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泰国国会下议院昨日举行选举,前总理他信•西那瓦的妹妹、为泰党候选人英拉以超过100席的绝对优势将成为泰国历史上首位女总理。5年来,以他信为代表的政治力量一直是泰国政坛不倒翁,无论外界如何打压,总能改头换面重新崛起,这一次也不例外,“他信回来了!” [详细]
 
     

“我是他信•西那瓦的妹妹。我的哥哥向你们问好!”

媒体在英拉作为为泰党候选人竞选新一任总理伊始就敏感的嗅出了他信“回归”的气息。英拉所在的政党提出“他信说什么,为泰党就做什么”的竞选口号,在泰国北部稻米产区芳县的泥泞田地里,英拉向当地民众拉票时的开场白十分明确,“我是他信•西那瓦的妹妹,我的哥哥向你们问好。”至此,没有人再怀疑英拉作为他信“代言人“的角色。英国金融时报的判断是:“他信又回到了泰国政治的核心。”[详细]

为泰党不会放弃为前总理他信“平反”的努力

尽管被贴上“女版他信”标签的英拉在选前承诺,不会将针对他信的大赦议题作为工作重心,但也没有正面否定“大赦”的可能性。为泰党高层多次公开表示,如果胜选,将为他信受到不公正待遇的人讨回公道。目前看来,他信若想以清白之身重返泰国,最可行的途径是推动国会修宪来洗刷罪名,英拉当选无疑为宪法法院内部洗牌创造了机会。在今年6月明镜周刊的专访中,他信明确表示,“要在今年11月回泰国,参加大女儿12月举行的婚礼,我说到做到。”[详细]

他信先后遥控指挥三任“政治代理人”

为泰党的前身是人民力量党,后者曾在2007年12月大选中获胜,但不久便遭遇反他信的人民民主联盟“黄衫军”大规模集会。人民力量党推举的两位总理沙马·顺达卫和他信妹夫颂猜·翁沙瓦(其妻为英拉之姐瑶瓦帕)先后被法院判决违宪下台。有媒体披露,2006年被政变推翻后常住迪拜的他信被视作为泰党的幕后指挥,党内一些重要的人事任免都经须经过这位前总理认可。对此,他信也证实,为泰党5月初到迪拜征询他的意见,由他拍板让英拉成为头号议员候选人,因为“信得过”。[详细]

 

为泰党头号议员候选人英拉在选举获胜后的讲话中表示,她的哥哥,泰国前总理他信将于今年回国。

 
     

“惠民政策”让他信在农村支持率高达70%

泰国长期的“重城市,轻农村”的政策导致城乡发展严重失衡,城市精英长期把持政权和经济资源,占人口多数的农民及下层民众长期处于贫困、无权的状态。他信2001至2006年在担任总理期间,经济上实施“草根政策”,投入大量财力发展农村经济,改善农民及下层民众的医疗卫生条件,在农村地区,他信的支持率高达70%。

他信执政五年内,通过“30珠(约6至7元人民币)全面健康保障计划”、乡村社区基金计划、“一乡一产品”等战略的实施,泰国农民收入增加60%,很多看不起病的人重获生命。他信还带领泰国走出1997至1998年金融危机的泥潭,不仅提前两年还清国际货币基金组织143亿美元的债务,还使经济保持5%至6%的高速增长,社会失业率降至1.5%。他信由此成为泰国“草根阶层”的恩人和偶像。[详细]

【延伸阅读】:城乡对立让泰国“流血不止”(网易另一面)

他信知道跟不同层面的人如何打交道

被当做中下阶层“代言人”的他信事实上并非底层出身,从小就处在相对优越的生活环境及商人氛围中。上世纪90年代初,他信创办的公司几乎垄断泰国的卫星电视天线及移动通信业务。1994年出任泰国外交部长时,他信已是泰国首富。司法博士学位、从商业底层做起,从政擅长外交……这样的背景组合与传统政客、精英分子有很大不同。媒体评价他信很有领袖魅力,“知道跟不同层面的人如何打交道。无论结果如何,他言出必行,能很有技巧地不让民众觉他是一个高傲的精英分子。”

 

商人出身的他信在争取底层贫民拥护上颇有成效,曾让电视台不间断直播他同泰国东北部贫困乡村囊桑布村农民在一起工作和生活的5天5夜。

     

“穷人多、力量大”,政治与道德上正确的一人一票很难被触动

近年频发的泰国“颜色革命”中,黄衫军与红衫军对决是不变主题。黄衫军一般和支持军队政变、反对他信、受到法院支持、来自于城市、受过良好教育、社会中上层等关键词联系起来。红衫军则来自于农村、教育程度低、厌恶政变、欢迎他信。表面上看黄衫军是来自经济、军方、法院的精英同盟,红衫军是无权无势的“乡下人”,力量对比明显。但这样的判断往往忽视了重要细节,红衫军人多,特别在一人一票的选举制度下,人多的优势是决定性的。

