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决意赴死、同归于尽……近期全球多个地方连续发生的自杀式袭击被认为是恐怖主义针对美国击毙本·拉登发起的报复行动。“人肉炸弹”们容易被贴上宗教狂热、贫穷愚昧的标签,但他们除了作为超级武器,更是活生生的人,那些关于自杀式袭击的悲剧中,常常充满了盲信、偏执、私利甚至谎言。[详细]
 
     

自杀式袭击并不能在宗教中得到解释

伊斯兰的宗教观念里,尽管当一个人为执行安拉的使命而献出生命时,被视为“殉教行为”,但这并不能说明一系列恐怖主义惨剧的制造者能够在宗教层面得到合理合法的解释。根据伊斯兰教的有关教义,殉难者是那些在战场上死于敌手的勇士, 因为人类的生命是安拉的财产,任何人不得中止自己的生命,否则将受到真主的惩罚和在地狱中受难。

针对“谁代表伊斯兰说话”这个话题,美国盖洛普公司用6年时间对35个国家的居民做了调查。结果表明激进主义者并不比温和派对宗教更虔诚,这两个群体去清真寺的次数不存在显著差别,“9·11”中的劫机者没有严格遵守教规,甚至喝了酒。在全球最大的以穆斯林人口为主体的印度尼西亚,许多谴责恐怖主义的人都用宗教理由来支持自己的观点,并没有一个人引用《古兰经》来为“9·11”恐怖袭击行为的正当性辩护。[详细]

外来占领几乎是每一起袭击事件的诱因

通常认为宗教原教旨主义者或宗教狂热分子受到圣战精神和殉道者可进天国的允诺的激发,去实施自杀式爆炸。但在《拼死去赢:自杀式恐怖主义的逻辑》一书中,作者罗伯特·派普对宗教作为恐怖主义的关键推动力提出了质疑。对1980年至2004年全球自杀式袭击所作的研究表明,外来占领几乎是每一起袭击事件的诱因,宗教组织或世俗组织仅仅是习惯于将恐怖行动放置在强大的宗教背景中。

另据派普的研究,从1995年到2004年前期,基地组织三分之二的自杀式袭击都来自1990年以来美国驻扎重兵的国家。他指出,自美国在伊拉克驻扎15万人战斗部队后的每年,自杀式恐怖主义在成倍增加,而在美国人到来之前,伊拉克历史上从未发生过自杀式恐怖袭击,从来没有。[详细]

政治冲突致使恐怖分子引爆自己

虽然招募和激励在未来有可能成为自杀性爆炸袭击者的人员时,宗教能够起到重要作用,但自杀性炸弹袭击的驱动力却不是宗教,而是混合了各种动机,包括政治、羞辱、复仇、报复以及利他主义。在不同国家自杀式袭击兴起的背后都存在各种政治冲突,这些冲突的具体情势塑造了这些动机。

2007年9月,在对临近叙利亚边境的沙漠小镇森加尔(Singar)的伊拉克叛乱分子营地的突袭中,美军发现52人来自名为达尔纳合的利比亚小镇。这么多年轻人前往伊拉克执行自杀任务,其原因并不是全球圣战的意识形态,而是绝望、自尊、愤怒、无力感与当地的抵抗传统和宗教热情混合在一起,需要爆发。[详细]

 

5月13日,巴基斯坦西北部连接遭到两次自杀式爆炸袭击。塔利班组织声称对此次袭击负责,称这是对本.拉登被击毙后的首次报复行动。

 
     

三分之二的人属于依赖-回避型,很难对权威人物说不

实施自杀性爆炸的人并非想象中的丧心病狂、神志不清,若果真如此,他们对全球安全的威胁可能会小很多,因为疯狂不足以持续到完成任务。心理专家阿里尔米拉利曾与15个想成为人体炸弹却未能成功引爆自己的巴勒斯坦人交谈,他确定这些人都没有患过精神疾病,三分之二人属于依赖-回避型:觉得很难对权威人物说不,而且更可能去配合完成违背自己意愿的任务。同时,他们深受舆论影响。而其余的人则易冲动,情绪不稳定。这两种类型的人往往容易成为自杀式袭击的志愿者。[详细]

“他们并没有杀气,更像可怜的小男孩”

阿里尔米拉利的调查还发现,很多执行自杀性任务的人都是第一次参与恐怖活动,并不比普通人更凶猛好斗,他们会犹豫,因为害怕死亡和担心家庭。“那些想要成为人体炸弹的人没有典型的杀手形象,更像可怜的小男孩。”对此,曾获第63届金球奖最佳外语片奖的电影《立见天国》对“人弹”即将面对死亡时的心理挣扎做了生动刻画。

两个从小一起长大的青年在特拉维夫某抵抗组织接受了人肉炸弹的训练,在出发前录制誓词时,Khule对着镜头十分慌张,最后突然插了一句“妈妈,有个牌子的过滤器很便宜……”。Said第一次到了以色列,他本来想走上一辆满员的公共汽车,然后拉响炸弹,可当看到车上有一个小女孩的时候,他犹豫了,摇摇头放弃了。[详细]

 

在1981至2006年间,共发生1200次自杀式袭击,占全世界恐怖袭击总数的4%,杀死14,599人,占所有与恐怖主义相关的死亡人数的32%。

 
     

