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学校里多了个“真维斯楼”!清华大学日前将第四教学楼正式更名为“真维斯楼”,不少网友对百年学府和服装品牌产生这样的联系表示“难以接受”,大学功利化、独立精神沦丧等讨伐随之而起。事实上,“真维斯”冠名仅仅是大学对社会捐助予以回报的正常方式,与道德标准并无任何关联。[详细]
 
     

教学楼与品牌形象不搭?冠名仅体现建筑与捐助者关系

过往熟悉的第四教学楼换了牌子,来自同学的激烈反弹主要集中在,“以品牌名称命名还是第一次,还是大家熟悉的牌子,觉得不太合适。大家都要去这个楼上课的,感情比较深。”但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官网的项目介绍表明,学校有29个正在筹集资金的项目,总价约7.5亿元,“真维斯”楼不过是已成功获得冠名权的校园建筑之一。校方称,为校园建筑物命名是国内外学校筹集资金的通行做法,以个人的名字还是企业的名字来冠名,主要取决于捐赠者个人的意愿,同时学校也会进行审批。

事实上,难以接受“真维斯楼”的同时,清华的师生们已经欣然接受了新闻学院院馆于2006年正式命名为“宏盟楼”(宏盟集团是全球最大的广告传媒集团);医学楼以香港著名企业家郑裕彤命名,这位富商旗下的周大福慈善基金捐出了8500万人民币;最新完工的罗姆电子工程馆则是以日本知名电子企业命名。换一个新的名字只是体现了校园建筑与捐助者之间的某种关系,或者说是对于善举的某种肯定、回报,除此以外名字本身并没有其他更多意义。[详细]

感谢企业不应用冠名的方式?冠名与设立基金、刻石碑并无不同

清华的“真维斯楼”实际上在近年的中国高校建筑更名潮中屡见不鲜,稍早前南方著名侨校暨南大学把学校标志性建筑之一的教学大楼改成了著名地产商富力公司的名字,以感谢该公司于2006年校庆时捐赠的1400万元人份民币,那是当时最大额度的一笔捐款。据广州日报记者的统计,暨大广州校区有近20处建筑都有冠名,以冠人名的居多,企业冠名的还有“合景泰富楼”、“中惠楼”以及“旭日集团运动场”。

一位暨南学子在反对教学大楼更名的意见中称,“企业支持学校教学,我们应该感谢,但不应该以这种方式!”亦有评论认为,高校以示感激本可采用设立基金、刻石碑等方式,或者将资金全力投入建设才是对捐资者最大的回报。实际上,以捐赠者的名称给建筑命名和命名某个学术领域、奖学金、基金会、学院名称、立碑、塑像等等方式没有本质的区别,而且也完全没有证据表明更名后,学校就有理由在资金使用上有任何怠慢,这似乎不在同一个讨论范畴之内。[详细]

 

清华大学第四教学楼被更名为“真维斯楼”,人们在教学楼前合影留念,不少大学生调侃称:“要向清华看齐,争取个班尼路楼来。”

 
     

美国知名大学的命名均为纪念创办者的捐赠

有网友称“真维斯楼”的存在是对教育本质和大学精神都是一种亵渎,但在目前中国高校财政拨款乏力、收费标准很难再提高、银行债台高筑的窘境下,学校和商业根本无法隔离,寻求社会资金办教育已成共识。这方面不妨参考高校接受教育捐赠历史悠久的美国。2003年的数据显示,美国高等教育系统所获得捐赠收入高达239亿美元,来自校友和基金会的捐赠占到56%,企业捐赠亦有18%的比例。回顾为人熟知的哈佛大学、耶鲁大学、斯坦福大学、霍尔金斯大学的创办史,这些名字无一不是为了纪念建校初期曾给予学校巨大财物帮助的人士。在这些大学校园里,随处可见捐赠者的雕像, 或在建筑物的墙上、教室、办公室、休息室等地方可见镶嵌有捐赠者名字的小铜牌。

全球范围内,许多知名大学的商学院率先走上冠名道路。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Wharton)由来自费城的企业家约瑟夫沃顿捐资创办,如今在全球131个国家拥有超过7万人的商学院校友网络;牛津大学赛德商学院 (University of Oxford: Said)、西北大学凯洛格商学院(KGSM)、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Haas商学院(UC Berkeley: Haas)也都是出让冠名权的产物。[详细]

 

剑桥大学打算售卖其图书馆冠名权引发学者批评,校方认为冠名权拍卖是为全方位筹款而做出的一项“完全正常”的决定。

     

英国剑桥出售600年历史的图书馆冠名权

目前看来,各国学校对捐赠的表彰很难有固定规条,除了命名外,其他选择并不多。因为捐赠是一种馈赠,不是投资,捐赠者不能期望获取物质回报,只有采取精神回报方式。某种程度上,这种纯粹的表彰是保障学术自由的最聪明的方式。例如,通过命名某个学术领域或者表彰学者与捐赠者,其实是双方的一种结盟,一方出力,一方出钱,共同谋求该领域的学术突破。命名对于学院或学校的管治、招生、课程、考试、颁授、没有丝毫影响,也不会以任何方式改变学院的法人地位、身份或者性质,学院拥有或者承担的权利和责任将维持不变。