泰国于1997年修订的宪法在制度上保障了一人一票,因此也被称为“人民的宪法”受到红衫军坚定拥护。在法定选举制度下,人数众多的农民并不惧怕力量强大的中上层人士,他信领导的政党因为能获得大多数底层选民支持,常常能在选举中轻松获胜。黄衫军一直倡导的“国会席位70%被任命,30%被选举”则因为太过于激进,被认为是民主的倒退。政治学者分析认为,“不能说他信唤醒了普通民众的政治意识,但可以说是他信把这种觉醒变成了现实。”[详细]

 

2006年2月,他信家族向淡马锡出售所控制的西那瓦集团49.6%股权,引发近10万示威者在拉玛五世广场聚集,要求其辞职。

     

他信家族仍有15亿至18亿美元的总资产,政治权力根基尚存

2010年2月26日,泰国最高法院特别政治法庭宣布判决,没收他信463亿泰铢(约14亿美元)资产,约占他信家族在泰国境内23.17亿美元资产总额近6成。分析认为这也许并没动摇他信家族的经济及政治根基。他信妹夫、前总理颂猜在法院判决后说,即便法庭没收他信全部在泰资产,他信“仍有其他买卖”,其中包括在英国伦敦的一处豪宅、投资曼彻斯特城市足球俱乐部,在迪拜投资2亿美元等。据媒体报道,他信家族目前在海外仍然拥有大约6亿至9亿美元财产,如果加上判决返还给他的被冻结的资财,他信家族目前仍拥有大约15亿至18亿美元的总资产。 [详细]

 
 
     

“傀儡总理” 阿披实执政期仅是国王与他信冲突的挡箭牌

自2008年12月底,民主党党魁阿披实在军方扶持下以联合政府的形式上台执政,一直受到非民选“傀儡总理”的抨击。尽管上任初期宣布了改革计划,但由于民主党本身是少数执政,以上层精英为主,脱离群众,导致任内经济表现欠佳,泰国出口大幅下滑、政府收入减少,失业率增加,城乡贫民贫民生活水准下降,在今次选举中失败不难理解。

更深层面必须注意到阿披实背后的泰国王室力量,普密蓬国王是世界上在位时间最长的国王,登基60年中历经19次政变、20位总理、48届内阁(2008年数据)。在阿披实未经选举出任总理时,国王认可这一变动的合法性,他也从未在公开场合批驳“保皇派”黄衫军,后者在2008年末发动叛乱,推翻了由他信代理者所掌权的政府。有理由认为,阿披实的存在不过是王室与他信矛盾冲突的挡箭牌,二者最终对决不可避免。[详细]

干预惹来内乱,军方打压他信阵营的动力较小

数十年以来,每当政党争执愈演愈烈,军队便会插手干预——从1932年开始实行君主立宪制以来,这样的情形已发生过18次,且都得到了国王的默许。但2006年政变后,黄衫军、红衫军轮流上街抗议让军方意识到,干预非但没有解决实质问题,反而带来一系列内乱。分析认为,军方虽力挺民主党,构成反他信阵营的中坚力量,但重返泰国政治中心的可能性极低。只要英拉和她背后的他信阵营不刻意打压军方,不去触动其核心利益,包括克扣军费、干预军方人事权,军方对他信阵营进行政治打压的动力也较小。[详细]

红黄对峙陷“街头政治”怪圈,为泰党胜选只是新一轮开始

泰国局势近年来始终陷在“街头政治”的怪圈里,精英阶层上台执政,会遭到草根阶层走上街头不断抗议;草根阶层的代表上台执政,便会遭到精英阶层走上街头反对。“黄衫军”不相信国际调停,认为偏袒他信;“红衫军”不相信泰国王室和军方;“黄衫军”不相信选举,认为他信用“卑劣手段”,怎么选也获胜;“红衫军”不相信司法,认为司法就是想整垮他信……然而,只要国王和他实质上支持的黄衫军势力与他信之间无法取得政治上的谅解并开始改革,红黄对峙的情况还会继续下去,为泰党的胜选也只是这个对峙的新一轮开始。眼下这一轮,时间和选票都站在他信这一边,红黄交替的选举游戏似乎终点可期。[详细]

 

2010年3月至5月,他信的支持者“红衫军”以“解散下议院,提前举行大选”为主要诉求,与泰国军警持续了三个月的暴力抗争,导致92人死亡,近千人受伤。

 

在为泰党取得胜利后,他信回国“免罪”将被提上议事日程,黄衫军擅长的大规模街头抗议将再度兴起……有理由相信,在政变、政府轮换、民选、军官、再选举等一系列怪圈循环中,他信的存在将会以各种形式如影随形。

 
网易新闻另一面往期回顾    
 
编辑:鲁欣|另一面(微博)
分享到:
| 新闻首页 |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