,怎么会想到要买房?

吴炳峰:因为我们家是在村里面嘛,我出来以后就不太会想回到村里面,我已经习惯这种城市里面的生活,再到村里面生活的话,我肯定会很不习惯,在那生活条件,还有教育方面,对我以后的小孩啊,或者对我的,扩展我以后的眼界,对我以后的发展,如果我再回到农村肯定会阻碍我的。我觉得,人这辈子一切要向前看,虽然说我现在工作状况还有经济状况不是很好,有句话叫做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嘛,如果我努力往有钱人的地方多靠一靠,可能我的思维方式会得到更大的改变。

问:爸妈也支持你在城市买一个房子?

吴炳峰:我当时跟他们提的时候,其实他们是有点反对的。因为毕竟一个房子买下来的话,首付会花掉他们所有的积蓄了,他们当初是觉得那些积蓄是为了我以后结婚准备的,然后觉得你农村里有房子的话,为什么还要在我们县城里再买一栋,因为距离也并不是很远,他们会觉得我已经没有更多的能力说再给你存钱,给你买完房子然后结婚以后。那你怎么办呢?

我那时候就跟我父母商量说,我买完房子以后结婚我自己来负责。经过那次沟通以后他们才答应。

问:买房子选择哪里?

吴炳峰:我们的一个小县城。首付的话是10多万。

问:父母的钱?

吴炳峰:对,因为我现在没有那个能力去支付房子的首付。

问:那接下来你就是还房贷了?

吴炳峰:房子的话,首付是花掉了13万吧,然后总的再加上后续的还款大概会达到差不多30万,加上还款的利息,因为我是分期付款10年的,本来我是想20年的,但是20年会不会对我太久了,我觉得压迫一下自己会比较好一点,给自己更加大的动力。这几个月基本上都是我在还房贷,然后这个月是我跟老爸有讲说我想买一个数码相机,我就说你是不是可以先替我还一个月,我先攒一个月的钱,攒下钱,然后买一个数码相机。

问:按照那个规定的话,你要还,一个月要还多少钱?

吴炳峰:一个月要,我要还的月付是1500。

问:你跟我说过,你想跟父母商量两、三年内他们先来还这个房贷,你攒一些钱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吴炳峰:对呀。

问:为什么会这样想?

吴炳峰:因为趁着现在年轻嘛,会有比较多的想法,我觉得我会增加自己的其他的一些技能,或是增加我其他的一些素养方面,比如不单只在设计这方面,可以再去参加一些其他的技能培训,或是业务,或是销售,其实我还是比较向往销售的。我其实想做销售这块,因为销售它提成比较高。

问:让爸妈提前给你还钱这个你们沟通的结果是什么?

吴炳峰:现在还没有得到答复呢。

问:你怎么提的要求,跟他们说的理由是什么?

吴炳峰:我就说,我现在是想去尝试一下另外的行业,因为我现在这个行业对于我未来的话可能不太好,我不太看好这个。如果我继续做这一行的话,除非我能够在这个行业我的排版分色师,升级到设计师,但是我的专业知识又给我造成巨大的阻碍,因为设计师这行是需要美术技术的,我这方面基本上是零。



「现在生活应该说压抑吧。 觉得融入不到这个城市里面,我们好象是生活在边缘上。 我们出去是靠步行,靠坐公交车,然后当地人基本上每家都会有一辆小车,这应该是 最大的不同。

问:你提到你已经习惯了城市,未来你肯定不会再回去了?

吴炳峰:习惯是习惯了城市的生活,但是如果我的经济状况允许我在外地,或是在我喜欢的城市买一栋房子,我还是留在城市,但是我的经济状况不允许的情况下,毕竟是大城市生活、消费,条件还有各方面的消费都挺高的,出门是要,出门坐车要钱,吃饭也要钱,水、菜全部都要花费,成本太高,我觉得如果到时候我达不到那个经济状态,可能还是会选择回家。

问:但父母还是终归要回去的。

吴炳峰:父母肯定是要回去的。

问:这也是你们这两代人的差别了。

吴炳峰:对,我们最大的差别就在于父母他们那代已经没有那个经济条件说居住在城市了,如果是他们的子女,比如我们这代人如果有条件居住在城市的话,可能会把他们接过来一起。如果经济条件不允许的话,还是会选择回家。

问:你现在对最好的生活的理解是什么样的?

吴炳峰:能够有一份自己满意的工作,收入比较稳定一些,能够结婚或是找个女朋友,把房子装修好以后,再能够有多余的积蓄可以出去旅游一下,然后可以往其他的兴趣方面,就是爱好啊,发展一下,增加一些其他的娱乐。

问:有没有具体的目标,比如说未来的两、三年之内的话。

吴炳峰:未来两、三年之内我现在基本上已经被房子绑定了,对呀,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一个老老实实的房奴。这两年的目标,先把目前的工作做好,然后再有多余的时间学习一下自己感兴趣的东西,觉得自己能够在以后的发展能够用得到,然后自己以后能够赚到更多的钱,比如说我正在学习的就是那个炒股。

问:总的来说,你现在的生活快乐吗?

吴炳峰:现在生活应该说压抑吧。

问:为什么?

吴炳峰:找女朋友、房子,还有家里的开支,还有就是这个社会,这边的城市代入感太差了。觉得融入不到这个城市里面,我们好象是生活在边缘上。

问:这种边缘的感觉,你有没有什么例子、经验?

吴炳峰:嗯,最大的例子,现实中最普遍最容易看到的一点就是,比如我在东莞当地打工,我们出去是靠步行,靠坐公交车,然后当地人基本上每家都会有一辆小车,这应该是最大的不同。

(详细)

 
更多人    
 
出品:网易新闻2011年终策划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