自杀性爆炸者的教育和收入略高于常态

自杀式爆炸袭击者不是“视死如归”的义士,但把他们的选择仅仅解释为得到经济补偿也是不全面的。早期巴勒斯坦的自杀式炸弹袭击者的身份几乎如出一辙:年轻,男性,单身,信教而且处于失业状态。他可能希望在现实中保护他的亲属,并且在他升入天堂后使他的亲属们得到酬劳。但在“9·11”之后,自杀袭击的队伍成分发生了变化。美国联邦调查局发布的恐怖主义心理学和社会学报告显示,恐怖活动通常由中产阶级或中、上层知识分子领导,即使是自杀性爆炸者也一般是呈常态分布,而且就教育和收入而言,还略高于常态。

普林斯顿大学的经济学家阿兰.克鲁格研究发现,尽管三分之一巴勒斯坦人生活在贫困中,但自杀性爆炸者中生活贫穷的却只有30%;57%的自杀性爆炸者拥有高中以上的学历,而同类人群中具高中以上文化的仅占15%。[详细]

恐怖组织利用全球互联网,在线招募恐怖份子

就受教育程度而言,自杀性爆炸者实际上对自己的选择无论从理由还是手段上都理解的十分清楚,"9·11"事件的驾机袭击者,不仅受过高等教育,而且还具有一般人所不具备的飞行技能。美国军方报告已发出警报,Twitter或Facebook被用来实施许多恐怖主义者的邪恶图谋。他们发现社交网络站点、在线聊天室、流式视频和许多其它功能,可用来连结分散在各处的恐怖份子细胞,提高其行动协调力以及现有圣战份子内部凝聚力,并招募新成员。[详细]

 

美国“911事件”中,自杀式炸弹袭击者劫持民航客机撞向世贸中心和五角大楼,造成超过3000人死亡。

 
     

“人弹”要进行意识形态洗脑和技术训练

如果了解一个“人弹”如愿结束自己的全过程,爆炸后的烟雾升腾恐怕不仅仅表明他们决意赴死的信念,那几乎是一个周密战术实现的结果。《殉教者:伊斯兰教与自杀式袭击》披露了实施自杀式袭击的过程。招募主要通过清真寺或宗教学校的“暗中考察”、组织内部挑选志愿者以及发展亲属等。训练则包括宗教和意识形态洗脑;消除对死亡的恐惧,包括在墓地的空墓中躺上几个小时;技术上主要熟悉爆炸腰带和炸药,了解藏匿炸弹的方法和如何接近目标。完成训练后,自杀式袭击者将与家人和朋友隔离开来,直到实施袭击行动。

哈马斯、巴勒斯坦伊斯兰圣战者组织为自杀式袭击者撰写用于录像遗著的文章。这样的录像将在每一次的自我毁灭前不久拍摄完成,而自杀式袭击者本人则会从观看这样的录像中增强决心和勇气。另外,他们还要为这些袭击者拍照,过后不久这些照片就会出现在宣传海报上,成为招募新“人弹”的重要筹码。[详细]

 

利用“儿童人弹”袭击一直是塔利班的重要战术,儿童自杀袭击者容易招募,比成年人更容易控制。图为生活在喀布尔少年康复中心里的男孩,他们曾被塔利班招募为“人弹”。

     

“人弹”交易明码标价,儿童被洗脑充当“人弹”

恐怖组织到哪里找这么多心甘情愿为他们卖命的人?俄罗斯媒体2009年披露,许多恐怖组织专门制定了价目表,任何潜在的“人肉炸弹”都可以根据这个价格表,计算出他在炸毁一辆坦克、一个咖啡亭或某人的房屋后所得到的“薪水”。在车臣,有恐怖分子将自己的两个“妹妹”卖去执行自杀式爆炸袭击,他在这笔交易中可获得3000美元的补偿。

除了成年人的交易,阿富汗情报部门称,塔利班强制招募儿童,并对他们进行体能和“洗脑”训练。这些孩子相信身上带的护身符能够保护他们不受炸弹伤害。他们以为当自己“凯旋”时,将受到英雄般的欢迎,他们的父母也能进入天堂。据悉,已有5000多名年龄在10岁到17岁的孩子接受过塔利班的培训。[详细]

通过遥控引爆“人弹”,自杀者并无法自控

就算做好万全准备,“人弹”在袭击目标现场拉开炸弹绳索之前,也可能后悔,不过那可能一切都来不及了,因为他的命还掌握在恐怖组织手中。据《纽约时报》驻巴格达记者站总编丽莎·J·鲁宾的亲历讲述,交给参加者的自杀式炸弹背心还装有遥控雷管,如果出于某种原因没有完成任务,别人也可以引爆她。俄罗斯北高加索地区的恐怖分子团伙经常将手机用作引爆炸弹的启爆器。这种不受自杀者本人控制的袭击办法成为近期相对较新的发展趋势。[详细]

本专题部分内容参考《谁为伊斯兰讲话》(美]约翰.L.埃斯波西托 / [美]达丽亚·莫格海德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年第1版)

 
 

每天从清晨祷告开始,他们背诵了《古兰经》之后吃早饭,用三个小时学习各种武器的性能,午饭后进行两个小时的实弹训练,晚饭前踢一场足球……轰的一声巨响,一切相同或者不同的信念、梦想甚至痛苦都结束了,什么都没剩下。

 
网易新闻另一面往期回顾    
 
编辑:鲁欣|另一面(微博)
分享到:
| 新闻首页 | 回到顶部  

×