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24日,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就大二女生小米(化名)在教学楼厕所遭猥亵杀害案一审判处被告人死缓,引发死者家属和网友质疑。受害人的遭遇值得同情,施害者的罪行值得谴责,但案件背后,关于自首减刑的争论并未休止,法官在案件中的自由裁量权过大也屡遭诟病。 [详细]
       

“自首”而非“激烈反抗杀人”促成死缓判决

 
     

“激烈反抗行为导致被告杀人”并非承办法官在判决书上的量刑依据,而是对故意杀人主观恶性程度的衡量

考虑到被告人受性冲动影响实施犯罪,被害人“有激烈反抗行为,才导致被告杀人”——死缓的一审判决本身还无法平息民愤的时候,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随后的回应简直是火上浇油。但对这句话,很多人可能存在误解。

被告人敖翔被控的主要罪名其中一项是故意杀人罪。刑法中故意杀人罪指的是故意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严重侵害他人的生命法益,属于刑法重点打击的犯罪之一。但在对犯罪行为定性时必须对主观恶性和客观社会危害性进行统一评价。同是故意杀人罪也分为很多类型,有蓄意谋杀,有临时起意杀人,也有受外界刺激情绪失控而杀人,其主观恶性和社会危害性各有不同,在量刑的考虑上也有罪刑相适应的原则。回头看这番话,发言的是东莞法院庭长,并非判决书上署名的合议庭成员或承办法官。这番话也并非是很多人误以为的“死缓”依据,而更多的是对犯罪人主观恶意程度的衡量。 [详细]

 

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一庭庭长梁聪因其“激烈反抗行为导致被告杀人”的言论遭网民声讨。

     

判决书上写明判处死缓依据是“鉴于被告人敖翔有自首情节,归案后认罪态度良好”

那么,法官一审判定敖翔死缓的依据在哪儿?从东莞理工命案受害者父亲曝光的判决书上,我们可以看到:“被告人敖翔犯故意杀人罪,手段残忍,情节、后果极其严重,论罪当处极刑,鉴于被告人敖翔有自首情节,归案后认罪态度良好,可对被告人敖翔判处死刑,不必立即执行。”且不管其说服力如何,纵观整份判决书,对于从轻处罚的依据,只有“自首情节和认罪态度良好”,并没有所谓的“有激烈反抗行为,才导致被告杀人”。

中国现行刑法规定了自首是法定的从宽处罚情节。刑法第67条规定:“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这个“可以”,只是原则性的规定,并非“应当”,是否从轻处罚还要考虑犯罪的性质、自首人的主观恶性、自首的早晚等情况。2010年2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颁布实施的《关于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见》第17条规定:“对于自首的被告人,除了罪行极其严重、主观恶性极深、人身危险性极大,或者恶意地利用自首规避法律制裁者以外,一般均应当依法从宽处罚”。 [详细]

 

“自首从宽”反反复复,“说好的死缓”可能不来

 
     

药家鑫:“犯罪动机极其卑劣,手段特别残忍,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属罪行极其严重不予从轻处罚”

尽管中国并非判例法国家,单纯横向比较案例并不具有借鉴意义,但近年来的不少案例,都让人对量刑颇有微词。在药家鑫案中,一审宣判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二审维持原判,两次审判均认可了其自首情节,但最后都不予从轻处理。

最高人民法院复核认为,被告人药家鑫开车撞倒被害人张妙后,又持刀将张妙杀死,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药家鑫仅因交通肇事将被害人撞倒后,为逃避责任杀人灭口,持尖刀朝被害人胸、腹、背部等处连续捅刺数刀,将被害人当场杀死,其犯罪动机极其卑劣,手段特别残忍,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属罪行极其严重。药家鑫在作案后第四天由其父母带领到公安机关投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构成自首,但不足以从轻处罚。[详细]

 

很多人感慨药家鑫本来罪不至死。

     

李昌奎:一审认可自首情节但不从轻处罚,二审推翻原判予以从宽处理,再审再次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被称为“赛家鑫”的李昌奎,其受审定罪同样引来不少质疑。2009年,一名叫李昌奎的云南巧家县茂租乡鹦哥村人,将18岁的女孩王家飞奸杀,并把其年仅3岁的弟弟也残忍杀害。2010年7月15日云南省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以强奸罪、故意杀人罪,数罪并罚判处李昌奎死刑。法院认可其自首情节,但认为李昌奎“犯罪手段特别凶残、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其罪行极其严重,社会危害极大,应依法严惩。”但2011年3月4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又以同样罪名改判死缓,认为量刑有误,李昌奎在犯案后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其具有自首情节,认罪、悔罪态度好、积极赔偿受害人家属经济损失。

死刑改判死缓引起了受害人家属和网民的强烈不满,更有法律工作者直呼“中国只要还有死刑存在,李昌奎就该享受此待遇。”。2011年7月4日,云南省高院已经派专人对此案进行重新审查。2011年8月22日,云南高院在昭通市开庭,对李昌奎故意杀人、强奸一案依照审判监督程序进行再审并当庭宣判:撤销原二审死缓判决,改判李昌奎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仿宋云南高院再审认为,被告人李昌奎因求婚不成及家人的其他琐事纠纷产生报复他人之念,强奸、杀害王家飞后,又残忍杀害王家飞年仅3岁的弟弟王家红,其行为已分别构成强奸罪、故意杀人罪,且犯罪手段特别残忍,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社会危害极大,虽有自首情节,但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原二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但对李昌奎改判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量刑不当。 [详细]

