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8月4日,叙利亚总统巴沙尔签署总统令,颁布《政党法》,宣布叙利亚公民有权组建和参与新政党,这是阿拉伯社会复兴党执政48年来,多党制在叙利亚的第一次实现。但仍未停止的镇压行动,以及换汤不换药的法律文字游戏,注定了目前叙利亚的“多党”有名无实。[详细]
 
     

法案批准后6天,叙利亚政府借口军人遇袭对逊尼派示威者镇压,逾百人死亡

《政党法》草案于7月25日被内阁批准,但就在该法案批准后6天,叙利亚政府发表声明,称“包括一名上校在内,5名军警被武装犯罪团伙杀害”,并特别指出,“武装团伙”在叙利亚中部城市、自6月初以来即被逊尼派反对派实际控制的“逊尼派铁三角”中心——哈马市“焚烧当地警署”、“破坏公私财产”,并在当天以“清场”、“搬走路障以恢复交通”名义,派出大量正规军、警察配备坦克等重装备,直接攻入哈马市,据当地民间组织“叙利亚人权观察”称,仅当天一天即造成至少130-150人死亡,是3月15日反政府示威爆发以来示威者伤亡最惨重的一天。 [详细]

“避免血光”的斋月期间当局也不手软,坦克开进反对派活动大本营

而这一天也是斋月前的最后一天,按照穆斯林传统,斋月期间应尽可能避免战争和动武,但巴沙尔当局并未手软,自7月31日起,他们持续在哈马和其它示威者集中的地方“清场”,至8月3日即《政党法》签署前一日,叙利亚坦克已进至哈马市中心、反对派活动的大本营奥伦提斯广场,又造成至少数十人死亡,如今《政党法》业已签署颁布,但哈马市的枪炮声依然不绝。

此外,哈马蹀血至今已一周时间,叙利亚全境禁止外国记者进入,哈马更自7月31日起中断电话、网络通讯。哈马蹀血至今已一周时间,外界所能得到的新闻线索寥寥。[详细]

 

叙利亚抗议者踩踏前总统哈菲兹·阿萨德(现任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之父)的肖像画,其父子在其近半世纪的统治里树敌众多。对于库尔德人和穆斯林兄弟来说,仇恨在几十年的压制中逐渐生长。

 
     

新法允许多党,但宪法仍然规定社会复兴支配最高权力

从立法层面剖析一下《政党法》,也会发现仍有“后门”。表面上看,该法的内容包括政党活动基本目标和原则,组建政党的条件、手续、审批程序以及与政党筹款、权利和义务相关的规定,据叙利亚官方称,此法可以“丰富政治生活,带来新的动力并允许政治权力变化”。

但该法需受宪法的制约,而叙利亚宪法第八条仍规定,“阿拉伯社会复兴党享有管理国家的权力”、“叙利亚总统从阿拉伯社会复兴党提名中产生”,也就是说,即便《政党法》果真可以原汁原味的推行,那也是个“复兴党领导下的多党制”,简言之,家是复兴党的,当家人也必须是复兴党的。[详细]

 

斋月期间祷告的叙利亚信众。

此多党并非彼多党,复兴党若想封杀反对派仍有法理依据

可想而知,若反对派接受这样的“多党制”,便如同7月10日“复兴党主持下的和解大会”一般,从组织、形式、话题设置、议题发展,都受到复兴党和巴沙尔“无微不至”的“关照”,叙利亚的政治生活依然沿着既定的轨迹发展,而不会有什么实质上的左摇右晃。不仅如此,一旦反对派试图扩大权力和话语权,复兴党和巴沙尔便大可挥起宪法第八条的大棒,狠狠敲打不听话的反对者,封杀反对派政治家、政党,甚至整个《选举法》。[详细]

 
 
     

遭遇激烈反抗后废除《紧急状态法》、释放政治犯并改组内阁

从叙利亚危机伊始,年纪不大,但政治经验老道的巴沙尔就交替使用了软和硬的两手:3月下旬起,他们在霍姆斯等地大打出手,并激起激烈反抗,不久后便宣布废除自1963年实行至今的《紧急状态法》,释放260名政治犯,并改组了内阁。6-7月,在遭到国际社会谴责、欧美制裁和反对派不断强烈抵制后,又呼吁“和解”、“对话”,即便是执政的保守派也一再声称要在未来实现民主制。 [详细]

几日后当局又调兵遣将,加强对示威地区控制,遭国际社会反对后反复“变脸”

但在一切“缓和”的背后,巴沙尔却始终没有放弃“大棒”政策。废除《紧急状态法》后不几天,他又调兵遣将,派兵进入阿塔基亚,加强对示威集中地区的控制,6月6日,政府宣布两天前军警在叙土边境重镇吉斯尔苏古尔遭到“武装团体”伏击,导致80名军警死亡,并以此为借口肃清被反对派控制的吉斯尔苏古尔,造成大批边民逃往土耳其,但几天后又宣布将在7月10日召开“全国和解大会”,邀请反对派参加;7月10日的大会遭到激进反对派的抵制,但仍有部分温和反对派参加,《政党法》可以说就是这次大会的成果之一,但就在《政党法》一步步出炉的同时,对哈马市这个反对派大本营的围剿也一步步拉开序幕。[详细]

 

叙利亚总统阿萨德正左右为难,摆在他面前的有两个选择,或者效法穆巴拉克直接下台,或者因袭卡扎菲直接撕去伪装,但他却抱着首鼠两端的态度。

 
     

叙利亚反对派:政党法“毫无意义”、“不会再上当”

8月4日《政党法》公布后,叙利亚反对派人士便纷纷表态,称“如今这个《政党法》已毫无意义”、“我们不会再上当”,8月5日是斋月里第一个穆斯林传统休息日,也是斋月里第一个“伟大星期五”(叙利亚示威者倡议“每周一抗议”的时间),在大马士革、霍姆斯等地,成群示威者不顾军警阻挠,在晚祷后继续发动“例行”抗议示威活动。 [详细]

镇压行为让叙利亚“失道寡助”,传统盟国俄罗斯也已声明谴责

自8月1日起,安理会就连续开会,磋商叙利亚问题,8月3日,即《政党法》颁布前1日,安理会通过主席声明,谴责叙利亚当局在哈马等地针对平民的暴力行为,并呼吁有关各方停止所有暴力,此后几日,联合国和各国纷纷加大对叙利亚当局的压力和谴责力度,包括叙利亚传统盟国——俄罗斯和本届安理会轮值主席国,此前一直在对叙利亚施压和制裁方面持保留态度的印度,都加入了施压、谴责行列,对这份主席声明持保留意见的安理会常任、非常任理事国仅黎巴嫩一国,迄今明确表示反对这份主席声明的国家则只有一个古巴。[详细]

(特约撰稿:旅加学者@陶短房

 

联合国近乎一致地谴责叙利亚对于国内反对派的血腥镇压

开放党禁,但镇压仍在继续,一方面在政治上一再作出姿态,但在军事上高压行动不断,目前叙利亚的“多党制”更多像一场表演,谈不上进步,更无所谓民主。

 
网易新闻另一面往期回顾    
编辑: 冯成 |另一面(微博)
分享到:
| 新闻首页 |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