为有足够资金以增强与国际名校的竞争力,即使剑桥、牛津这样的老牌名校也毫不掩饰对社会资金的渴望。2005年,剑桥大学宣布将采取“美国方式”筹款10亿英镑来“更好地控制自己的命运”,当学校决定出售拥有600多年历史、馆藏800多万册图书的剑桥大学图书馆冠名权时,遭遇到社会强烈不满。但剑桥大学图书馆馆长安妮.贾维斯坚持:“剑桥大学图书馆一直致力于寻求外部的支持来改进图书馆的收藏和提高服务的质量。这项计划与其他许多大图书馆所采取的筹资措施没有本质上的区别。”[详细]

 
 
     

不接受来路不明捐赠,LSE院长因与卡扎菲有染下台

“真维斯楼”的反对意见中,有人认为以服装品牌命名教学楼,是给捐赠企业做广告,有辱清华大学的斯文。但其实大学是否接受捐赠,给不给冠名的底线远没有那么复杂。有资深教育人士认为,如果钱来路不明、或者捐赠方本身可能有些违法行为,就不能接受捐赠;如果捐助是合法的、有一定知名度和社会声誉的,它要求给学校的建筑冠名并没有什么问题。就真维斯捐赠清华大学一事来看,这家企业显然没有触及底线。

当然,也有高校对来自社会的捐赠“一概不拒”付出了代价。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院长霍华德•戴维斯爵士今年3月宣布辞职,原因是该学院于2009年接受了由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的儿子赛义夫•卡扎菲担任负责人的卡扎菲国际慈善和开发基金会一笔150万英镑的赠款。因为这笔捐款,LSE的学生们抗议该校与卡扎菲家族的关系。正在接受独立调查的霍华德爵士在辞职信中说,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声誉已受到了损害。毕业于哈佛的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也曾在书中披露,中东石油国家以前为了影响美国对中东的政策,有背地里向学校提供捐款一亿美元、几亿美元的都有。“我们都拒绝了,因为这个后果是太严重了。”[详细]

 

山木教育集团原总裁宋山木捐赠华东师范大学人民币100万元,学校遂以他的名字命名这座教学楼,2010年5月21日,宋山木涉嫌强奸罪被捕,宋山木楼的名字被移除。

不得影响学术自由,李嘉诚冠名香港大学惹争议

《走出象牙塔:现代大学的社会责任》一书的作者德里克·博克曾明确指出,假如钱只按大学的意愿来花的话,捐赠者都不大愿意给予捐赠,大学不可能完全免受外界影响,但大学应该坚持一个重要的立足点,“拒绝任何可能明确地限制他们做出重大学术决定此类自由的捐赠。”博克列举了那些要求违反正常录取标准,或要求给予捐赠者任命一个教授的权力;或要求把一个职位给予某个鼓吹特别价值或信仰的人的捐赠者的捐赠会危及学术价值。此外,当捐赠人的行为举止与公共价值观产生强烈冲突时,或者捐赠人曾经因严重犯罪而被判过刑,或者来自集权主义政府的不公开的捐赠等等,大学必须特别谨慎对待。

2005年长实集团主席李嘉诚捐款10亿港元给香港大学,港大欲以李嘉诚的名字命名医学院以示感谢,但此举遭到港大医学院校友30多人联署反对。在校方和反对者的多次论辩当中,港大解释命名纯为“表达对李嘉诚先生的衷心谢意”,并坚持命名是通过校务会做出的决定,保证医学院在命名后不论管理、法定地位及日常运作上将与之前完全一样。李嘉诚随即坦然接受冠名,并发表声明称不会干预校政。[详细]

赞成捐赠并不意味着就是对出资人迎合

博克在探讨大学接受社会捐赠问题时还提出两个观念,第一,接受捐赠并不意味着赞同捐赠者的观点和活动;第二,接受捐赠并不是对捐赠者良好品格的肯定,这应当是现代大学制度下,一所大学理性运作的状态。学校实行教授治校,民主决策,是否建什么学院、发展什么学科,并不是出资人说了算,而是由学校的董事会、教授会进行民主决策。董事会、教授会可能赞成出资人的建议,同时也有可能否决出资人的建议,赞成并不意味着就是对出资人迎合,而反对也不意味着就保持了学校的尊严和操守。[详细]

 
 

人们习惯性地给“真维斯楼”的出现贴上商业化、大学不独立的标签,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对当今大学教育的担忧,而真正能消除这些担忧的,依然是大学管理制度改革本身。

 
网易新闻另一面往期回顾    
 
编辑:鲁欣|另一面(微博)
分享到:
| 新闻首页 |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