 

李昌奎案的再审,被很多人认为是舆论干预司法的标志性事件。

     

赛锐:一审认可自首情节但不从轻处罚,二审又再推翻原判认为量刑过重,改死刑为死缓

在云南昭通李昌奎案引起举国关注之后,三年前同样发生在昭通的“赛锐案”进入公众视野。2008年6月18日19时许,30岁的昭通男子赛锐在咖啡厅内刺了21岁的卫校女生吴倩27刀致使其死亡,在昭通中院一审判处其死刑后,云南高院作出的二审判决以赛锐有自首情节为由,改判其死缓。一审同样认可其自首情节,但认为“他的作案手段特别残忍,情节极其恶劣,社会影响极坏,罪行极其严重,依法不应从轻处罚。”

然而在二审时,云南省高级法院改判死缓的理由则是:“本案系情感纠纷、矛盾激化而引发,对赛锐可酌情从轻处罚;并鉴于赛锐有自首情节,依法可从轻处罚。判决书还认定,其应判处死刑,但不是必须立即执行的犯罪分子。”该判决书认定原判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但量刑偏重,故撤销原判量刑部分,判处赛锐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详细]

   

自首能否从宽,法官如何综合考虑没人知道

 
     

自首制度在实现“罚当其罪”的同时,减轻司法成本,鼓励人改过自新

法律制定的初衷,一方面是通过“罚当其罪”实现正义,此外还担负了一个功能,即通过严密的制度设计,尽最大的可能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同时鼓励犯罪人悔过自新。自首制度的存在,对于实现刑罚的目的、减少司法运作成本和鼓励犯罪人悔过自新都有重要意义,因此也为各国刑事立法、司法以及刑法理论所认同。鉴于此,中国法律是认可自首行为的:“具有自首或者立功情节的,一般应依法从轻、减轻处罚;犯罪情节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如果否定自首从轻处罚的意义,实施同样的犯罪行为,犯罪人往往更倾向于逃匿而非归案,其潜在的社会危害性状态也不会因此而解除,客观上仍具有很高的危险性。鼓励犯罪人自首,还可以有效地减轻司法成本,将之用于其他罪犯身上。对自首者适当从轻处理,与保护受害者的合法权益并不相冲突,刑罚制度的存在,也并非简单的“同态复仇”。[详细]

 

受害人的遭遇令人惋惜,很多网民认为死缓判得有问题。

     

自首是法定从轻处罚情节,但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主观恶性深等也可不从宽处理

尽管法律鼓励自首行为,也原则上规定可以从轻处理。但自首毕竟只是法定从轻处罚的情节,并非从轻处罚的充分条件。对一个案件定性量刑,除了自首这一点,更多地要考虑案件本身的性质,情节,影响等等。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同时规定了“虽然具有自首或者立功情节,但犯罪情节特别恶劣、犯罪后果特别严重、被告人主观恶性深、人身危险性大,或者在犯罪前即为规避法律、逃避处罚而准备自首、立功的,可以不从宽处罚。”然而, 对于上述不从宽处理的前提,却没有配套的细致标准,只有简单模糊的描述。 [详细]

     

自首是否从宽只有原则并无标准,法官综合犯罪事实性质情节等可自由裁量,导致同案不同判屡屡发生

法律关于自首是否从宽处理,如何裁量,仅有原则性的规定,具体案件则授权法官自由裁量。法官应综合考虑其犯罪事实、犯罪性质、犯罪情节、危害后果、社会影响、被告人的主观恶性和人身危险性等后权衡决定。中国司法实践中,各级司法机关负责审判的法院,均是按照上述模式和原则处理自首的量刑问题的。但在现实实践中,却往往出现同案不同判的情况,根源就在于自首制度赋予法官过大的自由裁量权,却对自首从宽的认定缺乏标准。

法律规定了“虽然具有自首情节,但犯罪情节特别恶劣、犯罪后果特别严重、被告人主观恶性深、人身危险性大,或者在犯罪前即为规避法律、逃避处罚而准备自首的,可以不从宽处罚。”但何种情况属于情节特别恶劣,何种情况属于主观恶性深,并没有明确标准,法官自由裁量的授权范围过宽,要求法官在决定自首是否从宽时,应综合考虑犯罪事实、犯罪性质、犯罪情节、危害后果、社会影响、被告人的主观恶性和人身危险性等多种因素,实际上使得自首的司法适用缺乏明确的、可操作的标准,并导致了一个现象:法官可以依据其宽泛的自由裁量权,任意决定自首是否从宽。而这也恰恰是网友诟病之处。 [详细]

 

原则上,自首情节可以让犯罪人在量刑上获得从宽处理,然而在“犯罪情节特别恶劣、犯罪后果特别严重、被告人主观恶性深、人身危险性大”等情况下,自首情节又可以不从宽处理。至于这么多的“特别”,并无严格限定,只能法官说了算。那么,法官又是听谁的?

 
网易新闻另一面往期回顾    
编辑:林航
关注网易另一面:网易微博 新浪微博 
| 新闻首页 | 回到顶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